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第七十章 撕了《將進酒》

“一篇詩成泣鬼神的初筆,這就用掉了?浪費啊!”

“文氣臨身?書境入世?暴殄天物啊!”

“那可是《俠客行》的初筆啊,這就撕掉了?”

…………………………

……………………

…………

縱是城中百姓對蝠祖不滿,但,看到紫微、長生轉眼將《俠客行》的初筆撕了,也是一陣惋惜。

“豎子,爾敢!”蝠祖陡然眼睛一瞪,怒吼而起。

卻看到,那俠客行的初筆被撕了以後,內部的所有浩然正氣全部進入了紫微、長生體內,那卷《俠客行》紙張,更是化為碎末,緩緩消失一空了。

紫微、長生身體暴漲到了十丈,一股龐大的氣息狂湧而出。

“這是……?”古海驚訝道。

“俠客行?太可惜了,如此篇章這就浪費了?”一旁司馬風皺眉道。

“不是,為什麽他們身體……?”古海驚訝道。

“書道氣息啊,那篇《俠客行》中蘊含了滾滾浩然正氣,隻要撕了初筆,撕開,裏麵的浩然正氣就會湧入撕開者的身體,短時間化為無窮力量,浩然正氣越多,力量越大。古先生,你不知道?”一旁司馬風愕然道。

“第一次聽說!”古海眼睛卻亮了起來。

司馬風瞠目結舌,連蝠祖的出手都忘了。

第一次聽說?真的假的?書道修者,近乎都知道的事情啊,古海第一次聽說?你還是不是書道修者啊。

司馬風麵露苦澀,能創出如此篇章的人,怎麽可能不是書道修者?

隻是,為何他那麽無知,能創出如此篇章!我這麽有才,就寫不出來呢?

“不僅文氣入身,還有書境入世,書中俠客附體,他們兩個就是書中的絕世俠客了!”司馬風苦澀的解釋道。

古海卻死死盯著二人巨大的身影。

“敢你媽媽,古海說送給我們了,那就是我們的,我們想撕就撕,老子撕了又不是一張兩張了,在我麵前得瑟,你找死!”

“滾你娘,你才是小娃娃,你們全家都是小娃娃!”

紫微、長生頓時爆著粗口,各自用毛筆刷了過去。

毛筆刷出,好似兩道俠客的劍形長虹,轟然撞向蝠祖。

“我的《俠客行》,你們居然敢毀了我的俠客行,找死!”蝠祖麵露猙獰,剛剛頓住的左手,再度伸出。

“吱吱吱吱吱吱!”

無數蝙蝠環繞,隨著那一手掌,向著兩個巨人抓去。

“轟!”

劍形長虹,頓時猛地一頓,轟然爆開。

“什麽?”紫微、長生臉色一變之際,隻能迎掌而上。

“轟、轟!”

兩掌轟然撞在蝠祖右掌之上。

兩個巨人猛地腳下一踏,五嶽書院的山峰一陣搖晃,似乎要倒塌一般。

“糟了,他媽的,忘了我現在實力了,我隻有金丹境力量!就算浩然正氣在身,也發揮不出太大的威力!”

“完了,我要頂不住了!”

紫微、長生頓時臉色一變,被蝠祖的右掌狠狠的壓下。四周無數蝙蝠向著紫微、長生湧去,但,虛空中無數鬼神泣誦之聲,卻環繞二人,用聲波衝擊著蝙蝠一般。

“哼,不自量力!”蝠祖一聲冷哼,手中越發用力。

紫微、長生沒計算好力量,可古海卻是眼中一亮。

撕開初筆的詩句,就能浩然正氣臨身?兩個金丹境的力量,能短時間達到開天宮的實力?

蝠祖一掌壓下紫微、長生,另一隻手掌,卻是對著古海周圍一群人抓來。

一掌抓出,比對付紫微、長生的不弱多少。

那可是大乾使團啊。

“蝠祖,不要啊!”熙康王、墨亦客、秦子白驚叫道。

“始祖,不能啊!”常勝也焦急道。

“滾開,你們!別逼我發火!”蝠祖一聲冷喝。

一眾大元官員卻是一陣無奈。

左掌向著眾人抓去,蝠祖臉色陰冷道:“臭丫頭,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蝠祖左掌抓去,似乎要掀翻所有人之際,李神機陡然取出一柄長劍,迎劍衝了上去。

“哼,老東西,還真不知道自己姓什麽了?”李神機一劍斬下。

無數蝙蝠頓時迎了上來。

一劍斬下之際,無數蝙蝠瞬間爆炸而開。

“嗯?”蝠祖臉色一冷。

“轟!”左掌轟然迎向長劍,頓時一聲巨響。

虛空卷起一股暴風。

長劍和左掌僵持,蝠祖臉色陰沉:“嗬,李神機?有些能耐,到中天宮了?”

