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異界幫媳婦攻略男配
字體:16+-

第53章

第53章

她要是祖脈,還有異域什麽事?探什麽險?直接把她開膛破肚研究了事。

一分鍾就能進入大結局。

棠蔚欲哭無淚。

“你和祖脈有沒關係這一點還不能確認,但有一點,謝老師可以肯定,就算你確是祖脈,也隻是比較雜爻的祖脈,血液中的古晶含量很微弱,以現在的科研力量還提煉不出。”唐鳶聽完棠蔚的話,拍拍她的臉安慰道。

事已至此,再瞞她已經沒意義。

“提煉?”棠蔚更不好了,這個詞聽起來就不太妙,她可記得書裏的大BOSS混沌異獸被謝少陵捕殺後,肢解放血在研究所裏進行研究分析,如果確認她和祖脈有關,那不會要把她關入研究所解剖研究吧?

“別想那麽多,不論如何你還有我和唐楓,還有整個唐家。”唐鳶把她抱入懷中。

棠蔚把臉埋在姐姐軟軟的胸口,嗚嗚咽咽撒嬌了幾聲,心情卻漸漸安定——比起前幾天不明情況的不安,現在終於知道原因,雖然危險,卻也讓她定了心神。

————

戰三千第二天一早就帶著陶瑩幾人離開別墅執行任務,連聲再見都沒與棠蔚說。棠蔚早起下樓時發現別墅裏已經換了一群人,隻有周嘉淮還在。他和她一樣,24小時留在別墅內待命。

“小唐妹妹,我看三千今早有點不對勁,你們吵架了?”周嘉淮是個大八卦,坐到她身邊小聲問道。

棠蔚琢磨——他們算吵架嗎?不過吵了又怎樣?她和戰三千的關係一直沒好過吧?

“我還從來沒見他那麽頹過。”見她沒開口,周嘉淮歎口氣自顧自道。

認識戰三千的人都知道,那人驕傲清高又固執,從沒把誰放在眼裏過,也沒被什麽難倒過,可今天他整個人都透著股鬱氣。平常他雖然也冷,偶爾也和朋友說笑兩句,今天早上別說笑,他連話都沒多說半句,那股子冷意簡直從骨頭裏透出來,凍得四周的人瑟瑟發抖。

“他脾氣是壞,茅坑裏的石頭又臭又硬,和他一起確實累,但話說回來,他那人就那樣,不愛說隻愛做。你大概不知道,任務開始後這幾天,他夜夜都坐鎮大廳守著門戶,一刻沒有鬆懈過。要說純為任務,我是不信的。小唐唐,他那人啊,入了心就算為你生為你死都絕無二話,聽哥一句勸,你們以前有什麽誤會,能邁過去就邁過去吧。”

周嘉淮說話間拍拍她的肩頭,起身離開。

棠蔚咬咬唇,聽了周嘉淮的話又有點心疼戰三千——沒辦法,她就是個大豬蹄子。

不過原不原諒他那是正牌唐薇要考慮的事,唐薇的靈魂可一直沒有離開過。至於她棠蔚,要做的就是把“追妻火葬場”這個任務進行到底。

說來有點對不起戰三千,但也沒辦法,她要回家。

提起任務,她就想到係統——

祖脈這麽大的事,做為係統的他該不會不知道吧?

————

豚豬正在和娃娃吵架。

女版鋼鐵俠不知道怎麽溜進別墅來,正被巨大的豬蹄壓在地上磨蹭,豹哥蹲在旁邊看他們鬧騰。憑著體型上的優勢,豚豬碾壓娃娃毫無壓力。

“要不是你,祖脈怎會突然出現,進程嚴重超速,故事線崩壞,要是局裏發現,這責任你說誰能承擔?”娃娃躺在地上,輸人不輸勢,惱怒道。

“怪我?是誰給她吃的血晶?是你的任務人!還有,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背地裏搞的花樣,說好的公平競爭,你卻讓你的任務人不斷製造肖錦宥和謝少陵的相處機會,還不讓她和男主接觸,給我下絆子。”

“我……我哪有……”娃娃心虛地挪開目光,“我隻是盡量讓劇情照著劇本走而已,話說回來,你還不是一樣,讓你的任務人迷惑我的任務人,以至他現在都不肯按我的計劃,不願意聽從鄒靈的指揮。”說著說著,娃娃又理直氣壯起來。

“02號……”豚豬氣得鼻孔直噴氣,豬臉下壓,一雙炯炯有神的豬眸內折出冷光,“別廢話了,你不擇手段不就是為了要贏過我。好,你要玩,老子陪你玩,大不了這個任務我放棄,但你想贏我,門都沒有。”

“你……你要做什麽……”娃娃心裏陡然生出不妙的預感。

豚豬沒回答,豬臉湊向他,獠牙露出……

“艸!”棠蔚的聲音拯救了娃娃,她一眼看到被豬壓在身下的娃娃,“咦,這不是葉燃的娃娃?”

兩個係統同時噤聲。

棠蔚困惑地拎起娃娃,在它身上一通**,也不知道按到哪個開關,娃娃眼裏射出一道紅光,沒兩秒便出現一幅畫麵。

畫麵很奇怪,似乎是以哪個人的眼睛為視角,她看到有個女人倚過來,輕輕靠在肩頭。

娃娃是葉燃的,視角肯定是葉燃的,那麽……有個女人靠在葉燃身上。

棠蔚猛然間領悟,而後看清那女人的容顏,小聲驚了句:“鄒靈?!”

————

那廂,正安慰失意女配的徐淩川忽然聽到腦中傳出熟悉聲音,驚得一屁股站起,把正要靠到他肩頭的鄒靈給震了下去。

“艸。”他罵了句。

“小燃?!”鄒靈瞪大眼看這個越來越摸不準路數的弟弟,難以相信會從他口中聽到粗口。

“不是,我不是說你。”徐淩川急急解釋一聲。

他的身體經過改造,半人半機械,娃娃是高端人工AI,與他體內的電子係統相聯,能夠互相聯係並不奇怪,奇怪的是為什麽這個娃娃會到唐薇手裏。

要知道,那可是他的係統寄身之所。

鄒靈聽不到棠蔚的聲音,隻覺得葉燃奇怪,問他:“祖脈的事讓你壓力很大?”

徐淩川隻能一心兩用:“沒。”

鄒靈又挨近他,這次徐淩川屁股往外挪挪,沒敢再讓她靠近。也不知為何,當著唐薇的麵和別的女人親近什麽的,他有種心虛的錯覺,可明明他什麽也沒做。

生怕她誤會。

棠蔚早知道葉燃喜歡鄒靈,她沒有誤會,隻是再次確認,不過說來奇怪,雖然是一早就明白的事,親眼看著這兩人親近,她心裏泛酸。

當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她冷冷“哼”了聲,酸溜溜道:“老大棒棒噠,我被關在這裏,你還在外風流快活,也不管我死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