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
字體:16+-

第二百零九章 替天行道

何毅這一聲大喝,如驚雷炸響,頓時讓全場寂靜,無數道目光都落在他手中那柄亮若秋水的鋒利長劍上。

人群中,範退和陳壑臉色都變得難看之極,而在人群的另一側,老馬則是皺了皺眉,暗自搖頭。

趁著這所有人注意力都被場中何毅吸引過去的時候,老馬眼珠微微向旁邊瞄了一眼,忽然一怔,卻是看到了此刻在陸塵的臉上,竟是露出了幾分奇怪的神色。

他的臉上神情,似乎有幾分突然而至的茫然,他的嘴仍是緊緊閉著的,他的目光則有幾分閃爍不定。他怔怔地望著遠處的行刑架,目光隻停留在那個已經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淪為他人魚肉的魔教奸細身上。

周圍的人群裏忽然爆發出一陣叫喊呼好聲,起初是那些沒有任何道行的凡人村民們,他們的感情最為簡單直接,他們對魔教的憎恨最是直白,在何毅喊話之後,這些凡人們很快就破口大罵,對著那個被綁的人唾罵到了祖宗十八代,還有人扔來了一大堆石頭、雜物、垃圾。

再然後,便是人群裏的修士,那些道行最低的散修有些激動,也有鼓噪之聲,剩下的人則是會安靜一下,但大都也是冷眼旁觀,絕無任何打擾之意。

那些甚囂塵上瘋狂謾罵的聲音,就在身邊不遠處回響著,陸塵站在人群裏,臉色漸漸變得漠然,然後深深凝視著那個將死之人。

老馬好像想到了什麽,臉色微變,但欲言又止,嘴角邊露出一絲帶著苦澀的笑容,然後輕輕歎息了一聲,卻是終究什麽也沒做,或許是什麽也不能做。

那呼嘯鼓噪聲如浪潮一般,洶湧而來,可見魔教惡毒之名早已深入天下民心,從四麵八方一波一波地湧向場中。

何毅站在行刑架下,心裏在這個時候湧起了一股奇異的感覺,對於身後的這個魔教妖孽,他當然沒有任何的同情之意,事實上,他與魔教仇深似海,又因為他前些日子始終追查此事,這才被安排了今天過來手刃妖人。

但不管怎麽說,被綁在行刑架上的這個魔教奸細並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在昨天被抓住後,昆侖派對他並沒有什麽客氣的待遇,在逼迫詢問了所有該說的該知道的話後,等待著他的就是今天這個下場。

或許在往日裏,昆侖派還會有些慈悲心將這種人關起來,但這一次上頭傳下來的命令,卻是異常的果斷凶狠。

沒有人質疑這道法令,甚至連這幾天裏常和閑月真人唱反調的那位元嬰真人都不敢。時也勢也,魔教妖孽逼迫我昆侖太甚,昆侖也就斷然不會手軟。

何毅冷冷地笑了,不過在他心裏並沒有什麽太過得意的心情,以他的見識和如今的道行,並不會覺得今天站在這裏會是一個什麽特別榮耀的事。但安排他過來的是掌門真人和師父,他就不能不來。

未完,[自動加載所有內容]。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http://big5.quanben5.com/n/tianying/77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