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口

.shumilou.co

m.shumilou.co

這是第二更!——

“哼,朕幹什麽?朕給你臉麵,才與你賭鬥.你卻放任大地龍脈四處玩耍?你視朕的賭鬥,隻是兒戲?”冰人頓時反咬一口。

古海的反咬一口,讓剛剛要發怒的大戮聖上微微一頓。

大戮聖上冷冷的看向冰人。眼中閃過一絲冰寒。

“哼!”大戮聖上一聲冷哼。

大手一揮,大地龍脈直衝大都城方向而去。

一場危機,轉眼化為無形。

蝠祖、熙康王、常家眾老驚悚的長呼口氣,好險。

大都城。

熙宇大帝:“………………!”

“陛下,古先生遭到大戮聖上追殺了嗎?”墨亦客眼中閃過一股惋惜。

“沒有!”熙宇大帝深吸口氣道。

“哦?”墨亦客露出一絲意外。

熙宇大帝用法術將遠處畫麵再度展現了一下。

墨亦客瞪大眼睛,繼而神情一動。

“我明白了,這一幕,卻是昔日九五島的重演!”墨亦客眼睛一瞪。

“哦?”熙宇大帝疑惑道。

“在這之前,古先生肯定和大戮聖上談了很多話,從多方麵證明了冰人?就是陛下投影,大戮聖上已經深信不疑了,所以才能化解剛才的‘誤會’!昔日九五島欺騙龍太子敖順,就是如此!這古先生,做事滴水不漏!”墨亦客苦笑道。

“哼!滴水不漏?”熙宇大帝眼中閃過一絲冷光。

“轟!”

再度,一刀借著氣運,轟然斬了過去。

熙宇大帝相信,冰人能躲過一次危機,不可能一直躲下去的。大戮聖上自有傲氣,不可能任由冰人無理取鬧的。

“轟!”

刀罡劃破虛空,瞬間出現在了空空城外。

“哼,又來?”大戮聖上眼睛一瞪。

這一次,是真的怒了。

賭鬥,隻是笑話吧?熙宇大帝就是奚落自己。

“轟!”

大戮聖上踏步站起身來,周身釋放出一股滔天殺氣,目光直衝冰人方向。似乎根本不想再坐下來談判了。

“糟了,陛下,救命啊!”蝠祖臉色一變,調頭向著遠處飛去。

“古海,被你害慘了!”熙康王臉色一變,調頭向著遠處逃去。

“轟隆隆!”

常家眾老帶著一眾下屬,倉皇而逃。

大戮聖上的暴怒,頓時讓他們驚恐的丟卻了一切底線,根本什麽也不顧,留下古海等死。

“皇上,他們、他們……!”冰姬臉色一變。

古海盯著遠處,卻並不說話,因為古海還有著大戮聖上的屍體做保命符,並沒有到必死之境。

遙遠處,熙宇大帝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手中刀罡威力更加猛烈的斬去。

蝠祖、熙康王帶著大批下屬遁逃的一幕,卻是讓大戮聖上忽然一頓。這畫麵太過詭異了。他們怎麽離開熙宇大帝投影,逃了?

不過,盡管一頓,大戮聖上依舊滿臉殺氣。

從來還沒人敢戲耍過自己,誰也別想跑。遠處,比先前更加凶猛的血獄刀轟然斬了過來。大戮聖上麵露猙獰,正要一拳打碎之際。

半途之中,陡然伸出又一個纖細的掌罡。蔥蔥五指落下,瞬間夾向血獄刀罡。

“嗡!”

血獄刀罡停在了空空城外,不得寸進。

大戮聖上卻是臉色一變,抬頭看向那伸出纖纖五指的主人。手中的拳頭驟然停了下來。

“誰?”熙宇大帝在大都城臉色一變。

自己的刀罡,還沒與大戮聖上相撞,卻被半空中的五根手指夾住了?

自己和大戮聖上的戰鬥,生生的插進來一個第三者?

