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第二十九章 周天

大乾天朝、大元帝朝和談!一紙盟約通傳天下。

戰爭告一段落。

大元的潁州兵全麵退出。大乾天朝一切恢複原樣,隻是原先的呂陽王再也不複存在了。

鎮南大軍,常駐潁州,龍神武梳理人心。

這一次的諸國之戰,似乎大元是最大的贏家。收服大煌皇朝地盤、貪狼宗地盤、庚金宗地盤。所得疆土近乎是先前大元的一半。

唯一可惜的是,這期間崛起了一個大瀚皇朝。

一個夾縫中成長起來的皇朝,這個大瀚,好似走了逆天的運氣一般,在大元帝朝虎口拔牙,最終依舊安然無恙。

大瀚皇朝收服昔日神麓皇朝所有疆土。

有大乾聖上之令,大元也不敢再過追究,況且,大元帝朝此次收服的疆域太大,想要一次消化,卻要好長時間。

大瀚皇朝幸運的站住了腳,同樣也給古海真正能夠喘息的機會了。

梳理二十四城池,重整民心是第一要務。

九五島,太子古秦繼續坐鎮。

錦衣衛指揮使蒙泰,卻是應古海之令,帶著大批大批的錦衣衛從九五島出發,前來朝歌城。

四艘飛舟停在了朝歌城外,上麵站滿了1≮從千島海來的修者。

很多修者一輩子都沒踏出過千島海,此刻看到眼前滾滾翻騰的氣運,卻是一片震撼。

那城內外不斷忙碌的工匠,修複著諾大的城牆,很多修者也瞪大了眼睛。

城中的一個個浮島,比之貧瘠的九五島來說,不知道奢華了多少倍!要知道,浮島在千島海可是少的可憐,整個千島海都是以個位數論計的,眼前一眼望去卻有數千個。

“大人,這就是朝歌城嗎?難怪神洲大地的人都說我們千島海是荒瘠之地,這繁華的城池是我大瀚皇朝的?”一個下屬激動的看向為首的蒙泰。

“是啊,是我大瀚的!”蒙泰微微感歎。

昔日前往銀月城,雖然震撼本街第一琴樓,但還未有如今的激動。那隻是一座商鋪,而這裏,卻是一座城池。一整座城池啊。

“不,這樣的城池,我大瀚有二十四座?”

眾錦衣衛都是一陣興奮。千島海宗門眾多,可是,千島海能和這裏比嗎?自從八百年前弈天閣毀滅,那裏就好似修者的貧民窟一般,整個千島海,也比不過這二十四座城池啊。

如今,都是大瀚的了?

“皇上旨意,大瀚皇朝百廢待興,諸位可要共同努力啊!”蒙泰神色一肅道。

“是!”所有人都是一聲應喝。

大瀚皇朝夾在大乾、大元之間,夾縫中生存,在神洲大地有些人眼中弱不禁風,可在這如今這群錦衣衛眼中,卻是瞬間高大到天了。

兩年啊?大瀚皇朝就已經達至如此雄壯了?

錦衣衛大軍緩緩入城。

城中自有官員接引。

直接帶到了皇甫殿外。

皇甫殿外,冰姬麵前擺著一個巨大的地圖。四周一眾官員在旁聽候調遣。

古海下令,第三軍團長冰姬負責朝歌城的災後重建,城內大陣破碎,這是冰姬上任第一個任務,自然要做到最好,不斷在地圖上優化城中的陣法、城牆建設。

蒙泰一行前來,自然有人馬上通知了冰姬。

冰姬扭頭望來,頓時看到了蒙泰。

“第三軍團長,冰姬,見過蒙大人!”冰姬淡淡道。

“錦衣衛指揮使,蒙泰,見過第三軍團長!”蒙泰也鄭重道。

這時,高仙芝、唐楚等人也得到消息前來迎接蒙泰。

“蒙大人!”高仙芝笑道。

“高大人!”蒙泰也客氣道。

“冰大人,蒙泰交給我即可,你忙吧!”高仙芝看向蒙泰。

冰姬點了點頭,扭頭繼續去看向麵前地圖。

“那座浮島,不適合在那裏,會擋住皇甫殿視野,移到另一邊!”冰姬淡淡道。

說話間,冰姬探手一揮。

“轟!”

遠處的一座浮島陡然猛地一晃,被一股大力緩緩移動,移動到了側麵一點。

“開天宮?”蒙泰陡然臉色一變。

第三軍團長?她是開天宮實力?這一年多,皇上到底怎麽發展的?開天宮都已經成為皇上的臣子了嗎?

蒙泰越發謹慎了起來,捏了捏拳頭。自己若不努力,會不會哪天被淘汰了?

“蒙大人,這邊請!”高仙芝笑道。

“哦,好,好!”蒙泰有些心虛的應聲道。

“皇上讓我一來,就去皇上那報道,不知皇上……?”蒙泰疑惑道。

“皇上?皇上正在練功,你跟我來吧!”高仙芝笑道。

“嗯!”蒙泰點了點頭。

--朝歌城,皇宮內的一片大湖之外。

大湖外,駐紮著大量的軍隊,防止外人進入打擾,湖邊一個小涼亭之中。

龍婉鈺趴在一個書桌之上,用幹果疊著羅漢,麵容呆滯:“好無聊啊,好無聊啊,好無聊啊…………!”

