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
字體:16+-

第四百八十二章 塵封往事

他們這裏駐足觀望,在私下議論中往那片布幔地方靠得稍微近了幾步,很快就被站在那邊的幾個護衛發現了,不久之後,就有人走了過來。x23us.com更新最快

來人倒也沒有什麽盛氣淩人的姿態,很和氣地跟他們說了一下這裏如今是真仙盟星辰殿的在做事,暫時禁止無關人等靠近,給大家造成不便之處,還請諸位諒解,總之先請繞道而行吧。

陸塵等三人自然不會沒事找事,當下答應一聲便走開了。

不過,在離開這裏之後,老馬倒是有幾分感慨,對陸塵笑道:“你看看人家星辰殿的人出來做事的態度,那叫一個平和、客氣,換了是咱們浮雲司,大概就是幾個人圍過來凶巴巴地罵幾句,然後叫人滾蛋吧?”

陸塵翻了個白眼,笑罵道:“胡說,我們浮雲司做事雖然強勢,但什麽時候這麽霸道了,你這死胖子別胳膊肘往外拐啊,再說了,這種話要是被別人聽到了,再傳到血鶯或是死光頭那裏,你就要倒黴了。”

老馬想了想,道:“唔……真君大人我估摸著不太可能會在乎這點小事,但如果被薛堂主知道了,那確實會有點麻煩。”說著摸摸頭,又歎道:“這世道如今是連實話都不讓說了嗎?”

“要作死,自己一個人作去,別連累我們兩個。”陸塵鄙視地瞄了他一眼,然後順手拉了白蓮往旁邊走開幾步,笑道,“咱們別和這笨蛋走一起,不然遲早被他連累了。”

白蓮沒有應他,但也沒有其他任何反應,看起來似乎很順從地跟著陸塵走了幾步,目光微微閃動著看著陸塵。而站在一旁的老馬也是怔了一下,麵上露出幾分驚訝之色。

周圍突然安靜下來,陸塵猛地醒悟,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竟然還抓著白蓮的手腕,頓時嚇了一跳,連忙鬆開手。

白蓮和老馬都向他看了過來,氣氛好像變得尷尬了。

陸塵尷尬地笑了笑,猶豫了一下後,對白蓮道:“這個……我剛才腦子裏突然迷糊了,好像就記得你還是幾年前昆侖山上那個才十歲的小女孩,一下子忘了,對不住啊。”

白蓮看起來倒好像並沒有生氣的樣子,隻是眼神有些古怪地看著陸塵,然後點了點頭,看起來像是接受了陸塵的說法。

誰知在一旁的老馬卻似乎唯恐天下不亂一般,站在那邊哼了一聲,道:“這話說的,莫非人家就算是個十歲小女孩,你就能隨便去牽別人的手了?分明是居心叵測!”

“喂!”陸塵大怒,對著老馬就一腳踹了過去,喝道,“死胖子你敢汙蔑我?”

老馬向旁邊跳了開去,哈哈大笑,道:“我這是心懷正義,看不下去你這惡行了。白蓮,你莫怕,這廝要是敢欺負你,你隻管跟我說,我一定幫你出氣……哎呀!”

最後一句話話音未落,老馬屁股上已經挨了陸塵一腳,頓時飛了出去摔了個狗啃泥。

陸塵冷笑道:“第一,老子不是那種惡心人,第二,就算我是,你也當不了救美的英雄。”

老馬拍拍屁股站了起來,一臉晦氣樣子,嘴裏低聲咕噥道:“這家夥,當了真君弟子後怎麽道行精進得這麽快,也沒見他怎麽修煉啊?”

旁邊的白蓮原本有些驚訝,看著這兩個大男人罵來罵去嬉笑胡鬧的樣子,不知為何,在這夜深人靜的昏暗街頭,她卻覺得好像有些溫暖起來。她沒來由地笑了一下,原本一直陰鬱的神情也開朗了不少,正在這個時候,已經跑到前頭的陸塵和老馬發現她一個人還站在後頭看著,一起停了下來,對白蓮招了招手,叫道:“喂,怎麽不走了,跟上來啊。”

白蓮嫣然一笑,在這漆黑夜色中如一朵清幽百合般美麗綻放,讓人怦然心動,清脆地應了一聲,然後快步向那兩個男人跟了過去。

三個人的身影順著長街走去,留下了三道模糊並行的影子。

※※※

豎起的布幔背後是那條通往地下地宮的通道入口,霞光散去後,一個身影出現在地下,正是真仙盟星辰殿的主人古月真君。

在走過那條漫長的通道後,詭異的紅色光芒所卷裹的那座地下城池便出現在他的眼前,這裏在不久以前還曾經是魔教在仙城裏的巢穴,但如今已然被真仙盟完全占據了。

古月真君微微眯起眼睛,向穹頂上方高處的那一輪詭異的血月看了一眼,若有所思,隨後向那座城池中心走去。

此刻,這座規模龐大的地下城池裏,早已不是當初那種寂靜模樣,在大街小巷的許多角落地方,都有星辰殿的弟子在忙碌著。遠遠看去,他們似乎是在某些特定的位置在布置著什麽東西,隻是那些人的位置看起來又顯得雜亂無章,一時間也看不出來到底在搗鼓著什麽。

古月真君對周圍眾多忙碌的手下似乎視而不見,一直順著那條最大最長的街道走了過去,一路走到那座地下城池中心奇怪的半身雕像旁,便看到了盤膝坐在整座城池中心處,正微微皺眉仰望著血月的光頭真君。

血紅色的月光灑落在他身上,從他頭頂上折射開來,就像是一塊透明的寶石,顯得有些怪異的滑稽。

古月真君走過去,在天瀾真君的身邊坐下了。

天瀾真君轉頭看了他一眼,隨後淡淡地道:“怎麽看你臉色不太好啊?”

古月真君聳了聳肩,道:“你難得下來一次,在這裏坐著自然沒什麽感覺,但我前頭可是在這下麵連呆了十多天,這‘血蝕’之力可是照得越久,害處越大,最後連我也有點受不了了,隻好上去躲了一陣。”

天瀾真君皺了皺眉,轉眼看向這座城池裏其他那些星辰殿弟子,古月真君明白他的意思,道:“這個你不用擔心,他們都是輪換的,最多隻呆十二個時辰就會出去了。”

天瀾真君點點頭,目光收了回來,同時掃過附近那些遠比普通人族房屋要高大的屋子,眼神裏有些晦暗難明。

過了一會,隻聽他開口說道:“倒是沒想到,這座魔城居然是完好地保存至今。”

古月真君也歎了口氣,似乎有些感慨,目光也望向那些屋子,道:“是啊,誰能想得到呢。不過也無所謂,不過都是一些空房子罷了,當年住在這裏的魔族別回來就好。”

“回來?”天瀾真君笑了一下,笑容中有幾分冷意,目光則是有意無意地向地麵上看了一眼。

古月真君顯然與他一樣都知道一些事情,對天瀾真君的態度並沒有露出什麽異樣奇怪的神色,反而也是伸手輕輕拍了拍土地,過了片刻後,他忽然也笑了一下,然後說道:“說起來,咱們人族的那些聖賢老祖宗,對魔族下手也是夠狠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