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異界幫媳婦攻略男配
字體:16+-

第64章

第64章

“葉燃……他真的那麽好?”

不知多久,棠蔚趴到自己膝頭上,耳畔卻忽然響起戰三千的聲音。她這才想起為了和葉燃對著來,她坐到戰三千身邊。

戰三千的聲音已無先前激憤,也沒了平時的清傲,帶著疲憊淡淡響起。空間裏很安靜,大家都在各自調整休息,便偶爾有些對話,也都如蟻語,愈發顯出戰三千倦怠的語氣裏夾雜著的說不清的失落。

棠蔚趴在自己膝蓋上轉頭,側臉看他。他重傷在身,臉色猶蒼,眉間染著頹色,姿態隨意地靠牆坐著,與平日裏總挺直腰杆似乎怎樣都不肯彎折低頭的高傲少年不太一樣。

“我隻是好奇。”許是怕她誤會,他又加了句。

“葉老大很好。”生氣歸生氣,棠蔚還是維護葉燃,說完又怕戰三千懟自己,便鄭重道,“不是隻說甜言蜜語那種,我分得清楚。”

葉燃這人,和徐淩川真的許多地方相似,永遠都是做在說之前,他說三分甜言的時候,必定已經做到七分,隻是嘴皮子有時候真欠,總叫人覺得浮躁,又我行我素不愛解釋,是特別容易讓人誤會的個性。

戰三千沒有懟她,反有些自言自語:“是嗎?”

棠蔚支起下巴,雙臂抱膝,臉上有被壓紅的印子。她又有些心疼戰三千了,書裏那個神采飛揚、意氣風發的戰帥,怎麽頹得叫人難受。她想開導他,可好像又沒立場,見他似乎沒有說話的欲望,她便也歇了心思,把頭再度擱在膝蓋上。

困倦襲來。

這番折騰應該已經過了一晚上,她通宵未眠,正是缺覺的時候,謝少陵早就發話讓大家先休整兩個小時,到時間再討論下一步計劃,棠蔚也沒想太多,雙手環膝睡去。

黑暗中,棠蔚再次看到蜷縮的唐薇。

她就像那個蹲在角落畫圈圈的表情,一個人委委屈屈地垂著頭,頭上是道光圈落下。

“唐薇,戰三千為了救你重傷,你不出去看看?”這是棠蔚第一次和她說話。

唐薇的身影震了震,抬起頭,昏黃光芒下是混沌的神情,她就盯著棠蔚不吭聲。棠蔚又道:“出去看看他吧,正好我也想離開一會。其實他沒那麽可怕,你也知道,畢竟是你的千哥哥。”

她沒有什麽大道理大感悟,就隻是輕描淡寫地說,麵臨選擇和掙紮的人是唐薇,棠蔚不是她,不知道他們的過往,不懂她的感情,無法高高在上地指責她的軟弱亦或是虛偽地勸她原諒。

說完這句話,棠蔚沒有停留,她用了係統私人贈送的一次機會。

一次回到現實的機會。

時長,一小時。

————

2019年8月29日,棠蔚和徐淩川車禍後的第四天清晨。

省立醫院的病房從早晨八點不到,就有醫生例行查房,查到棠蔚那床時,還是那句話,繼續觀察。棠媽媽頹然地坐在病床邊發了會呆,才去洗手間打來熱水,開始給**的棠蔚擦臉擦手。

