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異界幫媳婦攻略男配
字體:16+-

第87章

第87章

“水溫在上升,波動明顯,做好棄筏準備。”他沉忖道。

“這個方向是火山口位置,我們現在正在靠近那裏吧。”徐淩川看著遠方似乎沒有盡頭的湖麵道。

已經不能稱之為湖了,兩側石壁收窄,隻剩下不到五米寬的水道,向前看不到頭,向上看不到頂,也不知現在在地底多深的地方。水流變得湍急,空氣中傳來刺鼻的氣味,溫度也在攀升,水道內潮悶難當,幾人身上都被汗浸透。但說來也怪,雖然熱,卻還在人體可承受範圍內,按理如果真的火山噴發,這裏又靠近火山源,氣溫絕不可能僅僅隻是現在這樣,早該跟進烤箱沒兩樣了。

“嘶。”棠蔚伸手已能觸碰到一側石壁,手指如被熱氣灼傷,刺疼縮回。

徐淩川立時握住她的手:“別亂碰。”

她甩開他,道:“牆壁很燙,這裏的石體好像能吸熱。”

謝少陵也已經注意到了,他仔細打量兩側牆體:“這水道有開鑿過的痕跡,應該是人為鑿出,牆上澆注的不知是什麽材質的礦料,能夠吸收此地大部分熱度,所以我們還沒被烤熟。前人智慧猶勝今人,真想取樣研究。”他職業病發作,恨不得挖一塊下來帶回研究室。

水道九曲八彎,木筏左搖右拐,戰三千竭力避免撞牆,後麵掛牽的另一片小筏就沒那麽幸運了,動不動就撞上左右石壁,船上的豚豬和青蠍被燙得哇啦直叫,皮都焦了幾塊,當真像石板烤肉。

前方危險已然可以預測,但路隻有一條,肖錦宥和白焰都身陷危險,他們回去的傳送裝置也在那裏,這危險避不過去。

以戰三千的速度,木筏已經夠快了,但水道綿長,幾人漂流了近兩小時才勉強看到了水道盡頭橘色光芒,眼見要衝出,戰三千減緩速度,徐淩川把棠蔚護到身後,謝少陵與鄒靈也各自戒備,正密切注視著正前方,忽然之間頂上傳來一聲悶雷似的響聲。

轟隆——

像什麽在頭上爆炸一樣,緊接著水麵劇烈震動,木筏隨之晃動起來,幾人差點被甩入水中。棠蔚下盤不穩,踉蹌幾步,被徐淩川緊緊抓住。

“抱緊我。”徐淩川像棵樹,牢牢紮在木筏上,他飛快打開棠蔚雙臂,將她的手環到自己腰上。

棠蔚臉一紅,水裏又是一陣攪動,她也顧不得害羞,雙手狠狠一收。

“我X。”徐淩川暗罵一聲,被她勒得岔氣,腰都快斷了,“你倒是溫柔點!”

“不是你讓我抱緊?”棠蔚恨聲道。

“那你也給我留條活路啊!”徐淩川哭笑不得,“腰都給你勒折。”

“我覺得我應該去後麵找戰三千……”

“行了行了,你勒吧,勒死一個算一個,我先犧牲,眼不見為淨。”徐淩川氣笑。

棠蔚嘴裏叨著,手勁到底是鬆了,水中波瀾又漸漸減輕,謝少陵開口:“是火山噴發引發的地震。”

他們如今身在地下,外麵又是火山又是地震,早就是天崩地裂般的浩劫,他們能安全到這裏,沒受太大影響,全賴這特殊的水道。

話正說著,木筏後麵忽然一陣巨浪由遠及近撲來,轉眼到麵前。

“啊——”分不清是青蠍還是豚豬還是誰的叫聲從後方的木筏上傳來。

棠蔚轉頭望去,後麵的木筏已經被浪掀翻,青蠍他們被浪卷到半空,而浪並沒停,像巨大的手掌狠狠拍在他們這隻木筏的尾部。簡易的木筏本就不堪重負,在巨浪之下轉眼斷散,水流成渦,劇烈攪動,戰三千的風力受阻,一時間難以施展,隻眼睜睜看著眾人落水。

