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第三十九章 血龍壽陣

>

,!

狴犴大王秦子白曦焱和一眾強者,押著古海飛舟緩緩向龍脈城而去!

飛舟之上,古海開啟的隔音陣法,外界聽不到內部人的對話。

“古先生,你先前說的是真的?龍脈是假的?”司馬風焦急道。

古海深吸口氣道:“不知道!”

“啊?不知道?”司馬風驚愕道。

“剛才隻是為了穩住眾人,給我喘息的機會而已!”古海微微笑道。

“可是,可是,你現在更加危險了啊?一旦進入龍脈城,他們現你騙他們,豈不是……?”司馬風擔心道。

古海輕輕搖了搖頭道:“不,隻要人沒事,總有時機逃脫的,不是嗎?”

“呃?”司馬風麵露焦急。

“而且,我猜的未必是錯的!”古海雙眼微眯。

“呃?”

“秦子白曦焱,他們來龍脈城,肯定有目的,龍脈城下,死亡墳穀,肯定有什麽,具體是好東西,還是災難,我卻不得而知!”古海搖了搖頭道。

“你不知道?那怎麽找啊?”司馬風苦笑道。

“我找不到,不代表婉鈺找不到!”古海笑道。

“我?我怎麽找?姐夫,先前我已經將預言用了啊,一個月,隻能一次,我不能再看到未來了!”龍婉鈺擔心道。

“沒事,你不是能趨吉避凶嗎?接下來一段時間,我們在龍脈城轉,每個角落的轉,我負責尋找離開的機會,你負責找尋大凶大吉之地,掘地三尺,也要找!”古海沉聲道。

“喔!”龍婉鈺茫然的點了點頭。

很快,一行人已經到了龍脈城。

龍脈城也就和凡人城池差不多,包裹了幾十座山的區域而已。

古海雙眼微眯:“嗬,這麽點大的地方,還要鑄造城池?現在,越來越肯定我的猜測了!”

“古海!到了,你說,在哪?”秦子白陡然一聲大喝。

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古海一揮手,撤去飛舟上的隔音陣法。

“嗬,秦子白,你急什麽?我還沒開始找,你就心虛了?”古海冷笑道。

“哼!我看你怎麽找!”秦子白冷聲道。

飛舟緩緩飛入龍脈城。

“關閉大陣,防止古海逃了!”秦子白一聲大喝。

“轟隆隆!”

城樓上陡然形成一個結界,將龍脈城上空籠罩而起。

古海看著結界皺了皺眉,轉而看向封閉的龍脈城。

龍脈城中,被分割了大片的區域,每片區域,都有大量建築,都住滿人了。古海一行落在一座山峰之上。

“好多人啊?”龍婉鈺驚訝道。

“那是當然,哪次龍脈出現,都是聚集大量宗門大量家族大量散修的,這裏一方方勢力,都帶來了各自的弟子軍隊。嗬,隻為龍脈!”古海冷笑道。

“好了,古海,你們開始找吧,我陪著你!”狴犴大王冷聲道。

不止狴犴大王,四周一眾宗主,一眾家主,各大散修,紛紛麵露陰沉的看向古海,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強者得到消息,或到古海近處,或在遠處盯著古海。

一個個看向古海的目光,都不甚友好。

古海看了看眾人,卻是微微一笑道:“諸位,找尋寶藏,不可能一蹴而就。接下來,我會慢慢搜,等不及的人,就不要跟著了!”

“哼!”

一眾修者冷哼道。

“那我一片區域,一片區域開始搜了!”古海笑道。

“請吧!”狴犴大王冷聲道。

“婉鈺,跟我走吧!”古海叫道。

叫上龍婉鈺,一行人開始在一眾區域搜尋了起來。

“把那片山扒了!”古海指向一座山。

“看我幹嘛?”一個宗門宗主皺眉道。

“諸位都想要寶藏,跟著我,出一份力,很難嗎?”古海看向那宗主。

那宗主皺了皺眉:“哼,若是找不到,古海,我要你好看!”

那宗主快指揮宗內弟子開始挖山。

山挖了一大半,龍婉鈺搖了搖頭。

古海點了點頭,繼續前行。

“那座山,給我扒了!”古海又指揮了一個家主。

“嗯?”

那家主臉色一沉,繼而寒聲道:“我配合你,但,你要是找不到寶藏,古海,我要你好看!”

