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第五十八章 四大家族

“匡。”

古海推開大門,背著紫色的誅生刀,出關了。

“姐夫,你終於出來了。”龍婉鈺頓時跳了上來。

後方,蒙泰、唐楚、冰姬等群臣頓時圍了上來。

“恭迎皇上。”群臣恭立。

古海點了點頭,忽然,眉頭一挑,看向不遠處一個灰袍男子,男子很普通,卻又非常紮眼,因為古海居然不知道是誰。

“大乾天朝,夜神衛,百戶,見過一品堂主。”那灰袍男子恭敬道。

“夜神衛。”古海疑惑道。

“聖上有聖旨給古堂主。”那灰袍男子遞出一份聖旨。

“我就說,早點給我不就行了,麻煩。”龍婉鈺卻是翻了翻眼睛。

“郡主見諒,聖上旨意,在下不敢違背,聖旨交給古先生,我也就不打擾了。”灰衣男子恭敬道。

古海疑惑中接過聖旨。

灰衣男子微微一禮,踏步,頓時飛出了皇宮。

夜神衛,古海還是第一次聽說。

見灰衣男子離去,古海才打開聖旨。

“呼。”

聖旨展開,古海仔細看了起來,看著看著,眉頭一挑。

“姐夫,老頭子說的什麽。”龍婉鈺好奇道。

“撕。”

古海將聖旨撕成兩半,其中一半遞給龍婉鈺。

眾人一陣疑惑,但,這裏都是古海的人,誰也沒有多說什麽。

龍婉鈺馬上搶過仔細讀了起來,讀著讀著,陡然眼睛一亮。

“哈哈哈哈,老頭子終於開竅了,讓我去大都城玩,太好了,姐夫,我們什麽時候出發啊。”龍婉鈺興奮無比道。

古海沉默了一下,微微思索,最終點了點頭。

“再等等吧,上麵說,過些天,李神機要來,到時再出發,剛剛回來,你先休息一下,去看看流年大師出關了沒有。”古海笑道。

“我早就到朝歌了,就你沒出關,我去看過了,流年老禿子還沒出關呢。”龍婉鈺頓時搖了搖頭。

“好吧,不過,還是要等些時日,我剛回來,要處理一番朝政。”

“好吧。”龍婉鈺點了點頭。

安撫了一會龍婉鈺,古海揮退了群臣,回上書房,開始處理一些積壓的政務了。

一些重要的官員陪同,遇有問題,第一時間解釋。

古海看了兩天奏折,以極為快的速度批複了下去,一些陪同的官員也被安排出去了,隻留下冰姬、蒙泰和唐楚。

“一些應急之事,冰姬處理的不錯。”古海笑道。

“多謝皇上,皇上,這些天,臣也訓練了一支寒鴉軍。”冰姬鄭重道。

“哦。”古海疑惑道。

“臣既為第三軍團長,沒有一支軍團豈可稱軍團長,皇上,這是臣建軍的奏折,請皇上批複。”冰姬再度取出一個奏折。

“不必了,大瀚皇朝軍團長,有自行組建百萬私軍的權利,超過百萬,再找朕批複。”古海笑道。

“是。”冰姬點了點頭,臉上依舊如一座冰山一樣。

“冰姬,你昔日對朕說,天下各大勢力,你都了然於心,大元帝朝呢。”古海沉聲道。

“大元帝朝,臣也了解一些,大元帝朝,熙宇大帝一手開創,而大元帝朝之內,有四大家族。”冰姬解釋道。

“哦。”

“分別為常家、墨家、秦家、熙家。”冰姬解釋道。

“四大家族。”古海雙眼微眯。

“是的,常家家主,常勝,吸血鬼家族,皇上見過的,還有那常明,都是常家之人,墨家,墨家門生故吏遍布大元,可惜,墨家人丁稀薄,基本都是一脈單傳,老家主五十年前壽元到了,身殞了,本以為墨家就此蕭條,卻不想,墨家二代出了個墨亦客,皇上也認識。”冰姬解釋道。

“常勝,常明,墨亦客。”古海眉頭微皺。

“秦家,皇上也見過其一個二代弟子,秦子白,正是秦家二代最傑出的代表。”冰姬解釋道。

“熙家呢,不是大元帝室。”古海疑惑道。

“不是,熙宇大帝,和皇甫朝歌一樣,並未婚娶,所以也沒有後嗣帝室,但這個熙家,卻是熙宇大帝的一個堂親,自成一家,家主熙康,熙康王,更是五嶽書院的院主,在大元帝朝,地位極為尊崇,權利也極大。”冰姬解釋道。

“熙康王,五嶽書院。”古海眉頭微皺。

翻手,取出大乾聖上送來的聖旨,撕了兩半,一半給了龍婉鈺,還有一半就在古海手中。

“五嶽書院,並非最頂級的,但,卻因為熙康王是書道大家,卻撐起了這間書院,熙康王詩詞歌賦,無一不精,曾周遊列國,更前往大乾天朝的國子監,挑戰國子監,可惜最終敗北而走,後,大乾天朝國子監祭酒周遊列國,曾前往過五嶽書院,但,回去的路上,卻杳無音信了。”冰姬回憶道。

