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異界幫媳婦攻略男配
字體:16+-

第3章

第3章

棠蔚機械地轉動眼珠——莫非是女仆?

豪宅加女仆,這在暗示一種可能:她也許穿到某個富家千金的軀殼裏?

棠蔚還是懵,在她25年的生命裏,關於豪門的概念用一句話就能概括:貧窮限製了她的想像。

“三小姐,我來幫你收拾行李的。”年長的女人一邊開口,一邊用遙控打開窗簾。其實她不老,二十好幾的年紀,細眉長眸頗為漂亮,就是冷鼻冷眼刻板嚴肅。

“你們要送我去哪?”棠蔚下意識問道。

厚重的窗簾緩緩開啟,明亮的光線射入,讓她眯了眼。

年輕的女人已經把托盤上的餐食擺到桌上,柔聲解釋:“三小姐不記得了?再有三天開學,你就要住進學校。宿舍已經分配好了,梅姐打算先幫你把行李收拾好提前送去宿舍。”

“大學?”棠蔚看向鏡中人——原主的模樣顯小,正是說大學生可以,說高中生也不違和的清純掛。

“嗯,國內最好的學府呢。三小姐真厲害!鈴蘭好佩服。”鈴蘭的長相和聲音同樣溫柔,看上去不比棠蔚大多少,一派天真。

梅姐正打開衣帽間的門,門後偌大的空間和滿屋的衣服包包鞋子已經閃瞎棠蔚的眼,聽到鈴蘭的話,她又轉回身,肅容上彌出幾分責色,出口的話透著老式作派:“三小姐,不是梅姐愛說教,你也算是我看著長大的孩子,有些話雖然僭越,但我還是要說。你已經十八歲,成年人了,該明白家裏上下寵愛你,那是他們疼你,你卻不能仗著長輩的疼愛任性妄為,傷他們的心。你是唐家心尖上的幺女,前頭有長姐和哥哥給你撐著,何愁沒有平順的日子,何苦為個男人鬧得要死要活?既傷家裏,也傷自己。”

她說話間看棠蔚還是愣愣,又有點心軟,於是換上和緩的語氣:“既然事已至此,多想無益。入太初學府的事,是你向先生千求萬求得來的,先生豁出臉麵托了不少關係才把你塞進去,雖然隻是外門班,但好歹是個機會。你雖然沒有大小姐和二公子的天賦,但在那樣的地方好好學習幾年,長了眼界,拓了路子,對你都是好的,可別辜負先生一番苦心。”

棠蔚聽這苦口婆心的長篇大論,越發懵逼,直到聽到四個字——

太初學府。

她先是納悶:國內並沒這所高校,還什麽外門班,聽著像臨時工,這年頭上大學還講編製不成?但這名字聽起來又十分耳熟。

等會,太初學府?

她忽然打了激淩,想起自己在哪裏聽過這個名字了。

《異能者》裏的最高等學府,就以太初為名。

好不容易接受自己穿越的棠蔚,現在又要再接受一個新設定——不是穿越,是穿書。

幸虧穿書在網文界已被普及,資深讀者棠蔚並不陌生,尤其這書她還粉了七年,接受起來沒有障礙。

趁著這三天的禁閉,棠蔚已經透過鈴蘭的嘴把這具身體的身份背景了解一遍。

她穿成唐家最受寵愛的幺女唐薇身上。

————

作為鐵杆書粉的棠蔚對唐薇這角色沒什麽印象,隻隱約記得是個目中無人的小姑娘,出現在女主入學後的十幾章內容裏。對比《狂女》全套八本書,近三百萬字的篇幅來說,這一段簡直就是九牛一毛,被人忽略很正常。不過雖然棠蔚記不清唐薇,卻牢牢記得唐家。

《狂女》是部披著科幻皮的現代玄幻文,擁有張力十足的設定。書裏的背景雖然也是現代都市,可與她所處現實世界卻不是一回事。盡管大部分城市沿用現實名稱,但這書的背景設定仍是架空——這也是個擁有上下五千年曆史的文明大國,強盛而繁榮,古老的血脈在曆經千年演變之後得以沉澱,化作潛能散布在芸芸眾生之間,被稱作異能血脈,能夠喚醒異能,擁有某種特殊能力的人,就被稱為異能者。

而有四個家族,則是被所有異能者認可的,血脈最為純粹,覺醒率最高的家族,圈內地位非凡——直白點解釋,武俠小說都看過,這四大家族的地位,不啻於金庸先生書裏的五嶽劍派,響當當的名門正宗!

