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第三十六章 戒動的嘲諷

古海讓勾陳唱歌給戒動菩薩聽。

一眾和尚還不明所以,這次古海不插手?隻讓勾陳唱?他最多就唱個《悲愴》而已吧?古海主動認輸了?

眾和尚不明所以,但,終究有懂行的人。

沐晨風、敖順,盡皆臉色一變,忽然想起勾陳歌聲的厲害。沐晨風當初可是聽的七竅流血的。

要是先前,勾陳不用《悲愴》對付《度魔經》,直接自己唱歌的話,一眾羅漢肯定早就敗北了,當然,前提是勾陳沒被打死!

不止沐晨風,半空飛舟之上,龍神武、司馬長空和一群將軍,盡皆臉色一僵。

因為眾人可是聽過勾陳唱歌的,那歌聲,猶如魔音,至今還在腦海中回蕩。讓這妖孽唱歌?司馬長空等人不知為何,情不自禁的心裏一哆嗦。

“呃,三叔,你們怎麽這表情?那勾陳去唱歌,豈不是輸定了?”龍傲天皺眉道。

龍神武、司馬長空、一眾將軍盡皆轉過頭來,古怪的看向龍傲天。

“有問題嗎?”龍傲天微微一怔。

眾人搖了搖頭,麵色古怪的轉過頭去£∽£∽£∽£∽,m.↗.co︾m,看向場中央。

“古海,開始吧!”遠處戒動菩薩走到廣場中心,身後一人代為開口道。

“我給他唱歌?”勾陳微微一怔。

“不錯,大乾聖上的口令,讓你們琴鬥,就是,不準任何人動武,你不要擔心有生命危險!”古海了頭。

“哼,古海,你還想誣蔑我等?琴鬥就琴鬥,我們誰也不會插手的!”不遠處紫竹菩薩咳血的一聲冷哼。

古海冷眼看了一眼,沒有理會,我沒你們偷襲勾陳,而是擔心無關緊要的人上來打死勾陳。

“古先生,讓勾陳設個音障吧!”龍神武看著勾陳開口道。

“也好!”古海了頭。

“主人,我這麽好聽的歌,是不是太便宜他了?”勾陳看著戒動菩薩一臉不情願。

“你想怎樣?”古海眼睛一瞪道。

“好吧,好吧,算了,便宜他了!哦,對了,我把正法明帶著,他喜歡我的歌!”勾陳馬上道。

古海看了看蜷縮在地的乞丐,沉默一下了頭。

勾陳夾著乞丐到了廣場中心,四周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百姓此刻已經站到古海一邊了,冷冷的看著戒動菩薩耍無賴。

“古海,你真的不傳勾陳新曲目了?”戒動菩薩身後一人代口道。

“勾陳對付你,足矣!”古海冷笑道。

“也好,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戒動菩薩的代口者道。

完,戒動菩薩雙手合十,盤膝而坐。坐下之際,周身散發出一陣陣金光,金光之上,似乎凝聚出一個個佛像,佛像虛影環繞戒動菩薩,似在吟唱著某種佛經。

“閉口不動禪,已經開始了,勾陳,你自己心!”敖順叫道。

“沒事,我要唱了!”勾陳叫道。

“音障!”沐晨風頓時提醒道。

“噢,差忘了!”勾陳探手一揮。

“嗡!”

一個音障將勾陳、乞丐、戒動菩薩包裹在內。

一眾和尚臉色陰沉:“哼,一個天級琴的唱歌而已,有那麽珍貴嗎?讓我們聽一下也不願?”

盤膝而坐的戒動菩薩露出一絲冷笑。任你琴道如何厲害,我八風不動,巍峨如山。無人能夠影響我的,哼。

閉口不動禪運轉,陣陣佛音環繞戒動菩薩,似群佛庇佑,萬法不侵一般。

“勾陳開口了!”沐晨風瞪大眼睛叫道。

卻看到,音障結界之中,勾陳迅速進入了狀態,忽然張口,吐出了那首《蘿卜》。

歌聲一起,隻是普通歌聲,沒有琴道意境衝出的那種種幻象,沒有鬥士、沒有觀世音菩薩、沒有七彩蓮花,隻是普通的歌聲。

“就這樣?哈哈哈,這勾陳不過如此,我們贏定了!”紫竹菩薩興奮道。

可就這歌聲一響起,對麵盤膝坐著的戒動菩薩忽然間麵色一僵。左右眼,一上一下,嘴角忽然不自覺的**了一下。

這,這唱的啥?

戒動菩薩頓時後背弓起,如臨大敵,雙手合十,額頭冒出些許冷汗,將閉口不動禪運轉到了最大。

勾陳唱歌之際,漸漸投入了起來,而這歌聲被痛苦中的正法明聽到。正法明卻是緩緩不疼了,好似這歌聲能夠緩解正法明的痛苦一般。

慢慢的,正法明醒了,站起身來,看向勾陳。

勾陳看到正法明蘇醒,眼睛一亮,唱的更加賣力了。

“啪啪啪啪啪!”

正法明好似無比開心的拍起了手,那模樣,好似無比歡喜勾陳的歌聲一般,無比的陶醉、無比的歡喜,不停的拍掌,激動中好似古海昔日地球上看到明星的狂熱粉絲一般。

“這正法明,果然品味獨特啊,那模樣……!”沐晨風驚呆了。

何止沐晨風,龍神武也驚呆了,司馬長空和一眾飛舟上的將軍也驚呆了。

“這口味要有多重啊?”古海也驚呆了。

“難怪,難怪勾陳拚了命也要保護正法明,這模樣,勾陳要唱的熱淚盈眶啊!”敖順也是愕然道。

正法明開心的不斷拍手,激動不已。這一幕,看在外界人眼中,漸漸了頭。

“果然,雖然沒有什麽琴道異象,但這勾陳唱歌應該非常厲害!”

