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仙穹
字體:16+-

第二十五章 燭龍一切

妭周身金光萬丈,體表一個球形如眼珠般結界環繞,一步踏入地心空間!

“嗡!”

一步踏入,自身金光足夠將整個小空間照射的通亮。

一條萬裏金龍,橫眠整個地心空間,後背之上,倒連三千大道,直衝四周岩壁。

四周站著一群地底精怪,有穿山甲妖,有人馬族,各種詭異的強者,形態各異,抓著刀劍,守在金龍四方。

金龍的龍頭之下,是一個駝背老者,周身飛蛾環繞,目露興奮之色。

不過,妭的目光盯著的隻有一個人,那龍頭之頂的暝!

暝依舊踏步站立,看到妭踏入其中,周身金光萬丈,頓時露出一絲輕笑。

“大焱聖上?歡迎大駕光臨我九陰宗!”暝笑著開口道。

“暝?你在等我?”妭雙眼微眯,死死盯著暝。

縱然知道暝沒安好心,暝要對付自己,妭如今的內心,也毫無畏懼,一方麵得到了巨大的力量,此刻比先前外界強大太多了。另一方麵,體內至陽之氣太多,有些內心膨脹。

“不錯,我一直在等你來,隻是沒想到,你來的這麽快!本來,我準備等你抵達,然後幫你去找尋地心神火的,沒想到,你居然自己就能找到地心神火,倒是省了我好大的功夫!”暝笑道。

“哦?地心神火?到底怎麽回事?怎會在地心,有此龐然大火?”妭好奇的問道。

“告訴你也無妨,地心神火,昔年是燭龍的眼淚!燭龍左眼化日,普照大地,其左眼淚珠,自然擁有無限火力,你如今,感受如何?”暝自信的笑道。

妭雙眼微眯:“燭龍?左眼淚珠?那右眼呢?”

“右眼的淚珠?自然被我吸收了。如今,燭九陰就快誕生了,就差你了!”暝笑道。

“燭九陰?這條瞎龍?”妭雙眼一眯。

金龍全身都透著一股浩瀚之氣,隻有雙目凹陷,好像沒有眼珠一般。

“燭九陰差一對眼睛,左眼為日,右眼為月!我就是右眼,而你,就是左眼!”暝笑道。

“左眼為日?我是左眼?這燭九陰,威力很強嗎?”妭踏步到了燭九陰頭頂。

一眾九陰宗仆從臉色一變,但,暝卻不以為意,任憑妭踏上龍頭。

“等你成為它的眼睛,你就知道了!”暝微微笑道。

“哼,我看著金龍,也不算什麽!”妭冷聲道。

冷聲之中,妭腳下猛地一踏。

“轟!”

妭的一腳,蘊藏滔天之力,一腳重擊而下,就算巨型星辰,都能瞬間踏碎的。可,這一腳,踏在燭九陰頭頂之上,僅僅讓其龍頭微微顫動了一下。並沒有任何其他傷害。

“好強橫的龍身!”妭臉色一沉。

“那是自然,而且,你也傷害不到它,你就是它的一部分!”暝冷笑道。

“我是它他的一部分?可笑!”妭冷笑道。

“現在,是你自己進入燭九陰的左眼,還是我來幫你?”暝看著妭笑道。

“哈哈哈哈,你幫我?你的詛咒之術?”妭冷笑道。

“詛咒之術?對別人能用,對你可施展不了,詛咒之力,來源於燭九陰,我口述咒語,燭九陰勾連三千大道,對你施咒,不過,咒不施己,你是燭九陰的一部分,燭九陰的詛咒,自然對你無用,不過,你若不想自己進入,我可以幫你!”暝笑道。

“你?”妭臉色一冷。

“睜眼為晝,閉眼為夜,這就是燭九陰,你是左眼,自為日。我為右眼,自為月,就好像現在!”暝微微笑道。

說話間,暝大袖一甩,陡然,無盡銀光普照而出,暝的體表陡然散出一股滔天寒氣,瞬間將大片虛空逼出大量霜雪,一個銀色結界,頓時在暝的體表形成,就好像妭體表金色結界一般,都是眼珠的形狀。

兩個眼珠的形狀,極為對稱,好似剛好和燭九陰的眼睛一般大小一般。

“月華?”妭臉色一沉。

“我來幫你!”暝探手一抓,向著妭快抓來。

妭眼睛一瞪,一腳踏出,手中一掌轟然迎接而下。

一個火焰神掌和一個寒冰神掌,頓時相撞而起。

在撞起前,暝開口說了一句:“燭九陰,以三千大道,穩住虛空,莫要塌了地穴!”

“嗡!”

