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第六十八章 木神宮

“放肆。”呂陽王一聲冷哼。

呂陽王一聲冷哼,猶如洪鍾大呂,瞬間敲擊在楚宸的腦海之中,楚宸頓時腦袋一晃,停下了手中刺向古海的長劍,滿臉的冷汗。

“王爺,屬下孟浪了。”楚宸滿頭大汗道。

呂陽王冷冷的看了眼楚宸,最終緩緩平靜下來。

“哈哈哈哈,楚宸,算謀到頭一場空,一場空,哈哈哈哈。”情花姥姥大笑而起。

大笑之中,情花姥姥全身快速蒼老了起來,頭發變得花白,皮膚變得幹皺,全身都在幹癟而起。

“姥姥,嗚嗚嗚嗚嗚。”無數樹人頓時跪了下來,看著情花姥姥的不斷變化,哭泣之中。

“咳咳咳,神在樹在,神亡樹亡,一族至尊,性命交予神,神死了,她也死了,咳咳咳咳。”虛弱的流年大師微微一歎。

大笑之中,情花姥姥緩緩枯瘦幹癟,漸漸的,化為一顆枯敗的死情花樹,情花樹慢慢枯萎,最終畏縮成了一堆朽木。

“哼。”楚宸一聲冷哼,探手一劍。

“轟。”

情花姥姥的朽木,頓時一劈兩半。

“姥姥。”一眾樹人哭著上前,抱著已經化為一堆朽木的情花姥姥屍體,痛哭流涕。

楚宸一劍劈了情花姥姥屍體,帶著一股不甘的看向古海,古海周身都在散發出翠綠之色。

情花樹神入體,情花姥姥最終放棄了其生,情花樹神好似也知道自己結局一般,非常甘願的犧牲自己,為古海全力衝擊肝竅。

“轟。”

陡然一聲巨響,肝竅被衝擊而開,翠綠色的木神瞬間改造肝部,改造肝竅,轉眼間,肝竅放出翠綠之光,形成一個木神宮,與腎竅的水神宮的水藍之光遙遙相應。

“金丹境第四重。”古海心中閃過一股滿意。

“轟隆隆。”

先前,骨刀吞吸一千蛟龍、霸下反饋的力量,還有五頭巨龍反饋的力量,此刻終於不用再擠壓,向著腎竅而去。

“嗡。”

一入腎竅,頓時在轟鳴中,被改造成了一股木係真元,在腎竅中心緩緩旋轉。

真龍金丹功運轉,古海分出一縷意識,頓時凝聚一條木係綠龍,統籌球形木係真元。

“昂。”“昂。”“昂。”

體內,丹田的紫龍,腎竅的藍龍,肝竅的綠龍,緩緩在古海靜脈內旋轉了起來,三股真元,互不幹擾,即便相處也是如此,不過,此刻腎竅的藍龍統領的水性真元,在運轉到肝竅的時候,居然轉化了一些木性真元進入了肝竅。

“水生木。”古海意識驚訝的看著這一幕真元的轉化。

莫非,五行真元,可以相互轉化。

古海心中一陣激動,但,此刻不敢大意,待三股真元在體內循環了一圈,再度回到各自丹田、類丹田的時候,才一切結束,接下來,三股真元可以自己旋轉了。

“轟。”

古海周身鼓蕩出一股氣流,雙目一開。

“金丹境,第五重。”古海眼中閃過一絲喜色。

但,轉眼,古海神情再度肅穆,抬頭看向天上的那飛舟。

剛才一段時間,呂陽王居然一直等著自己。

“金丹境,第五重,恭喜古先生。”呂陽王淡笑道。

“多謝王爺。”古海點了點頭。

一旁,楚宸卻是臉色陰沉,死死的盯著古海。

“古先生既然修為恢複,不若現在就走吧,隨我回王府。”呂陽王看向古海。

古海眼皮微跳,想要拒絕,可此刻,卻無法開口。

就在此刻,一旁破軍陡然眉頭一挑,露出一股喜色。

探手一揮,嗡,一個音障頓時形成,讓人聽不到內部之聲。

“王爺,東西到府上了,先行到府上了。”破軍臉上一喜道。

“哦。”呂陽王眼睛一亮。

“王爺將東西交給我,我可組織一支無敵大軍。”破軍眼露興奮之色。

“墨先生也回來了。”呂陽王看向破軍。

“沒有,我耳中聽到王府的聲音,並沒有墨先生,呃,等等,那押運之人開口描述了,呃,墨先生停兩天才到,他先前留在銀月城,好像在打聽什麽人的下落。”破軍皺眉道。

“打探什麽人的下落,需要墨先生親自留下嗎。”呂陽王沉聲道。

“呃,管家也問了那押運的人,那人說,墨先生說了,此人非常重要,是一個大才,王爺若是能得到此人,不亞於再得到一批押運的貨。”破軍微微一怔道。

“哦。”呂陽王眼睛一亮。

“不過,不太可能吧,這批貨可是…………,誰能比得過它們。”破軍眉頭一挑道。

“墨先生在給我搜羅人才啊,哈哈哈哈,好,大才,破軍,你可不要小看了一個大才,就拿墨先生來說,這批貨永遠無法與墨先生相比。”呂陽王笑道。

“呃,是。”破軍點了點頭。

“好了,準備啟程回府,我要看看,這批貨到底和我想象的有多大出入。”呂陽王此刻眼中閃過一股期待。

音障隔音,聽不到裏麵的對話,但,古海從二人表情看來,二人此刻心情都非常不錯,而且那眼神之中,似乎有種要馬上離開的念頭。

“嗡。”

