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仙界來
字體:16+-

第一百八十六章 重現的噩夢(九)

第一百八十六章 重現的噩夢(九)

陳傲海滿臉呆滯的望著雖被他掐著脖子,卻已經沒有任何生命氣息的徐冰,他突然打了一個哆嗦,下意識鬆開了手!

很快,徐冰就穿過金色護罩自空中墜落而下……

在墜落的過程中,她的雙眼完全沒有焦距,但可以看到的是,在她的臉上,卻隻是一種安靜祥和的神色。

這種神色沒有驚慌,沒有害怕,嘴角帶著一絲淺淺的笑意,整個人自百米高空加速墜落而下,猶如凋零的花朵……

就在徐冰將要落在地上的前一秒鍾,林塵終於出現在了徐冰身前,牢牢的接住了她。

抱住徐冰的時候,他渾身猛然一顫!

他的淚水……控製不住的流了出來……

……

“林塵,你還準備躺在地上丟臉丟到什麽時候?”

“……這兩天家裏發生了這麽大的變故,我忘了一些事,你用不著這麽對我吧?你知道別人是怎麽議論我們的嗎?家裏的冰箱裏又不是沒吃的,你用得著那樣在外麵給我丟人麽……”

……

“林二少爺,請你記住一句話,咱們還沒結婚之前,請你別對我說這些話,否則別怪我下次不客氣了!錢拿走,你要走的話把門關好,沒什麽事還是別來打擾我了……”

……

“謝謝你的生日禮物,它很漂亮……”

……

“我上個月就來這邊了,一直在等你回話……”

……

“一個月前那個時候,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

“林塵,距離咱們婚約的日子就剩下四個多月了,到時候咱們……”

……

“哦……你放心,四個月後我會讓我爸提前向外界宣布……取消咱們的婚約……”

……

“時隔幾個月,我今天能見到你真得好高興……”

……

“我愛你……”

……

往事的一幕幕,沒有任何預兆的在林塵心底回放起來,剛剛徐冰落下來的一幕,像極了仙界那個時候紫煙為了讓他不被人所迫主動犧牲的場景,兩幅場景不斷重合在一起,讓林塵心底突然湧出了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心痛感覺……

這是一種很痛很痛的感覺……

“我為什麽哭了……”

淚水滴落在徐冰臉上,而後在她潔白無瑕的臉上滑落出一道軌跡,最終墜落在地上。

在她自斷心脈之前,給自己最後一句傳音,便是三個字。

一句臨終之言,卻成為了她最後對自己說過的話……

林塵呆呆的伸出手,撫摸著她隨著時間流逝而逐漸變得冰冷的臉頰,自言自語的道:“傻子,我廢掉丹田,無非是再奪舍一個人罷了,可你為何……最終沒能忍住,竟然……自斷心脈而死……”

“要是早知道這樣,我就不給你淬體丹,不讓你踏入修煉了,這樣……你也不能自斷心脈了吧,都是我的錯……”

“我不過是不想給身旁的人帶來危險而已,可你為什麽這麽蠢……為什麽?”

“我知道你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林塵眼中淚水不斷,他抱著徐冰,皮膚上麵更是不停滲出極為瘮人的血液,血液流在徐冰身上,染紅了徐冰今天穿得一件純白色的短袖,但這個時候徐冰卻再也沒有了任何動靜,嘴角那絲祥和的笑容,至少證明她臨走之前心裏已經沒有了任何牽掛。

就像是自己第一次見她,生出的那種驚豔的感覺一樣,而唯一不一樣的,就是那個時候的徐冰像是一個火藥桶,根本不會給他好臉色看,但她卻還是十分堅強的一個人將所有事情扛了下來……

滴答……

淚水不斷的滴在了徐冰的臉上,但隨著時間的六十,林塵的胸膛卻突然劇烈起伏起來,可奇怪的是,他臉上的表情卻極為鎮定,這不是真正的鎮定,而是一種一反常態的鎮定,一種壓抑到極點的鎮定!

