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聖道
字體:16+-

501 手刀碎天罰

501 手刀碎天罰

‘嘭’的一聲響,張太初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一圈空氣波紋在張太初原本呆著的地方冉冉炸開。

一陣恐怖的爆響不斷的響起,一連串的空氣波紋緊跟著聲音從天上到地下不停的炸開。

蔣天生此時幾乎可以說是跟張太初完全貼到了一起,出拳的速度快若驚雷。那一串不斷炸開的空氣波紋就是因為兩人拳頭對擊而出現的。

驟然爆發的蔣天生此時完全就是壓著張太初在打的狀態,拳頭有如雨點般落下,而張太初隻能被動的防禦,從半空中墜落下地。

這兩人的拳頭非常之重,每一拳的落下都能撕裂空間,露出深邃的裂縫。因此他們二人所過之處,一道黝黑而巨大的空間裂縫久久都不能愈合。

張太初的拳頭上有龍影閃爍,而蔣天生的拳頭上則有血光流動,兩人都已經不再局限於肉身的力量,開始動用術法!

這樣一來造成的結果就是,在蒼穹上那一串響聲和炸裂的空氣波紋,讓方圓數千裏內沒有任何物體能夠升空!

那些恐怖的空氣波紋隻要碰觸到立刻就能把一切絞成粉末!

兩個人從天上打到地下,又從地上打到了天上。

那幾乎沒有停歇過的劇烈爆炸聲能夠刺激得讓人心髒都炸掉。

“屍祖,真的有那麽強嗎?”

陸瑤雪回頭看著蔣傑雲,有些困惑的問道。

“不知道,我們這些後輩從來沒見過始祖使出全力的樣子。”

對於這個問題,蔣傑雲也不知道應當如何回答。

陸瑤雪了然,於是回過頭去繼續觀看這一場幾乎看不清楚的戰鬥。

張太初和蔣天生的速度實在太快,導致陸瑤雪他們這些觀戰的人往往隻能看到兩個黑影一觸即分,但在他們短短接觸的這一瞬間究竟發生什麽樣的戰鬥,沒人能看得清楚。

打到後麵,他們已經分辨不出到底哪一個是張太初,哪一個是蔣天生了。

此時,蒼穹上那遊走的天罰電蛇似乎也準備完畢,一隻水桶粗細的電蛇衝著下方亮出了自己鋒利的獠牙。

下一息,天罰降臨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而此時,張太初和蔣天生正好進行了一次接觸。

電蛇撕裂了空間,直接劈在他們兩人拳頭相觸的那一個點上。

此後,撕拉的一聲巨響方才幽幽的傳出。

這是界壁被電蛇撕裂的聲音,但因為速度太快,所以當攻擊落下好一陣之後,那可怕的動靜才傳出來。

耀眼的電光讓大半個荒古界感受到了仿佛如日當中的光芒。即便是身在百萬裏之外,陸瑤雪等人也被那電光刺激得眯起眼睛。

電光來得快,消失得也快。

那個巨大的投影並沒有收到任何影響,因此陸瑤雪等人很清楚的看到兩個焦黑的人影立在半空。

“果然不愧是天罰,真帶勁!”

張太初拍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上的黑塵,感歎道。

因為他們兩人戰到了一起的緣故,實際上這一道天罰是由蔣天生和張太初共同承擔了下來。

可即便是有蔣天生與其共同分擔,但張太初依然感覺到渾身上下有些輕微的刺痛。

自從張太初煉成源火仙身以後,這種全身性的疼痛就很少出現了。即便這些刺痛跟螻蟻叮咬差不太多,但卻能夠提醒他不可小看天罰的威力。

因為,這僅僅是第一道天罰!

蒼穹上,那些電蛇再次遊走起來。

這一次,這些電蛇時隱時現,不斷的在蒼穹上穿透出一個個黑漆漆的洞穴。

這些電蛇已經穿透了界壁,直接從無盡空域中汲取強大的能量。

“咱們能歇一下嗎?”

張太初看了一眼明顯在積蓄力量的天罰電蛇,望著蔣天生問了一句道。

回答張太初的是蔣天生的一個拳頭,一個狠狠懟向他麵孔的拳頭。

顯然,蔣天生的回答沒有出乎張太初的意料,因為他也直接一腿掃向了蔣天生!

兩人再次戰成了一團,拳來腳往,鮮血橫飛!

張太初和蔣天生此時都已經完全陷入了這場酣暢淋漓的戰鬥之中。

蔣天生已然入狂,他的所有攻擊都隻是依靠本能,完全沒有留手這一說。

張太初則是興奮於自己終於能夠毫無保留的戰鬥,而不是像先前那般,他尚未出力對手就已經倒下了。

第二道電蛇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劈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