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第一百三十五章 燭龍之心

天魔聖地,寅神殿!

白自在看著大殿口被冰封住的白無常,眉頭微皺。『

旁邊,飄著一團白霧。

“主上,你不用為我擔心,這次遭古海陷害,我被元始天尊封印而起,不過,他隻能封住我的身軀,我的意識並不受限製!”白霧淡淡道。

“白無常,這次辛苦你了!”白自在淡淡道。

“主上哪裏話,這次隻是古海運氣大而已,陰間的骷髏分身,居然沒有中詛咒,隻有陽間的古海本體中詛咒了,不過也好,古海本體才是根本,隻剩下‘神’在地下血城?他死定了!”白霧中的白無常意識沉聲道。

“死定了?這已經多久了?那邊還沒有消息!”白自在臉色陰沉道。

“老四去地下血城,到現在都沒回來,會不會……!”白無常擔心道。

“他先前傳音回來,感到有人在跟蹤他,你猜的沒錯,古海那麽精明的人,從我們上次出手,已經猜到了大概,現如今,應該派人在跟蹤他吧……!”

“跟蹤?”

“是啊,神蠍在兜圈子,隻要他一前往地下血城,大瀚定然群雄追隨,甚至,骷髏古海也會前往!”白自在沉聲道。

“骷髏古海一前往,大瀚朝都,豈不是空虛了?”

“嗬嗬,空虛又如何?古海已經借力元始天尊了,我先前還不明白,為何上次古海要請元始天尊出麵,僅僅為了封印你?不,我現在明白了,古海的目的是為了給元始天尊內心埋下一個對我們憤怒的種子,元始天尊可是壓著火的。並且再度做出了警告。這就方便了骷髏古海隨時離開朝都。我們若是去摧毀大瀚朝都,你猜這次,元始天尊被驚醒,會怎麽做?”白自在冷聲道。

“這次?元始天尊肯定以為是我們一而再的破壞,甚至可能為了古海,先與我天魔聖地火拚?”白無常鬱悶道。

“元始天尊的性格,你明白的,誰這時候破壞他大計,絕對不死不休,滅滿門都不夠!”白自在沉聲道。

“那怎麽……?”

“沒關係,大瀚朝都的氣運海,太顯眼了,可,地下血城的位置不顯眼啊,在那裏狙殺古海,才是好地方,誰也不知道,就算滅不了骷髏古海,也要古海本體意識泯滅!”白自在冷聲道。

“主上準備讓神蠍天魔引骷髏古海進入地下血城,然後甕中捉鱉?”

“不,本尊不會動手的!”

“嗯?”

“我若猜的不錯,元始天尊上次被古海埋下一顆憤怒的種子後,對我有著一股監視,隱約之中有著一種感覺,他監視的應該也不夠透徹,但,能知道我大概位置,或許也知道古海的大概位置,我們要是一靠近……!”白自在皺眉道。

“那……!”

“我不出手,不代表別人不能出手,古海的仇家可不少啊!”白自在冷笑道。

冷笑中,白自在看向遙遠處的東靈火海。

---

陰間,萬古陰都。

陳仙兒、龍婉鈺來到了陰間。

“皇後娘娘,聖上已經去地下血城了,請皇後坐守無疆天都!”墨亦客恭敬道。

“他走了,萬一……!”陳仙兒有些擔心道。

“皇後放心,聖上上次請元始天尊出麵後,白自在、東靈火海就不敢前來了,請皇後前來,隻是以防一些宵小而已。神蠍天魔此次在兜圈子時間太長,聖上猜到,可能有白自在的布局,以防孔宣、蚊道人、龍神嬴有危險,所以親自前往了!”墨亦客解釋道。

“姐夫想的可真周全,可是,地下血城找到了嗎?”龍婉鈺皺眉道。

“嗡!”

陡然,眾人麵前的一個琴俑響起聲音。

“墨亦客,通知婉鈺對話,朕有要事想問!”骷髏古海的聲音傳來。

“姐夫,我在這呢,你說!”龍婉鈺頓時對琴俑說道。

“婉鈺?你在?那就好,我在這裏看到一個東西,不明白是什麽,你幫我參謀一下!”古海說的。

“姐夫你說!”

“我找到了地下血城,揮去血霧看到城池輪廓,居然是一個心髒形狀,一個比萬古陰都小一點點的心髒,此刻城門封閉,心髒狀的城池,好似還在跳動之中,它吸收著地底岩漿之火,好似活物,卻又堅固無比,孔宣的六色神光,都無法破開,這是什麽?”古海的聲音傳來。

“啊?心髒?這麽大?”龍婉鈺微微一怔。

“知不知道都沒關係,我隻是擔心強行破壞,會傷到內部本體的棋魄,所以才問了一下!”古海聲音再度傳來。

“地下血城?心髒?啊……,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難怪巫族的神修,那麽厲害,詛咒之術,居然力壓妖族,原來,原來它們得到了這個心髒!”龍婉鈺臉色一變。

“什麽意思?”

“天下五修,壽運神文靈,創始者分別是,壽修伏羲,運修蒼天,文修倉頡,靈修卅,神修就是燭龍,我跟你說過的!”龍婉鈺解釋道。

“神修,燭龍?”