蝠祖、熙康王、常家眾老,古海、四周百姓盡皆抬頭望去,看向那五指的主人。

卻看到半空中,浮著一個紅色龍輦,一頭骨龍、一頭冥火龍正拖著龍輦浮在空中。

龍輦前麵的平台之上,身穿龍袍的妭,探手伸下,就是她,剛才抓住了血獄刀罡,讓刀罡無法再進分毫。

“妭?”古海微微一怔。她怎麽會在這?

不遠處,熙康王、蝠祖、常家眾老頓時張大了嘴巴。是她?

不久前,用數到三,嚇得大明王神放棄聖道書經,調頭就跑的那個女子,妭?

妭看了一眼下方,手指猛地一用力。

“嘭!”

血獄刀罡瞬間被那纖纖五指,捏爆了。捏了個粉碎。

大都城。

熙宇大帝的刀罡轟然爆開,在大都城都形成了一股氣爆。

“轟!”

氣爆之下,常勝、秦子白、墨亦客頓時被掀的向後退了幾步。

“陛下,怎麽了?”墨亦客臉色一變。

要知道,陛下調動氣運揮刀,戰場隻會在遠處啊,什麽力量,居然反噬到了大都城?

熙宇大帝眼中一凝,死死的盯著畫麵中的那個妭。

妭一甩袖子,扭頭再度看向大戮聖上。

大戮聖上卻是臉色一沉。

僅僅一個動作,就展露了女子的強悍,那一刀的威力,即便隔了無限遠,減弱了那麽多,也不是這麽輕易就能捏碎的啊。

五百萬神血軍忽然一陣**。

妭的目光很平淡,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扭頭,看了眼四周。

蝠祖等人驚恐的遠遠躲開了,隻剩下那冰人還在裏麵與大戮聖上對峙。

“哦?又是你?”妭看向冰人。

那目光,好似有著一股穿透力,瞬間看到了冰人內部的古海。

因為,這已經是妭第三次看到古海了,第一次在龍脈城,妭餘光一掃,古海隻是路人,但妭的記憶力,卻是瞬間記住了所有路人。

第二次,不久前大明王神之處,妭嚇走了大明王神,對著古海曾看了一眼,當時也沒當回事,隻是認為巧了。

如今,第三次了,又一次遇到了古海?這就不僅僅是巧的緣故了。

冰人之中,古海也是瞳孔一縮。

大戮聖上都沒能看透冰人內部的自己,妭居然能隔著冰人看到自己?

也許古海在妭眼裏太過弱小,僅僅疑惑了一下,就不再關注,而是轉而看向大戮聖上之處。

“你是誰?”大戮聖上沉聲道。

大戮聖上忽然感到,眼前的女子,身上似乎有著一股詭異的力量,這力量,居然讓自己都感受到了一股威脅。

“聖上,我感到她是來對付我們的!”馬三眼臉色一變道。

“聖上,屬下也有這感覺!好像,專門是來針對我們的!”一個軍團長臉色一變道。

大戮聖上卻是陡然眼中一凝,抬頭看向上天。

“這是因果,她就是我們的劫數?上天派來對付朕的!”大戮聖上臉色一變。

“什麽?”馬三眼等人臉色一變。

遠處,龍輦之上,妭冷冷一笑:“上天派朕來?你們想多了!殺孽血魂?於朕大補而已!”

“殺!”

馬三眼一聲大喝,帶領一眾下屬,頓時衝天而上,各自抓著長刀,向著妭衝殺而去,從妭出現的那一刻,眾人就感受到一種相生相克的感覺,眼前女子,就是專門克製自己的。

大補之物?眼前女子擺明要對付自己。馬三眼頓時衝了上去。

妭一聲冷笑,大袖輕輕甩到身後,卻是陡然張開嘴巴。

嗡!

妭的口中,忽然冒出兩根血色獠牙,一股凶煞之氣直衝而出。

“吼~~~~~~~~~~!”

妭陡然一聲大吼,大吼之際,以龍輦為中心,四麵八方虛空陡然抖蕩了起來。

“啊!”

