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第七章 安少爺

北海的一片海域!

一艘飛舟停在高空之中,下方,烏雲密布,電閃雷鳴。隱約中能夠看到大海上正在興起一股滔天大戰。

五十條長龍環繞這片海域在大海之中遊弋。

龍遇大海,天翻地覆!

四方海水好似都聽候這五十條長龍的號令一般。

群龍遊弋,卻是將數百的玄武圍在了中心,玄武有大有小,小的隻有一丈之大,大的有三百丈之巨,此刻,正驚慌失措的麵對著長龍。

長龍每條都有五百丈之長,最長的一條,更是有八百丈之長,雖然隻有五十條長龍,但,卻壓倒性的將玄武困在了中心。

“昂!”

陡然,一條黑龍衝出。

“保護幼子,我來!”一頭三百丈的玄武悍然衝出。

“轟!”

玄武與黑龍相撞,兩方頓時被撞了回去,卻看到另外一頭黑龍趁此空隙,一口咬住了一個十丈大小的玄武。

“不,我兒,放開我兒!”

“哢嚓!”

“咕隆!”

……………………

………………

……

在其他玄武驚呼聲中,那小玄武頓時被一口咬碎,吞吃了下去。

黑龍雙目瞪著寒光,似嫌棄不夠塞牙縫的一般,繼續冷冷的盯著一眾玄武。

“圍起來,別給他們可乘之機了!”最大的玄武焦急的吼著。

但,這場麵卻好似老鷹捉小雞一樣,最強的玄武也未必是長龍的對手,哪裏護得住?一時間,越來越多的玄武被吞吃。

玄武能引動天相,龍族更能引動,而且更加強橫一般。

悲壯的場麵下,血染了一方大海。

高空飛舟之上,此刻正站著一群人。

為首一個白衣青年,極為俊朗,扶著欄杆,露出一絲輕笑的看著下方。

後麵站著一群下屬,其中一個身背金刀的魁梧男子,似乎地位更高一點。

“安少爺,你帶這群龍來北海放牧,王爺知不知道?會不會……?”金刀男子皺眉道。

“方銘侯,你隻是我爺爺派來保護我的,不是來指揮我的!”白衣公子冷冷道。

“是,屬下不敢,隻是這群龍……!”背著金刀的方銘侯擔心道。

白衣公子安少爺雙眼一眯的看著下方道:“不會有事的,前段時間傳言,李神機在此發現了玄武部群,今日趕來,果然如此,這群龍對我王府效忠,我王府自然不能虧了他們,他們不是想吃玄武嗎?這批玄武,讓他們吃個夠!”

方銘侯皺了皺眉,最終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麽。

下方,群龍圍獵玄武,場麵極為血腥。

忽然間,遙遠處,陡然又一道流光射來。

“嗯?”方銘侯眉頭一挑,扭頭望去。

不過,那飛舟飛的比較低,飛在烏雲之下。飛舟飛到近前。

剛好下方一頭黑龍再度暴起,似要吞食又一個巨大的玄武。

“不,不要吃我!”那玄武一聲慘叫,陡然被黑龍咬在了口中。

“混賬!”

那飛舟之上,陡然一聲怒吼,飛出一個男子,一掌向著黑龍打去。

“轟!”

一聲巨響,黑龍頓時被打的身形猛退,咬在口中的玄武頓時鬆口飛出。

“啊?繆長老,你終於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逃出的玄武驚喜的叫了起來。

繆長老根本沒時間理會,轟然衝入了巨大的戰場之中。

“混賬,你們敢!”繆長老咆哮而起,四周海水陡然衝天而上,再度暴漲而起。

“長老回來了,長老回來了!”

“有救了!”

“長老,救命啊!”

…………………………

………………

…………

一眾玄武驚恐的吼叫之中。

繆辰轟然衝入其中,不斷出手,一掌掌的拍飛一眾長龍。

“昂!”

群龍咆哮,向著繆辰衝來,其中最大的一條黑龍,八百丈之長,咆哮中,一尾巴轟然甩來。

尾巴從下向上甩來的,甩來之際,整片大海都被一股滔天的力量分開兩半一般。

“轟隆隆!”

爆水四射,威力通天。

繆辰臉色一變,陡然身形一晃,化為一頭五百丈巨龜。

“吼!”

大吼中,龜殼、龍尾相撞。

“轟!”

四周海水頓時鋪天蓋地的炸上了天,龍尾沒有奈何巨大的龜殼。

但,這一次碰撞,卻讓四周戰鬥的玄武、龍族忽然分開了。

群龍遊到了這最大的黑龍身後,冷冷的看著對麵的巨龜。

一眾玄武倉皇的逃到繆辰身後,怒目對麵的群龍。

烏雲上空。

“安公子,那飛舟,好像是一品堂的白雲號?是龍婉清?”方銘侯皺眉道。

安公子雙眼微眯:“龍婉清?她怎麽和玄武族的繆辰攪在一起了?”