棠蔚飄浮在空中,什麽也做不了。

係統給的機會,隻是讓她回來看看,不能讓她醒來。

在書裏近半年,現實隻過去四天。醫生說棠蔚的傷不重,全身檢查也做了,腦部沒問題,遲遲未醒的原因找不到,隻能等時間過去。

“你這死丫頭,就不能讓我安生幾天?從小到大都讓人操心……”棠媽媽擦著擦手,眼就紅了。

棠蔚飄到母親身邊伸出手,手掌穿透母親的背。

沒過多久,明月社區的街坊代表來看棠蔚,兩個年齡和棠蔚媽相仿的阿姨,棠蔚認得,何姨和李姨,都是社區老熟人。有人來陪棠媽媽說話,她的精神明顯好了點。

“棠媽,你怎麽不請個護工,就算是輪換陪床也好,自己一天二十四小時陪在這裏,身體吃不消。”何姨看著眼窩瞘?的棠蔚媽勸道。

“護工哪有我仔細?她現在昏迷,也沒我什麽事,我吃得消。”棠蔚媽謝謝兩人關心,又憐愛地望向**棠蔚。

“唉,天下父母心,你是這樣,老村長他媳婦也一樣,眼睛都哭腫了。”李姨有感而發道。

“小川怎麽了?”棠蔚媽問起徐淩川。

棠蔚耳朵也豎直了。

“也沒醒,傷得好像挺重,頭撞到了,還躺在ICU。”李姨回道。

棠蔚忽地想到車禍最後一刻,徐淩川落到自己臉上的血……

“小川是個好孩子,如果不是最後他護了蔚蔚,我家蔚蔚恐怕……要是小川有個好歹,我……我也對不起他徐家。”棠蔚媽說著眼睛又紅了。

“這事誰能想到呢?怪不得你。這兩個孩子打小就要好,我以前還以為他們大了怎麽也得是一對。”何姨忙拿話岔開。

李姨也跟著接茬:“是啊,小川那孩子從前壞得喲,就你家棠蔚治得住他。你是不知道,他初中那會不是早戀被學校請家長?氣得他老子在家裏吊打他。他脾氣也強,死不認錯,非說沒和人早戀,就算要談戀愛,也找你家棠蔚……那嗓門大得,差點沒給老村長氣出高血壓。”

徐淩川小時候皮,鄰居們都遭過罪,李姨住得和他家近,沒少被搗過亂,偏偏徐淩川生了張漂亮的臉,那麽低頭一說好話,誰還忍心怪他?都是打小看到大的孩子,提起徐淩川,李阿姨是又愛又恨。

棠蔚聽得怔怔,沒多久她忽然意識到什麽,又看了母親幾眼,帶著不舍毅然轉身飄出自己的病房。

一小時的時間即將耗盡,還剩最後十分鍾。棠蔚以最快的速度衝到六樓的ICU,隔著玻璃窗一眼瞧見徐淩川。ICU不能隨意探視,現在並非探視時間,徐家人不在,病區裏隻有護士來來去去,徐淩川身上插著管子,腦袋上纏著一圈繃帶,好看的眼緊緊閉著,身邊隻有儀器跳動的聲音與心電圖平穩地流過。

棠蔚抿緊唇,眼淚刷地下來。

她穿透玻璃,飄到徐淩川身邊,伸出手,很想再碰一碰他,可沒等碰到,眼前忽然一花。

一個小時的時間,耗盡。

————

空間裏依舊安靜,戰三千很疲倦,但他睡不著,隻是閉著眼養神,不妨肩頭什麽輕輕一壓。他睜眼,卻見身邊的唐薇睡得香甜,腦袋已經歪到自己肩頭,又沒靠穩,骨碌滑下,他一伸手,嫻熟地將她摟下,然後讓她枕到自己伸直的腿上。

從小到大,唐薇都這樣。小時候,她陪他看書,還沒翻兩頁,她就夢遊周公,頭也這樣軟軟擱在他肩頭,或者枕在他腿上,等他看完大半本書,她才會揉著惺忪的眼醒來,那時候太陽西沉,落日餘暉灑在她眼中,被她揉成碎光,特別可愛。

就像現在,她臉頰上粘著發絲,粉嫩的唇像月季的花瓣,從頭到腳透著乖巧和可愛。

戰三千挪不開目光,神使鬼差地伸手,指腹摩挲向她的唇,隻是沒等碰上,她眼皮動動,突然睜眼,目光渾噩地看著四周。他觸電般縮手,她也猛地坐起,怔了片刻,轉頭與他眼神對上。

戰三千忽有些局促,目光卻未避開:“醒了?不多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