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
字體:16+-

第五百一十一章 心跳

與前一陣子地下迷宮中,有為數眾多的星辰殿弟子在這裏忙忙碌碌的景象不同,現在仙城地下的這座龐大城池,雖然依舊被籠罩在奇異的血紅色光芒中,但是放眼看去,已經幾乎看不到人影了。?壹??看書w?w?w?·?k要an?s看h?u?·c?om

在這裏做事的那些星辰殿的人們,不知是因為這裏無處不在又難以捉摸的那種詭異氣息逼迫,還是他們已經做完了自己該做的事,現在都已經撤離了這裏。偌大的地下城池中,一座座高大的屋宇樓閣沉默地佇立著,空空蕩蕩,卻又好像在靜靜地等待著它們的主人在某個時候歸來。

一個高大魁梧的身軀出現在這個龐大的地窟裏,走進了地下城池裏的長街。當天上那輪血月的光芒灑落在他的頭上時,偶爾還會折射出怪異的光暈。

盡管星辰殿早已封鎖了這裏,不讓外人進出,甚至是真仙盟裏的絕大多數其他堂口也是如此。不過天瀾真君當然是一個例外,遠遠望去,他寬袍大袖,行走間拂動,竟有幾分像是走在血海滔滔之中一般。

每一步踏出,就像是在地麵上踩出了一個血紅色的腳印。

沒有人的城池,看起來顯得格外肅殺清冷,隻是隨著他逐漸走進這座沐浴在血光裏的城池,漸漸的,有一些奇怪而扭曲的符紋出現在視線中。

這些符紋被篆刻在路麵、牆角、門框、石頭以及各種各樣的角落地方,看似毫無關聯,實際上卻隱隱自成一體。

在某個時刻,當天瀾真君的腳步踏過了一個無形的界線後,突然,就像一顆石頭丟進平靜的水麵,在他身子周圍猛地蕩起了一陣漣漪。

空氣中突然光影曲折,顫動不已,仿佛有一麵水牆豎立在眼前搖蕩起來,在天瀾真君的身前扭曲成一個怪異的鏡像,倒映出他的影子。壹看?書w?w?w?·?k?a?n?s?h?u·com看起來好像是突然間出現了另一個同樣的他,就在他的身前,與他冷冷對視著。

天瀾真君神情淡漠不變,漠然地看著眼前的這另一個自己,然後邁步走了過去。

他的身軀穿過那個人影,無聲無息,繼續向前走去,而那個影子居然也還轉過了身,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後,這才開始顫抖起來,然後逐漸消散在空氣中。

周圍一片靜寂,似乎突然安靜了下來。

其實原本這座地下洞窟裏,在沒有了那些星辰殿弟子後就基本沒什麽大的聲響,顯得很是安靜。但身在其中,多多少少總會有一些聲音,比如某些角落裏不知名的蟲鳴聲,比如某個洞口拐角飄來的風聲之類的。

但是在跨過那條無形的界線後,這座城池裏的所有聲音,就突然全部消失了。

那是一種真正的寂靜,似乎將所有的聲息都隔絕在那條無形界線之外。

天瀾真君向周圍看了一下,緩緩點頭,看上去麵上居然是露出了幾分滿意之色,隨即又繼續向前走去,一直走到這座地下城池的中心處,那座連接地麵和地窟高處穹頂的巨大雕像旁。

前頭好幾次過來的時候,星辰殿的古月真君都坐在這裏,兩人相遇後都會閑聊幾句,這一次卻是難得地連古月真君都不在,算得上是真正空無一人了。

天瀾真君沉吟片刻,目光卻是落在平日裏古月真君常常打坐的那個位置,過了一會後,他走了過去,站在了那裏。

一切似乎並沒有什麽不同,不過就是離得那雕像更近了一些。

片刻後,當天瀾真君抬頭向上空看了一眼的時候,很快發現,在這個位置凝視那輪血月時,似乎可以看到血月周圍道道紅光裏的一條縫隙,在那道空隙中,血月似乎正在緩緩轉動著。

而在早前的時候,血月周圍根本是毫無縫隙的,這個地方明顯是剛剛出現不久的東西。

天瀾真君笑了一下,似乎也沒有太過在意,隨即直接走到那座雕像的旁邊,伸出他寬大厚實的手掌,按了上去。

觸手處一片冰冷。

雕像巍然不動。

但是在過了片刻工夫後,突然在那石頭的背後,好像突然有什麽東西悸動了一下,緊接著,一股可怕的氣息猛地從那雕像深處撲了過來,來勢凶猛,而且數量似乎難以置信的巨大,就好像有成千上萬的惡鬼被禁錮在這巨大的雕像中,然後在這一刻突然感覺到了生人血肉的氣息,頓時如驚濤駭浪一般滾滾湧來。

雕像仍然一動不動,似乎所有的動靜都和它沒有關係,但是在那石頭深處,可怕的嘶吼聲仿佛是從幽冥深處傳來,一波接著一波,一浪接著一浪,無休無止,瘋狂地向天瀾真君這裏衝來。

“咄、咄、咄……”

怪異而低沉的聲音慢慢響起,本是極低微極輕細的,常人幾乎無法聽到。但是在這極端安靜的地下城池中央,卻又顯得格外清晰,令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隻是天瀾真君麵上並沒有任何懼怕之色,他甚至看著眼前那巨大雕像的石麵,臉上還露出了幾分輕蔑不屑。

他的手開始慢慢抬起,逐漸離開石麵。

似乎是突然感覺到了那股血肉溫暖的氣息正在逐漸離開,這石頭後麵的詭異聲音們陡然激動起來,各種各樣怪異的、淒厲的、可怕的嘶吼聲此起彼伏,聲嘶力竭地喊叫著,隻是被那石頭所禁錮,它們所有的渴望都注定化為虛無。

那隻手離開了石頭表麵。

“嗡”的一聲,如一根琴弦陡然高音,所有的嘈雜聲響陡然間全部消失了,就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雕像還是雕像,石麵還是石頭,沒有任何改變,也沒有任何詭異的東西再出現。

天瀾真君淡淡地低頭向下方看了一眼,目光所及處是那個雕像深深埋入地麵的地方。他的臉上露出了幾分思索之色,又抬頭望了望頭頂的那一輪血月,最後忽然輕輕呼出一口氣,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道:“快了吧,就剩最後一步了……”

話音未落,突然,天瀾真君身子一頓,眉頭陡然一挑,卻是瞬間轉過身子,目光冰冷,精光四射,一股難以形容的氣勢如洪水巨濤,轟然向四麵八方湧去。

那一刻,甚至就連無所不在的血色光芒似乎都對這個魁梧的身影避讓幾分。

然後,周圍是一片寂靜的,沒有半點聲音,沒有任何人影的蹤跡。

隻是天瀾真君那一雙深沉如黑夜的眼眸中波瀾拂動,目光冷冷掃過周圍,過了一會後,他的視線緩緩停留下來,就在這城池中附近的一座宅子裏。

光芒浮動中,穿過門窗,穿過庭院,在一片死寂中穿過空無一人的回廊、石徑、荒地,然後,還有一口早已幹枯的深井。

一個黑暗的影子潛伏在枯井深處,全身上下沒有半點溫度,沒有一點點的氣息,就好像是一塊天然的石頭一樣,沉默地停留在這黑暗中。

一切都隻不過是在剛才,當那股雕像內可怕又詭異的氣息出現又瞬間消失時,他的心跳微微快了那麽一下。

※※※

遠處,天瀾真君定定地看著那座宅院,眉頭皺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