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莊園
字體:16+-

第八十二章:意外收獲

“出發!”隨著中午在菲利蒙家美美的吃了一頓午餐後,蔣海大手一揮,今天沒有什麽事的羅賓斯和貝爾就跟著他一起開著羅賓斯明天改裝過後的雪地四輪摩托向著遠處的森林而去。

現在因為下雪了的關係,整個草場上麵的雪,足有十幾公分厚,牛就算是放出來吃草,吃草所需要花費的能量,要比攝入的能量還要高。

當然,蔣海的草地不是這樣的,但羅賓斯他們卻並不知道,蔣海也沒有要點破的意思。

現在讓這些牛在牛棚裏麵育肥,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因為牛都呆在牛棚的關係,所以需要的牛仔,也少的多,每天要做的,也就是保持牛棚通風,清理牛糞,喂食,添水,偶爾給牛刷刷毛,僅此而已,原本五個牛仔,每天都要忙的不可開交,但到了冬天之後,他們反而有了一些時間輪休,當然,所謂的輪休,並不是真正的休息,而是指他們可以做一些與牛棚不相幹的活,比如說……巡視莊園的四周,看看那些圍網有沒有壞掉的,比如說修理機器,比如說維護房子之類的,隻不過是暫時跟牛不打交道而已,這就算是休息過了。

相比於牛仔們,隻有一個海員的艾德華-安德森就要慘的多了,每天都要出海轉一圈,那凜冽的海風刮在臉上,真的不比刀片差多少,蔣海的身體都有些受不了。

不過今天休息的羅賓斯和貝爾,上午的時候他們巡視了莊園的周圍,像是這樣的莊園周圍,都是需要每天巡視的,尤其是冬天,到了冬天之後,山裏麵的野獸,會因為食物的短缺而下山,要是它們破壞了圍網,進入到了莊園當中,獵殺牛羊的話,那對於莊園主來講,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問題,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要防人。

所以每天都要在這附近巡視一圈才行,至於維護房屋和機器,到是不用太過於在意。

因為這些房屋,當初建的時候,都是建的極為牢固的。

無全沒有偷工減料的意思,每一幢別墅在裏麵打的都是鋼筋水泥,屋頂也是如此,除了每年開春的時候,需要上去把雪鏟掉,以便不滲水之外,這裏的房子沒有任何的問題。

機器大部份都是蔣海今年才剛買的,自然也是不會有問題。

所以輪休的時候,這些人也就是隻有半天的時間忙,下午還是可以做一些自己的事情的。

不過今天下午,他們得陪著他們的老板,去打獵才行。

“呼呼……”隨著發動機的聲音,三輛雪地摩托,飛快的向著遠處的樹林的方向急馳而去。

早就在冬天來臨之前,羅賓斯就把蔣海當初買的那幾輛四輪摩托當中的三輛給卸了。

其實說是卸,也隻不過是卸了一些零件和四個輪胎而已。

像是這樣的牛仔,其實在動手方麵都是一個小能手,至少這樣的改造是信手拈來的。

把摩托車前輪的位置,換成兩個雪撬板,因為蔣海當初買的四輪摩托都很大的關係,在後麵的外圍,還需要加兩個雪撬板,才可以讓摩托在雪地裏麵浮起來。

至於推進的裝置,則是用的履帶,把後輪的位置,換成兩條履帶,但要比雪撬的位置略高一些,這樣一個雪地摩托就算是改造完成了,不僅在雪地裏麵可以跑,大陸地上也可以跑,不過當然,沒有輪胎跑的快,但問題輪胎在雪地裏麵可沒有辦法跑。

蔣海不是第一次騎這個東西,雖然騎的還不是太好,但至少騎的也算是像模像樣了。

經過一陣飛雪四溢的騎乘過後,蔣海幾人也把摩托車,停在了那片樹林的外麵。

隨後換上了雪地靴,幾人拿著武器,走進了樹林當中,當然還有蔣海的兩個跟屁蟲,小黃和小白,在得知要去樹林裏麵玩後,這兩個家夥也非常的感興趣。

這一片樹林,是這個莊園的前主人種植的,原本的想法很簡單,種一些樹,可以用來擋海風,如果真的有需要的話,以後也可以砍這些樹用來蓋個房子,或者是其他的什麽東西,就算是賣也是不一筆收入不是?但可惜,樹還沒有長成,他就破產了,最後打包賣給了拍賣行。

這裏的樹,經過這些年的成長,現在都可以說是成材了,美帝這邊的樹,與國內的樹也有所不同,在國內北方種的基本上就是那幾種樹,樺樹,柳樹,鬆、柏等等。

在這裏這些樹也有,但卻並不算多,蔣海這一片樹林裏麵的樹,按著羅賓斯的說法,大概有五千多棵,其中有兩千棵是橡樹,這種樹也稱為櫟樹,柞樹,最高以長到三十米以上。

這種樹在國內也有,但卻不是太常見,因為這種樹的枝質過軟的關係,所以在國內並不是很受人待見,國內砍樹,無非也就是兩樣,一是用來蓋房子,二是用來做家具,這種軟質的樹蓋房子,房子會塌,做家具除了防潮,防蟲之外,也不是很結實。

