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
字體:16+-

第三百一十五章 魔化

作為在荒原北方有數的五個大部族之一,神木部族的人口其實比黑火還更多一些,所以看過去他們的營地規模比當日黑火部族的營地也稍大一點。

事實上,在北方五族中,山靈族和雷蜥族這兩個部族的人口是最多的,神木部族位於第三。至於黑火部族,隻能排在第四,並且和最後一個鬼狐部族並沒有太大的差距。

不過雖然人口少,但黑火部族的戰力長久以來卻基本上都被認為在神木部族之上,是僅次於山靈、雷蜥兩個部族的強悍戰力,由此也能看出黑火部族的戰士其實是相當凶悍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前番神木部族突襲才令黑火部族出乎意料之外的措手不及,也讓許多黑火部族的戰士感覺到了奇恥大辱。

這一晚,冰冷的夜風掠過荒原的土地,一直吹向神木部族的營地。

燃燒的火把在風中搖曳著,有些狂亂地舞動,出在黑暗中明滅不定的殘影,就像是一條條扭曲**的蛇。

守夜的戰士帶著一點疲倦,在寒風中縮緊了身子,荒原寒冷的夜裏,就算是擁有強悍身軀的蠻族人也會覺得不舒服。

直到那夜風聲驟然變大,在這漆黑冰冷的夜色中突然變作了一聲尖銳的呼嘯聲。

神木部族在大門處守衛的幾個戰士猛地抬起頭來,向前方望去,但在他們做出任何反應之前,那淒厲尖銳仿佛刺破耳鼓的厲嘯聲,已經劃破這片死寂的黑夜,衝到了他們眼前。

那仿佛是從黑暗中霍然亮起的光芒,是死神的獰笑露出的帶著白光的獠牙利齒,恐怖的利刃撲麵而來,下一刻,隻聽一聲令人渾身戰栗的悶響聲,一個神木戰士的身軀直接向後飛了出去,而在他的身上,一柄巨大的斧頭直接砍進了他的臉龐。

鮮血飛濺中,這個倒黴蛋幾乎被劈作兩半。

兩旁的神木部族戰士大驚失色,隨即怒吼起來,但是他們的憤怒很快就被更雄渾有力、更凶悍無比的呐喊聲所掩蓋。

在那片黑暗的夜色中,一排高大而凶猛的戰士殺了出來,也許他們人數不算太多,但是在黑暗之中,他們卻仿佛如怒濤卷起狂瀾洶湧,在令人熱血沸騰的狂吼聲中,在刺骨的寒風裏轟然而下。

領頭之人,正是那最魁梧最強悍的火岩。

如怒濤拍案,這一隊黑火戰士瞬間席卷而來,衝到了神木部族的大門口,火岩獰笑著一把將那屍體上的巨斧拔起,而周圍驚呼聲、慘叫聲此起彼伏,血光乍現,地上又多了幾具屍體,而更遠處的神木部族營地裏,警報聲已經響徹整個營地。

※※※

不管怎麽說,神木部族也是在嚴酷的北方荒原生存的蠻人部族,能夠在這種地方生活下來的,就不會有軟弱的人。所以在肉眼可見的短短時間裏,雖然是被突襲,但是神木部族中還是迅亮起了眾多火把,然後,越來越多的蠻族戰士蜂擁而來。

有的人手持兵刃,有的人甚至衣衫不整,顯然是剛從睡夢中驚醒,但是一眼望去,人人臉上都有憤怒凶悍之色,慌亂或許有之,畏懼卻不多見,蠻族人強悍的本色可謂顯露無疑。

“是黑火的人!”怒吼聲從人群中傳來,顯然是神木部族中已經有人認出了來犯強敵的身份。

這一聲引來了一陣**,但更多的戰士則是吼叫著繼續衝來。

看著人數,神木部族的人比此番前來的黑火部族戰士要多了許多,畢竟這裏是他們的老巢,不過從火岩以下,黑火部族的戰士卻是沒有一人有畏懼之色,反而是怒吼著繼續向前,以人少這一方,卻似乎爆出幾乎不弱於對麵的氣勢。

眼看著一場混戰廝殺,就要血淋淋地展開,在這片嚴酷而多災多難的荒原上再度上演的仇殺時,卻有一個黑色的身影,在黑火戰士的身後,從黑暗的陰影中緩緩踏出。

他仿佛與那片黑暗融為一體,從亙古以來就是如此,以至於在他手中的那柄火神杖甚至蓋過了他的存在感,在半空中散出奇異的光芒,然後各道扭曲的圖騰符紋緩緩亮起。

他在夜色中聲音低沉地開始念誦著神秘的咒語,那古老的氣息從夜幕蒼穹上落下,如神似魔,凝望著這一片人群。

仿佛是有回應,在人群中,突然,火岩身子猛地一頓,然後仰頭向天厲聲嘶吼,那聲音是如此淒厲且響亮,無論敵我雙方都吃了一驚,紛紛向他看去。

隻見手持巨斧的這個身材魁梧的蠻人,突然仰天怒吼,然後在他額頭正中的位置上,一道詭異的符紋突然亮起,閃爍著奇異的光芒,片刻後,突然間一道黑色的火焰從那符紋中心“呼”的一聲升騰而起,似惡魔一般對著這世界一聲咆哮。

“哢哢哢哢!”

