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第三十五章 閉口不動禪

這是第二更!

--

“噬道體?”

敖順看出來了,龍神武自然也看出來了,難怪靈山聖地盯著這乞丐不放。↗頂點說,..

噬道體?龍神武眼睛也眯了起來,此少年,若是利用好了,來日可是一個超級巨力啊,古海?難怪他如此執著。

“王爺?”司馬長空低聲提醒道。

龍神武臉色一沉,古海?靈山聖地?龍神武都不想他們得到乞丐,但,兩害取其輕。

“勝負已分,戒動菩薩,還望你守信!”龍神武忽然開口道。

龍神武開口。一品堂弟子頓時放聲大笑:“哈哈哈,堂主,我們贏了!”

“噬道體?”古海盯著乞丐看了一會,露出一絲驚奇的看向勾陳。

“主人,正法明怎麽回事?他那麽痛苦,會不會死啊?”勾陳焦急道。

一旁敖順笑道:“死不了,他得了大造化,剛才的大悲咒蘊含的道法,全部被他吞噬了,一時消化不了而已,很快就沒事了!”

“哦,那就好!”勾陳長噓口氣。

“你知道他是噬道體?”古海疑惑的看向勾陳。

“不知道啊!”勾陳搖了搖頭。

“那為何,你那麽著緊他?我剛才聽四方百姓的議論,這乞丐,隻是孤苦伶仃,你憐憫他身世?這不是你性格啊?”古海疑惑的看向勾陳。

“我怎麽就不能憐憫……!”勾陳還要辯駁。

但,古海眼睛一瞪,勾陳要厚臉皮的話卻戛然而止,因為勾陳的不要臉,古海最清楚不過。

“呃,是因為,我的歌聲,到今天,除了主人,隻有他能聽得懂!”勾陳聲道。

“歌聲?”古海眉頭一挑。

自己聽得懂個屁,勾陳歌聲,自帶‘難聽屬性’,誰都受不了。

“因為他是啞巴,所以不會拒絕?”古海皺眉道。

“不是的,他是非常喜歡,還拍手高興的,跟別人不同。我這些年走了多少地方,還是第一次遇到呢,以前也遇到很多啞巴,但,他們從來都是捂著耳朵逃跑了,就是聾子也捂著耳朵逃跑了,可正法明不會,他真的喜歡!”勾陳頓時急切道。

古海古怪的看著勾陳,你的歌也有人聽得下去?

“因為這乞丐喜歡你的歌,你才拚了命保護他的?不是因為他的噬道體?”敖順茫然的看向勾陳。

“是啊,主人的,錢財易得,知音難覓,我遇到知音了,自然要拚了命的保護他啊!”勾陳頭道。

敖順:“………………!”

遠處的龍神武:“………………!”

靈山聖地的和尚們:“………………!”

這原因,聽的眾人一陣蛋疼。

不管如何,古海勝了。靈山聖地敗了,這是不爭的事實。

“不,不,不可以,這乞丐,必須要帶回靈山聖地!咳咳咳!”紫竹菩薩咳著血瞪眼道。

一眾袈裟和尚也是焦急無比的看向戒動菩薩。

戒動菩薩也是一臉焦急,之前,怎麽可能會想到會敗?那《悲愴》根本不是《度魔經》對手,誰想到古海又創出一個《大悲咒》來了?

是不是古海臨時創造的不確定,但,絕對第一次在這世上露麵。

先前自己已經答應了,可誰能想到會敗呢?

戒動菩薩想要耍賴,可再一看四周百姓,此刻再也不將古海一行當做邪魔了,一些百姓更是雙手合十,似在感謝古海剛才創造的大悲咒一般。

怎麽辦?怎麽辦?

“未來佛祖,弟子無能,懇請未來佛祖做主!”戒動菩薩雙手合十,身旁一人代口道。

“懇請未來佛祖做主!”所有和尚盡皆雙手合十焦急道。

一眾和尚的雙手開口,頓時看的四周百姓皺起眉頭。

“戒動菩薩,怎麽輸不起?”

“是啊,剛才的那麽堅決,輸了就不糾纏古海,如今又要搬救兵?”

“靈山聖地,怎麽會這樣?我心中的佛道聖地,原來,原來都是這種食言而肥的人當菩薩啊?”

“靈山聖地,不過如此,還是我大乾好,聖上、太子們,盡皆言出必行。”

…………………………

………………

…………

很多百姓露出鄙夷之色,更多百姓露出的卻是不信。這群和尚,也太不要臉了吧?輸了還不認?

於此同時,天庭城,一間大殿之中。

“噬道體?這就是你要找到人?未來佛祖,你先前可沒有跟朕清楚!”一個威嚴的聲音緩緩傳出。

“大乾聖上明鑒,這的確是我們要找的人,噬道體,他也隻是噬的佛道,是我靈山聖地急需尋找之人,大乾聖上先前已經答應了在下,還望大乾聖上做主,將其給予在下帶回靈山聖地!”未來佛祖的聲音響起。

“朕是答應你了,但,你靈山聖地卻又將其輸給大乾一品堂了,那也怪不得朕了!”大乾聖上淡淡道。

“那戒動菩薩太過盲目自信,是為愚蠢,他們的話,不能代表靈山聖地!”未來佛祖鄭重道。

“不能代表靈山聖地?”