龍婉鈺口中絮絮叨叨的念著,身後一眾屬下都露出一絲苦澀,站在一旁也不說話。

就在這時,一艘仙鶴車載著高仙芝、蒙泰飛了過來。

龍婉鈺頓時坐了起來。

“停下,你們幹什麽?”龍婉鈺頓時小臉一凶道。

仙鶴車停了下來。

高仙芝卻是客氣的下了飛舟,蒙泰好奇的看向龍婉鈺。

“見過婉鈺郡主!這位是我大瀚錦衣衛指揮使,蒙泰,剛從九五島來,皇上有令,蒙泰一來,就讓他來見皇上!”高仙芝解釋道。

“蒙大人,這是龍婉清皇後的親妹妹,大乾天朝的婉鈺郡主!”高仙芝解釋道。

皇後的妹妹?

蒙泰陡然臉色一肅,瞬間想起來是誰了。

畢竟,蒙泰昔日還跟隨過龍曉月,也算見過幼時的龍婉鈺,幼時?那時開始,大乾聖上可把她當寶貝一樣啊。

“蒙泰見過婉鈺郡主!”蒙泰頓時神色一肅恭敬道。

“嗯,你們等著,姐夫在創立刀法,讓我負責護法的,誰也不許打擾!”龍婉鈺點了點頭。

“好!”高仙芝點了點頭。

“呃?好的!”蒙泰也點了點頭。

創立刀法?皇上才七十幾歲,就開始創立刀法了?能創立的如何?雖然知道皇上厲害,但,對於古海創立刀法,蒙泰覺得也就那麽回事。或許厲害一點,但,僅僅一點吧。蒙泰難以理解的是,大瀚皇朝如今君威二十四仙城,找個厲害一點的刀法難嗎?為何還要自創?

-----大湖底,古海的確在創立刀法。

創立刀法者,大多在刀道中感悟多年,才敢言創立新刀法。古海這才多少年?

從地球穿越來開始,頂多也就四十幾年,更重要的是,高深的刀法,還是後期立國後才見到的。也就這兩年研究的一眾刀法而已。談何創立刀法?

不過,古海卻有一個常人無可披靡的地方。就是棋魄分身。

近萬個古海,可是日以繼日的研究接觸過的刀法啊,別人感悟一年,棋魄的分析能力相當於萬年之久了。這份分析下,隻要給古海看過的刀法,幾乎轉眼就分析透徹了,創立刀法又有何難?

況且,古海創立的刀法,還不是普通刀法。而是與棋有關。

湖底之中,四周遊魚穿梭而過。古海站在湖底一塊大石頭之上,手中抓著一柄長刀。

血刀已經爆碎了,骨刀也沒有使用。

古海抓了一品普通長刀。

長刀一出,一個巨大的刀罡凝聚而出,在湖底,好似古海抓著一柄十丈長的長刀一般。

古海麵露猙獰。以真元禦刀罡,更是憑著棋魄那恐怖的分析能力,捕捉到了刀意的存在。

刀意很弱,也就普通刀修程度。

但,古海的刀意卻與別人不同。

以古海為中心,湖底周圍,兩百二十六柄刀氣排布而開,刀氣分兩種,一黑一白。平穩的鋪出一個詭異的圖形。

若一個棋手在此,就會發現,這些刀氣排布成的,卻是一盤縱橫十九道線圍棋。白色刀氣為白棋,黑色刀氣為黑棋。

刀氣搖搖晃晃,顯然正在**精準的控製。待達到完美。

“終於成了?昔日從地球帶來的十萬篇殘局,其中的一篇殘局,可以用來凝聚這一刀?”古海眼中一凝。

手中猛地一刀斬下。

長刀斬下,刀罡好似形成一股吸力一般,兩百二十六柄刀氣,並沒有如別人揮刀一樣衝出去,而是詭異的按照一個棋局落子順序,轟然衝向刀罡。

“嗡!”

刀罡在一眾刀氣湧入,瞬間綻放出耀眼的紫光。

“破!”古海一聲大喝。

刀罡轟然斬下。

“轟!”

一湖湖水,好似從中央之處,頓時被一斬兩半,向著刀鋒兩邊炸射而去。

岸邊,龍婉鈺百無聊賴的等著。

“咦,快看!”高仙芝眼睛一亮。

卻看到湖底忽然冒出刺亮的紫光,好似湖底有著一輪紫日一般。繼而一聲巨響。頓時,一道凶猛的刀氣廝斬而出。大湖轟然炸響,一道刀罡,轟然將湖水一切兩半?

被切開的湖水,居然久久無法複原融合?

湖水被切開,這可不是冰啊,切開了攝於刀意不敢逾越?

“再來!”湖底古海眼中閃過一絲自信,成了?

“呲吟!”

再度,又一篇地球帶來的殘局圖刀氣凝聚,隨著古海一刀斬下。

“轟!”