唐家就是四族之一。

然而也和大部分武俠小說一樣,越正宗越難維持。唐家到唐薇這代,已然式微,名不副實,堪堪掛在四族末尾,算是走到興亡關頭。在這樣的背景下,唐家一對姐弟橫空出世成為唐家百年裏最具天賦的後輩,尤其長姐唐鳶,那可是在書的開篇就風頭無雙的人物。

相較之下,唐薇這個小女兒就是徹頭徹尾的花瓶,絲毫沒有天賦不說,連異能覺醒都困難,是出了名的廢柴小姐。唐父唐母因為沒能把良好基因傳遞給她而愧疚,故從小到大都對她無比縱容寵溺,並不像對兄姐那般嚴苛。可想而知,唐薇被縱出一身毛病。

骨子裏帶著唐家人的驕傲,卻沒有與之匹配的能力,哪怕在家中受盡寵愛,到了圈子裏仍舊成為人人嘲笑的對象。

誰不在背地裏歎一聲唐家三小姐可憐?就連照顧她的梅姐和鈴蘭也這麽覺得,遑論他人?

這種憐憫於驕傲的人而言,便是一柄鑽心尖刀,尤其是……唐薇又愛上一個各方麵都相當優秀的男人。

從幼時到如今,漫漫歲月,貫穿了唐薇整個少女時光。

————

書中並沒賦予唐薇這麽多故事,屬於這個角色的筆墨很少,棠蔚自然也不是通過回憶記起關於唐薇的細節,這些前塵背景,除了她從鈴蘭嘴裏一點點打聽出來之外,餘下的都是她從抽屜深處翻出來的那本日記裏,一字一句看到的。唐薇這個角色在棠蔚心中,才漸漸立體起來,在此之前,她對唐薇的印象幾乎空白——這個與她名字諧音的角色,在原著中隻是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

具體無足輕重到哪個地步呢?

輕到這個角色直接在劇裏被刪沒了。

一個能隨便被刪除也不影響主支線的角色,可能叫炮灰都算高估。

畢竟現在的穿書文,穿成白月光,穿成白蓮花,穿成綠茶BIAO……哪個不是推動劇情的一把手?

可唐薇,她跟女配兩字沾不上邊,充其量隻能算……

臨演?

龍套?

第3章 係統

刺繡封皮的日記本攤在膝上,娟秀的字跡一筆一劃寫得認真。棠蔚乖乖坐在鏡前,一邊看著唐薇的日記,一邊任由鈴蘭給自己梳頭發。

三天時間轉眼過去,棠蔚的門禁解除,卻也馬上要被送去學校。她一大早就被鈴蘭從**挖起來洗漱準備,做個富家千金的好處就是,繁瑣的外務不必她親力親為,行李三天前就送到學校,入學前的報到手續也已經辦妥,宿舍打掃幹淨,她隻需要輕裝上陣,直接參加開學式。

“小……小姐……”鈴蘭編好蠍尾辮,正要問她意見,忽然發現棠蔚眼眶通紅,嚇了一跳,以為她又開始傷心。

“可憐,好可憐。”棠蔚揉揉眼,把日記合上。

日記本很厚,記錄著唐薇從初中開始的日常生活,整整六年,其中寫得最多的,就是“千哥哥”三個字。她與這個千哥哥打小就認識,算青梅竹馬,卻在升入中學時關係突然惡化,對方不僅疏遠她,還對她冷眼相待。而為了追上這個優秀的竹馬,唐薇一直在努力,卻始終無法得到對方認同,漸漸變得偏激,行事越發任性起來,每日都在對方身邊刷存在感。

可惜存在感沒有刷成功,倒是反感值一路暴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