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異界幫媳婦攻略男配
字體:16+-

第7章

第7章

三千和陶瑩已經走近,棠蔚的聲音一字不差地落入眾人耳中,陶瑩嫵媚勾唇,似笑非笑地看著戰三千:“嘖,小桃花兒來了。”

戰三千那眉頭已經皺了又皺。

那邊周嘉淮已經跑到雙方中間,自來熟地介紹起來:“戰帥,這是今年新生,咱們的學妹唐薇,大家不打不相識,交個朋友!”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雖然對方誤殺她的係統,但態度良好,棠蔚也不能真跟人計較,況且這戰三千除了是她的偶像,也是她迄今為止遇到的最重要的一個男配角。如果她沒記錯,戰三千和謝少陵是朋友,這可是她接近謝少陵的重大突破口。

係統,死了就死了吧,不計一切代價完成任務才是關鍵。

人嘛,要學著審時忖勢,隨機應變。

懷抱對大腿的美好期待,棠蔚搓搓手伸出,拿出粉絲麵對偶像的熱忱:“陶瑩姐姐好,戰帥好。”

陶瑩微微一笑,與她輕輕一握,意味深長地打了招呼:“三小姐。”

棠蔚又把手挪到戰三千麵前,戰三千掃了眼那隻瑩白的爪子,無動於衷,倒是唐風忽然“啪”地打掉棠蔚的手。這一下力道頗大,棠蔚的手背立馬紅了。她揉著手,莫名其妙看著唐風,唐風臉色沒有好轉,恨鐵不成鋼地怒瞪棠蔚,低吼了句:“好什麽好,把手收回去!”

戰三千的眉頭似乎又緊了些,緊抿的唇終於開啟,聲音微沉,不是少年人的清亮。

“三小姐的靈獸,稍後我會賠償。”

“我唐家缺你這點錢嗎?”唐風冷笑一聲,“給我妹妹道歉!”

棠蔚額頭滾過一顆汗——她不要金大腿的道歉,她隻要和金大腿做朋友啊。

氣氛驟然冷凝,周嘉淮都被凍住,隻有陶瑩仍然保持笑臉。戰三千板著臉一聲不吭,唐風怒氣騰騰,似乎誰也沒有讓步的跡象。棠蔚覺得需要說點什麽緩和氣氛,才要開口,就聽戰三千的聲音又響起來。

“抱歉,是我失手。”他麵無表情道歉,又重複一句,“三小姐的靈獸,稍後我會賠償。”

棠蔚鬆口氣,這時要再不依不饒,就顯得他們得理不讓人了,她擺擺手:“沒……”

“關係”兩字沒出口,戰三千已經邁著長腿越過她,朝校園走去,壓根沒打算再理他們。

他一走,陶瑩也扭著腰跟上,周嘉淮後知後覺地說了句:“原來你就是唐家三小姐……”而後帶著怪異的眼神心虛道了再見,也匆匆離去。

隻有唐風冷不丁轉頭,盯著妹妹:“我警告你,別再和戰三千扯上關係。”

棠蔚張張嘴,又閉上,在心裏將幾件事串聯一下,警鍾大作。

戰三千,三千,千……

臥槽,唐薇日記本裏那個溫柔體貼的千哥哥,和眼前這個冷眉冷眼的戰三千,是同個人?唐薇眼瞎了吧?戰三千哪裏溫柔?腐女書粉嗑CP的時候,戰三千可是萬年不變霸道總攻啊!還有,原著中並沒提過唐薇和戰三千的感情關係,哦不,也許提過,但唐薇真路人,她她她,她完全想不起來啊!

棠蔚覺得自己被坑了。

遠處一聲悠長鍾罄響起,回音綿綿不絕。唐風臉色一變,把要教訓妹妹的話咽下道了聲:“糟糕,開學式馬上開始了。”拉著棠蔚就要跑。

棠蔚卻拽停他:“鳥。”

烏鴉的屍體還在地上,雖然隻做了她半小時的係統,但棠蔚也不想它曝屍荒野。

“你們女人就是麻煩。”唐風抱怨一聲,打個響指。

指尖騰起一簇火焰,彈到烏鴉身上。轉眼間,傻鳥化為灰燼。

首次目睹唐風的異術,棠蔚怔住,忽然覺得這個哥哥有點帥。

他打響指的姿勢,有點像……像滅霸……有沒有?!

尖叫。

————

帝京綜合醫院,高級病房區,A1201號房。

狹長的眼緩緩睜開一道縫,又閉上,再睜……仿佛眼皮之間粘著無形的膠水,如此往複了兩三次,那雙眼才勉強扯開,渾沌的黑暗消失,取而代之是刺眼的眼,一張女人的臉俯來。

“醒了?”

他看到對方抹著豆沙紅的唇瓣輕輕開合,那唇帶著笑,似乎溫柔,卻又不安好心。

“這是帝京醫院,你在出任務的時候發病了,差點死在對方手裏,是我救了你。”女人繼續說。

他聽得雲裏霧裏,想張嘴問她,可喉嚨火燒般疼,竟吐不出聲音來。

“你昏迷了近一周,今天的開學式趕不上了,我已經幫你請過假。”女人坐到床邊,慢慢扶起他。

才說了兩句,醫生巡房,她有些關於病情的問題要詢問,便和醫生走到外麵的會客廳小聲低語,留他獨自坐在病床。

他先看到自己的左手,皮膚瓷白,青紫的血管清晰可見,手腕細瘦,手指細長,不是他的手。再看右手,右手更加駭人,手肘以下泛著森冷金屬光澤,關節處是仿骨骼構件——這是機械手。

這一驚非同小可,他猛地直起背來,腦中卻忽然傳入一個冰冷聲音。

“你好,我是你的引導者,也就是所謂‘係統’……我在你左側枕邊。”

他轉動脖子,尋找聲音主人。

潔白的枕頭左邊,靜靜坐著一個有些陳舊的娃娃,長睫毛大眼睛,金色波浪發,一條淺粉蓬蓬裙。

“……”他默,聽它解釋。

半小時後,他終於從係統機械式的解釋中抓到一切異常的原因。

他穿劇了。

“所以,你們想讓我攻略鄒靈,讓這個世界按劇中情節發展?”他言簡意賅地總結。

鄒靈,劇毒女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