沒有人知道這個時候的林塵在想什麽,他的目光穿透了時間與空間,看向了某個方向,在那裏……紫煙墜入噬仙崖的情景,不斷地重複上演著……

是他自己,沒能保護好身邊的人……

“或許真正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林塵輕輕撫平徐冰沒有焦距的雙眼,讓她閉上了眼睛,平靜無比的喃道,“你等一會……我先給你報仇,完了我帶你走,去一個誰都找不到的地方,我陪你……”

說完這句話,他突然笑了起來。

笑得陰森,笑得恐怖!

隨後……

林塵看向了站在空中依然沒反應過來的陳傲海!

接觸到林塵極為恐怖的目光後,尚在空中停著的陳傲海打了個哆嗦!

“不是我,不是我幹的,是她自己要死!”

知道唯一能製住林塵的東西沒了以後,陳傲海一臉驚恐的看著渾身布滿煞氣的林塵,他現在不是不想跑,而是不敢跑了!

在一個恐怖絕倫的化神境強者的麵前,他一個小小的金丹前期的人……又如何能能跑得掉?

錚!

林塵手中突然拿出軟劍,澎湃無比的靈氣一經注入,軟劍頓時就變得筆直起來,發出一聲極為清脆的聲音!

隨後,林塵一劍揮出!

在陳傲海前方的空間之處,一道亮光一閃而過,仿佛劃碎了虛空一樣,就連此地的空間都出現了一道波紋……

蓬!

金色的護罩,此刻仍然體現出了極為強韌的防護能力,但隨著他這一劍的砍上去,金色的護罩,卻明顯已經黯淡了幾分。

林塵目光平靜,眼睛裏閃爍著詭異的火焰,他凝聚全部力量,又一劍的砍在了上麵!

這柄軟劍,像是承受不住林塵磅礴的靈氣一樣,此刻嗡嗡嗡的響動了起來,甚至隨著林塵的動手,軟劍上方,突然出現了一道道細微的裂痕!

“前輩,前輩你饒了我!”

發現他的性命受到了很大的威脅的時候,陳傲海拿出一張通訊符,忙捏碎後,一臉害怕的望著周圍隨著林塵攻擊而愈來愈淡的金色護罩,求饒起來。

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他身上唯一一張最為強大的護罩,也會消失不見……

而到時候,便是他死期到來的時候!

哢嚓!

又一劍砍在了上麵,金色護罩終於發出了一聲輕微的響聲,而後……金色護罩給碎掉的蛋殼一樣瞬間布滿了裂紋,直接破裂了!

“前輩,我父親是飄渺聖地的大長老,你饒了我,我給你……”

陳傲海的話還沒說完,林塵已經把手放在了陳傲海的天靈蓋上,陳傲海目光頓時迷茫起來。

當林塵獲取了此人所有記憶後,他隨後收回手,將早已破損不堪的細劍扔了下去。

這個時候,陳傲海也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他剛睜開眼睛就看到了身前站著的林塵,陳傲海頓時嚇了一跳!

隻是他剛想求饒的時候,一臉陰森笑容的林塵已經是一拳揮出!

砰!

一拳砸在了他左肩膀的位置,左肩膀哢嚓一聲,顯著錯位,鮮血飛濺!

“啊!”

陳傲海發出了跟殺豬聲一樣慘烈的叫聲。

又一拳,砸在了他右肩膀的位置,哢嚓一聲,右肩膀再度遭受了相同的折磨。

陳傲海不停地發出聲嘶力竭的叫聲,響徹周圍。

然而這個時候的林塵目中卻極為平淡,他打斷陳傲海的肩膀以後,隨即握住他的胳膊,輕輕一扯……

在幾裏地外圍觀的眾人,此刻都是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

“此人……好狠毒的心腸!”

