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第六十九章 我不是這個意思

“手下敗將,嗬,贏了一首曲子,也敢得意什麽,我會的曲子,萬萬千,你剛得靈智,聽過幾首曲子,十麵埋伏嗎,現在,我也會了,要不要試試。”破軍冷笑道。

勾陳眼睛一瞪:“靈智開啟的早,了不起,你會萬萬千,我就不會,哼,我不需要會,我自己也隨時創造,而且創造了很多,剛才若不是我主人攔著,我早就用我自己的曲子了,不,我的歌聲了。”

“天級琴,是沒有創造力的,曲子都得自外界和主人,嗬嗬,你會創造曲子。”破軍一臉的不信。

“怕了吧。”勾陳得意道。

“哼,那來吧,讓我聽聽你的曲子,你的歌聲。”破軍盯著勾陳。

破軍神色陰沉,並非不受激,而是想要試探勾陳的成色。

“來就來,我怕你啊,你聽好了,我唱了。”勾陳頓時激怒而起。

“住口。”古海頓時一聲輕喝。

“呃,主人。”勾陳茫然的看向古海。

“不許無禮。”古海喝道。

情花姥姥新喪,古海可不想勾陳的歌聲來攪亂眾人的心情。

但,破軍卻以為古海想要藏掖。

“古先生,你就不要阻攔了,這是我和勾陳的切磋,他想唱,讓他唱吧,我也想看看,古先生**的勾陳,到底有多大的能耐。”破軍搖了搖頭看向古海。

雖然語句客氣,但,破軍語氣之中,卻有著一種不可置疑。

“是啊,主人,這破軍太得瑟了,我唱首歌,讓他知道什麽天高地厚,手下敗將也敢得瑟,我都不知道他得意個什麽勁。”勾陳頓時叫道。

古海眉頭皺了皺。

“古先生,還請不要阻攔。”破軍麵露堅定道。

“那,你們找個沒人的地方,聲音不要傳到我們這來。”古海皺眉道。

破軍微微一怔,以為勾陳待會的音功太過強烈,會傷到這些樹人的,頓時,對勾陳高看了幾分。

“放心,我這有‘音障囚籠’,我和勾陳,閉門切磋,絕不影響你們。”破軍探手一揮,袖中飛出一個巨大的房子。

房子四周牆壁,被刻錄了大量的符文陣法,放出淡淡熒光。

“音障囚籠。”古海微微一怔。

“不錯,音障囚籠,隔絕內外聲音,而且,隻要我和勾陳進入,大門會封閉兩個時辰,兩個時辰之後,大門會自動打開,更重要的是,在內部的一切音道,不會有實質性傷害,隻有意境相撞,我和勾陳比拚意境而已。”破軍沉聲道。

“哦,沒有實質性傷害,就像先前那琴道大軍,都不會出現,隻是曲子對曲子,歌聲對歌聲。”古海微微一怔。

“不錯,到了我和勾陳這程度,意境足矣分出強弱。”破軍沉聲道。

“主人,你就讓我去吧,這手下敗將,看我再唱歌打敗他。”勾陳摩拳擦掌道。

歌聲。

古海麵部微微**道:“好吧,隻是,你們到時別比不下去,要拆了這音障囚籠。”

“哈哈哈哈,古先生放心,這音障囚籠,從裏麵是破不開的,勾陳破不開,我也破不開,必須要等兩個時辰,放心,我不會太過欺負勾陳的,我們曲目慢慢鬥比。”破軍眼中閃過一絲獰笑。

古海看了看破軍,我不是這個意思啊。

“主人。”勾陳焦急道。

古海麵部**了一下,看向破軍道:“破軍先生,勾陳若是唱的不好,還請海涵,不要跟他一般見識。”

“你覺得勾陳的曲目太過淩厲,會傷到我,想先替他求情,讓我不要追究,哈哈哈,古先生,你太自信了吧。”破軍眼中閃過一絲不耐。

“呃。”古海再度一怔。

自己真的不是這個意思啊。

“主人,讓我滅滅這小人的氣焰。”勾陳瞪眼道。

“古先生,你也別阻攔了,我的音障囚籠已經取出,是收不回去的。”破軍沉聲道。

沉默了一會,古海點了點頭道:“好吧,勾陳,你注意點,別太過了。”

“別,古先生,我要的就是勾陳全力以赴,否則我贏了也不光彩。”破軍頓時沉聲道。

古海:“………………。”

我真不是這個意思。

“去吧,去吧。”古海懶的再解釋了。

“勾陳,請。”破軍一揮手。

“走。”勾陳應聲道。

二人踏步進入音障囚籠。

“轟。”

大門轟然關上,頓時,在大門之上出現一個沙漏,在緩緩漏沙之中,兩個時辰之後,大門才會打開。

除了古海,一旁流年大師也是眼皮一陣狂跳,這破軍是作死嗎,勾陳是要唱他那神曲魔音嗎。

一旁,傷心中的龍婉清和沐晨風看著兩大天級琴去比試,二人哭紅的臉上也是陡然一僵,好似預見到什麽了。

一旁楚宸露出一絲冷笑:“你們還真以為勾陳能贏破軍,笑話。”