湖水再度被切開了。

“呲吟!”“呲吟!”“呲吟!”……………………

一篇篇殘局圖被古海運用每一刀下。每一刀都帶著一股異樣的凶威一般。

轉眼之間,一湖的湖水,就好似被切成蜘蛛網一般。非常詭異的一幕,看的湖對岸眾人一直瞪著眼睛。

“每一刀,都是一篇殘局?縱橫十九條線的殘局?那是三百六十一個落子位,我站在天元位置,每一刀就是三百六十柄刀氣與我刀罡合一?三百六十一為周天之數?此刀法,就命名為‘周天’!”古海沉聲道。

“轟!”

再度一刀斬出。

“十萬篇殘局,這是基礎‘周天’刀法,這種刀法,我可以斬出十萬種!也就是十萬刀?”古海眼中閃過一絲自信。

“但,其中八萬篇進行了四四合並濃縮,也就是新的複雜的殘篇!試試看!”古海眼中一凝。

腳踏天元,手中刀罡再現,刀意凝聚下,一柄柄刀氣再度環繞古海四周,猶如黑白棋子落子一般。

“嗡嗡嗡!”

四四合並後,濃縮的一盤棋驟然出現。

“斬!”

古海再度一刀斬下。

“轟~~~~~~~~~~~~~~~~~~~~~~~!”

一聲超級巨響。整個大湖,轟然炸的衝天而上,滿湖湖水,好似一瞬間全部被巨大的震蕩掀飛了。

大地猛地一震,以古海為中心,一條浩大的地溝,直衝遠處山峰而去。

外界的蒙泰、高仙芝、龍婉鈺隻感覺一聲巨響,一湖湖水全部炸開了。而隱約間能看到一道紫色刀光衝出。

“轟!”

遠處連著三座大山,被轟然一刀劈成兩半。

三座山峰啊,一刀劈成兩半?

一湖之水可是全部炸飛了啊。

“皇上?”一些侍衛驚恐中擔心道。

卻看到一湖湖水炸上天,露出湖底站在大石上的古海,手中抓著長刀,眼中閃過一絲驚喜。

“這是四四合並後的其中一刀?威力居然是剛才的百倍?”古海眼中閃過一絲興奮。

“先前的基礎刀法叫著‘周天一’,這一刀,叫著‘周天二’?”古海深吸口氣。

“嘩啦啦啦!”

炸上天的大水,緩緩落下,大水淋濕著古海,可古海一點也沒在意,此刻正處於創刀的亢奮之中。

“我有兩萬篇第一批四四合並的殘篇,那就是有兩萬種‘周天二’刀法?”

“周天二?威力是周天一的百倍。第二次四四合並的殘篇,那豈不是‘周天三’?我有一萬篇周天三?而這一萬篇周天三中,有著一些正在四四合並,正在努力凝聚‘周天四’?以此類推,刀法威力豈不是越來越強?”古海眼中閃過一絲興奮。

周天二,一刀斬下,大湖盡數炸開。

興奮中的古海嚐試著準備揮斬周天三?

腳踏天元,刀意凝氣。

“嗡嗡嗡嗡!”

一股狂躁的刀意氣息直衝四方而出。四方無數將士忽然感到一股通體發寒的感覺,古海之處,好似一股股攝人心魄的刀意插入眾人心田一樣。

四周落下的湖水,更是詭異的自動躲開了一般。

“這,這,怎麽什麽刀法?”蒙泰露出一絲驚駭。

這還是蒙泰第一次見過如此詭異的刀法,那刀意催動,一股大殺意彌漫,刺激的蒙泰遍體森寒。

“當然是我姐夫創造的啊!”龍婉鈺得意道。

“不好,這刀意?這詭異的刀意,怎麽會出現在一個元嬰境的手中?你,你要不要躲遠點?”體內的妖鬼靈也發出一聲驚愕。

“沒事,我又沒感到大凶,對了,我姐夫創的刀法很厲害嗎?”龍婉鈺興奮道。

“我不知道,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刀意如此跳躍的,第一次跳躍居然是前一次的百倍?這怎麽可能!”妖鬼靈帶著一股震撼道。

“嗬,那是你無知!”龍婉鈺一點也不給麵子。

妖鬼靈:“………………!”

古海準備斬出周天三,周天三未出,這股真元消耗卻是讓古海臉色一沉。

真元消耗巨大也就罷了,更重要的是,手中的長刀,居然承受不了這股刀意,居然出現了龜裂。

“哢哢哢哢哢哢!”

“嘭!”

長刀轟然被刀意撐爆了。化為滿天碎片。

長刀爆開,古海也泄了刀意。

“嘭!”

四周湖水頓時倒灌而回。

“呼!”

古海長呼口氣。

“罷了,《周天》既然可行,那就足以。十萬篇周天一,兩萬篇周天二,應付日常足以,周天三?沒有一柄好刀,卻根本斬不出來!”

丟了手中的刀柄,古海踏步衝出,飛向岸邊。

“姐夫,你刀法大成了?”龍婉鈺興奮的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