古海沒有理會,旁邊站著龍婉鈺,並不在意。

那家主指揮帶來的軍隊開始挖山。

古海不斷的指使著一眾家主宗主做事,似乎在激怒眾強者一般。

偶爾,古海撇了一眼不遠處的曦焱。

曦焱冷笑的看向古海。先前還擔心古海討好這群修者,反過來與自己作對,如今,古海自己在作死啊。找不到寶藏,不用自己動手,這群人的怨氣就會把你幹掉。

龍脈城大陣開啟,逃都沒地方逃。

“哦?曦焱?秦子白呢?”古海疑惑道。

“秦大人的行蹤,沒必要向你匯報吧?”曦焱冷笑道。

古海看了眼狴犴大王,狴犴大王眉頭微皺。也四處查探了起來。

的確,秦子白已經消失了。

“古海,快找啊,以你這進度,找到幾時?”曦焱冷聲道。

“嗬!”古海冷冷一笑,沒有理會。

-----

龍脈城,一個宮殿門口。站著秦子白和一個白衣稚童。

“咯咯咯咯咯,古海?喲,那小丫頭?居然自己闖進來了?嘎嘎嘎嘎嘎!”白衣稚童看著遠處麵露一絲猙獰道。

白衣稚童不是旁人,正是昔日幫呂陽王的壽師,東方先生。昔日在戰場上,被古海所殺,卻被其本體救活,如今再度出現在了龍脈城。

“東方先生,古海來了,會不會壞我們的事?”秦子白沉聲道。

“不會,整個龍脈城就是一個壽陣,古海進入,也逃不掉的,咯咯咯,來得好,來得好,冤家路窄啊!”東方先生麵露猙獰道。

“現在的人數還不夠嗎?”秦子白皺眉道。

“還差一點,別急,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進入我這血龍壽陣的!”東方先生冷笑道。

“這下麵有什麽?古海說有寶藏?是嗎?”秦子白好奇道。

“寶藏?嗬嗬,或許吧!你負責配合我就好了!”東方先生淡淡道。

“可是古海他……!”

“嗬,別擔心,我的血龍壽陣,誰也現不了,熙宇大帝答應,讓你們配合我,你們配合我就行了,其它就別多問了!”東方先生冷聲道。

秦子白眉頭微皺。顯然有些不爽。

“你也別用這種眼神看我,嗬,這一次,可不僅僅我,我的本體,可是親自允諾熙宇大帝,負責幫他對付大乾的壽師,你們該知足了!”東方先生冷聲道。

---

龍脈城下,一個地宮之中。

地宮之內,住著一胖一瘦的兩人,胖如巨山的紫微,瘦如骷髏的長生。

這一日,紫微在一個巨型地宮大殿之內,雙手之上頓時冒出大量的軟毛,軟毛淩虛一刷,好似染了墨汁一般。

在地宮內,身形甩動,墨汁頓時揮灑而出。

“嘩啦啦啦啦!”

墨汁落地,頓時形成萬千的黑色符文。

“嗡!”

陡然,地宮下大地通紅一片,好似變成烙鐵一般,無盡火焰似乎要從地底衝出。

但,萬千黑色符文陡然綻放出耀眼的黑光,瞬間將大火鎮壓了下去。

“我的個乖乖,好險,這次描符差一點就遲了。都怪長生偷懶!要不然老子就要被烤成肉幹了!”紫微長呼口氣。

紫微滿意的看了眼自己傑作,緩緩的挺著肥胖的大肚子,向著大殿一個小門走去。

通過小門,進入了另一個地宮。

在那地宮之中。

枯瘦如柴的長生,右手也是冒出大量軟毛,在一張獸皮上,用心的繪畫著什麽。

“什麽?長生,你幹什麽?”紫微陡然瞪眼喝道。

“啊?”長生頓時將那獸皮畫卷藏入身後。

“沒,沒什麽,嘿嘿!”長生心虛的笑道。

“你個龜兒子,你又畫畫?老子這麽胖,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你還畫?你還畫?”紫微驚怒不已。

“我剛才看你去描符了,所以,一時手癢,一時手癢!”長生賠禮道。

“狗屁的手癢,你的手癢,就是要害我!老子跟你拚了!”紫微瞪眼中衝了上去。

“你,你別過來,你過來,我就把畫給你看!”長生頓時叫道。

“你給我看啊?你給我看啊,你給我看,我就給你朗誦詩歌,你信不信?”紫微衝到了近前。

“別,別,哥,大哥,你別朗誦了,我都枯瘦如柴成這樣了,你再朗誦,會要我命的。我不給你看我的畫,不給你看!”長生頓時驚恐道。

“狗屁,我不相信你,你每次都這麽說,然後我每次都中招了!”

嘭!

紫微一把掐住長生的脖子。

“你不也是?我每次去描符,你不也是朗誦詩歌?”長生也掐住紫微的脖子。

“狗屁,你不會不聽啊?”

“我不聽個屁?你的詩歌聲音能穿透一切,堵住耳朵都不行!”

“狗日的,老子打死你,讓你手賤,讓你手賤!”

“你不一樣?”

……………………

………………

…………

咕嚕嚕,兩人互掐中在地宮中翻滾了起來。

“轟隆隆!”

陡然,地宮外傳來一個聲音。

“什麽聲音?”紫微微微一愕。

二人互掐停了下來,聽向外界。

“姐夫,不能挖了,這不能挖了!快走,快遠離這裏!”龍婉鈺的聲音,焦急的傳了下來。

“有人現我們了?”長生眼睛一瞪。

“有救了?快,快來人啊,快挖!”紫微頓時興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