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
字體:16+-

第三百八十三章 打招呼

“又是她?”陸塵明顯地怔了一下,沉吟片刻後,麵上帶了幾分異色,對老馬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白蓮她應該是昔年白晨真君的關門弟子吧?死光頭居然會對她另眼相看,實在有點不太像他的性子啊。”

老馬聳了聳肩,道:“誰知道呢。那小姑娘的身份早就是公開的,至少在昆侖派中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呃,不過你也不要多想,這幾年裏雖然真君一直將白蓮帶在身旁,但從來都沒有正式對外宣示過要將她收為門下弟子。”

陸塵搖了搖頭,麵上平靜,道:“我倒不是會多想什麽,死光頭要收哪個人為弟子,我根本不在乎,隻是對他居然會將白晨真君的弟子留在身邊,感到有些奇怪罷了。”

老馬笑道:“我之前剛聽說這件事的時候,心裏其實也覺得有些奇怪,不過真君大人他心深似海,謀算深遠,我看不透這其中的東西也沒什麽。”

陸塵沒有馬上應他,隻是沉默地又向前走了一段路,過了一會兒後,他忽然開口道:“對死光頭心裏怎麽想的,我有點猜測,你想不想聽?”

老馬身子頓了一下,轉眼看向陸塵,隻見陸塵麵上帶著微笑,神態溫和。

老馬看了他一會,然後說道:“我不聽。”

說完,就繼續邁步向前走去了,留下了站在原地的陸塵,臉上終於是露出了一絲錯愕之色,但隨即失笑,加快腳步趕了上來,和老馬並肩而行,笑道:“你這死胖子,幾年不見,看起來居然聰明了好多。”

“呸!”老馬啐了他一口,然後冷笑道,“上位者為尊,妄自打探尊者私隱的人,特別還是幹咱們這一行的家夥,從來就沒有哪個是命長的。”

“老子還年輕,一點都不想早死!”說完,老馬頭也不回地繼續向前走去,看起來對陸塵都有些視如蛇蠍一般了。

陸塵倒是不以為意,甚至還哈哈笑了起來,緊走幾步追上了他,笑道:“死光頭應該還是很看重你的,你怕什麽?”

“放屁!”老馬看起來十分惱火,沒好氣地道,“我再怎麽說也隻是為真君他老人家跑腿辦事的一名屬下而已,守規矩不逾越,這才是我們的本分。反而是說到底的話,你這廝才是與真君他有各種親近關係,有些話你可以隨便說,我卻是一點都不想碰的!”

陸塵看著他,感慨道:“這年頭,連你都變得這麽聰明了……咱們修真界中的黑白道真是太難混了啊。”

老馬理都不理他,隻是埋頭往前走著,陸塵伸了個懶腰,道:“這樣吧,我現在自言自語說幾句話,你也就左耳進右耳出好了,誰叫我跟你交情好呢。”

老馬沉默以對,好像在這一會已經完全對陸塵的聲音遮蔽了,不過陸塵還是能很明顯地通過老馬身體部位一些輕微的動作,看出這家夥正是暗中拉長了耳朵,準備好好聽一下的。

陸塵也不在乎,咳嗽一聲,沉吟片刻後道:“以我對死光頭的了解,如果當年昆侖派內鬥真的隻是他和白晨真君兩人的爭奪,那麽如今他就絕對不會去照顧白晨真君的門人弟子。”

陸塵對著旁邊麵無表情的老馬點了點頭,然後很清楚地說道:“他就不是寬宏大量的那種人!以前有人觸怒到他以後,若是普通凡人倒也罷了,死光頭丟不起那個臉麵去找凡人的麻煩;但如果是修士觸怒了他,那下場一般可都不好。”

老馬咳嗽一聲,道:“現如今真君大人早已修身養性,性子是變得極好了,再不會有以前那些事情。”

陸塵嗤笑一聲,明顯不相信老馬所說的,隨後自顧自地說道:“正因為如此,所以這次死光頭居然會大發善心,有問題啊。”

“有什麽問題?”老馬忍不住追問道。

“他肯定是在收買人心!”陸塵正色道,“死光頭擊敗白晨真君掌控昆侖派後,肯定有許多人都在看著他的所作所為,心底也是惶惶不安。不過隻要這個消息一出去,大概誰都會覺得,這位天瀾真君連他師兄的關門小弟子都能照顧好的話,這不是義薄雲天是什麽?”

老馬咳嗽了一聲,隨後正色道:“真君大人果然是義薄雲天,不過這件事和那個叫白蓮的小姑娘其實也沒什麽太大幹係吧?”

陸塵笑了一下,道:“除了這收買人心外,死光頭將白蓮留在身邊栽培著,大概還有一點最重要的吧。”

老馬忍不住好奇心,追問道:“到底是什麽?”

“她是五柱天才啊。”陸塵微笑著,隻是那笑意倒映在老馬眼瞳中時,卻似乎在那一刻略顯寒冷,而在他耳邊,則是繼續回蕩著陸塵的聲音,“這樣的奇才一千年都難得出一個,就算出了,也未必能進入昆侖山,這樣的機緣,死光頭怎麽可能放棄掉啊。”

他笑了起來,看起來還很高興、欣慰的樣子,對老馬微笑著說道:“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老馬正在原地呆了一會,忽然猛一回頭向前大步走去,同時口中咕噥著道:“什麽亂七八糟的,我都聽糊塗了!”

※※※

陸塵和老馬他們遇到白蓮,是在出門後的第四天上。

那一天,天色有些陰沉沉的,眼看著就要到了黃昏,連跟在他們身旁的阿土看起來都有些昏昏欲睡的樣子。陸塵便與老馬商量,看看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明早再趕路不遲。

也就是在他們聊天說話的同時,原本趴在陸塵腳邊的阿土忽然激靈了一下,隨即兩隻耳朵豎了起來,睜開狗眼,向前方望去。

陸塵和老馬此刻似乎也都察覺到了有些不對,便看到了前方最後一道夕陽餘暉下,淡金色的光輝灑落大地,將道路兩旁的樹葉野草似乎都鍍上了一層金光,閃耀美麗,令人讚歎。

一個白衣少女出現在前方道路上,神色間冷若冰霜,正看著陸塵這邊,陸塵的目光與她相接,一時間也是感慨萬千,心想當年若非機緣不巧,眼前這個少女說不定也會和自己一起淪落到南方的蠻族荒原上去吧。

不過,現在再想這些事便有些無聊了,陸塵露出笑容,對著白蓮揮了揮手。

白蓮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老馬一眼,最後目光緩緩下垂,看到了趴在陸塵身邊的那隻大黑狗。

一隻身軀異常龐大,看起來更像妖獸多過像家養黑狗的巨型大黑狗,正趴在那兒看起來快睡著的樣子。

“喂!”白蓮忽然開口叫道,“蠢狗,這才多久,你居然已經不認得我了嗎!”

阿土的身子忽然顫抖了一下,然後慢慢抬頭,向著前方的白衣少女看去。

片刻之後,阿土忽然從口中發出一聲嗚嗚之聲,麵上居然流露出了一絲畏懼之色。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