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仙界來
字體:16+-

第九十四章 詭異病症

第九十四章 詭異病症

靠近俄國邊境的某處村子裏,此刻正行走著兩個人,其中一個女生紮著長長的馬尾辮,隨著走路在肩膀前一晃一晃,看起來十分俏皮可愛的樣子,但這個女生的表情很顯然是有心事。

“我說小娜,一個多月過去了,你不會還想他吧?”旁邊的孫雪梅無語道,“你聽過一句話沒?緣分真要來了擋都擋不住,再怎麽想都沒用,是你的始終是你的,不是你的始終不是你的,這就是天注定。”

“這麽長時間過去了,怎麽可能?”趙小娜苦笑著搖了搖頭,隨後才笑道,“雪梅怎麽樣,我們村子裏還蠻不錯的吧?”說完得意的揚了揚眉。

孫雪梅笑了笑:“切,你是什麽性子還不知道?別人那麽幹脆的拒絕了你這個大美女的搭訕,自尊心受到打擊了吧?不過要我說,那小子還真是挺神秘的,估計是什麽中醫世家出來的人,要不是他救你的命,估計現在我都沒你這個好朋友啦,我也該謝謝他了。”

“是啊……”趙小娜也沒否認,隨後才笑道,“咱們早點回去吧,要開午飯了,我媽都催了呢。”說著晃了晃手裏接到來電的手機。

“被你這麽一說,瞬間感覺好餓啊!”孫雪梅笑了笑,四處瞧了一眼後,視線卻突然在河水裏某處定格。

“你怎麽了?”

趙小娜順著孫雪梅的視線望去,而後一怔。

“死……死人?”

說到這裏,孫雪梅的語氣都有些發顫起來……

……

……

“什麽?藥王穀的人來了?”

燕京林家莊園,林震天站了起來,一臉驚喜之色。

“是的。”外麵很快傳來了一聲回應。

藥王穀?

此刻在林震天身旁一個老者也是愣了一下,在他臉上自然是有些掛不住,被譽為華夏醫學界泰鬥,如今麵對一個普普通通的昏迷不醒之病,這些天以來各種方法是了不少,卻依然不管用,原本還有不少會議,他統統都給回絕了,專心住在林家治病,可惜越忙越焦頭爛額,直到現在病因都找不到,更別提是治病了。

“大師,我去去就來。”

林震天很快看向了老者,一臉歉意。

老者搖搖頭,隨即才走向了外麵:“我也去看看。”

“那好吧。”

林震天愣了一下,倒也麽多說話,對眼前這個一心鑽研在醫術上的老者,盡管他沒能治了病,林震天本人卻還是滿滿的的敬佩之情,對於這個老者的一些小要求他自然是沒有任何意見了。

沒多久,林震天就和老者走向了外麵,很快就看到了百米外走來的兩個人,其中就有一襲白衣的白靈。

“一個孩子?”

老者喃了一聲,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白靈,因為對麵走來的人,除了白靈與一個更小的女孩以外,就沒有他人了,相比起那個小女孩而言,他更相信是白靈,要說是另外那個小女孩的話,他怎麽可能相信?

但話又說回來了,即便是白靈……他也根本不信!

太年輕了!

再加上之前病人根本沒有病症,無病可醫,卻十分詭異的躺在了那裏,呼吸更是十分平穩,跟一個健康人沒有什麽區別,如何醫治?

治病,最重要的是什麽?

找到病症,對症下藥,方為治病!

若是找不到任何症狀,又何談治?

林震天走過去剛要說話的時候,白靈卻首先笑了笑:“您應該就是林伯伯吧?”

“哎!”林震天一臉受寵若驚的道:“白侄女,你能在百忙中來敝處,林伯伯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麽好了……”

“林伯伯客氣了,我們白家和林家本就是世交,何談客氣不客氣的?”白靈欠了欠身道,“隻是我從小便被師傅帶走了,如今也十幾年未曾回過家了,如果不來拜訪拜訪的話實在是說不過去了。”

“白侄女,你們中午可曾吃過?伯伯已經囑托人備好飯菜了……”

林震天點帶你頭後,看著眼前的白靈。

白靈的實力雖然不及他,但他卻很清楚的知道藥王穀的人並不能以常理來定論,藥王穀雖沒有厲害的存在,但是讓藥王穀的首席大弟子親自來治病,他林家還是第一次,同樣也是最後一次!

這次若不是他林家跟藥王穀穀主有一些交情,再加上白家的幫忙,怎麽可能請得動藥王穀的人?

“小姑娘,你真能治得了病?”

旁邊的老者可沒有什麽心思,一臉好奇的看著白靈。

白靈目光偏移,發現是一個老人的時候,麵色也緩和了一些:“老前輩,我沒有說我能治得了病,什麽病都得見了才行,畢竟晚輩不能未卜先知。”

說完又看向了旁邊的林震天,笑道:“林叔叔,還是病人要緊,已經耽擱很久了,吃飯一事完了再說也不遲。”

“也行。”

林震天鬆了口氣,他心裏自然是恨不得白靈現在就在病人床前站著。

眾人急忙很快去了林家莊園某處。

片刻後,眾人來到了一間古色古香的房子裏,林震天憂慮的指了指裏麵,隨即介紹道:“白侄女,就在裏麵的**。”

白靈點了點頭,隨後就走了進去。

沒多久,白靈就看到了躺在**一個四十幾歲的漂亮女人,女人名叫李雲婷,皮膚保養的很好,說她是三十歲也沒人質疑,不過這個時候,李雲婷卻安靜的躺**一動不動,呼吸綿長,麵色紅潤,完全不像是一個生病之人。

看到女人的一瞬間,神色原本還有些平靜的白靈突然皺起了眉,而後伸出手握住了李雲婷的手臂,測起了脈搏。

“沒用的……”

老者在旁邊忍不住說了一聲,脈搏如果有問題的話,也不用他這麽多天都沒有任何進展了,說起來這還是他活了這麽年長以來遇到的第一例奇怪病症了。

白靈自然也沒從脈搏上發現什麽奇怪的地方,但她藥王穀的人,和外麵的人相比較,除了本身的醫術精湛以外,更多的就是能控製著靈氣去診斷病症,所以白靈很快將一縷靈氣順著李雲婷的手臂中鑽了進去。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無比緊張的看了起來,最擔心的自然就是林震天了,他滿頭大汗的看著在床前蹙起眉頭的白靈,很顯然他也看了出來,就連藥王穀的人都有些棘手。

很快,白靈就控製著一縷靈氣遊遍了李雲婷的周身,最後沒發現什麽奇怪之地的時候,方才控製著那縷靈氣,順著李雲婷腦袋鑽了進去……

在這同時,李雲婷突然有了反應。

她先是皺起了眉,而後額頭上流出了細密的汗珠,就在這個時候,李雲婷突然瞪大了眼睛,圓圓的注視著前麵!

白靈渾身一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