太初聖道
字體:16+-

243 幽魂水母

243 幽魂水母

滾滾的血海從洞開的青銅大門中衝了出來,那厚厚的浮塵猶如大地,血海竟然在浮塵之上蔓延著。

很快,無垠的大地上遍布這刺眼而又讓人心生壓抑的血墨色。

在血墨色的平麵上,一個人影翻騰著湧了起來。他渾身都由這血墨色的血水組成,卻不是水妖老祖又是誰?

“先前妖神的破封隻是我有意為之罷了。如果不是這樣,我又如何能鳩占鵲巢?說起來還的感激初帝相助才行!”水妖老祖看著張太初哈哈大笑道。

“小爺既然能夠看穿你的本體,你認為小爺會沒有半點準備嗎?你也把自己看得太聰明了點!”張太初冷笑一聲道。

在見到水妖老祖的第一眼,張太初就已經知道麵前那是什麽樣的東西。

幽魂水母在天河水妖當中隻能算是十分弱小的生靈,它最特別的地方就在於神魂的強悍,能夠奪舍其他生靈的肉身為自己所用。但由於隻有神魂攻擊這個手段,因此幽魂水母很難奪舍強大的生靈。

肉身是神魂最好的保護,沒有強大的肉身,幽魂水母根本無法做到攻陷肉身防禦,強行奪舍。

但這水妖老祖卻是有些特別,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活了這麽長的時間,又是如何奪舍了這麽一具強大的肉身,能夠讓天河水妖都聽他的號令。

至於奪舍妖神本體這種事情,如果不是有滅世黑蓮的蓮瓣,水妖老祖就是生生把壽數全部耗盡也別想奪舍妖神本體。哪怕妖神本體的靈智已經被張太初抹殺也一樣。

這完全就不是同一個級別的存在!

“我早就知道自己這點手段瞞不過初帝,隻是現在你不也是進到這個封印之地了嗎?你又如何知道我不是特意等你進來的呢?”水妖老祖桀桀的笑道:“初帝的肉身還有記憶可是最好的食物啊!”

幽魂水母強行奪舍的辦法隻有兩個,一種是直接抹殺神魂,隻剩下軀殼。另一種就是將神魂吞噬。

而吞噬神魂,則能夠得到這具軀殼的所有記憶。因此,就算有人被幽魂水母奪舍,但隻要不是有心去注意,根本就不會其他人發現這個軀殼已經被奪舍了!

張太初當年貴為初帝,本身的記憶絕對是一筆難以想象的財富。若是水妖老祖能夠將張太初的神魂吞噬,則能夠繼承張太初創下的所有功法。

這絕對是僅僅想象一下就能讓人渾身顫抖的天大財富!

“看來那片蓮瓣和妖神本體給了你很強的自信,多說無益。手底下見真章吧。”張太初嘴角微微一揚,轉頭吩咐道:“小龍馬,帶著這個小子走遠點。這場戰鬥不是你們能夠圍觀的。”

說完,張太初看著洪天賜的眼神微微一閃。

洪天賜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直接從懷中掏出一樣東西丟給了張太初。

那是一塊指頭大小的梧桐木。

把梧桐木交給了張太初,洪天賜立刻登上天巡龍輦。龍馬開始玩命的飛馳起來。

看看這個古戰場幾乎無垠的大地就可以想象一旦妖神本體完全發威將會是何等的恐怖。

張太初也不是吃素的,這一場戰鬥絕對是能夠波及百萬裏方圓的恐怖!

那種能將星辰拉出一道光線的速度再次出現。

而當龍馬剛剛飛馳出百萬裏之地時,身後傳來了張太初清晰無比的聲音:“五龍鎮獄擊!”

恐怖的撞擊聲響徹天地,數十萬裏厚的浮塵全部被震了起來。

龍馬和洪天賜的視線當中出了浮塵的土黃色之外就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了。

聲浪從身後傳來,洪天賜回頭看了一眼,臉色‘唰’的一下染成了霜白。

一股滾滾的浮塵正衝著天巡龍輦瘋狂湧來,洪天賜用腳趾頭也能想到這絕對是剛才張太初那一拳的戰鬥餘波!

“龍馬大爺,咱倆要不想當場報銷在這,你就再跑快一點吧!”洪天賜聲嘶力竭的喊起來道。

僅一擊就已經能夠波及到百萬裏之外,洪天賜根本不敢想象這場戰鬥的恐怖!

不用洪天賜說,龍馬也發現了身後滾滾襲來的浮塵,鼻孔裏頓時噴出了兩道白煙。洪天賜被瞬間的加速度死死的壓在了天巡龍輦上,硬是一點都動彈不得。

這一次,洪天賜又看到了流逝的時間線!

全力加速的龍馬隻用了一彈指的功夫就將那滾滾來襲的浮塵給拋諸身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龍馬終於拉著洪天賜衝出了浮塵覆蓋的範圍。

此時,龍馬終於停下了腳步,站在原地狂喘著大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