“大乾天朝,國子監祭酒,公羊聖。”古海雙眼微眯道。

“不錯,正是公羊聖,可惜消失了。”冰姬點了點頭。

古海卻是深吸口氣,看著手中的半份聖旨。

卻看到那半份聖旨之上,正有著一列字——

大乾天朝,國子監祭酒,公羊聖被困五嶽書院,救回公羊聖,為大乾天朝一等天功,大都駐紮夜神衛,全力配合古海、李神機——

這是古海撕下的那一份信息。

去大都城,明,為兩國止戰,友好交流,暗,為了救公羊聖。

古海又看了一會,翻手,將這半份聖旨收了起來。

“五嶽書院,離大都城多遠。”古海看向冰姬。

“五嶽書院,就在大都城外,緊靠著。”冰姬回憶道。

古海點了點頭:“冰姬,既然你對大都城比較熟悉,那,你隨朕前往。”

“是。”冰姬應聲道。

扭頭,古海看向唐楚和蒙泰。

“唐楚、蒙泰。”古海沉聲道。

“臣在。”二人應聲道。

“龍脈城的事情,你們應該都知道了吧。”古海沉聲道。

“是,皇上閉關這些天,隨行官員都說了,皇上神威。”二人馬上恭敬道。

“嗬,朕當時,救了十幾萬人,都是四方城池中的一方豪強,多少都受了朕恩,朕的些許請求,他們應該大多都能相助。”古海笑道。

“救命之恩,他們應該記得的。”蒙泰笑道。

“朕也不是挾恩望報,也不要他們做太多,唐楚利用這層關係,負責將天下第一樓開設到那裏,而蒙泰,你的錦衣衛利用這層關係,迅速布下眼線。”古海看向二人沉聲道。

“皇上放心,臣定不負皇上所望。”蒙泰臉色一肅道。

“臣遵旨。”唐楚也應聲道。

救命之恩,如此大的恩情,若是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二人直接辭官吧。

古海點了點頭——

書房外。

龍婉鈺躺在大院子中,漁網吊床之上,看著頭頂上的大樹,吃著蜜餞,好似非常享受的樣子。

“怪哉,怪哉,怪了。”體內傳來妖鬼靈鬱悶的聲音。

“怎麽了。”龍婉鈺愜意的問道。

“古海身後背著的那柄紫刀,怎麽,怎麽那麽眼熟啊。”妖鬼靈糾結道。

“你以前見過。”龍婉鈺疑惑道。

“不是,沒見過,隻是那材料,怎麽看有點像天誅地滅石啊。”

“像就像唄,這有什麽。”龍婉鈺神經大條道。

“不對,不對,若真是天誅地滅石,這古海也太邪門了。”妖鬼靈鬱悶道。

“嗯。”

“兩次了,必死的局麵,古海居然化險為夷了,上次我就跟你提了一下天誅地滅石,他很快就搞到了,搞到也就算了,他居然還有本事將其煉化了,這古海邪不邪門,他是妖孽啊。”妖鬼靈糾結道。

“呸,妖鬼靈,你再說我姐夫壞話,我以後就不理你了,讓你沒人說話,憋著難受。”龍婉鈺眼睛一瞪。

“呃,好,好,我不說,隻是這古海真的很邪門。”

“你還說。”龍婉鈺眼睛一瞪。

妖鬼靈:“………………。”——

又過了十多天。

古海安排好了一切。

李神機的飛舟,也抵達了朝都。

“古先生,久違了。”李神機笑著迎向古海。

古海此刻,帶著龍婉鈺等人也迎接著李神機。

看著李神機那狀似和碩的笑容,古海冷笑道:“李營主,久違了,上次龍脈城,還真是多虧你啊。”

“嗯。”李神機眉頭一挑。

古海怎麽可能知道的,大乾聖上提到的,不可能,大乾聖上不可能說的啊。

古海這些天一直在揣摩著那日的不尋常,特別是一眾麓石人的話語。

曦焱、秦子白圍困婉兒仙子<spanclass='c

9ad6

haracter'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44040866548/32846786/8932551393840546029.png)'>多麽隱蔽的事情,麓石人居然轉眼找到地方了,太巧了,也太不合理了,畢竟,根據古海的分析,麓石人們並非那麽聰明的。

古海好似感到一雙手在後麵推波助瀾。

猜了好幾個人,這李神機也隻是其中的一個揣測對象,剛才隻是試探了一下,果然是他。

深吸口氣,古海笑容微微恢複,李神機的神情也恢複了,但此刻開始,古海對李神機的戒備更大了。

而李神機也是瞬間戒備起了古海。

不管古海是不是試探自己,但,能猜到自己,卻也是一份能耐。

“古先生智慧,此行護送婉鈺郡主,一路若有疑惑,還望古先生不吝賜教。”李神機微微笑道。

“賜教不敢當,在下隻是元嬰境小修而已,比不得李營主,此行若是遇到一些莫名的襲殺,還望李營主多多出手。”古海笑道。

二人打著機鋒,龍婉鈺並沒有看出來。

“人到了,我們快走吧。”龍婉鈺興奮道。

ps:開‘新浪微博’了,擦,這個名字被注冊了,這也是我糾結幾年沒有開的緣故,今天開了,用了我的本名,柏躍躍,關注‘柏躍躍’,就是我,以後,我會盡量多花時間在微博,就好像qq群一樣,每周都去群裏,微博也將不斷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