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第四十五章 血龍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龍脈城。…≦,

城門封閉,大陣開啟,一時間血霧四起,籠罩整個龍脈城。

地宮外,一眾剛剛剖腹產元氣大傷的修者臉色一變。

“不好,情況不對!”

“走!”

很多修者瞬間向一眾城門奔去,連近在咫尺的地宮,也不在乎了一般。

“轟!”“轟!”

靠近的東城門、南城門很快就傳來陣陣轟鳴之聲,卻是一眾強者根本破不開城門。

狴犴大王皺眉看向天空大陣,探手一根鎖鏈衝天而上。

縱然元氣大傷,中天宮的威力也浩大無比。

“轟!”

鎖鏈轟然撞擊在大陣之上。一聲巨響,鎖鏈悍然撞了回來。

“什麽?”狴犴大王臉色一變。

四周一眾修者也是臉色陰沉。

“龍脈城被封死了?誰?”四周修者臉色一變。

那可是中天宮的一擊啊,這一擊,就是攻擊在普通城池的結界之上,也該有所裂痕的,可在這裏沒事?

“昂!”

陡然,遠處傳來一聲龍吟。

“大地龍脈的聲音?在西麵?”陡然有人驚訝道。

“呼!”

頓時,大量修者向著西麵衝去。

西麵,秦子白、東方先生的居所。

此刻的西麵,滾滾血腥之氣撲麵而來。卻是一個血霧濃鬱到液態的區域,包裹那一個方向。猶如滾滾血水籠罩一般。

最前麵的十個修者衝來。

從血水區域中,陡然湧出一個龍頭。

“昂!”

龍頭浩大,大到百丈,衝來的修者還沒來得及呼喊。

“啊嗚!”

一口,就被巨大的龍頭吞吃了。

“什麽?”後方修者臉色一變的身形一頓。

卻看到,從血龍頸部之處,龍鱗之上,冒出一個個人的頭顱來。

“那是張家家主?”

“那是青海宗主?”

……………………

…………

……

有人認了出來,正是剛才被吞下的十個修者,他們轉變被煉化了,並且頭顱化為了血龍的鱗片?

“這、這、這是…………?”

“龍角有殘缺,沒錯,這是曦焱的大地龍脈,錯不了。”

“古先生沒有騙我們?原來都是真的?”

……………………

………………

……

四周修者臉色狂變。

“昂!”

血龍猙獰,似乎要再度衝上前來。吞吃衝來之人一般。

從血水區中冒出越來越多的身子,而此刻,龍鱗之上,卻有著一個又一個的頭顱。看的一眾修者心中一陣發寒。

“這是大地龍脈?怎麽可以用來攻擊?”一個修者驚叫道。

“這是一個壽陣?曦焱的大地龍脈,已經被一個壽師煉化成了凶物!”狴犴大王臉色一冷道。

昂!

血龍轟然衝來。

狴犴大王麵露猙獰,頓時一掌轟然打去。

“轟!”

中天宮威力超絕,轟然撼住了血龍。將血龍擋了下來。

“狴犴大王,你說這是壽陣?我們都入了壽師圈套?”有人驚叫道。

“曦焱?秦子白?”狴犴大王麵露猙獰。

手中用力,但,血龍威力好似越來越大一般。狴犴大王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找到壽師,殺了壽師,我們才能出去,快!”狴犴大王頓時大喝道。

血水區之中,陡然傳來東方先生的聲音:“咯咯咯咯咯,秦子白,跟我爭有什麽用?還不快去對付狴犴大王?此事出了紕漏,你如何向熙宇大帝交代?”

“哼!”血水區中傳來秦子白的一聲冷哼。

身形一晃,衝了出來,手中一柄長劍,轟然斬向狴犴大王。

“嗯?”狴犴大王臉色一變。

手中一鬆,鎖鏈轟然迎向秦子白。

“轟!”

兩個中天宮交戰而起,頓時卷起滾滾風暴。

血龍解脫,頓時咆哮中衝向一個個修者。

“不好,快退!”眾修者驚叫道。

“吼!”

血龍張口一吸,大量修為弱的修者頓時被吸入血龍口中。

“快走,救命啊!”四方修者臉色狂變的後退之中。

“哼,等我的血龍吃了這些人,再來吃你們,嘎嘎嘎!”東方先生的聲音陡然傳來。

“不要,不要吃我們!”

“大人,救命啊!”

“大人!”

……………………

………………

…………

血水區中傳來一陣陣呼喊之聲。

秦子白臉色一變:“東方先生,先吃外麵的,不許動我部署,否則,我就不管了!”

“秦子白,你現在憐憫還有什麽用?哈哈哈!”東方先生冷笑道。

“血龍吃了外麵的人,也許力量就夠了!你若不允,我真的不管了!”秦子白怒吼道。

“好好好好,秦子白,我給你次臉麵,先吃外麵的人,哼!”東方先生冷聲道。

“轟!”