“是,燭龍是神修之祖,若是我沒猜錯,那顆心髒是燭龍的,燭龍真的殞落了?被卅殺死的?可是……,算了,姐夫,燭龍之強橫,我跟你說過的,天地間的第一生靈,他的‘神’化為天下群妖,所以妖族天賦就是‘修神’,本來,修神一道,是沒人可比的,可巫族的詛咒之術,居然越了妖族,原來是得到了燭龍的髒器,心髒之中,甚至有燭龍的心頭血,姐夫,你快破開心髒,血巫大長老若操縱了這心髒,你的本體在裏麵,肯定危險至極!”龍婉鈺解釋道。

“我知道了!”另一頭古海的聲音頓時產生一股堅決。

-

地下空間。

骷髏古海一揮手,就讓地下血城暴露人前了。

浩大的心髒,讓蚊道人、龍神嬴、孔宣、神蠍天魔盡皆瞪大了眼睛。

“心髒?”神蠍天魔驚訝道。

“跳動的心髒,它在抽取地火存活?地下血城是一顆心髒?”蚊道人也瞪大了眼睛。

“我來破開它,六色神光!”孔宣一揮手。

“嗡!”

一道猶如天嶄般的六色神光轟然斬下。

“轟~~~~~~~~~~~~~~~~~!”

一聲級巨響,六色神光轟然崩碎而開,而那心髒之上,隻是微微抖動一般。

“不可能!”孔宣驚訝道。

龍神嬴也不相信,頓時踏步上前,一刀轟然斬上。

“轟~~~~~~~~~~!”

巨大的心髒城池,也隻是強烈抖蕩了一會,並沒有破開。

“這是心髒嗎?”眾人茫然道。

古海卻是快用琴俑詢問了龍婉鈺。得到了消息。

“燭龍的心髒?”骷髏古海眼睛一瞪。

天地第一生靈,燭龍到底有多強?一顆已經衰敗的髒器,讓上天宮大圓滿的人,都破不開?

“你們將神蠍天魔拿下,或者斬殺,這個交給朕就行了!”古海沉聲道。

“是!”三人一聲大喝,向著神蠍天魔湧去。

“混賬!”神蠍天魔臉色一變,探手取出琴俑,想要求救。

“轟!”

龍神嬴頓時一拳打碎了琴俑。

“混蛋,你們三個新晉的上天宮大圓滿,也想與我作對?”神蠍天魔頓時臉色陰沉。

“刷!”

倒馬毒樁頓時再度施展而出,甩向三人。

“轟、轟、轟!”

三人也極為凶狠,一時間,誰也不讓,向著神蠍天魔撲殺而去。

另一邊,骷髏古海踏在巨大的‘心髒’之上,探手取出戮生刀。

“周天十!”骷髏古海一聲大喝。

“轟!”

浩大的刀罡,轟然斬在‘心髒’之上,但,心髒僅僅微微顫動一下而已。

和內部的古海一樣,根本破不開這‘心髒’壁壘。不過,骷髏古海終究用的是戮生刀,殺戮之力更是鋒利一些。終究斬出了一絲皮肉。

很小,這一絲斬出的皮肉,也隻有螞蟻大小的碎肉,塞牙縫都不夠,或許隻是心髒上本身就要脫落的老皮一般。

不夠?對骷髏古海來說,隻要斬下一絲就足夠了。

“轟!”

骷髏古海頓時體表冒出滾滾黑氣,直衝那細小的傷口而去,再細小,也是傷口啊,黑氣之中有著無數骷髏頭,在沿著傷口啃咬之中,骷髏頭太大?那就分裂成小的,小的還嫌大?再分裂小十倍。

越來越小,越來越多。

滾滾骷髏頭,沿著那傷口快啃咬而起。

吃、吃、吃!

吃的很慢,是因為傷口太小,可這無數骷髏頭,卻源源不斷的啃噬之中,終究讓小傷口慢慢變大了,傷口變大,就可以更多的骷髏頭參與進來,就好像一個蝴蝶扇翅膀的風,慢慢變大,變成龍卷風一般,在越來越快的分解巨大的心髒之中。

“斬不破,朕就吃了你!”古海臉色陰沉道。

“轟隆隆!”

沿著那細小的傷口,巨大的心髒,快被撕裂出八條巨大的裂縫溝,向著心髒的四麵八方延伸而去,同時,八條裂縫溝再中途分裂,猶如蜘蛛網一般分散開來,越來越多的黑氣籠罩心髒,越來越多,漸漸的,整個心髒城池,都籠罩在了滾滾黑氣之中。

“嘎嘎嘎嘎嘎嘎嘎!”

無窮無盡的小骷髏頭,不知疲憊的在不斷啃噬之中。

不需要古海消耗一絲力量,因為,這燭龍的心髒之中,就蘊藏著無窮無盡的力量,一時間,滾滾力量湧入骷髏古海體內,也讓無法突破的骷髏古海心神一怔。

“咦?好東西!”骷髏古海驚訝道。

ps:今天有事,兩更連,下一更,五分鍾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