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異界幫媳婦攻略男配
字體:16+-

第34章

第34章

“好好比賽,表現給他看,讓他知道自己錯過多優秀的女人,輸了不要緊,我會幫你都贏回來。”他站起來,身影籠在她身上,樹影婆娑,在她身上搖曳,模糊了她的麵容,恍惚之間,站在眼前的不是叫唐薇的少女,而是那個叫棠蔚的女孩。

回應他的,是棠蔚凝望來的目光,認真專注,穿透重重空間時間,與某個時光的某個片段重疊,徐淩川的心髒狠狠一撞,看著她挪不開眼。

葉燃的眼中是少有的認真,竟不像書裏所寫的那個陰鬱病態的少年,他像是帶著某種熾烈的光芒,灼得人眼疼,依稀有些她熟稔的氣息,仿佛多年前操場上飛奔的男孩,以極其強勢的姿態闖到她的世界裏,從此……埋下了根。

他像徐淩川,起碼這一刻的葉燃,像極徐淩川。

棠蔚的心怦怦直跳,怔怔看他。

最後,還是徐淩川勉強收斂心神,他原本隻是想來個霸氣十足的老大宣言,誰想那個瞬間哪根筋沒搭對,居然對她生出莫名的心思——其實他很早就發現,唐薇給他的感覺異常親切,她從名字到性格,都像透棠蔚,所以才借著各種理由幫她。

但這樣並不好,她不是棠蔚,不是他想念的女人。

他不該動心,也不能動心。

“好了,東西給你,我先走了。”

他的語氣陡然間下降十度,冷漠卻又有點狼狽地轉身離開,連句再見都沒說。

棠蔚抱著那套銀色緊身衣,默默目送他的背影。

遙遠的樹影下,戰三千站得筆直,目光從泛光的手機屏幕再度放回唐薇身上,心情已極端複雜,難以言喻。

異能賽的對抗名單終於公布,在校內掀起一輪波瀾。

其中最受關注的,當屬戰三千和唐薇這一對幾乎集所有言情狗血於一身的冤家身上。

異能賽就在這滿天亂飛的八卦中,如期而至。

第25章 一鳴

太初學府的異能賽,全名為異能明星挑戰賽,分明星賽和挑戰賽兩環。挑戰賽是為外門班的學生而設,外門班的學生普遍沒有覺醒異能,就算有那麽一兩個潛力學生,能力也並不顯著,更遑論是大一剛入門的學生,為公平起見,學校才設定了挑戰賽。明星賽則是異能覺醒學生的賽場,也分銀階和金階。銀階是普通的內門班學生,金階則麵向精英班,當然也有特別突出的普通班學生會得到晉級資格,那是另當別論了。

棠蔚所參加的異能挑戰賽,賽製和一對一淘汰的明星賽不同。挑戰賽分組進行的,每組四個選手,一對一比過後取積分高者闖挑戰關,挑戰關卡一般由太初內門班的高年級學長學姐守關,以在限定的時間內取得賽場放置物或者打敗守關者為勝利的判定。如果能夠成功,可以晉級為銅階參賽者,那麽下一次比賽,就可以獲得參加銀階明星賽的資格。

總的來說,挑戰賽隻算作整個異能賽的熱身開場,也是內門班學生的大秀,畢竟實力差距擺在那裏。隻不過曆屆挑戰賽裏,很少出現精英班的學生守關的情況,原定的守關者肖錦宥雖然屬於精英班,但因為從未展現過實力,挑戰賽上出現也算先滿足眾人好奇心,提高競技熱度,尚在眾人接受範圍內,但現在挑戰賽的人卻被換成戰三千,這無異於向圍觀群眾注入一管新鮮狗血,刹那炸鍋。

因此別說是群眾,連戰三千自己接到比賽名單時都錯愕非常。

但對戰名單一經公布便即時生效,如非違規不可變更,更何況肖錦宥分到唐薇那組也是被人動過手腳的結果,故無人深究,再加上第二天就開賽,也就將錯就錯。

“可惡!為什麽會是戰三千?”花了大力氣動手腳的鄒倩從昨天聽到消息起就已氣炸。

“別氣了,讓戰帥親自收拾她不也挺好!”旁邊有人勸道。

“你懂個屁!”鄒倩氣得不顧形象爆出粗口,她費那麽大力氣,不止花錢更改名單,還買通那幾個和唐薇對戰的選手,一定要讓她對上肖錦宥,為的可是一箭雙雕,除了唐薇和肖錦宥這兩個情敵,現在可好,計劃已經廢掉一半不說,以戰三千的個性,真讓他們在台上打一場,男人一個心軟,她前功盡棄。

被罵的人訕訕閉嘴。

比賽的場地越來越多的學生湧入,除了很多以班級為單位的學生著裝統一進入外,也有不少內班和精英學生高冷進來,到看台上各尋座位落座。往屆來看挑戰賽的都是外班學生還有部分內班新生,今天這情況也算是幾年難見,不用說,都衝著戰三千的八卦來的。

誰不知道那個有可能和他對戰的女人,是他的前未婚妻?