烏雲之下,白雲號飛舟。

龍婉清、流年大師、古海、上官痕一起盯著對麵的兩大族群大戰。

“圍獵?哈哈哈,這群龍族,是來圍獵玄武族的?”上官痕眼中閃過一股寒光。

“龍族喜好吃玄武?”古海眉頭微皺道。

“皇上,這玄武族和龍族,都是水獸,玄武可是大補啊,所以龍族才會前來吞吃,可惜這不是八百年前了,八百年前,玄武族也是吃龍的。玄武族衰落,現在反被龍族四處吞吃?”上官痕眼皮一陣狂跳道。

“玄武還吃龍?”古海露出一絲疑惑。

“玄武不挑食的,龍也吃,鳳也吃!可惜,如今隻是被吃的份!”上官痕很平靜的說道,但古海能聽出上官痕語氣中含著一股滔天之憤。

“不對,堂主,這群龍,是罪龍!”流年大師雙眼一眯道。

“罪龍?”龍婉清微微一愕然。

“什麽罪龍?”古海疑惑道。

“罪龍,就是龍族之中犯了大罪的龍,他們被群龍排擠,在頭上烙上‘罪印’!本該處決的,但念在同為龍族,死罪可免,活罪難饒,將其發配我大乾天朝為奴,千年之後,才可自由,龍族是我大乾天朝國獸,即便罪龍,我大乾天朝也不會做的太過分,一般將其發配邊疆,與邊疆官兵駐守邊界,抵禦外敵而已!”龍婉清解釋道。

古海順著龍婉清所指望去,果然,每一條龍的龍頭之上,都有著一個‘米’形疤痕一般,分外猙獰。

“這些年,潁州邊界動亂最多,所以,大部分罪龍被發配潁州,供呂陽王調遣了,罪龍隻能在大乾天朝戴罪立功,被分配一處,是不允許離開的,它們,它們怎麽會出現在北海?”龍婉清驚訝道。

“轟!”

繆辰和最大的黑龍戰鬥而起,強大的戰鬥,頓時掀起滔天風暴。

古海卻在此刻,扭頭四處張望了起來。

“皇上,在上方,上方有一艘飛舟!”上官痕頓時叫道。

烏雲蓋天,古海還看之不清上空,但上官痕的目力卻是一眼看穿了烏雲。

“向上飛!”龍婉清叫道。

“咻!”

飛舟快速飛上高空,轉眼越過烏雲區。

“呂陽王的嫡孫?呂安?呂安的飛舟?”流年大師眉頭微皺。

“這呂安很麻煩?”古海疑惑道。

“很麻煩,呂陽王最寵愛的孫子,而且能力也很不凡!”流年大師皺眉道。

“哦?”古海眉頭微皺。

白雲號飛舟很快就到了對麵飛舟前。

安少爺扶著欄杆,看著對麵龍婉清:“原來是婉清妹妹,你怎麽有空到這北海來了?”

“安少爺,請叫我龍婉清,婉清妹妹不是你叫的,還有,這些罪龍,是你帶出來的?”龍婉清瞪眼叫道。

“怎麽?婉清妹妹不喜歡這麽叫?那就叫婉清吧?”安少爺微微笑道。

“安少爺,這群玄武,是我朋友,還請你帶這群罪龍離去!”龍婉清沉聲道。

“哦?你朋友?那我也沒辦法,這群罪龍也不聽我話啊?”安少爺笑道。

一旁流年大師沉聲道:“安少爺,罪龍不可離開戰地,除非有聖上旨意,這是我大乾天朝的規定,安少爺帶著這群罪龍離開潁州戰地,前來北海,應該屬於違抗聖旨吧?不知道這是你個人帶他們出來的,還是呂陽王安排它們出來的,是你違抗聖旨,還是呂陽王已經不把聖上的旨意放在心上了?”

“嗯?”安少爺嬉笑的臉色頓時變的陰冷了起來。

“哈哈哈,好大的罪名!流年先生,你都出家了,如今還這麽毒舌嗎?”安少爺冷聲道。

“安少爺,你再不撤走這群罪龍,我立刻寫信給我外公,讓我外公知道,呂陽王不尊聖旨,放縱罪龍,肆虐北海!”龍婉清瞪眼叫道。

安少爺盯著龍婉清,露出一絲冷笑道:“婉清妹妹,我發現,還是你小時候可愛點,現在,越來越不讓人喜歡了!”

龍婉清盯著安少爺,目光冰冷,一點不讓。

安少爺冷冷的對白雲號飛舟上所有人都巡視了一圈。看到古海之際,微微疑惑,但,並沒有當一回事。

“鬼麵,該回去了!”安少爺冷冷的說了一句。

“轟!”

下方陡然一聲巨響,戰鬥轟然而止。

與繆辰戰鬥的罪龍,抬頭看向高空中的飛舟。

“什麽?安少爺,現在就走了?等我解決了繆辰,這些玄武,都是我們的!”那黑龍驚愕道。

“走了!再不走,有人就要誣蔑我爺爺造反了,哼!”安少爺盯著龍婉清冷聲道。

“是!”黑龍鬼麵應聲道。

“走!”

“昂!”

群龍頓時飛天而起,飛上高空。

“轟隆隆!”

驟然間,群龍陡然化為人形。落在安少爺的飛舟之上。

安少爺扭頭看了眼龍婉清。

“婉清妹妹,有空來我潁州啊!我一定會好好招待你們的?哈哈哈哈哈哈!”安少爺陰著臉大笑道。

說完,飛舟向著向著遠處激射而去,轉眼飛到了天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