誰也顧不了誰,都被水流衝出水道,進入另外一片湖區。

棠蔚狠狠喝了兩口水,幸虧徐淩川事前讓她抱緊他的腰,入水之後兩人沒被衝散,徐淩川反手就把她撈到懷裏,抱著她一起被衝進水道盡頭的出口。

不過幾分鍾時間,大浪平息,幾人逐一從水麵探出頭來。這是片頗大的圓湖,有岸可上,岸邊就是懸崖,可以看到斷處,以及懸崖對麵焦黑的山巒——如果地下也有山巒。

估且稱之為山巒吧。

這裏像另一個倒懸的世界。

幾人落湯雞似的爬出湖麵,好在都沒遇險,水溫溫熱,倒像是泡了場溫泉。棠蔚嗆水,不住地咳嗽,徐淩川拍她的背,戰三千濕噠噠地走過來,沒說話,隻是彈出幾股小型風卷,圍著眾人一通旋轉,濕衣濕發就都幹了。

“下麵……”棠蔚想起昏闕期間看到的,邊咳邊指向懸崖。

幾人靠近懸崖,俯頭望去。崖下一片金芒,籠罩的薄霧都被鍍上橘光,因為有霧,他們看不清有多深,隻覺得淵深不可測。霧裏影影綽綽似有東西飄過,看不清楚。

“錦宥和白焰真在下麵?”戰三千疑道。

這地方掉下去了還有命在?

一切隻是棠蔚昏闕所見,她也不能百分百肯定,但有一件事,她能確定:“下麵傳來的氣息,和我昏闕之時感受到的召喚一樣。”

謝少陵看了她一眼,隻說了一句話:“如果下麵的是混沌,那麽祖脈也在附近。”

沒頭沒尾的回答,卻讓徐淩川變了神色,謝少陵沒有多說,隻拍拍他的肩膀,有幾分“少年人,你還太嫩”的意味。

棠蔚看得稀奇,撞撞徐淩川:“怎麽了?”

徐淩川沒吱聲。

祖脈與祖脈之間是能相互感應的,棠蔚的能力被血晶加強之後,感應力隨之增強,所以能夠感應到熟悉的氣息,換言之棠蔚身上所流的血脈,當與祖脈同出一係,即便不算真正的祖脈,也有關聯。謝少陵能說出這句話,證明他對棠蔚的情況了若指掌,但他卻默認棠蔚被調換的血液樣本,承認她不是祖脈,想來早就看破徐淩川動的手腳,卻不曾戳破,也算認同他保護棠蔚的做法。

“薑還是老的辣。”半晌,徐淩川才回棠蔚。

謝少陵已經走至懸崖邊上,鞋邊觸沿,正探身向下細看,忽然間急聲警喚:“快退!”話剛出口,已拉著身邊兩人朝後疾退,雖不知出了何事,但危機四伏的環境早已養成眾人保持高度警惕的心態,徐淩川當即也接著棠蔚退離懸崖,隻是沒退幾步,懸崖下的霧色裏竄出一段漆黑巨大的似繩索般的東西,“啪”地一聲砸在懸崖上,震得地麵發顫,幾顆火雨落下,那東西縮回去,沿著崖壁刮過,發出刺耳聲響。

幾人已經退到十米開外,可那繩索狀的東西卻從底下一根接一根竄上,啪啪震甩在懸崖上,崖邊被打塌一片,底下的霧卻散開了些,黑祟祟的東西盤踞其下,體積龐大如山。

不不,就是山,對麵那些看似山巒的東西,都活了。

棠蔚看得目瞪口呆,再也想不起電視裏五毛特效的大BOSS長什麽模樣。

隨著霧的散開,底下生起一片黑霧,與這“山巒”對峙的東西,漸漸現形,那不是霧,是蜘蛛的背。

龐大的青黑色蜘蛛,體積大到超越眾人認知。

“快看,錦宥。”鄒靈眼尖看到飛在蛛背上的肖錦宥。

肖錦宥微閉雙眸,額間趴著隻金色小蛛,落在蛛背之後又正緩緩融進蛛背。眾人定睛再看,那隻巨蛛竟是由無數小蜘蛛聚集而成,隻不過隨著肖錦宥的沒入,一道金光陡然綻開,所有蜘蛛竟在這瞬間盡數變成金。

青黑巨蛛轉眼化作金蛛,背上浮現奇特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