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
字體:16+-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月光雲海

那張猙獰的醜臉上忽地一顫,瞪著何毅道:“大哥,難道你……”

何毅緩緩點頭,隨即看著何剛道:“天可憐見,我現在突然有了一個難得的機會,可以解脫眼前困境。不過我需要你幫我。”

何剛猛地坐起,眼中露出激動之色,道:“那可太好了……可,”他臉上神情忽地黯淡下來,道:“可我如今這樣子,怎麽還能幫你……”

他的話還未說完,何毅已然打斷了他,然後用一種斬釘截鐵般的口氣,道:“你是我這世上唯一的兄弟,我隻信你一個人。”

何剛身軀一震,怔怔地看著何毅,漸漸的,他那張可怕而猙獰的醜臉上似乎漸漸明亮了起來,甚至就連他的目光,都變得有些溫和了。

他緊咬著牙,膝行到何毅麵前,道:“大哥,你有什麽事讓我做的,我拚命也會幫你做好。”

何毅看了他一眼,眼神中略有欣慰之色,隨即搖頭道:“不用拚命,但你自己要注意隱藏一下行跡,比如出門換身衣服,戴個頭套麵罩什麽的,別讓人認出你來。”

說著,他從身後摸出一個包裹,丟給何剛,道:“裏麵的東西我都給你準備好了,回頭你裝扮一下後,就去城中各大商鋪裏走一趟。”

何剛接住那包裹,忽然雙眼目光一閃,露出幾分凶狠之色,道:“大哥,是山上還有人盯著你不放麽?”

何毅冷笑一聲,道:“盯著咱們的人多了去了,他們是巴不得我做錯事栽跟頭,不用理會他們。不過眼下我要做的事,不容有人來打擾,自己出麵也有些不便,所以才讓你去幫我走一趟。”

“大哥放心,我一定做好。不過你讓我去昆吾城中各大商鋪,是為了……”

何毅從懷中摸出了一個小紙包,遞給何剛。

何剛有些疑惑地接過來,先是看了何毅一眼,隨即打開折紙,隻見紙包中心有些猩紅色的粉末之物,他先是仔細看了幾眼,又拿到鼻子前方聞了一下,隨即愕然道:“朱砂?”

“是,你就假裝豪客,然後去旁敲側聽地打聽一番,最近這城中到底有那家商鋪,又有誰大量購買了這東西。”

何剛點點頭,將紙包收起,道:“我知道了。”

何毅淡淡一笑,站了起來,又抬頭看了看遠方即將完全落山的殘陽,目光深邃,片刻後忽然冷笑了一聲,道:“轉生陣要用到的朱砂,可是不少啊。”

※※※

昆侖山上的夕陽,因為地勢高的原因,停留在視線中的時間其實是要比昆吾城裏要久一些的。

紫雲峰飛雁台上,就是一個很好的欣賞落日的地方,雲海壯闊,餘暉燃天,美景令人心醉。不過這一天的黃昏時分,在飛雁台上的人都沒有去欣賞落日的心情和閑暇。

那個跑到飛雁台上的女子,看起來也是蘇家的人,至少蘇青珺看起來對她十分熟悉。而在那一場哭訴中,那女子似乎不停地對蘇青珺說著什麽,像是抱怨,又像是在斥責某人,最後又弄到自己淚眼婆娑的模樣。

蘇青珺對這個女子的態度和之前對蘇標、蘇墨、蘇遷等人的又有不同,明顯是同情居多,但是到後來,那女子似乎對蘇青珺提出了一些請求哀告後,蘇青珺卻是麵上露出了一絲為難之色。

6塵饒有興趣地看著那一幕,腦海中想起之前那個女子上山時輕快的腳步和臉上淡定的神情,與此刻苦苦哀求淚流滿麵的樣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那兩個女人似乎陷入了僵持,蘇青珺歎息了一下,然後對那女子說了幾句話,中間還指了一下這邊的靈田。

6塵雖然聽不到她的話語,但顯然可以猜到剛才蘇青珺是為了鷹果來為自己辯解,指的是自己不好下山。

誰知那女人聽了之後,反而哭得更厲害了,甚至一把抱住了蘇青珺的腰,用頭在她身上蹭著,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

蘇青珺臉上頓時露出為難之色,低聲勸告了這女人好一會兒,卻好像是毫無用處,到了最後,她好像終於是被逼得沒有了辦法,苦笑著搖搖頭,低聲對她輕輕說了幾句話。

那女人麵上突露喜色,一下子站了起來,仿佛是自己的心願終於達成,重重地抱了一下蘇青珺後,隨即便大步下山去了。這一路走得急急忙忙,度飛快,倒好像有些怕蘇青珺叫住她反悔似的。

蘇青珺默然看著那個女人的背影漸漸遠去,麵上也是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無奈之色。

※※※

遠處,草屋中的6塵收回目光,往床鋪上一躺,開始閉目養神。屋外的光線漸漸也暗了下來,大概是夕陽終於到了落山的時候,夜晚就要來臨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草屋外忽然傳來一陣輕細的腳步聲,從草屋邊上走了過去。此刻的飛雁台上也僅有兩個人而已,除了6塵就是蘇青珺。

天都黑了,她不回洞府還走過來幹嘛?