“隻要大乾聖上將那少年給靈山聖地,戒動菩薩他們,馬上可以被驅逐靈山聖地,如何?”未來佛祖開口道。

大殿之外,一眾大乾官員、靈山聖地的和尚盡皆瞪大眼睛。

未來佛祖寧可將戒動菩薩驅逐出靈山聖地?戒動菩薩可是‘現在佛’的弟子啊。

“嗬,你們驅逐那群和尚,對朕又有何好處?”大乾聖上卻是拒絕了。

大殿之中陷入一陣沉默。

“我靈山聖地的輪回池,借你一觀?”未來佛祖鄭重道。

“哦?”大乾聖上似有心動。

“這是我所能做到的最大極限了,大乾聖上!”未來佛祖微微一歎道。

大殿中陷入陣陣沉默,過了好一會,才傳來大乾聖上的聲音道:“輪回池?借朕一觀?那最多隻能再給他們一次機會,而不可能將噬道體給你!能不能贏大乾一品堂,那看戒動自己造化了。”

“如此,足矣,多謝大乾聖上!”未來佛祖頓時感歎道。

--

天卯城,聽佛殿廣場,一眾和尚請求未來佛祖。

終於,似有兩股聲音傳入戒動菩薩和龍神武耳中。

“多謝佛祖!”戒動菩薩雙手合十,一旁代口者感激道。

飛舟之上,龍神武眉頭微皺,繼而對著天庭城方向恭敬一禮:“是,父聖!”

“三叔,聖上給你傳音了?”龍傲天疑惑道。

所有人都看向龍神武,不知聖上傳來什麽命令。

龍神武看了看場中眾人道:“聖上有旨,一品堂與聽佛殿廣場靈山聖地使者,再比一次琴道,以定乞丐歸屬!”

“什麽?聖上的?”

“肯定未來佛祖在聖上麵前求情的!”

“真不要臉,都輸了,還死皮賴臉的要再來一次!”

“也就聖上仁慈,才給他們又一次機會,靈山聖地,我看錯他們了!”

……………………

………………

…………

四周百姓頓時紛紛數落一眾和尚。

先前對眾和尚的態度還是非常好的,此刻,卻怎麽看怎麽別扭,還是我大乾好,比修佛,我大乾的一品堂也不弱你靈山聖地,隨便創造一個大悲咒,都能勝過靈山聖地,以前崇拜靈山聖地,還真是瞎了眼。

百姓紛紛指責一眾和尚。

眾和尚卻不以為意,紛紛露出激動之色。

不遠處,敖順臉色陰沉,若不是大乾聖上開口,敖順也要跟一群和尚翻臉了。還要琴鬥?先前那大悲咒的道法,可是已經被乞丐吞噬了啊,如何再琴鬥?

“堂主?”沐晨風擔心的看向古海。

古海卻是微微一笑,不以為意:“也好。我想這次靈山聖地再輸了,還有沒有臉開口再來一次?”

“哼!”一眾和尚頓時一陣冷哼。

大悲咒的成功,讓古海放心不少。大悲咒都能贏他們,古海還有更厲害的《金剛經》、《心經》呢,這玩意,前世去寺廟也聽過不少,甚至地球上一個姓王的流行天後也唱過。

比佛歌?分分鍾都能回憶起好幾首最經典的。

古海露出一絲冷笑,對麵一眾和尚卻是臉色一沉。

“這次是幾重《度魔經》?”古海笑道。

那一千羅漢此刻還反噬的吐血之中,哪裏還能念度魔經?

“這次不用,就我一人!”戒動菩薩的代口人開口道。

“你?戒動菩薩?”古海眉頭一皺。

“不錯!”戒動菩薩一旁代口人道。

“你不是沒長嘴嗎?”古海愕然道。

戒動菩薩:“………………!”

“古先生,戒動菩薩應該是修行的‘閉口不動禪’,不是沒長嘴!”敖順苦笑道。

“閉口不動禪?”古海疑惑道。

“是,閉口不動禪、還有閉目淨世禪,都是靈山聖地的無上秘法,閉口不動禪下,八風不動,巍峨如山,可定天地陰陽,萬魔不近身,閉口之後,再不開口,隻待最後一次開口!爆發出開天辟地之威。”敖順鄭重道。

“和閉目淨世禪一樣,一輩子隻睜開一次眼睛,他一輩子隻開口一次?一次之後,也會死了?”古海皺眉道。

“那倒不會,閉口不動禪,一旦開口,隻是一身修為盡數散盡而已,並不會一定死吧!”敖順搖了搖頭。

“那他如何鬥琴?”古海疑惑道。

“不動如山,自有佛音環繞,慢慢感化對手!而且,閉口不動禪下,對無數琴道有著大免疫,任憑琴道攻擊,卻巍然不動,不受影響!”敖順解釋道。

“就是,戒動菩薩坐在那裏,然後讓勾陳對他琴道進攻,就行了?”古海疑惑道。

“差不多,不過,一般來,對戒動菩薩沒有效果的,隻等戒動菩薩周身佛音不斷感化對手,威力或許不如《度魔經》,但,卻僵持很久很久。直到將對手磨的投降吧,聽,昔日戒動菩薩和一個琴道大師鬥琴,僵持了半年,戒動菩薩一動不動,那琴道大師的琴道對他一效果也沒有,聽了半年佛經,那琴道大師徹底認輸了!”敖順解釋道。

“這靈山聖地的人不要臉,這是耍賴!”沐晨風頓時焦急道。

“貌似,我都不需要給勾陳任何曲子了!”古海忽然苦笑道。

“呃?”眾人疑惑的看向古海。

“勾陳,你唱歌給他聽吧,他不是能耐著性子聽曲嗎?你慢慢唱,看他能聽多少首!”古海麵色古怪道。

“我給他唱歌?”勾陳微微一怔。

ps:今天有事,提前更新了,晚上qq聊繼續,可能要稍微遲一,不過,肯定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