“那乞丐都拍手激動,顯然非常好聽!”

“可惜,神武王不讓我們聽,我也想聽,真可惜!”

“是啊,太可惜了!”

“這麽好聽的歌聲,便宜戒動菩薩了!”

“是啊,便宜他了!”

……………………

………………

……

一眾百姓無比惋惜道。

歌聲好聽?那更不能影響戒動菩薩了,一眾和尚紛紛露出自信之色,勾陳完了。

乞丐的不斷拍手,讓勾陳一時間歌性大發,唱的越發激昂。

所有和尚都露出了歡笑,卻誰也無法理解戒動菩薩此刻內心的感受。

“什麽玩意?這唱的什麽玩意?聾了我的耳朵吧!”

“孽障啊,孽障啊,這一定是佛祖對我的考驗!”

“我有閉口不動禪,八風不動,我八風不動,我可以抵抗!”

“影響不了我,影響不了我!”

…………………………

………………

……

戒動菩薩不停的自我催眠之中,可那歌聲卻不停的灌入戒動菩薩耳中。哆嗦、寒顫、惡心、崩潰。戒動菩薩此刻已經徹底傻眼了,這是琴道?

特別一旁乞丐那拍掌鼓舞,瘋狂追星族的模樣,更是讓戒動菩薩蛋疼,兩個都疼。

從歌聲響起的一霎那,戒動菩薩就整個人都不好了。

此時此刻,戒動菩薩唯一想做的,就是馬上去封住勾陳的嘴,那張唱出讓人絕望的嘴。

但,戒動菩薩做不到,所有人都關注著這場比鬥,就連未來佛祖、大乾聖上都看著自己的比鬥,自己能動武嗎?不要對勾陳動武,隻要做出動武的動作,大乾聖上就能瞬間滅了自己。

太難聽了!難聽到戒動菩薩有種想死的衝動。

“嗡!”

戒動菩薩封閉自己的聽覺,可是,沒用,即便聽覺被封了,那歌聲好似還在靈魂深處唱著,唱的難聽也就算了,還五音不全?還破喉嚨?你是天級琴嗎?你是魔鬼派來的逗逼吧?

擋不住?擋不住他的聲音?

怎麽會這樣?

戒動菩薩傻眼般的看向勾陳,這一刻,戒動菩薩才感覺眼前之人恐怖。歌能唱到如此難聽,也是一種境界啊。

別唱了!

戒動菩薩看著勾陳,傻眼的同時,好似要哭了一般。

“快看,戒動菩薩的表情,他是在嘲諷勾陳!”一個和尚興奮道。

音障隔內不隔外,外麵的聲音卻能被裏麵人聽到。

嘲諷個屁,我都要傻了!哪個蠢貨將我表情解讀成嘲諷了?

戒動那崩潰到便秘般的表情,若沒有乞丐襯托,定然所有人都以為是在痛苦,可乞丐那拍掌鼓舞的樣子,明顯不該有痛苦的啊,隻能理解戒動菩薩對勾陳的蔑視了。

隻有古海、沐晨風、敖順、龍神武等人知道具體情況。

“這戒動菩薩,也算有大意誌啊!”龍神武身後一個將軍感歎道。

“大意誌個屁,擠眉弄眼,一看就不是好東西!”龍傲天不明所以露出一絲不屑。

“呃!”一眾將軍微微一愕,卻沒有反駁,此事隻有他們知道。

可四周百姓卻看不下去了。

“靈山聖地真可惡,那戒動菩薩得意什麽啊?擠眉弄眼的!”

“哼,看那乞丐聽的多開心,勾陳唱的肯定極好,但,那戒動菩薩得意什麽?傷害不了他,就擠眉弄眼嘲諷勾陳?”

“虧我以前還挺尊重靈山聖地的,原來都是這類貨色!”

“得瑟什麽啊?古先生沒有傳曲給勾陳而已,用得著這輕蔑的態度嗎?”

“呸!什麽靈山聖地啊!”

……………………

………………

……

四周百姓一臉的不屑。

天庭城,皇宮一間大殿之內。

“閉口不動禪?這戒動似乎學的不怎麽樣?朕記得現在佛祖,閉口不動禪下,不動如山,這戒動是他弟子,與勾陳比鬥,卻擠眉弄眼,好不禮貌!”大乾聖上的聲音淡淡傳來。

“或許心浮氣躁了吧!”未來佛祖微微一歎。

“心浮氣躁?朕看他開心的很,閉口不動禪,修心養性,也不過如此,嗬!”大乾聖上淡淡道。

“閉口不動禪,我靈山聖地無上秘法,豈會不過如此?戒動隻是一時失態而已,那勾陳的歌聲對他沒有絲毫效果,一時得意吧!”未來佛祖不解的辯白道。

“無上秘法?那戒動怎麽七竅流血了呢?嗬!”大乾聖上淡笑道。

“呃?”未來佛祖的意識轉過去。

果然,盤膝坐在勾陳麵前的戒動菩薩,此刻眼中流下兩行血淚,口吐血沫子,在苦苦堅持之中。

自己放棄,就徹底敗了,一定要堅持,堅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