天盆狗血,多勁爆!

“丙班一出,誰與爭鋒!”

“唐薇唐薇,氣勢如雷!”

整齊的口號響起,外門大一丙班的學生踏著整齊的步伐邁進賽區,正前方就是宋瑤帶領的啦啦隊,十一月末入冬的天氣,啦啦隊的少女穿著短裙露出大長腿,立刻就收獲全場注視,再加上每個人額上朱紅的頭帶,兩班可謂紮眼至極。棠蔚站在隊伍中間,被杜泠和孫笑喜兩人左右夾著,臉皮已經炸到麻木。

異能賽的地點在太初學府最大訓練場止戈營。止戈營正中是巨大的升降對戰台,對戰台四周設有防護罩,除了可防止意外發生,也阻止對戰者的攻擊波及外界。這個對戰台可以拆分,最多可拆分出五個小戰台,今天隻拆成三個,同時進入三組成員進行挑戰。

棠蔚所在組被分到正東位的戰台,眼下那戰台正對的看台已幾滿座,都是來看熱鬧的。她歎口氣,和杜泠他們交代一聲就去參賽處報到。

參賽者必須先報到,再檢查是否服用禁藥以隨身物品是否包含違禁品,還要登記自己攜帶的寵獸。豚豬殺傷力太大,不能帶上比賽,她如今能帶的隻有豹哥。棠蔚完成一係列程序後取到對戰牌,坐到選手席上候戰。

看台上此刻爆起幾聲尖叫歡呼。

“唐鳶學姐!”

“哇,唐楓學長好帥啊!”

棠蔚在人群裏看到自家兄姐,興奮地站起大力揮手,眼睛再一錯,又瞧見陳經年和雲霜,又是一陣揮手,而後便不斷掃到熟麵孔,揮到手都酸了,正要放下,卻見葉燃兩手插兜站在看台最後排,不免又是一陣死命揮,心頭陣陣激動。

佛也有佛性,她這麽條鹹魚,偶爾也有翻身的熱血。

“手都快揮斷了,有這麽興奮嗎?”耳畔冷不丁傳來個聲音。

棠蔚轉頭看到戰三千已在自己身邊的位子落座,心裏的激動頓時被他衝淡,她心道“要你管”,手卻收了回來,待要換位,又覺得自己何必避他,於是也一屁股坐下。

“今天如果你對上我,我不會手下留情的。”戰三千目視正前,一張臉四平八穩維持著不變的表情。

“不需要。”棠蔚是佛也被激起幾分火氣來,更何況還有唐薇的靈魂作祟,反正每回遇到戰三千,真正的唐薇就會產生情緒左右棠蔚心情。

“你真這麽想才好。”戰三千卻忽然輕歎一聲,“別以為我看不出來,最近你雖然和我保持距離,卻仍舊時機湊巧地出現在我麵前,是讓我再注意到你?唐薇,欲擒故縱這套對我沒用。”

棠蔚猛地轉頭看他——他比她想像中要聰明太多,她和葉燃那些小伎倆並沒瞞過他。

“太初不是你任性的地方,異能圈也不是你能胡鬧的,這個對戰台更不容褻瀆。我們為之奮鬥的榮譽和信仰,並不是你能理解的。如果你隻是為了得到我的認同才站到這裏,那我勸你放棄,你的小心思,小聰明,在這裏不起作用,沒有真材實料,你隻會淪為更大笑柄。”他一字一句生硬地說著,話雖不中聽,卻不想她再像當初在戰家那樣受到嘲笑。

她怨他也沒錯,是他不該為了逼她死心而放任流言的惡意中傷。

“戰三千,自作聰明的是你。”也不知是受唐薇的情緒影響,還是棠蔚自己被他的話惹怒,總之她生氣了。什麽叫她的小心思和小聰明?說得好像她之前的種種努力都隻是做給他看的——也對,是做給他看的,但並不代表那是假的。她是實實在在接受了陳經年的特訓,放棄休息和娛樂,每天接受長達十多個小時的高強度訓練,他憑什麽認為是她裝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