眾人看向楚宸,都是一臉厭惡。

古海看向楚宸,露出一絲冷笑道:“能不能贏,有你什麽事情,等我入了王府,你算得了什麽,嗬。”

“你說什麽。”楚宸冷眼看向古海。

古海卻不再理會,而是看向一眾樹人道:“收拾所有樹人屍體,小心保管好情花姥姥屍體,準備為其下葬。”

“是。”一眾情花樹妖頓時應聲道。

眾情花樹妖雖然被破了丹田,但,還是快速奔波了起來,前往四方,收拾同伴們的屍體去了。

整個情花山穀,都彌漫著一股大悲傷的氣氛。

古海取出一些丹藥,給流年大師、沐晨風服下,但二人傷勢太重,不是一時半會所能好的。

一眾木舵弟子,此刻也幫著去收拾殘局了。

四處大火,慢慢被木舵弟子滅了,翻找廢墟,尋找一眾情花樹妖的屍體。

古海帶著龍婉清,在山穀四處轉了轉。

楚宸一直盯著二人,近三千金舵弟子,此刻看守著一眾樹人和木舵弟子。

不過,樹人全部被廢了修為,也沒多少可擔心的。

“將這群樹妖,葬在海邊吧,看著廣闊的大海,再也不用煩神塵世之苦了。”古海微微一歎。

“嗯。”龍婉清點了點頭。

就在古海大陣的不遠處,招來大量的木舵弟子,快速開始挖坑了起來。

一具具情花樹妖屍體被收拾而來,一眾樹妖,一邊收拾,一邊哭泣,看著往日親朋好友如今化為一堆堆朽木,頓時悲從心來。

楚宸站在不遠處一座山峰之上,冷冷的看著。

流年大師、沐晨風被扶了過來。

看到流年大師,古海背對著楚宸,給了一個眼色,流年大師神色一動,看了看不遠處古海昔日布置的大陣。

那雲霧大陣,先前鎮壓了群龍,更有二十八天地縱橫大陣的東西在裏麵。

流年大師一點就透,回了一個眼神,裝作痛苦無比。

“堂主,你去照顧流年大師吧,大師此次傷勢太重,用真元幫他清理經脈,讓他盡快好起來。”古海對龍婉清勸道。

龍婉清點了點頭,走向流年大師。

一顆顆朽木被收拾了過來,猶如一座小山一樣,堆積在一起,一旁站滿了兩千多哭泣中的樹人。

一個大坑被挖了出來,隻待古海下令,將所有樹人都埋入其中。

不遠處,楚宸等人也沒看出異常。

古海算了算時間,差不多快兩個時辰的時候,陡然雙眼微眯,轉而勸向一眾哭泣的樹人:“不要哭了,情花姥姥這個仇,我會報的,誰將她一劈兩半,我都記在心裏,我現在沒有能力,等我到了王府,就可以幫情花姥姥報仇了。”

“多謝主人。”一眾情花樹妖頓時感激道。

遠處,楚宸卻是眼皮一陣狂跳,冷笑道:“是我劈的情花姥姥,是我將她一劈兩半的,怎麽,到了王府就能報仇了,你想找我報仇。”

古海看了看楚宸,冷笑道:“你覺得呢,楚舵主。”

“哼,就憑你。”楚宸冷笑道。

“是啊,我修為是不如你,差得遠了,但是,我有我的優勢啊,我可以作曲,我可以布陣,我可以為王爺率領琴道大軍,我可以領琴道大軍為王爺征戰天下,可以布置大陣,迎戰千軍萬馬,呃,不知道楚舵主能做什麽。”古海笑道。

“嗯。”楚宸眉頭一挑。

“楚舵主實力強大,呃,我想王爺手下應該有一大批強大實力者吧,你不是第一吧,你能做什麽呢,奸細,對,可以做奸細,哈哈哈哈。”古海笑著說道。

楚宸冷冷的盯著古海。

“看到了嗎,呂陽王第一次見到我,木神就賜給了我,而不是對他忠心耿耿的你,對了,還記得王爺先前所說的那句‘放肆’,說你放肆吧,你敢拿劍指著我,你就是放肆了,知道為什麽嗎。”古海笑著說道。

楚宸眼中怒氣越來越盛。

“因為,在王爺眼裏,我會成為他的左膀右臂,我是個人,是不可代替的,而你,隻是一個實力高一點的細作,隻是一個鷹犬,一個爪牙,一個隨時代替的鷹犬而已,你敢劍指著我,那就是以下犯上,嗬嗬,楚舵主,我們以後王爺府,走著瞧

87d1

920.png)'>”古海笑著說道。

楚宸臉色一變,古海那語氣之中,充滿了一股刻骨銘心的仇恨。

以後王府走著瞧,這仇是不死不休了,握著手中的劍柄,楚宸用力了一分。

古海看到楚宸被自己挑起的一股怒火,眼中閃過一絲期待。

ps:介紹一個的qq群,訂閱群qq:463976022,隻有訂閱的才能進,另,還有三個非訂閱的qq群,我將它們放在書頁之上,這四個群,每周四晚上,我都會出現在群裏,都去,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時看看,有什麽問題,都可以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