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
字體:16+-

第二百一十章 清晨訣別

蘇青珺是在天亮以後的清晨時分,從山道上走回飛雁台的。當她正要走向自己的洞府那邊時,腳步猶豫了一下後,向飛雁台的另一邊看了一眼。

那座木屋安靜地佇立在晨光裏。

蘇青珺遲疑了一會,最後還是走了過去,正打算去敲門時,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麽,看了看太陽還沒升起的天色,舉起的手便又放下了。

她在門口站立片刻,轉身正要離開的時候,忽然卻聽到飛雁台懸崖那邊有一個聲音傳來,對她叫了一聲。蘇青珺吃了一驚,轉頭看去,隻見懸崖那邊的石壁下,陸塵正背靠石壁坐著,對著她招手微笑。

蘇青珺走了過去,看著陸塵,帶了一絲驚訝道:“你怎麽在這裏?”

陸塵指了一下懸崖下方茫茫雲海的遠處,道:“我昨晚突然想到,來到你這裏住了這麽久,落日看了不少,但還從來沒看過這裏的日出呢。”

蘇青珺歎了口氣,望了一眼天際地平線上那一輪眼看就要升起的朝陽光輝,道:“日出有什麽好看的啊?”

陸塵看了她一眼,笑道:“怎麽了,看你心情好像不太好。”

蘇青珺搖搖頭,欲言又止,隨後眼角餘光忽然看到陸塵肩頭濕了一塊,又看他背靠石壁發梢上居然還有一點露珠水滴,不由得又是一怔,道:“怎麽回事,你竟然在這裏坐了一夜?”

陸塵順著她的眼神向自己肩頭瞄了一眼,隨後笑了一下,道:“嗯,昨晚睡不著,又想著過來看日出,就幹脆跑過來了。你要不要也過來坐坐?這裏風景挺好啊。”說著,他還拍了拍身邊的地麵。

蘇青珺猶豫了一下,最後還真的就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兩人並肩坐著,山風吹過,便望見晨光下白雲如濤翻滾起伏,一輪紅日光芒四射,在蟄伏一宿之後終於緩緩噴薄而起,金光萬丈,照耀天地。

那一刻天地人間,仿佛盡是光明燦爛,耀眼奪目。

蘇青珺凝視遠方,麵上露出驚喜之色,由衷地道:“啊,日出好漂亮啊!”

陸塵也是凝望著遠方,道:“是啊。不過你在這裏住了這麽久,難道真的從來沒看過這景色嗎?”

蘇青珺忽然臉頰微紅,收回目光瞄了他一眼,道:“沒有……唔,你知道的,有時候,我起來得比較遲啊。”

陸塵正色道:“有時候?”

蘇青珺突然有些羞惱,瞪了他一眼,道:“喂,好歹我也是你名義上的師父啊,就算是掛名的……”

陸塵笑道:“所以我就不能說了嗎?”

蘇青珺看了他一會,忽然歎了口氣,道:“算了,隨便你說吧,反正這些年來也就隻有你一個人會這樣對我隨性地說話了,其實有時候想想,好像也沒什麽。”

陸塵眼睛一亮,笑道:“真不介意?那我回頭可以跟別人說……”

“你敢說,我就打斷你的腿!”蘇青珺一把抓住他的袖子,然後惡狠狠地說道。

陸塵哈哈一笑,點頭答應了。

蘇青珺自己剛剛裝出凶惡的樣子,但隨即也是莞爾,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如春花般明媚。隨後,她又輕輕歎了一口氣,將雙手抱在腦後,靠在石壁上,望著遠方雲海茫茫,微微眯上眼睛,自言自語地道:

“還是你聰明啊,坐在這兒看日出,真是悠閑自在,真舒服。”

陸塵笑了一下,轉過身來看著她,道:“這是家裏又有煩心事了吧?”

蘇青珺閉上了眼睛,“嗯”了一聲,過了一會後又輕聲道:“我弟弟的腦袋,可能好不了了。”

陸塵皺了皺眉,道:“這麽嚴重?”

蘇青珺點了點頭,道:“家裏請了好些位道行高深的前輩看過了,包括我師父我也央求著去看了一次,但都是沒什麽好辦法。蘇墨他如今就是好一陣壞一陣的,好的時候看起來還勉強能像個常人,自己吃飯睡覺,但壞的時候發作起來,就全然像個……傻子了。”

陸塵默然片刻,低聲道:“聽起來像是傷到了腦子裏了。”

蘇青珺道:“是,所以幾位過來看過的前輩也是束手無策,隻能將能找到的靈丹妙藥都試著給他吃吃看,但一直也都沒什麽用處。為了這事,我爹已經瘦了一圈,我娘急得頭發都白了,整天都在那兒哭著。”

陸塵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對於那個被攝心術傷到腦子的蘇墨他絕無絲毫好感,但眼前的這個蘇青珺他卻始終覺得有些與眾不同,看著她有些消沉的樣子,陸塵的心裏也有些不好受。

※※※

過了片刻後,蘇青珺忽然冷笑了一下,道:“昨天在山門那邊的事,你應該也知道吧?”