所以這種樹在國內並不是太受歡迎,但在歐美,這種樹卻相當的受歡迎,因為這種樹,是用來做儲存紅酒的紅酒桶的最好的原料,沒有之一。

橡木桶,在美帝和歐洲那邊的價格可是不低的,這個莊園有一個葡萄酒莊,自然這些橡木就是為了它們而準備的,而除了橡樹之外,剩下的三千棵樹裏麵,有一大半,將近一千八百棵,都是楓樹,這種加拿大的國樹,在美帝這邊也有不少,這種樹,也是一種經濟樹木,用來做楓糖漿用的,這東西,在國內賣的價格可也是不低的。

其實蔣海今年就可以收楓糖來的,但他卻並沒有收,那個時候他的重心更多的是放在養牛上,像是楓糖之類的,等明年再說吧。

除了這兩種主要的樹木之外,這裏還有很多其他的樹,有一些是原本種的,也有一些是其他的海鳥,吃了樹種之後,帶過來的,所以看起來就有一些雜亂。

主要還是以柳、鬆、柏、樺這些北國樹木為主,這裏麵還夾雜著一些櫻桃木,黑胡桃之類的樹,反正蔣海也就是聽羅賓斯說,他也不認識這些東西。

隨著三人的腳步,也慢慢的深入到了這片樹林當中,剛一走進去,蔣海就看到了動物,那是一隻鬆鼠,站在一棵橡樹的枝叉上,好奇的看著蔣海一行人。

鬆鼠是很好奇的生物,明顯它也有段時間沒有看到過人了,顯的很意外。

不過一隻鬆鼠而已,羅賓斯和貝爾是完全不在意,蔣海也隻是看了一眼之後,就收回了目光,但小白可能是第一次看到這個東西,就這蹲在了樹下,跟著這隻鬆鼠對視。

在人類的世界,對視是一種禮貌的表現,但在自然界,對視則是一種挑釁的意思。

所以這隻平常幾乎沒有天敵,在這片小樹林裏麵稱王稱霸的鬆鼠怒了。

“吱吱!”隨著它在樹枝上一聲怒吼,它也從旁邊的樹洞裏麵,拿出了一顆橡樹果,幾乎用盡了自己全部的力量,把這顆橡樹果扔向了在樹下盯著它看的小白。

“呼!砰……”隨著橡樹果飛躍了十幾米高的距離,徑直的砸在了小白的腦袋上,那隻鬆鼠無比的得意,在它看起來,小白受到這一擊,一定會被嚇跑的,因為在這片林子裏麵,幾乎九成以上的動物,會被它這一擊打跑,它相信自己這一擊的衝擊力,是極強的。

但可惜,這隻壓根就沒有見過狗是什麽的小家夥,今天要吃憋了!

“吼,吼,吼!”被鬆鼠用橡果砸中後,那邊的小白也怒了,第一時間吼了起來,而聽到它的吼聲,原本正走在前麵的蔣海等人都嚇了一跳,回過頭一看,發現竟然是小白跟一隻鬆鼠起了衝突,可是讓幾人相當的無語,但貝爾還是用眼神示意蔣海,讓他管好小白,要不然它一直叫的話,今天他們就要空手而回了。

蔣海雖然是菜鳥,但他不笨,打獵這東西,自然是要靜悄悄的,這麽明目張膽的叫,真的好麽?所以他隨後就要返身回去讓小白閉嘴,但還沒等蔣海動呢,那邊樹上的鬆鼠,看到一顆橡果竟然沒有把小白打跑,它也怒了,又重新拿了一顆橡皮,砸向了小白。

雖然小白已經有了閃避的意識,但還是有閃開,隻不過這一次,橡果砸在了它的背上。

雖然不疼,但小白也被激怒了,這個小家夥,竟然敢跟自己得瑟,真是沒有辦法忍了!

隨著小白大叫一聲,直接向著樹上竄了過去,但它忘了,它不會爬樹!

所以身子重重的撞到了這棵大樹上,雖然這一撞把它撞的直迷糊,但那上百斤的體重,也完美的作用在了大樹的上麵,這一撞,讓這顆不細的橡樹都跟著晃動了一下。

此時站在樹枝間的那隻鬆鼠,雖然並沒有被晃下去,但下嚇了它一跳,在嚇了一跳後,它也有些惱羞成怒,這條大黑怪,竟然不敢反抗,這讓這隻鬆鼠很不爽,於是它準備繼續回去拿橡果教訓它,不過還沒有等到它回去呢,剛才搖晃的力量,把樹頂的一團積雪給晃了下來。

**

今天的第二更,連續送上,請大家幫忙收藏啊,謝謝大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