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嬌
字體:16+-

第八百二十九章 急火攻心

第八百二十九章 急火攻心

“陛下染病,行事不便,那些瑣事便隻能由我這個皇後代勞了……”

“你!你!你這是牝雞司晨,你這是攪亂朝綱。你會毀了這個天下的……”

夏皇後絲毫不以為意。“毀了天下?臣妾可沒這個本事,這天下便是毀,也是毀在陛下手中。臣妾做的,是救這個天下。”以前夏皇後可不敢和齊君這般說話,不過權勢和膽子是並列的,握住了權勢,膽子自然漲了。如今齊君在夏皇後眼中,不過是個風燭殘年的將死之人罷了。

整個朝政都握在她們母女手中。

她倒要看看,齊天治能耐她何。

齊君果然因為夏皇後這句話而喘息了良久。

最終,他聲音放低。“你便不能等我死後再行事……”齊君突然放軟了調子,夏皇後一怔,很快回道。“未雨綢繆,萬事都要講究個先機。你那個好太子,可不給我們母子那個時間。”太子稱病,自然也是夏皇後逼迫的。夏皇後一直以太子的出身為把柄,言道隻要太子敢上朝理政,她便昭告天下,便說當初有個癡心妄想的宮女爬上了龍chuang,引誘的齊君。夏皇後甚至留了幾個人證。以證明她這個皇後這些年來多麽忍辱負重。

夏皇後相信齊天治不敢輕舉妄動。

他安份些,將來也許還能當個閑散王爺。不安份,這世上便容不下他了。

“治兒仁厚,他必不會為難你們母子的。”

“齊天治仁厚?他那不是仁厚,是有心機。過去十幾年來,不聲不響的在他的太子府當他的本份太子。最近一年,卻開始大刀闊斧的拉攏朝臣,擴大勢力。他仁厚?那老天要下紅雨了。”

夏皇後對此嗤之以鼻。

齊天治若真的沒有野心,便該早些交出儲君之位。

自請去個偏僻之地,當他的閑王便是。

可是事到如今,他依舊負隅頑抗。

夏皇後知道齊天治並沒有死心,隻是被她壓得死死的,沒法子脫身罷了。

一旦給齊天治翻身的機會,那死的便是她們母子了。

這種事,夏皇後絕對不允許發生。“不管如何,治兒都是朕親封的太子,便是朕死了,繼位的也是治兒。你和你那個聲名狼藉的兒子……早晚要遭報應的。”

齊君見自己越是示弱,夏皇後越是有恃無恐,也便收了弱勢,強撐著精神詛咒道。“嫌我逆兒聲名狼藉。朔兒小時候,是誰把他寵成那幅性子的?陛下還說不管朔兒性情如何,以後必會承繼大業。陛下如今又嫌朔兒名聲不佳了!臣妾先前還覺得歡喜,陛下疼朔兒勝過疼太子。還真當陛下有心栽培朔兒,如今我才明白,陛下縱兒如害兒。陛下壓根沒打算把天下交到朔兒手中……”這才是讓夏皇後最絕望的。

她真傻。

以為齊君是因為喜歡自己的兒子,所以才縱容他。

她從未深思過,一個不學無術的皇子,怎麽可能是儲君。

自從想通這點,夏皇後心中先前多在意齊君,如今便多恨齊君,恨不得他早死,又希望他別這麽快死,最好死前好好感受一番什麽叫煎熬,就像如今……

眼睜睜看著她們母子一步步將齊國收為囊中物,他隻能半死不活的躺在這裏,絲毫阻止不得。隻要一想到這些,夏皇後便覺得痛快,覺得自己苦熬了這麽多年,終於拔雲見日了。

齊君沉默。

他當然不會把天下交給齊天朔,甚至沒想過交給齊天治。

他還年輕,還會有孩子的,他會挑一個喜歡的親自教導。

這一刻,齊君並不後悔縱容齊天朔,把他培養成一個紈絝皇子。他後悔的是……為什麽一直沒能讓文謹給他生一個孩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將死,所以越發的回憶起從前來。

十六年,足足十六年。

他都沒有放下對她的戒心,他明明知道她喜歡孩子,可一直沒有給她。

禦醫一直在她的補藥中加了避子的成份。

如果她有孩子,此時也十幾歲了。他會不予餘力的培養這個孩子。她和他的孩子,必定是極聰明的。

可是,他一直不放心楚家,一直懷疑她。以至……“當初朕若是讓文謹生個孩子便好了……”

齊君提起楚文謹,夏皇後登時臉色大變。“她人都死了,陛下還對她念念不忘。那個小賤人,她生來就是禍水。是個禍連族人的禍水。”

“朕不許你說文謹的不是。”齊君動了怒,厲聲說完,便是一陣猛咳。

“臣妾哪句話說錯了。陛下一直猜忌楚家,若不是楚文謹自*焚而亡,陛下怕是會把楚家上下殺個幹淨。雖然最終楚文謹用自己的小命換來楚家幾人活命的機會。可楚家已經敗了,再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雖然謠傳楚文謹沒死,而是和齊淩暗通款曲,一起逃了。

可夏皇後並不相信。

齊淩的楚文謹根本沒有見麵的機會。

怎麽就暗通款曲了。夏皇後倒覺得是齊淩趁機逃離京城,有心人借機散布謠言,意圖將楚家和齊淩一網打盡。

夏皇後猜測是太子所為。

齊君想大聲吆喝夏皇後閉嘴,可是卻有心無力。終於在夏皇後連番言語刺激下,齊君再次昏睡過去。夏皇後冷眼看著齊君,並不上前。

心還是會疼,畢竟夫妻這麽多年,可是齊君口口聲聲後悔沒讓楚文謹生個孩子……言下之意自然是有意將皇位傳給謹妃的賤種。

哼。

真是癡心妄想。

楚文謹此時都化成白骨了,生孩子!兩人去陰曹地府生吧。

這個天下,整個齊國,都是兒子齊天朔的。

“來人,傳禦醫。”夏皇後還不想齊君此時便死,她還沒有徹底鏟除齊天治。還沒有拉攏好朝上幾個頑固老臣。

有宮人應聲。

快步退下。

“我們成親這麽多年,你可曾仔細看過我一眼……當初娶我,不過是因為我夏氏式微……自楚文謹進宮後,你眼中更是隻有她一人……齊牧,這皇位,是你欠我的。我一定要替朔兒拿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