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
字體:16+-

第六百三十二章 師徒的血

如暴風雨中的大海卷起驚濤駭浪,當頭劈下,激烈的風聲甚至有種將要撕裂這座房屋的錯覺,狂暴的勁風將這屋裏的東西吹得東倒西歪,甚至就連昏倒在地上的白蓮都被吹動得翻滾了幾下。

風卷起來成了一個漩渦,呼嘯奔騰,然而在那暴風眼的中心,那個高大魁梧的人依然站立在那兒,雖然他的衣袖也在獵獵飛舞,但是他的身軀巍峨不動,他的臉色平靜淡然,他的目光似乎也深遠悠長,隱含著不為人知的情緒。

天瀾真君在狂風中,抬頭向上空望著。

他的瞳孔倒映出從天而降的那道人影,那道影子,十分眼熟。

狂烈暴風吹動了他的衣衫卻絲毫不能撼動他的身軀,但是不知為何,他這如山一般厚重堅實的身子在這一刻,卻也好像山巒一般紋絲不動,在那千鈞一發狂野生死的一刻,他居然還是就這麽靜靜地抬頭仰望著,沒有半點的動作。

看上去,他似乎有點像是措手不及?又或是束手待斃?又或是無可奈何?

※※※

風暴似脫韁的野馬在這間屋子裏瘋狂地肆虐著,隱匿在狂風背後滿是殺意的影子從一開始就沒有半點的猶豫,衝入這屋中就立刻向目標撲去,用最狠的殺招帶著最凶的殺意。

漫天風暴似乎都成為了他的隨從,呼嘯匯聚成一股令人畏懼又恐怖的力量飛掠衝去,幽影深處,陸塵的那張臉若隱若現,他的全身猶如一柄利刃,直刺下來。

曾經擁有的那柄黑色短劍現在已經不見了,當初它已經被天瀾真君直接毀掉,而現在的陸塵則是身上閃動著詭異的黑火,就連眼眶裏也像是燃燒著兩團火焰。

不過眨眼之間,這兩個男人仿佛就已經近在咫尺。

天瀾真君抬頭望去,似乎對那個從天而降足以劈開自己頭顱致命的攻擊還沒有做出反應;陸塵呼風喚雨威風凜凜,威勢無邊,卻在那一瞬間,他終於看清了這下方的那個人。

那個光頭的男子。

那個正抬頭仰望的男人。

這一擊,到底要不要真的打下去?這一擊,會不會就是他這一生中僅有的可以殺死這個死光頭的機會?死光頭如此強大,如此可怕,化神真君的境界幾乎不可能僅靠努力能夠修煉到,那麽還有什麽機會,會比此刻更好呢?

一對一,他看上去占據了絕對上風。

他望見了天瀾真君的臉,那一刻太短太短,甚至讓他都來不及去判斷這個人到底是不是茫然?

又或者隻是一個陷阱,隻是一個試探?

人生的道路又在他眼前出現了分叉路口,讓他去選擇,選錯了便是懸崖深淵,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狂風呼嘯著,那一刻仿佛像是永恒那麽漫長……

※※※

天瀾真君凝視著從天而降的那個身影,看著那風暴背後幽影中的熟悉的臉,心裏在想他會不會刺下那致命的一擊呢?

未完,[自動加載所有內容]。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http://big5.quanben5.com/n/tianying/77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