燭九陰後背之上,一根根大道頓時冒出無數光華籠罩整個地洞。

兩個手掌也悍然相撞。

“轟~~~~~~~~~~~!”

果然,在三千大道穩住虛空的情況下,整個地穴虛空並沒有撕碎。

兩人手中碰撞,僅僅形成一股滔天氣流,將四周一眾仆從全部吹的東倒西歪。

妭此刻無比自信,不僅內心膨脹,力量也膨脹到了一個極為巨大的程度,此刻的妭有信心,即便當初元始天尊巔峰時期,自己也能將其壓下。

可,如此龐大的力量,居然被暝緩緩克製住了。

“嗯?你的力量,專門克製我?”妭陡然臉色一沉。

因為,施展神火化日神功下,在力量層麵,同樣的量,卻不如暝那般強橫一般。

“不是我力量專門克製你,而是你的本體,隻是旱魃而已!”暝冷笑道。

“旱魃怎麽了?”妭冷聲道。

“神火化日神功,是專門為了太陽中誕生的生靈而造,本來,朱雀才是最合適修煉的人,不過,我沒找他們,我找了你,你是除了朱雀外,唯一能承受這個程度火焰的生靈,雖然能修煉極致,但,在使用上,不可能如朱雀那般運轉如意,因為,這力量,本來就不屬於你。因為,你不能運轉如意自己的力量,我才舍得將功法送給你,也才好輕易克製你!”暝冷笑道。

冷笑中,一步一步踏出,恐怖的力量,居然推的妭一步一步後退,向著燭九陰的左眼窟窿而去。

---

洞穴之外,那隧道之中。

伏羲並沒有隨著妭一起踏進去,或許,內部的一切,伏羲也能全部推算到一般,伏羲淩虛不斷畫著八卦圖案,轉眼間,麵前出現了六百四十個八卦。

“主人,你在做什麽?為什麽不進去?”河圖好奇道。

“你想死,就進去試試!”伏羲淡淡道。

“啊?那我就不進去了,不過,裏麵到底生什麽?我怎麽有種心中顫抖的感覺?”河圖擔心道。

伏羲探手一揮,一旁出現一個光幕,光幕之中,正是洞穴內部的場麵。

“什麽?妭和暝打起來了?妭好像不如暝啊!主人,這下怎麽辦?”河圖焦急道。

“你想幫忙?”伏羲笑道。

“我可沒那本事,我去了完全是找死!”河圖搖頭道。

“別急,耐心等著,待會,你會幫上忙的!”伏羲搖了搖頭。

搖頭之際,伏羲不斷繼續畫著八卦圖。

“主人,你在布陣?壽陣?”河圖好奇道。

“不錯!”伏羲點了點頭。

“好吧,我聽你的,耐心等著,隻是,這暝,到底什麽來曆啊?如此厲害?真不是燭龍轉世?”河圖茫然道。

“燭龍轉世?他還不配,最多是一隻癩蛤蟆而已!”伏羲冷冷的說道。

手中,伏羲不斷畫著八卦圖,不斷布陣之中。

--

洞穴內部,暝展露出來的實力,極為凶悍,居然逼的妭連連後退了。

暝嘴角露出一絲興奮,多少萬年等待,就在今日一般。

而此刻,妭和暝腳下燭九陰體內。

三千大道在其腹部運轉,形成天地烘爐,煆燒骷髏古海之中。

古海因為有虛無之力,勉強抵擋之中。

一旁常明,卻在天地烘爐中如履平地。閉目感應了好些日子,陡然間,燭龍體內,似乎有著一根翠綠色的細線,忽然纏繞常明,常明頓時一激靈。

一旁古海,偶爾睜開眼睛,此刻睜眼,看到綠線纏繞的常明,微微一怔。因為常明此刻的表情很奇怪,有種滄桑的感覺,這股滄桑,更有著一種悲天憫人和一股傷心之意。

古海奇怪的等著。又過了好一會。常明陡然一顫,似乎清醒了一般。

“聖、聖上!”常明忽然開口道。

“怎麽了?燭九陰體內的聲音,你聽懂了?”古海好奇道。

“是,就在剛才,臣聽懂了!”常明眼角劃過兩行淚水。

“你怎麽哭了?”

“不關臣的事,是燭九陰體內的悲傷,感染了我,我無法控製自己情緒!”常明悲傷道。

“關於燭九陰、九陰宗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古海好奇道。

“是,燭九陰將一切都告訴我了!”常明點了點頭。

“燭九陰是燭龍嗎?”

