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莊園
字體:16+-

第三百九十四章:豐富的食材

美國紅魚的味道跟大黃魚其實差不多,但價格真心要差了不少。

在海邊,紅魚批發的價格,每斤大概六十元左右,當然,這講的是國內的價格。

在美國這邊,一磅大概是八美刀左右,確實是要比鱈魚的貴的多。

當然,產量是沒有辦法跟鱈魚相提並論的,不過蔣海並不在意這些,他有辦法把產量提升上來,而這種魚,主要就是以鮮美為主,所以做法最好就是清蒸,尤其是活魚。

蔣海在回來之後,他也準備這麽做,先把魚撈出來,給砸暈過去,然後再殺魚,去內髒,刮鱗,全都弄完了,切薑絲、蔥絲,一部份備用,一部份塞進魚的肚子裏,還有身上,同時倒上一些料酒之類的開始醃,大概醃十幾分鍾的時間,現用蒸鍋上鍋去蒸。

蒸十分鍾,拿下來倒掉湯,同時扔掉在魚肚子裏麵的蔥絲和薑絲。

在魚的身上倒上一些蒸魚豆鼓,再擺上一些蔥、薑絲,然後用鍋熱油,用花椒暴香,暴香後,可以把花椒拿出去扔了,再把暴香後的花椒油就這麽灑在魚的身上就可以了。

可以說是一道很容易的菜,不過卻可以最大限度的保留魚的鮮味。

在蔣海做菜的時候,魚的味道就開始在別墅裏麵回蕩了,不僅吸引來了達蓮娜、瑪麗安,連在二樓的柏妮斯和小雅也詢問香味走了過來。

波士頓地區屬於美國的最東邊,所以每天都是,早上太陽升的早,晚上落的也早,就算是有美東時間,不過那也就隻有一個小時的時差而已。

在蔣海釣完了魚回來的時候。其實天色就已經完全的暗了下來,天黑了,沒有太陽了,也是小雅可以活動的時間了,這也是她第一次正經的看蔣海的別墅。

而達蓮娜和瑪麗安,看著純白的小雅。也不禁有些蒙,她們還沒有見過這麽白的人呢。

“有什麽是我可以做的嗎?”在別墅裏麵大概轉了一圈,小雅不禁暗自點頭,蔣海的別墅確實是不小,要比她家在國內的別墅還要大的多,去涼台,看著外麵的月光和星光,這種感覺,不僅在國內。在國外的城市裏麵也是看不到的。

隻有在鄉村才可以看的著,蔣海這裏,就是標準的鄉村了。

不過因為害怕她著涼,所以隻是看了一圈後,柏妮斯便把她給帶了回來,在客廳等待開飯的時候,她始終是有一些不太好意思,主動的去了廚房。想要幫蔣海幹些什麽。

“不用,不用。我也不做什麽大菜,魚已經做好了,我再把牛排煎一下,咱們就可以吃飯了。”看著麵前的女孩,蔣海搖了搖頭,來者是客。他也不太好意思讓別人幫忙。

“沙拉還沒有拌吧,我可以幫忙。”不過小雅一眼就看到了遠處還在盆裏麵的蔬菜沙拉,不禁笑著向蔣海問道,聽到她的話,蔣海愣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

她要是真的想要幫忙,那就讓她幫一下好了,看到蔣海點頭,小雅也笑著去冰箱裏麵拿出了番茄醬和沙拉醬,不得不說,以前在國內的時候,蔣海還是挺喜歡吃這兩種醬的。

不過到了美國之後,這邊的人天天都吃這兩種醬,蔣海是直心吃膩了。

所以平常的時候,吃飯他隻吃肉,要吃菜的時候,像是生菜,胡蘿卜之類的,他都是幹吃。

“哇哦,這裏的醬料還真是很齊全,要不要嚐嚐我們東北的涼菜?”可能是看到了蔣海在看到自己拿出這兩個醬料時那跳動的眉毛,這邊的小雅不禁笑了一下,重新把醬料放了是去,然後看著冰箱裏麵的那些醬,有些興奮的說道。

“嗯?家常涼菜?”聽到她的話,蔣海愣了一下,因為算起來他有段時間沒有吃過了。

“嗯,我會,可以做嗎?”聽到蔣海的話,小雅也笑了一下,然後高興的說道。

“當然。”一聽家常涼菜,說實話,蔣海也有一些心動,在這裏想要吃一餐正宗的華夏菜真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是涼菜,也沒有人會做,而且最主要的是,東西弄不齊。

在美國到是有賣豆腐的,也有賣豆腐幹的,但卻沒有賣幹豆腐的,這也是最讓蔣海惱火的,同時賣木耳的,除了張老那裏之外,別的地方也沒有。

粉絲基本上也差不多,所以不得不承認,兩地的文化差異還是太大了,很難有一個共通點。

不過在蔣海賣力的收集之下,雖然還是沒有幹豆腐,也沒有拉皮這兩個涼菜當中最精典的存在,但其他的東西還都有,隻不過以前他也不會拌,現在有人會拌了,那自然是極好的。

聽到蔣海同意了,小雅便馬上忙碌了起來,打開麻醬的蓋子,弄一些芝麻醬,在裏麵倒進醋,海鮮醬油,放進一些鹽和雞精,在這裏也要說明一下。

美國人和歐洲人幾乎是不吃雞精和味精的,哪怕是做湯也不吃,他們隻是用醬料調味,放一些鹽,僅此而已,所以蔣海的雞精買完了,除了他自己吃之外,達蓮娜和瑪麗安都吃的很少。

