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第二十四章 查封琴樓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婉兒仙子顧不得擦拭噴出的鮮血,而是不甘的看向對麵露台上的古海…

此刻的古海,如眾星捧月一般,被無數修者感激之中。

事前,自己根本沒將他當做對手,在此彈琴,隻是找一個幌子而已,禍水東引,引入天下第一琴樓,自己的目標隻是銀月山莊的老莊主,打壓本街第一琴樓?別開玩笑了,自己可沒那功夫和這連意境都沒有的人鬥琴。

可如今,事實擺在這裏,自己敗了,敗得那麽可笑。

悲慘世界?變成了別人的嫁衣?一切的一切,隻是為了烘托古海的能耐?

全城的歡呼,全城的感激。怎麽感覺到最後,自己都是替古海忙的?

“該死的天下第一琴樓,我要砸了天下第一琴樓…”

“妖女,你別跑…”

“抓住妖女,抓住這妖女…”

……………………

………………

……

歡呼過後,憤怒的報複開啟了。

“轟…”

大量修者衝入天下第一琴樓之中,一片打砸,甚至搶奪。

“不,混賬東西,你們知道這是誰的產業?”安少爺眼睛一瞪怒吼道。

薑天毅露出一絲苦澀道:“安少爺,讓他們砸吧,天下第一琴樓在銀月城,再無立足之地了…”

“不行,不行,他們不能砸,馬上通知城主,調集大軍來,給我鎮壓這群暴民…”安少爺瞪眼喝道。

“別,安少爺,不要,你這樣會引起暴亂的,軍隊暴亂,民眾暴亂,你不能陷王爺於絕境啊…”薑天毅一把抓住安少爺。

“什麽?什麽暴亂?什麽陷我爺爺於絕境?”安少爺瞪眼道。

“民眾打砸天下第一琴樓,打砸完了,心中的怨氣也就泄去了,你若是派兵來鎮壓,隻會激起全城之怒,畢竟剛才的《悲慘世界》針對全城的啊,全民暴亂,王爺在銀月城的所有布局都將受到衝擊,其次,其次軍隊會來鎮壓嗎?那些軍人剛才也差點五感全失啊,他們對天下第一琴樓也是怨聲載道,他們若是違抗軍令暴亂起來怎麽辦?銀月城暴亂?你想過後果嗎?消息隻會傳到朝都,到時聖上過問,聖上質問王爺怎麽辦?”薑天毅焦急道。

“啊?”安少爺臉色一變。

“那現在怎麽辦?”安少爺臉色難看道。

“民怨不可堵,讓他們砸,砸了,心中的氣就消了,到時他們冷靜下來想到是王爺的產業,也就不了了之了…”薑天毅急切道。

安少爺點了點頭。

扭頭看向無數暴民衝向的婉兒仙子,對於婉兒仙子,安少爺恨不得現在就掐死她,但,她是呂陽王的貴客,爺爺的貴客,自己卻不知該怎麽辦。

“唉…安少爺,這次我們可能真的做錯了,當初,當初就不該扣了古海的一眾屬下…”薑天毅苦澀道。

一切的源頭,都是當初抓了古海的一眾下屬。

聽說,一開始古海並不確定做什麽行業,隻是當時天下第一琴樓的羞辱,才讓古海下定決心,開設本街第一琴樓打擂台的。

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裏,居然立刻做到行業最大,並且將天下第一琴樓擠垮。

更重要的是,今日過後,本街第一琴樓的名頭必將如日中天。地位無人撼動。

何止是商業天才?薑天毅一陣苦澀,要是當初自己堅持商業原則,阻止安少爺的話,或許現在就不會如此了吧。

安少爺冷眼看向對麵。

古海已經離開了露台,回本街第一琴樓內部去了。

可安少爺心中的怒火卻是怎麽也消磨不掉,古海?都是因為古海?

安少爺雙目泛著一絲陰毒道:“本街第一琴樓?哼,我會讓它垮掉的。而且很快…”

“啊?安少爺,你可不要亂來…”

“亂來怎麽了?這裏是潁州,是我爺爺地盤,他一個外來螞蟻,也想出頭?哼…”安少爺一聲冷哼。

---

天下第一琴樓一番打砸之後。民眾的確慢慢冷靜了下來,但,還是有著很多衝向婉兒仙子的。

隻是,婉兒仙子四周,雲霧環繞,能看到她在那裏,卻根本抓不到她,好似一個陣法一般,婉兒仙子在陣法之中,其他人隻能鬼打牆一樣的瞎轉。

“妖女,你出來…”

“別給妖女跑了…”

……………………

…………

……

眾人憤怒之中。

婉兒仙子擦拭了一下嘴角鮮血,露出一絲冷笑。並沒有在乎一群人的辱罵,而是看向不遠處已經離開的古海。

“臨走時,師尊提醒我,不要小覷任何一個能創作曲目的琴師,我是小瞧了嗎?”婉兒仙子冷笑過後,微微沉思。

“唳…”

陡然,天空一隻仙鶴直衝而來。仙鶴之上,站著一名男子。

“銀月山莊,少莊主,雲默?他怎麽又來了?”