陸塵微微抬眼看了她一下,點了點頭,道:“我過去看了。”

蘇青珺道:“那位何毅何師兄,很威風吧?”

陸塵道:“很威風。”

蘇青珺淡淡地道:“如今他搖身一變,隻不過是去殺了一個無力反抗的魔教奸細,就突然變成了掌門真人和獨空真人力推的英雄人物。這樣的人,我們蘇家就算想報仇,也是不敢了。”

陸塵沉默了片刻,道:“是,你們最好忍一忍。”

蘇青珺怔怔看著那一輪升起的紅日,過了好半晌,道:“有時候我真覺得挺沒意思的。”

陸塵道:“那以前被你弟弟害了的人怎麽想,是不是也覺得沒意思?”

蘇青珺一怔,眉頭頓時皺起,轉頭向陸塵看來,眼神裏有些陰鬱下來。

陸塵笑了一下,平靜地道:“對不住啊,我這個人就是不會聊天,說話偶爾就是這樣難聽了。”

蘇青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忽然道:“我本以為你這個時候會安慰我幾句,最少也是陪著我說說話,讓我開心些。”

“為什麽呢?”陸塵看著她那張美麗的臉龐,道,“是因為你覺得自己天生麗質男人就該哄著你,還是你覺得自己對我有大恩大德,我就應該死心塌地地巴結你,又或是你忘記了,我也是被你那位弟弟害過的人?”

蘇青珺盯著他,緩緩地道:“你……還恨他?”

“我不該恨他嗎?”陸塵道。

“那些藏在院子裏的刑具,我想你心裏應該也知道,我不會是第一個嚐試那些痛苦滋味的人。”

蘇青珺微微垂眼,在那一刻避開了他的目光,輕聲道:“我本以為,我對你好一些,你能……稍微淡忘一些那些恨意的。”

“你錯了。”陸塵平靜地說道。

蘇青珺沉默了下去,過了一會後站了起來,轉身向下方走去,但在走了兩步後她忽然又停下腳步,也沒轉身,隻聽她說道:“你往日裏從來沒對我這樣說話過的。剛才我剛到這裏時,你問我心裏有什麽事,其實應該是我來問你吧?”

蘇青珺慢慢地轉過身來,明亮的眼眸中有柔和的光芒,看著陸塵,道:“我不在山上的這幾天,發生了什麽事,陸塵?”

“沒事。”陸塵說道,“隻是我不想再奉承你了,我覺得自己之前整天為你著想哄你開心的事,做得挺惡心的。”

蘇青珺的臉色看上去有些蒼白,低聲道:“為什麽啊?”

“不為什麽,其實咱們兩個人何必這樣虛偽,難不成大家還真的一直裝得可以做朋友的樣子嗎?”

“我們不是嗎?”

“不是。”陸塵的臉色似乎越來越是平靜,平靜到了接近冷漠的地步,連目光都是冷的,看在眼中冷入了骨髓,“我跟著你,當然是看你容貌秀美,然後道行高深可為倚靠,以後仗著你的名頭可以混日子騙吃騙喝;你呢,照顧我大概有一點內疚吧,還有的就是我能哄你開心,對不對?”

蘇青珺看上去有些難過,輕輕搖了搖頭,道:“不是這樣的。”

陸塵有些不耐煩起來,對著她揮了揮手,道:“總之,我就是這樣想的了。你知不知道我在你那位弟弟手上受了多大的罪,可是你整天回來就隻是念叨著他的名字,我聽了心裏就煩。我想,咱們終究還是兩路人,大概是做不了朋友的了。”

“你一個昆侖派首屈一指的天才金丹修士,從心裏又怎麽可能真的看得起我這樣一個廢物般的雜役弟子呢?”

蘇青珺猛地抬頭,道:“我沒有……”

“時間長了你敢保證一定不會?”

“我……”蘇青珺突然啞然。

陸塵站起身,最後看了一眼雲海盡頭的那輪紅日,感歎了一聲,然後向懸崖下邊的木屋走去。走過蘇青珺的身旁時,他頓了一下,道:“這地方我不想呆了,今天就下山,以後也不想麻煩你了。能否請你把那個掛名的師父字號取消了,行不?”

蘇青珺茫然點頭,眼神複雜,輕輕咬牙。

她看著陸塵回到了木屋,沒多久就拿著一個小小包裹走了出來,然後大步向著山道走去,沒有言語,沒有告別,看起來就像要這樣直接走遠。

望著那個男子的背影,蘇青珺忽然大聲喊了一句,道:“我沒看不起你!我一直當你是朋友!”

下山的人腳步頓住了片刻,卻終究還是沒有回頭,隻是伸起一隻手在風中揮了揮,像是對過往一段日子的告別,然後便大步走下了這座山丘。(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16-11-2104:49:15(小說手機免費客戶端正式上線!小說客戶端是一款專為廣大小說迷打造的專屬閱讀器,匯聚海量小說資源,分類精細,排版清晰,閱讀效果極好!關注微信公眾ggyy12221(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小說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