不過這回,總算是有人跟他一起吃了,對此蔣海還是很欣慰的。

“聽說你也是東北的?”一邊把醬料調均,這邊的小雅一邊看似溫不經心的向著蔣海問道。

“哦,是啊,我是冰城的。”看到她的架式,一副會做飯的樣子,蔣海也就不再關注她了,現在他還要煎牛排呢,而聽到蔣海所講的,小雅那可愛的眉頭又是一皺。

“真巧,我們老家也是冰城的,算起來,我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回家過了,哪怕是過年的時候也沒有回去。”一邊調著醬汁,一邊小雅略有一些惆悵的說道。

“呃,嗬嗬,今年過年就可以回去了,放心吧,你的病,我還是很有把握的!”聽著小雅那略有一些惆悵的話語,蔣海也不禁為之語塞,看著這個可憐的女孩,其實蔣海想要救她很容易,一道靈氣過去,包治百病,別說隻是白化病,白血病都治的好。

不過問題是,就像柏妮斯所講的,到時候就沒有辦法掩蓋了。

還是讓她吃這些帶有靈氣的食物,再加上自己慢慢的給她輸送靈氣為好,這樣過不了多久,估計她的白化病,也會痊愈,而這段時間正是緩衝的最好時間。

“那還真是謝謝你了,如果我的病好了,你一定要去我在冰城的家裏麵玩啊。”聽到蔣海的話,小雅也笑著說了起來,不過原本很正常的話,不知道因為什麽,蔣海一聽卻感覺有些別扭,隨後搖了搖頭,自嘲的笑了一下,一句感謝的話自己還想這麽多,看起來自己越來越矯情了,正在此時,他的牛肉也已經煎完了,那邊的小雅的醬汁也已經弄完了。

把已經放在盆子裏麵的蔬菜重新改了一下刀後,便熟練的把醬汁倒了進去,很快一大盆飄著麻醬香的涼菜就已經拌好了,聞著這味,蔣海的嘴裏麵唾沫分泌的速度就加快了。

當下也加快了自己的步伐,把牛肉弄了出來後,三道碼特別特別特別大的菜,就上桌了。

一看到桌子上的菜,達蓮娜和瑪麗安不禁愣了一下,因為魚和牛肉,她們以前吃過。

但這個涼菜,她們還真的沒有吃過,本著好奇的心思,她們夾了一塊,說實話,味道有些怪怪的,她們雖然喜歡吃番茄醬和沙拉醬的酸,但對於醋的酸,她們的感覺一般。

不過讓她們有些意外的是,醋的味道,和麻醬加在一起之後,竟然並不是太衝,反而有一種很清爽的感覺,甚至要比蕃茄醬和沙拉醬還要清爽的多,吃了第一口,她們就奔著第二口使勁了,再加上後放的辣椒油,還有一絲辣辣的味道,真的讓人很滿足。

而這邊的蔣海和小雅也坐在這裏開始吃了起來,說實話,小雅對於蔣海的牛肉,是真的讚不絕口,這牛肉的質量沒得說了,而對於那條美國紅魚,她也是相當的滿意。

可以說這兩道蔣海莊園裏麵的菜,讓她大開眼界,不停的豎拇指,當然這個拇指隻是食材的分,蔣海的手藝,咳,他也沒有正經學過,還隻是按著自己的要求來做的,隻能說是家常。

“我說,你這裏除了牛肉和海鮮就沒有別的吃的了嗎?”但反觀柏妮斯,雖然也在賣力的和牛肉做著鬥爭,不過卻有一些好奇的看著蔣海。

“也不是啊,那邊有小雞,純小笨雞,全都散養的,冬天的時候吃糧食,夏天的時候吃蟲子,一丁點飼料都沒有喂過的,那邊還有飛龍,就是咱們國內的二級保護動物,冰櫃裏麵還有一頭已經收拾完了的野豬,不過這些東西,我都不會做啊。”聽著柏妮斯的話,蔣海仔細的想了一下,自己貌似吃牛肉和海鮮已經差不多吃習慣了。

以前在國內,國人都是以豬肉為主的,蔣海剛來的時候也想過要吃豬肉,但說實話,美國這邊的豬肉並不太好買,他們去山上打獵弄回來的野豬,那股子土腥味特別的重,做出來的菜幾乎沒有辦法吃,飛龍上一次富遠來的時候做過,鮮歸鮮,但火候不好掌握。全本小說網

ps:

今天的第一更,給大家送上,請五分鍾之後再看,小飛五分鍾之後會改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