血龍頓時從血水區中湧出,向著四麵八方快速狂湧而去。血龍後背之上,更是站著一身白袍的東方先生。

站在血龍後背,操縱著血龍,肆虐四方。

“昂!”

巨龍張口長吸,頓時,前方逃竄的修者們,被一口吸入腹中。

“快走,快散開!”無數修者逃竄之中,驚恐無比。

轟隆隆!

整個龍脈城內部,頓時混亂不堪。

“殺了壽師,殺了那壽師!”

大片修者躲開血龍,想要去斬殺龍背上的東方先生。

但,一靠近東方先生,東方先生腳下那些鱗片頭顱好似活了一般,陡然頸部伸長,猶如人頭蛇一般,轟然衝出。

頓時,對衝來的修者一陣亂咬。

“啊!”眾修者頓時驚恐中被人頭咬傷。

甚至,被一個詭異人頭一口吞了下去。

“嗡!”

被鱗片頭顱吞了下去的修者,也很快被血龍消化,從不遠處冒出一個新的鱗片頭顱。

四周修者頓時倒吸口冷氣。

隨著吞吃修者越來越多,血龍身上的腥氣越來越重,遠遠的都能讓人感覺到一股令人心寒的氣息。

而且血龍力量越來越龐大。

逃?普通修者根本逃不掉。

不遠處,狴犴大王臉色一變。

“壽陣?力量疊加?你們將所有吞吃人的力量,疊加在龍脈體內?你們要幹什麽?”狴犴大王驚叫道。

“輪不到你來管!”秦子白擋住狴犴大王冷聲道。

“轟!”

龍脈城中一片混亂。

古海、巨麓站在血水區,眼皮一陣狂跳。

“東方先生?他居然沒死?”古海眼中一冷。

“啊!”巨麓陡然一聲驚叫。

“嗯?”古海扭頭望去。

“皇上,我剛才想要進入血水區域的,但這血水,好似有著強腐蝕性,我的罡罩都抵擋不住。”巨麓驚叫道。

“哦?”古海眉頭微皺。

探手摸在懷中。

嗡!

一道黑光籠罩全身,卻是未生人留給龍婉鈺的那塊黑色玉符,古海嚐試觸碰。黑光籠罩古海,擋住了血水的侵蝕。

“你在外麵等我!”古海沉聲道。

“啊?皇上,你怎麽沒事?”巨麓驚訝道。

古海卻沒有理會,而是陡然踏步衝入其中。

外界一片混亂,內部卻頗為整潔。

這內部,是一個巨大的山穀。有著一些建築,頗為幽暗。遠處有著一個黑霧區域。

在不遠處的一個廣場之上。

此刻,正有著八萬人,被困在八個血色球體之中,每個裏麵一萬人,麵露驚恐之色。

“救命!”

“大帥,我等追隨大帥多年,大帥饒命!”

“誰來救救我,誰來救救我!”

……………………

…………

……

“秦子白的部署?”古海驚訝道。

古海驚訝的看著這群人,而這群人也忽然看到了古海。

“古海?”

“大瀚皇上?”

“大瀚皇上救我,救命啊!”

“古皇,昔日我等罪孽,為秦子白出兵大瀚,但我等是奉命行事,求古皇救命!”

“我願意效忠古皇,求古皇救我!”

……………………

………………

……

眾人頓時激動的祈求道。

古海沉默了一會,踏步頓時走到近前。

看了看血球,用黑色玉符的黑光輕輕一戳。

“啵!”

陡然,一個血球好似氣泡一般炸開。

“啊?啊?得救了?”眾人不可思議的叫道。

古海如法炮製,頓時破開一個個氣泡。

“啵啵啵!”

轉眼,八萬人都獲救了。一個個麵露狂喜之色。

“多謝古先生,多謝古先生!”所有人都帶著驚恐感激著古海。

“諸位,我記得你們是秦子白的下屬啊?”古海疑惑道。

聽到古海的問話,所有人忽然沉默了下來,一個個捏緊拳頭,眼中迸射出大量血絲。

“我是瞎了眼,跟隨秦子白!”

“秦子白這個白眼狼,我整個家族都效忠他,他居然將我們賣給壽師了!”

“還假惺惺的要護我們?先吃外麵的人?嗬嗬,哈哈,秦子白,他就是一個陰險小人!”

……………………

………………

…………

眾人頓時露出極度悲憤。

秦子白卻是幫著壽師算計我們,對我等不管不顧?所有人都心寒了。

無論秦子白怎麽想的,眾人昔日的效忠早已蕩然無存。

“諸位,我想找曦焱,不知誰知曉?”古海問道。

“在那邊,那個小壽陣裏,曦焱也不是好東西,將他的屬下全綁了,要殺他們。我們先前還暗地裏數落曦焱不是東西呢,想不到秦子白也不是東西!”一個修者頓時為古海指路。

“哦?那邊?”古海眉頭一挑。

“古皇,你要對付曦焱嗎?我有辦法,我們幫你!”頓時有人激動的叫道。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