一個金丹前期的老者,滿臉駭然的看著林塵,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林塵抬起頭,看向了這邊。

老者一怔,頓時避過了林塵的視線,不消片刻便消失在了周圍。

發現那老者逃走後,林塵默默收回視線,旋即望著眼前不停叫喚著的陳傲海,又一拳砸在了陳傲海臉頰上,陳傲海左邊臉頰頓時塌陷了下去,而這個時候的他,早已經意識紊亂了起來!

接下來,林塵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在空中折磨起了陳傲海。

如果說剛開始還有陳傲海很明顯的叫聲的話,那麽沒過多久,陳傲海的叫聲已經是很微弱了起來,直到後麵已經聽不見了,如果不是眾人能察覺的到陳傲海身上的氣息的話,恐怕都以為他死了!

這折磨的一幕看在周圍眾人眼裏,無一不是眼角劇烈的抽搐著,有些人甚至已經有些反胃起來了!

所有人心底都是生出了一種恐懼,如果在場的人是他們……這一幕想想就讓人不寒而栗!

“趙兄,你可知道,他現在……究竟到了什麽境界?”一個中年人不由看向了旁邊的一個男子,十分凝重。

男子眯了眯眼,深吸一口氣後,同樣凝重的道:“他至少是元嬰……不!此人絕對超過了元嬰境界,我曾經有幸見過玄府聖地的副宗主,給我的感覺,就跟他一模一樣,甚至猶有不及,此人……究竟是誰!”

“嘶~!”

周圍所有人都發出了一陣倒抽冷氣的聲音。

“不可能!他實力如此強大,老夫為何從未聽過他的名聲?”又有一個老者嚇了一跳,他驚疑不定的看著林塵,說道,“而且老夫覺得……他現在的狀態,絕對不正常!就像是運用了什麽秘術一樣……”

“我覺得也是這樣……”

“至於剛剛被他殺掉的那個青年,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他應該……”又一個人吞了吞口水,“應該是飄渺聖地大長老的愛子吧?”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心裏都是顫了一下,不可思議的看著前方!

飄渺聖地的人,而且還是堂堂大長老的兒子?

眾人立馬閉上了嘴!

因為這個時候的林塵,早已經將陳傲海給折磨到不成人樣後,直接扭斷了脖子,而後看向了他們這邊!

在林塵目中所蘊藏的煞氣,讓眾人心裏都是忍不住發顫起來,這到底得殺過多少人,才能出現這種讓人心底忍不住發顫的煞氣?

有一些人下意識的退了不少距離,生怕林塵這個魔鬼對他們出手。

有人開頭,所有人都陸續退開了數裏地,越退越遠!

林塵默默地收回視線,他看了眼徐冰,原本滿布煞氣的目中,卻突然變得溫柔起來,他輕輕的笑了笑,喃喃自語道:“徐冰,你看到了嗎?我已經給你報仇了,現在咱們也該走了,再不走就真來不及……”

噗!

林塵的話尚且沒說完,卻已經吐了一口血!

這個時候,他身上的氣息……突然變得紊亂起來,而他體表皮膚裂開的傷口,也愈發嚴重起來!

林塵輕輕笑了笑,感受著從遠處不斷逼近的幾股極為強大的氣息,接著呢喃道:“咱們走吧……”

說完後,一揮手將陳傲海的儲物戒拿走後,林塵直接施展禦風訣消失在了原地。

許久,當確認了林塵真的離開以後,圍在周圍的十多個人,都是一臉凝重的飛了過來,眾人驚疑不定的打量著地上被折磨到不成人樣的陳傲海,在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布滿了駭然的神情。

這裏麵的人,無一不是隱居在外麵不問世事,不參與宗門爭鬥的強者,每一個人,無不是活了好幾百年的存在,甚至裏麵還有一些聖地之人!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看起來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突然極為詭異的出現在了眼前,在他的臉上,滿是一種焦急的表情。

眾人一愣,急忙退開!

“海兒!”

中年男子看著地上不成人樣的屍體,渾身顫了一下後,雙手顫抖著將屍體翻過來一看,頓時就爆發出了一陣悲痛欲絕的聲音:“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老夫陳鳴都要將你找到千刀萬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