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龍特種兵
字體:16+-

任務:爭鋒相對

“胡說,作為不死鳥工會的一員,你居然能說出這種話來!我為不死鳥工會感到恥辱。死又何妨?就算死了,我也是榮耀的死去。”威廉怒發衝冠的大罵道。

於威廉來說,他唯一賴以生存的就是榮耀,而他所擁有的榮耀都是工會給予的。如果活著,卻沒有榮耀,那麽他甘願死去。

“恥辱?榮耀?那是什麽?如果你能卑微的活著,而後驕傲的去戰鬥,那麽,我承認你榮耀了。如果你卑微的死去,那就什麽也沒有了。哪怕你死得再慘烈再義無反顧,你也僅僅是死了,而留下的僅僅是你那所謂的榮耀,那種讓我看上去很滑稽很荒誕的榮耀。”藍夜毫不示弱,言辭犀利道。

藍夜不懂威廉那種榮耀,或者說他不認同威廉那種所謂的榮耀。

在藍夜的內心深處,唯一能給他榮耀的就是自己的國家,可現在,他再也擁有不了榮耀。那種以成敗定生死的年少輕狂時代已經過去,榮耀並不能以成敗來衡量,也不能用生死來衡量。那樣幼稚的榮耀藍夜隻會嗤之以鼻,以為為某種事物死得悲慘點、死得義無反顧點就是榮耀,這樣的榮耀未免也太廉價了點。

蕾佳娜三人看著爭鋒相對的藍夜喝威廉,不知道如何是好,一時間怔怔的站在原地。

聽到藍夜的話,威廉顯得更加義憤填膺了,大吼道:“成則生,敗則死這是千萬年的定律,沒有誰能夠更改。即使死後沒有榮耀,也不會有人給我冠上一頂恥辱的帽子。而不是像你一樣,未戰先逃,一個沒有必死之心的戰士,本身就是一種恥辱!”

“如果死亡能夠洗刷恥辱,如果恥辱是別人所能賦予的,那麽,再多的恥辱我也渾然不懼,再多的榮耀我也不屑一顧。我的榮耀隻存在自己的心中,恰好,現在的我沒有榮耀。”

威廉怒目圓睜,向前一步道:“你強詞奪理!”

“你誣蔑誹謗!”

看到兩人有了動手的傾向,木係魔法師格爾大聲說道:“我們是去刺殺,又不是去自殺,趕緊幹完活再回來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