“我的頭!”

……………………

…………

……

四周無數百姓,包括蝠祖、熙康王、常家眾老頓時捂著腦袋,痛苦不已。妭的吼聲之中,似有一股魔音一般,聽的所有人頓時抱頭痛楚。

冰姬也是痛苦的捂著耳朵。

古海眉心的天鎮神璽卻是轟然一震,為古海鎮住了這股音波衝擊。

音波?不,妭張口之際,忽然產生一股吸力,馬三眼連同衝上來的十萬神血軍,近乎一瞬間被這股吸力纏繞動彈不得,被瘋狂的拉扯之下,瞬間進入了妭的口中。

“轟隆隆!”

十萬神血軍轉眼被妭吞噬了?

大戮聖上臉色一變:“混賬!”

一掌,大戮聖上向著妭打來,虛空凝聚一個巨大的血色掌罡。

“吼~~~~~~~~~~~~!”

妭的吼聲不停,虛空巨顫,大戮聖上的掌罡轉眼被妭吸入口中,並且這股吸力還在增加,轟然直衝大戮聖上而去,想要將大戮聖上也吞吃了。

“什麽?”大戮聖上臉色一變。

周側的神血軍頓時受不了這股吸力,紛紛被妭吸入了口中。

吸力針對大戮聖上,此刻,即便大戮聖上也是身形一陣搖顫,似乎也要被吸進去了一般。

“不可能!”大都城的熙宇大帝臉色一變。

四方近乎所有人都驚呆了,就這一會功夫,已經有近百萬的神血軍被妭吞吸入口了?

妭周身,澎湃出一股滔天火焰,一股大旱之氣瞬間直衝四麵八方。

“快,合陣,合陣!對外防禦,對外防禦。”大戮聖上臉色一變。

“轟隆隆!”

頓時,在幾個外圍神血軍的操縱之下,九九封陽大陣轟然關合而起。

可即便如此,妭口中的吸力,好似不受九九封陽大陣阻攔一般,繼續吞吸之中。

“轟隆隆!”

越來越多的神血軍被吸入了妭的口中。

“聖上,救命啊!”

“聖上,不!”

“不!”

……………………

………………

……

一眾神血軍將士呼喊中源源不斷的吸入妭的口中。

“不,不,不!”大戮聖上麵露猙獰的嘶吼著。

因為,妭口中的吸力太大了,大到自己都要堅持不住了。

扭頭,忽然看到遠處的冰人也被吼聲震散了,露出內部的古海和冰姬。

看到古海和冰姬的瞬間,大戮聖上陡然臉色狂變。

假的?這不是熙宇大帝?那先前的賭約也是假的?都是假的?

自己被眼前男女騙了?因為被騙了,才開啟了九九封陽大陣,暴露了行蹤,才引來真熙宇大帝的出手,才引來了眼前女魔頭?

“你騙朕,你騙朕!”大戮聖上陡然瞪眼看向古海。

遠處古海抱著捂著耳朵的冰姬,皺眉望來。

“吼!”

妭的吼聲更加高亢。

那些已經找回身體的神血軍,陡然身軀一陣震蕩,魂體再度從肉軀中震蕩而出,驟然被吸力吸入妭的口中。

“不,不,朕不甘,朕不甘!”大戮聖上陡然發狂的嘶吼而起。

“轟隆隆!“大戮聖上連同最後的所有神血軍,驟然脫離地麵,被吸入了妭的口中。

待一口吞下大戮聖上,連同五百萬神血軍之際,妭才驟然停止了吼聲,站在高空,寬大的龍袍,在微風中擺動。周身散發出一股滔天血煞之光。

“嗡!”

虛空震蕩消失了,所有人都恢複聽覺了,不過,此刻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了,一個個抬頭看著高空那個龍輦,一陣輕顫。

大戮聖上,五百萬神血軍。被這女子,一口全部吞吃了。

一口?全部吞吃了?

ps:馬上出門,提前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