“不是,是暝拚湊出來的一個生物,暝想要複活燭龍,可燭龍早已不在了!”常明解釋道。

“暝拚湊出來的?暝是燭龍轉世?”古海好奇道。

“他不是,燭龍昔日,身化天地,左眼化日,右眼化月,三魂化為三千大道,六魄化為六道輪回,其第七魄,化為萬妖之神!造化萬妖!而燭龍的右眼化為月亮,月亮之中,誕生的第一個月毒冰蟾,就是暝。他隻是月亮中誕生的一個生靈,就好像太陽中誕生的朱雀一樣。隻是暝誕生的最早,同樣,也繼承了燭龍的一份記憶罷了!”常明解釋道。

“暝是月亮中誕生的月毒冰蟾?那這九陰宗呢?燭九陰呢?”古海好奇道。

“暝雖然不是燭龍轉世,但,繼承了燭龍的一份記憶,誕生之後,就行走天下各地,尋找燭龍當年的一些碎片!”常明說道。

“燭龍的碎片?”古海好奇道。

“是,雖然燭龍大部分身體,化為了天地萬物,但,總有一些還沒有化形的徹底,比如那心髒,比如一些埋葬地底,還未化為礦脈的碎骨頭,還有一些沒有變成山川土壤的碎肉。暝將其收集而來,在此地,用那些燭龍的邊角料,拚湊、熔煉了這個燭九陰!”常明解釋道。

“燭九陰?是燭龍身上的邊角料?”古海微微皺眉。

“是,這些邊角料,其實有些也是挺大件的,它們沒化為天地山川,不是不願意,而是沒來得及。它們秉承燭龍意誌,化為天地萬物,滋養天地,造化仙穹。燭龍願以己之犧牲,換來仙穹萬世不朽,給後誕生的生靈,創造一個更長久的生活天地,不要像他那樣,誕生之後,隻能等死,隻有孤寂陪伴,睡醒則生,睡夢則死!”常明解釋道。

“燭龍身化天地萬物,給後誕生生靈創造幸福的環境?滋養仙穹,穩定仙穹?”古海皺眉道。

“是!”

“聖上,燭九陰肉軀之中,也有著燭龍的印記,這些印記聯係了我,透露出它們的悲傷,它們不願化為燭九陰,因為,暝的目的,就是讓燭九陰變成燭龍的幼體,然後被暝意誌控製,暝以後,會吞噬天地,吞噬萬靈,讓自己徹底化為燭龍,但,那違背了燭龍的初衷,所以,燭九陰體內的燭龍意誌,一直悲鳴之中,卻逃不出暝的控製,悲傷之中,將自己的苦楚傳遞出去過,好像,曾經傳遞給過元始天尊!”常明回憶道。

“不錯,元始天尊聽到過地底幽聲,原來是這燭九陰傳出去的?想要元始天尊來解救的,可惜……!”古海微微皺眉道。

“聖上,必須要阻止暝,這暝沒安好心,他一旦讓燭九陰完美成為燭龍幼體,就誰也阻止不了他了,他會吞噬萬靈,吞噬日月!吞噬天地!”常明焦急道。

“朕明白了,不過,常明,你為何能感應到燭九陰的心生?難道,你是燭龍轉世?”古海好奇的看向常明。

“不,臣不是!”

“哦?”

“燭龍的第七魄,也就是燭龍的‘神’,這一個神,化為萬個神。每一個神,對應一個妖族。而燭龍神分化萬神的第一個神,就是臣!”常明解釋道。

“你?你是燭龍神所化的第一個神?”

“是,我是萬神之,同樣也有融合萬神之能,前世剛誕生的時候,為一個蝙蝠妖,實力還算不錯,不過,當時渾渾噩噩,四處造孽。最終被卅所殺,卅奪了我一身力量,本來應該毀滅了,卻不想,冥冥之中,就是這麽其妙,今世我變成了血族。雖然一開始無比弱小,但,因為是萬神之,三千大道對我也算庇佑,才是天眷之人的,因為跟著聖上,所以我越來越強,我的神越來越強,特別是不久前得到燭龍心頭血,才能與燭九陰聯係!”常明解釋道。

“你是萬神之,有融合萬神之能?神,第七魄?第七魄不就是意識凝聚體?也就是說,你雖然不是燭龍轉世,但,也能說成燭龍意識的轉世?所以,比起暝,你才最正統?燭九陰肉身,對你傾訴,那你,是否可以入主燭九陰眉心,掌控燭九陰?”古海神色一動道。

“聖上,和我交流的,是燭九陰肉身,肉身中擁有燭龍印記,才能溝通,而燭九陰眉心的第七魄,此刻可是被暝控製了的!”常明苦笑道。

“燭九陰的第七魄,被控製了,又如何?你隻要有一線奪取控製權的機會,都要把握!朕幫你!”古海沉聲道。

常明眼中一凝,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