6塵坐起身子向屋外看了一眼,微微皺眉,沉吟片刻後,卻是打開草屋房門走了出去。

夜色將暗未暗,遠方的殘陽隻剩下一道金邊,仿佛還眷戀著這人世間的最後一點餘光。

飛雁台懸崖邊上,那黑影重重,仿佛從四麵八方的夜色裏湧來的岩石上,蘇青珺獨自一人站在那裏。山風凜冽地吹過,她的衣裳隨之獵獵飛舞。

她仿佛就像是一片單薄的葉子,隨時都可能隨風飄去,又像是一棵栽種在懸崖邊的小鬆,任憑風刀霜劍歲月侵襲,在那片夜色下,卻是有了一種經霜更豔遇雪猶清的感覺。

她的背影,似夜色中的一聲呢喃,美麗得不像是人間的清靜時光。

而眺望著遠方的目光,是不是也有些傷感?

6塵慢慢走了過去,但在距離那個女子的身影還有丈許地的地方,忽然又停下了腳步。在仔細看了一會後,他卻是又轉過身,看起來想要走回草屋的樣子。

“你為何不過來?”蘇青珺平靜的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哪怕她沒有轉身,卻似乎也能清晰地感覺到身後生的事情。

6塵停下腳步,向她看去,隻見蘇青珺仍然保持著剛才的模樣沒有變化,留給他的隻是一個美麗而幽深的背影而已。

“嗯,其實我剛才有點擔心你會不會是想不開了,要跳下去。”6塵很淡定地道,“不過現在看起來好像沒事了,是我多想了,所以我現在打算回去睡覺。”

蘇青珺的背影微微動了一下,然後轉過身來看著6塵,臉上的神色看起來有些古怪,道:“你覺得我想跳下去?”

6塵似乎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正色道:“想歪了,不好意思。”

蘇青珺聽著這口不對心的話,搖搖頭沉默了片刻,忽然道:“今天來的都是我們蘇家的人,你也都看到他們了吧?”

6塵想了想,道:“都看到了,不過也就一開始蘇標因為離得近,大概知道了一些,後麵兩撥人我都在草屋那邊,也就聽不到什麽東西,不知道到底生了什麽。”

蘇青珺微微點頭,看著6塵的目光略微柔和了些,過了片刻後,道:“你能主動規避,也讓我免去一些難堪,有心了。”

6塵上下打量了一下蘇青珺,心想,這女子果然有些與眾不同,容貌傾城不說,這份玲瓏心意更是聰明,聞一而知三。

他眼中流淌過一絲欣賞之色,隨即道:“夜深了,蘇師姐小心這裏風寒露重,保重身體。我就先回去了。”

“這裏景色挺好的。”蘇青珺似乎並沒有聽到6塵的話一樣,自顧自地說道,“雲海生濤,翻轉有若汪洋,是難得的佳境,在夜色中比白日又是另有一番景象,難道你不想看看嗎?”

6塵頓住腳步,看了看蘇青珺,忽然笑了一下,沒有推辭,也無任何謙卑之色,隻是點了點頭,道:“多謝。”然後,便邁步走上了那道懸崖。

山壁之下,崖石險峻突兀,才走上去,便隻覺得山風陡然猛烈許多,呼嘯之聲不絕於耳,似從九天而來,席卷而下大地。濃濃雲氣便在腳下,茫茫無邊直入蒼穹深處,幾許煙塵如濤生濤滅,起伏不定。

風雲處,天地闊大;回時,卻隻見一輪明月悠悠升起。

夜已深。

他站在她身旁。

並肩而立的時候,衣衫飛舞如淩亂的浪花,烈風拂麵的感覺,仿佛肋下隱約有雙翅膀。

蘇青珺轉頭看了他一眼,神色沉靜,無喜無悲,而6塵甚至都沒有看她,雙眼隻是眺望著遠方雲海,看著淡淡月光灑落在茫茫雲海上,那一幕壯麗奇景,忍不住讚歎道:“果然是人間勝景。”

蘇青珺微微笑了一下,如夜色中的百合異常美麗,隨即也轉頭看去,兩個人一起眺望著這月光下的雲海,一起站了很久。

直到月上中天,蘇青珺才收回了目光,過了片刻後,她忽然開口道:“今晚我要下山一趟。”

6塵目視遠方,臉上沒有什麽表情,卻淡淡跟了一句,道:“不值得的。”

“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