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限免 第三十章 天地第一生靈,燭龍!

龍婉鈺愕然的目光下,古海翻手取出一枚燭世青燈!

燭世青燈,昔日從過去佛手中得來,本來準備送給蚊道人完成昔日對其允諾的,可後來,古海發現其有辦法突破,就以幫他突破到上天宮大圓滿來代替了。

上天宮大圓滿?曆古**法寶?讓蚊道人選,蚊道人肯定選上天宮大圓滿啊。自身實力才是最重要的,外物,又有何用?

但,龍婉鈺不知道啊。

看到燭世青燈,龍婉鈺一陣古怪的看向古海:“姐夫,你兜裏還有什麽變不出來的?”

古海微微苦笑。

“轟哢哢哢哢!”

頓時,外界的黑暗再度產生一股超級巨大的擠壓之力,古之仙穹頓時再度發出裂縫般的巨響。

“這怎麽用?”古海馬上問道。

“催動燭世青燈光亮照到地方,一切壓力盡消!”龍婉鈺解釋道。

“呃?這麽簡單?”古海微微一怔。

雖然有諸多疑惑,但,古海還是選擇了相信龍婉鈺。輕輕催動燭世青燈。頓時,一個小火苗在燭世青燈上點燃。

外界,古之仙穹已經快受不了了,古海一步跨出。

龍婉鈺扶著古海的手臂,也跟著跨了出來。

“婉鈺,你快回去……!”古海一陣焦急。

但,二人已經跨出古之仙穹了。

四周依舊黑暗,但,古海卻再沒感受到壓力。

翻手收起古之仙穹,古海有些驚愕的看看四周。

燭世青燈的小火苗在這黑暗中搖曳,可這小火苗照耀的地方,二人壓力盡數消失。八卦燭龍大陣,對二人再無一絲一毫影響。

“這是?”古海驚奇的看向四周。

“果然是燭世青燈,姐夫,你怎麽連這寶貝也能得到啊?”龍婉鈺驚喜道。

“機緣巧合吧?婉鈺,你見過這八卦燭龍大陣?怎麽知曉燭世青燈可以破解?”古海好奇道。

“我以前看過啊,而且我知道,這燭世青燈內的小火苗,就是燭龍口中蠟燭上的一個火星!”龍婉鈺解釋道。

“什麽燭龍?”古海疑惑道。

“對了,姐夫你不知道,說起來,這天下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姐夫,你知道燭龍是誰嗎?”龍婉鈺笑道。

“誰?”

“我是天地第三生靈,卅是天地第二生靈。燭龍才是這天地間的第一生靈!”龍婉鈺回憶道。

“哦?”古海微微一怔。

六道仙穹,第一生靈是燭龍?

“燭龍誕生以後,過了好久好久,世上都沒有生靈的,那時天地什麽都沒有。燭龍睜開眼,天地變成白晝,燭龍閉眼,天地變成夜晚,燭龍吹氣就是夏天,呼氣就是冬天,呼風喚雨,無所不能!燭龍時常睡覺,一閉眼就是無盡黑夜,燭龍口中銜燭,那根燭,在他閉眼沉睡之際,照亮天地。”龍婉鈺回憶道。

“嘴裏含著點燃的蠟燭?”古海驚愕道。

“是,我是沒見過,好像卅見過,不過,後來燭龍不知怎麽就沒了,天地也大變樣了,而燭世青燈上的火焰,就是燭龍口中燭火的一個火星,雖然不似太陽真火那般熾烈,但,永世不滅,照亮天地,雖然威力不大,但,在這八卦燭龍大陣中,卻能取到奇效,就好似當年燭龍口中的燭光一般,能照亮世間一切!”龍婉鈺解釋道。

古海抓著燭世青燈,一陣古怪。

燭龍之焰?

這燭龍不會是六道仙穹的創世神吧?一眼開則天地亮。一眼閉則天地黑!