李神機麵露冰冷,手中再用力。蝠祖左掌威力也暴漲而起。

眼看,蝠祖的雙手都被纏住了。

可就在這時,蝠祖胸前的無數蝙蝠陡然凝聚,轟鳴中化為又一隻手掌。

“第三隻手?”龍婉鈺臉色一變。

“皇上,他要對付的是我,你保重!”冰姬將《將進酒》往古海懷裏一塞,身形快速向著遠處飛去。

冰姬要快速離開,以防連累古海。轉眼已經飛出一段距離。

“想跑?哈哈哈,我的蝠海領域,你還想跑?”蝠祖一聲冷哼。

那第三隻手陡然跨越時空一般,瞬間遠去,一把抓住了要遁逃的冰姬。

“冰鏡**!”冰姬一聲大喝。

陡然,一個巨大的冰球在半空凝聚,蝠祖的第三隻手轟然抓在其上。

“轟!”

冰姬被困冰球之中,蝠祖第三隻手抓下,頓時讓冰球出現無數裂紋。

“小丫頭,你走啊?走啊?哈哈哈哈!”蝠祖麵露猙獰的冷笑道。

蝠祖一人,操控全場。

李神機不知有沒有盡全力,但,此刻一劍僵持了蝠祖左手。

紫微、長生身體越來越矮,此刻也是焦急無比。

冰姬更是麵露焦急之色,可被蝠祖的第三隻手抓住,根本逃不掉了。

大都城中,無數百姓都一臉焦急。

五嶽書院的山峰,已經崩塌,此刻一眾官員也是一臉焦急,想要阻止蝠祖,但,卻又不敢。

司馬空取出飛舟,帶著龍婉鈺、古海一行飛起。

“司馬風,保護婉鈺!”古海沉聲道。

說著,古海拿起那篇《將進酒》,猛地一撕!

“什麽?不要!”城中,無數書道修者頓時一片狂呼。

初筆,世上隻有一篇,那將進酒,可是剛剛征服了所有書道修者,眾書修都將其奉為聖典了,你卻把它撕了?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早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複來!”

…………………………

………………

……

轟轟烈烈的鬼神泣誦之聲再度響起。

古海撕毀《將進酒》的一霎那,不知道撕碎了多少人的心。那可是《將進酒》啊!

“古海?你大膽!”蝠祖陡然瞪眼怒吼道。

此刻,兩億百姓看著,蝠祖雖然猖狂,但也收斂了很多,隻要將兩篇文章給自己,自己會放你們一條生路的。

可那兩蠢貨撕了《俠客行》也就罷了。

古海卻更是撕了《將進酒》?那篇文章,你也舍得撕?

撕開的一瞬間,鬼神浩大的泣誦聲響徹天地四方,而紙張裂口之處,更是爆發出普照天地的白光,那一瞬間,好似一輪昊日憑空浮現。

蝠祖張口想要吞吸,但,此刻昊日卻有著一股莫大之力,卻是緩緩操縱億萬浩然正氣湧入古海體內。

古海感到,一股股聖潔的力量湧入體內,就好似昔日調動一國之勢一般,不過,似乎這些力量都比較虛,比調動一國之勢的都要虛。

但,終究讓古海的力量在呈幾何倍數的暴漲之中。

一點一點,昊日向著古海身體內滲入。

龐大的浩然正氣入體,似乎要撐大古海身體一般,這股撐大,並不難受,反而非常溫和。

但,古海並沒讓浩然正氣改造自己身體,而是將這股力量擠壓入了一眾丹田、神宮。還有那致密無比的肉身。

“轟隆隆!”

古海跳出飛舟,周身一道道氣浪席卷四方,吹的一眾蝙蝠無法靠近。

“姐夫,小心!”龍婉鈺一臉焦急。

司馬風卻是操縱飛舟帶著龍婉鈺向著外界退去。

沒人敢攔龍婉鈺。

浩然正氣漸漸全部湧入古海體內了,陣陣鬼神泣誦環繞,讓古海綻放萬丈白光的身形,顯得無比的神聖。

城中,婉兒仙子焦急的飛出酒樓,要飛出城去。

司馬長空、神武王也是臉色一沉,露出一絲擔心。

古海力量越來越強,一輪昊日入體,此刻力量達至巔峰,古海感覺,從來沒有過的這種力量感。

“呲吟!”

後背之上,誅生刀轟然拔出。力量灌入誅生刀,誅生刀頓時綻放出耀眼的紫光,似乎要隨著古海,一同斬向蝠祖一般。

“我的《將進酒》,混賬東西,給我殺了他!”蝠祖瞪眼怒吼道。

自己前來,就是要奪取《俠客行》和《將進酒》的,卻不想古海和那兩蠢貨居然將其撕了也不給自己。蝠祖頓時怒氣衝天。

“吼!”官員中,一眾吸血鬼頓時露出獠牙,似乎要衝上來。

“這是大乾使者,你們要將我大元陷入戰亂嗎?放肆!”常勝眼睛一瞪,攔住了一眾吸血鬼。

但,秦子白卻是驟然衝了上來。

“轟!”

秦子白手抓長劍陡然擋在了古海麵前:“古先生,停手吧,你們都不是蝠祖的對手,別再向前了!”

古海露出一絲冷笑,沒有理會,腳踏天元,誅生刀轟然斬出。

“嗡!”

兩百巨大的刀氣環繞古海四方。誅生刀更好似引動九天神雷,斬下之際,居然拖下了九條巨龍般的紫色雷電。

ps:宣傳一下我的新浪微博,用的我真實姓名‘柏躍躍’,有興趣可以關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