“是銀月山莊少莊主,上次就是來給古海送了一份資格帖的…”

“古大師得資格帖,實至名歸…”

……………………

…………

……

眾人議論之中,雲默卻是到了婉兒仙子之前。

“閣下就是彈奏《悲慘世界》的琴師?”雲默看向婉兒仙子道。

“不錯,怎麽,老莊主要來找我麻煩了?”婉兒仙子冷笑道。

“閣下的《悲慘世界》,意境宏大,在下也難以獨抗…莊主讓我給你送一份‘授琴大會’的資格帖…”雲默開口道。

“什麽?給那妖女?”四周眾人瞪眼不解道。

“哦?”婉兒仙子眼中閃過一絲意外。

“這是莊主之意,接於不接,閣下隨意…”雲默搖了搖頭道。

“要,為什麽不要?哈哈哈哈…”婉兒仙子大笑道。

探手接過資格帖。

“嘭…”

四周雲霧驟然爆炸而開,婉兒仙子消失在了所有人前。

“妖女呢?妖女哪去了?”

“怎麽沒了?”

……………………

………………

……

四周修者驚叫著尋找,可婉兒仙子卻就這麽詭異的消失了。

雲默眉頭皺了皺,就不再理會,再度來到本街第一琴樓,找到了古海。

在所有人麵前,再度給了一份資格帖給古海。

“呃?又一份?”古海茫然道。

“這是莊主的意思,一曲《悲愴》,當得一份資格帖…”雲默解釋道。

古海微微愕然,龍婉清歡喜的笑了笑。

沐晨風此刻內心一片糾結,自己考試了九次都得不到資格帖,在古海麵前,好像不要錢一樣,一次次往他手裏塞,做人的差距怎麽這麽大呢?

“古先生,你收下吧…”

“對啊,古大師,你應得的…”

“古大師,再給你一份資格帖都不嫌多,古大師比其他琴師強多了,當得起這份資格帖…”

…………………………

………………

……

四周眾人一陣叫道。

“好吧,那多謝老莊主厚愛了…”古海微微一陣苦笑的點點頭。

別人不知道,但,古海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琴道大師?開玩笑…悲愴,隻是湊巧了而已。

雲默走了。

古海和龍婉清、沐晨風等人回到曉月山莊。

“堂主,要不,這份資格帖給你吧,我還是不去了…”古海苦笑道。

“別,別,還是你去吧…”龍婉清也拒絕道。

一旁沐晨風扭過頭去,看不下去了。銀月城,無數琴師苦苦追求的資格帖,到古海這裏都是要推出去不要的東西?見人就送?

---

銀月城中。

經曆過《悲慘世界》和《悲愴》的對決之後,慢慢再度恢複平靜了。

隻是此刻,天下第一琴樓倒閉了。不僅僅被砸,在無數銀月城子民心裏,早已排斥這個名字了,就算重新開業,就算在其他地方開業,都不會有人光顧的。

天下第一琴樓倒了。相對的,本街第一琴樓卻是火爆了起來。

物美價廉,有維修保障…加之對古海的感激,無數修者從城中四麵八方前來買樂器。

其中鋼琴的預售,更是再度排起了長龍。

本街第一琴樓,何止日進鬥金啊。

每日賺的靈石,就是馬上前去買儲物裝備,然後裝取靈石,送到古海的曉月山莊。

每天滾滾靈石過來。

一眾木舵弟子,此刻卻是對古海唯命是從。因為,這水舵主大方啊,這些天忙前忙後,水舵主給的獎金也是恐怖的多,一個月,比過去十幾年的都還多,誰還不努力?

一切走上了正軌,古海卻不再去理會,而是在曉月山莊查閱各種資料。

“咦?堂主,我好像發現一處,你母親昔日創立曉月山莊之後,經常在此開設‘琴會’,邀請很多琴道大師前來彈琴切磋,可是,我發現了兩個人非常奇怪…”古海疑惑道。

“哦?”

“其一,就是這銀月城的城主‘何世康’,還有一個叫著‘皇甫先生’的琴師,他們兩雖然不是每次都同來同走,但,卻是經常參與你母親的琴會,不說朋友,最少非常熟悉吧。而且,你母親死前最後一次琴會,他們都來了。你母親死後,其它琴師都來憑吊過,可這兩人,卻是一次也沒來,一點消息也沒有了…”古海雙眼微眯道。

“哦?”龍婉清微微一愣。

沒有來憑吊的人很多,來憑吊的人也很多,可誰會在意這些?不過,聽古海一說,好像真的有些不尋常。

“這皇甫先生是誰,需要調查一下,還有,這銀月城主,何世康?他什麽情況?”古海疑惑的看向龍婉清。

龍婉清疑惑的回憶之中。

“不好了,不好了,古海,大事不妙了…”沐晨風卻是從不遠處跑來。

“怎麽了?”古海疑惑道。

“安少爺,安少爺和城主何世康,帶著大批軍隊,將本街第一琴樓圍了起來,要查封本街第一琴樓…”沐晨風焦急道。

“什麽?查封?為什麽?”龍婉清眼睛一瞪,頓時怒起。

ps:今天三更,這是第一更,下一更,半小時後…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405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