“當年,伏羲不知怎麽鼓搗出這陣法的,我還讓人試驗過,好不厲害!八百八十八條大地龍脈,模擬燭龍之威!”龍婉鈺感歎道。

“還是你厲害,連這燭世青燈都知道!”古海笑道。

“那是當然!”龍婉鈺頓時得意道。

“好了,既然燭世青燈能照亮我們的路,那我們就走吧!咳咳咳!”古海一陣咳嗽道。

“姐夫,我來扶你!”龍婉鈺急切的扶起了古海。

古海點了點頭。

先前施展周天十的傷勢還遠遠沒恢複,剛才又被八卦燭龍陣擠壓了一下,已然傷上加傷了,好在有補天力在不斷滋補。

龍婉鈺也極為歡喜的扶著古海,一步一步的緩緩向著八卦山外走著——

無疆天都。

無數強者此刻一直盯著冥河之上那無名大殿。

大自在天魔已經進去好一段時間了,還沒出來?

吳傷天魔都要堅持不住了,此刻也是鬱悶無比的呼喊著:“主上,主上!”

“匡!”

那無名大殿在無數人期待之中,終於打開了。

“大自在天魔出來了?”

“古海的誆騙沒效果了?”

“無疆天都完蛋了,大自在天魔出來,誰也逃不掉,快退後!”

……………………

………………

……

所有圍觀之人對大瀚帝朝都抱有同情之色。

大自在天魔安然出來,說明,古海的謀劃,根本沒用了。

陳仙兒、龍婉清盡皆露出擔心之色。

沒用?大自在天魔又出來了?

“哈哈哈哈哈,臭丫頭,看到了沒,我主上出來了,你無疆天都一個也別想逃,趕快跪在我麵前求饒,我或許留你一命!”吳傷天魔看著陳仙兒得意的大笑之中。

大自在天魔緩緩飛到吳傷天魔之處。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主上,主上快來助我,我要堅持不住了,我的滅毒金光還不夠!”吳傷天魔叫道。

大自在天魔卻看了眼不遠處的無名大殿。

“匡!”

那大殿之門忽然關閉而起。

“主上,快來助我,滅了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吳傷天魔叫道。

大自在天魔卻是扭頭看向吳傷天魔。

“好了,吳傷,撤吧!”大自在天魔淡淡道。

“呃,啊?”

吳傷天魔心中正想著一萬種折磨陳仙兒的手段,忽然聽到大自在天魔一句撤吧,聽的吳傷天魔露出極度不信之色。

“主上,你開玩笑吧?我們馬上就要滅無疆天都了,現在撤?這個時候撤?”吳傷天魔驚叫道。

外界聽到聲音的強者,也是陡然一片嘩然。

我耳朵聽錯了?大自在天魔說撤?為什麽?這時候撤什麽?所有人都不信,如吳傷天魔一樣盯著大自在天魔。

“我說了,撤!”大自在天魔聲音中帶著一股鬱悶感。

“撤?主上,都這個時候了,怎麽可以撤,我們不能……!”吳傷天魔頓時不理解的驚叫而起。

“啪!”

陡然一個清脆的巴掌響在吳傷天魔嘴巴上響起。

誰也沒有看到大自在天魔動手,也許太快了,也許無形的,但,所有人都知道,大自在天魔打了吳傷天魔一巴掌。

這一巴掌,好似打在所有強者臉上。

所有強者都忽然靜了下來,眼中透著一股不可思議。

“是,屬下萬死!”吳傷天魔卻是一個激靈,頓時驚恐的拜道。

這一霎那,吳傷天魔才想起來自己剛才和大自在天魔用什麽語氣說話。這絕對是找死的語氣啊。

一個巴掌,也瞬間打醒了吳傷天魔。

好險,好險自己沒有說出更過分的話。

大自在天魔一巴掌打後,就身形越來越淡了,臨消失前,再度看了眼那無名大殿。似有著一股不甘一般。

“呼!”大自在天魔消失了。

沒有再招呼吳傷天魔,但,此刻的吳傷天魔已經噤若寒蟬,再也不敢逗留。

“轟!”