令人頭皮麻的怪異聲音,從火岩的身軀中傳來,在那狂舞的黑火之下,這個本就凶猛狂野的蠻人整個身軀陡然暴漲,所有的肌肉都像是爆裂一般膨脹了一倍有餘,青筋暴起,看上去仿佛就像是一個從未見過的蠻族巨人。

在他變得格外猙獰凶惡的臉上,此刻同樣也是如同惡魔一般,雙眼閃爍著嗜血的光芒,舉手投足間,唯一的感覺就是力量。

強大無比的力量。

他仰天大叫,仿佛這世間已經再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他,然後吼叫著衝向前方,黑暗與夜風都紛紛退避,露出了那些麵上露出驚駭之色的神木族人。

“巫術!”

尖利而帶著恐懼的聲音,猛地從神木部族的人群中傳了出來,他們不怕鮮血不怕利刃,甚至不怕死亡,但是仿佛人人與生俱來的都對那傳說中神秘的巫術敬畏無比,甚至就連那叫喊的聲音中都帶著顫抖之意。

而黑火部族這邊卻是戰意大盛,甚至有好多戰士都回頭望去,然後他們、包括此刻也察覺了什麽的神木部族的人們,都看到了一幕他們終生難忘的景象。

一道黑影,懸浮於他們身後的半空中,黑暗從四麵八方聚集而來,濃密得仿佛無法想象,將那個陰影般的人團團裹住。

一團燦爛的光芒在黑暗前方閃爍著,在那光芒中心是一根法杖,圖騰符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然後在那個瞬間,突然整根法杖上,迸射出無法形容的巨大的黑色火焰。

黑火燃天,仿佛就要燒盡這夜色!

與此同時,當那黑火噴薄而出的時候,在地麵上的黑火部族戰士們個個身軀顫抖,然後怒吼聲狂喊而出,接下來,在火岩身上生的異狀,同樣在他們身上重演了。

夜色之下,那些黑火部族的戰士似乎個個都變身為猙獰恐怖的惡魔,每個人的額頭上都閃爍著那個奇異的圖騰符紋,噴射著黑暗的火焰,然後獰笑著,怒吼著,衝進了神木部族的人群。

※※※

鮮紅的血色似乎從一開始就是這個夜晚的主色調,淋漓的鮮血從身軀中迸射飛濺而出的時候,伴隨而來的就是可怕的慘叫聲與滿含殺戮瘋狂的吼叫。

被詭異的黑火巫術所加持的黑火戰士不但身軀變大,全身的力量同樣也是暴漲,他們中的許多人顯然都沒有過這種經驗,有許多人還不熟悉這種感覺,以至於在動作上都不太熟練。但是這對戰鬥的結果並沒有任何影響,因為除了力量之外,他們的身軀在黑火力量的加持下,甚至比以前也同樣堅韌了數倍。

神木部族的蠻族戰士們雖然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但仍然勇敢地衝了上來,與這些看上去如同惡獸般的黑火戰士搏殺起來。

但很快的,他們現自己的大多數兵刃刀斧竟然很難對這些黑火戰士造成傷害,而那些不知是獸化還是魔化的黑火戰士們,卻可以輕而易舉地斬殺這些對手,甚至有些狂暴的戰士拋下兵刃,直接用手撕裂了與自己對戰的蠻族戰士。

這場戰爭從一開始,特別是從黑火巫術施放之後,就突然變成了一場完全一邊倒的殺戮。

神木部族中仍然還有人在頑強抵抗著,但還是被壓得連連後退,不過這個時候有人在人群中大聲吼叫出聲:“堅持,再堅持一下!這種巫術決不能持續太久的……”

神木部族正在拚死抵抗的戰士們好像頓時精神一振,似乎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更加拚命地抵禦起來,而那些正在瘋狂攻擊殺戮的黑火戰士則對此毫無反應。或許隻有其中那個最強大最凶悍的火岩在一聲怒吼砸死了身前一個敵人後,回頭看了一眼。

那個黑暗的陰影依然漂浮在黑暗的夜空裏,隱藏在黑暗中,讓人看不清他的麵容與身影。

隻是在那詭異而恐怖的氣息裏,一片黑暗的影子從天空緩緩遮蔽延伸過來,漸漸的,如同一片陰雲掠過,要蓋住這一大片神木部族的營地。

光芒逐漸消散,冰冷的目光從雲間往下,在那眼瞳深處,黑暗的火焰熊熊燃燒著。

他在黑暗中,伸手,向著下方的人群指去。

於是陰風大起,於是風雲卷動,黑暗的惡魔席卷天地,呼嘯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