音障驟然消失,呂陽王還未開口,古海馬上搶先開口了起來。

“王爺,古海也想馬上前往王府,但,情花姥姥終究幫過我,更將木神贈我開辟了木神宮,古海別無所求,隻求王爺容我為情花姥姥辦理後事,也算了了我一樁心願。”古海開口道。

“嗯。”呂陽王眉頭一皺。

“情花姥姥雖然叛變了大乾天朝,但,終究有恩於我,請容在下為其收屍下葬。”古海鄭重道。

“下葬,哼,這枯木頭,也配給她下葬。”楚宸露出一絲冷笑。

一旁流年大師冷笑道:“這就是人與畜生的區別,嗬嗬,古舵主信義無雙,誰對他有恩,他就會誠心相報,不像有些人,一品堂誠心待他,他卻吃裏扒外,人無信不立,一個吃裏扒外的人,誰人敢用,今日,你能背叛一品堂,來日,不知你會不會也背叛呂陽王。”

“老東西,你想找死。”楚宸瞪眼喝道。

呂陽王雙眼微眯,看向楚宸。

“不是嗎,人性各有不同,你能兩麵三刀,背叛舊主,可古海不會,他有始有終,一旦許諾,百馬不回。”流年大師冷聲道。

呂陽王看了看古海。

的確,流年大師所說也對,古海有此品行,終究比楚宸要好,此品行雖然讓現在的自己不爽,但,若是來日收服此人,此人對自己也會如此忠誠的。

想到這,呂陽王心中的氣也消了,皺眉看了看楚宸。

的確,此人有些手段,但,隻能當著鷹犬來用。

流年大師一邊罵著楚宸,一邊看著呂陽王的表情,見呂陽王對古海的一絲惱怒緩緩平息下來,反而更加欣賞古海之際,流年大師也是暗呼口氣。

呂陽王看了看古海所在。

古海,金丹境。

流年大師、沐晨風,盡皆重傷無力。

龍婉清實力,剛剛元嬰境吧,應該比之沐晨風都有不如。

一眾樹人,早已全部廢了,近千木舵弟子,弱不禁風。

勾陳。

古海唯一的依仗,隻有勾陳。

“好吧,古先生,本王敬你重情重義,你留下來給情花姥姥辦理後事吧,給你一天時間,辦完馬上回王府。”呂陽王沉聲道。

“王爺放心。”古海點了點頭。

“楚宸、破軍,你們留下,等待古海,給古海指路。”呂陽王吩咐道。

“是。”破軍有些不情願的點了點頭。

畢竟,墨先生派人送回來的東西,破軍也急切想要看看,此刻被留了下來,卻是鬱悶。

但破軍也明白,王爺留自己下來,卻是用來監視勾陳的,畢竟都是天級琴,彼此了解彼此,留別人下來,終究不放心。

至於楚宸,以及一眾金舵弟子,自然用來監視古海一行的。

以楚宸實力,看守古海一行,基本毫無費力。

“古先生,後日,王府見,本王也想聽聽古先生還有什麽新的大作。”呂陽王笑道。

“王爺放心,我還有一些曲目,到時有請王爺賞鑒。”古海笑道。

“好,回府。”呂陽王笑道。

“是。”四方,百萬將士一聲大喝,紛紛上了飛舟。

“轟隆隆。”

百艘飛舟,緩緩向著遠處飛去,呂陽王帶著大批屬下離開了。

留下了一堆廢墟的情花山穀,四周火焰四起,猶如人間地獄。

數千的情花樹妖屍體、情花姥姥屍體,具具淒慘。

“嗚嗚嗚嗚嗚。”一眾樹人抱屍痛哭之中。

“咳咳咳。”流年大師虛弱的咳血,也傷的不輕。

龍婉清眼睛紅了紅。

“堂主,節哀吧,我們給情花姥姥收屍。”古海微微一歎。

“師尊。”沐晨風渾身是血,此刻也是痛哭之中。

勾陳至始至終都沒有說話,咬了咬嘴唇,臉色非常難看,剛才從呂陽王身上,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威脅一般。

“看什麽看

8933

/-6780226230279423764.png)'>手下敗將,哼。”勾陳看了看破軍冷聲道。

“手下敗將,嗬,贏了一首曲子,也敢得意什麽,我會的曲子,萬萬千,你剛得靈智,聽過幾首曲子,十麵埋伏嗎,現在,我也會了,要不要試試。”破軍冷笑道。

ps:介紹一個的qq群,訂閱群qq:463976022,隻有訂閱的才能進,另,還有三個非訂閱的qq群,我將它們放在書頁之上,這四個群,每周四晚上,我都會出現在群裏,都去,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時看看,有什麽問題,都可以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