一聲巨響,金網轟然炸開。吳傷天魔身形猛地一退,頓時倒飛而出。

“咻!”

沒有絲毫逗留,一瞬億萬裏,轉眼消失不見了。

走了?

天魔聖地的人,就這麽忽然走了?

誰也不知道為什麽,都明白,肯定是那無名大殿的原因,裏麵到底有什麽,就連大自在天魔都毫不猶豫的退走?

“嗡!”

陳仙兒撤去毒之大道,龍婉清撤去滾滾冥河之水。

可到了這一刻,無論是外圍觀望的強者,還是龍婉清、陳仙兒,或者無疆天都的所有人,此刻都露出極度震撼和茫然之色。

這就退敵了?這莫名其妙的就退敵了?

所有人都看向那無名大殿,但,這一刻,誰也不敢闖過去。

連大自在天魔都入之即退,誰還敢闖?

遙遠處,奪神殿口。

將臣雙眼微眯的看著大自在天魔消失的地方。

“真的走了?沒有絲毫逗留?白虎啊,白虎,你到底在那無名大殿,遇到了什麽?”將臣眼中充滿了好奇。

無疆天都外的強者們好奇之後,陡然意識到了什麽。

“這麽說,姬帝鴻的後手失敗了?無疆天都化險為夷了?那軒轅城呢?”

“對啊,軒轅城有古海的後手,請兩個上天宮去破城的,軒轅城空虛,豈不是…………!”

“不說虛無之中的古海與姬帝鴻,此次一局,軒轅城要是大破,那姬帝鴻豈不是敗了?”

“來人,快用琴俑詢問,軒轅城戰況如何!”

…………………………

……………………

…………

無數人急切想知道結果,這場天朝、帝朝之戰,到底誰才是最終的贏家。

軒轅城。

轟~!

一聲滔天巨響,冰火神陣轟然爆炸而開,巨大的衝擊,讓軒轅城整個一陣搖晃。

大陣破開,兩個上天宮大圓滿即將入城,不,兩人任意一人,翻手間,就能屠戮整個軒轅城。

軒轅城危在旦夕。

無數百姓露出驚恐之色,群臣更是驚慌無比。

四周侍衛放箭,但,箭雨離二人百丈距離就被二人的氣息碾為齏粉了。根本靠近不了二人。

“哈哈哈哈哈,現在,還有何手段,趕快施出來!”刑天大笑道。

大笑之聲,震蕩虛空,多少人頓時捂著耳朵痛苦無比。

後羿看了看天上的氣運沉聲道:“刑天,不要鬧了,速戰速決!”

“好!”刑天一聲大喝。

大喝之中,刑天翻手取出那柄斧子,轟然向著軒轅城劈了過來。

一斧劈下,虛空撕碎無數。上天宮大圓滿的一斧子,那威力何等的恐怖。

“不!”孔帝等人露出絕望之色。

那一斧子,直衝皇宮方向,直衝朝會大殿軒轅殿口,因為,軒轅殿口,站著滿朝文武,包括孔帝、倉頡等人。

刑天一斧子斬下,要將所有朝臣全部斬殺一空。

斧威滔天,一眾上天宮者,根本抵擋不了,眼看就要將所有人斬殺了。

孔帝等人驚怒的不知所以。

倉頡卻是麵露苦澀的看向軒轅殿方向。

“聖上,驚擾您閉關了,臣等無能,愧對您的信任,沒能守住軒轅城!”倉頡苦澀道。

大多臣子都在驚恐於斧威,隻有極少數人的人,如孔帝一般聽到了倉頡的話。倉頡的話,什麽意思?

聖上?閉關?

驚恐之中,有些人的餘光不經意的瞥向了軒轅殿。

卻看到,此刻的軒轅殿中,緩緩跨出一個身穿黃色龍袍男子。

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姬帝鴻!

姬帝鴻?

“聖、聖上~?”孔帝等人露出極度不可思議的驚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