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莊園
字體:16+-

第四百五十七章:返回美國

“呼,總算是回來了!”托著略有一些疲憊的身體,蔣海出了飛機場,不禁抻了一個懶腰。

雖然蔣海他們坐的是頭等艙,相比於商務艙和經濟艙已經好的太多了,不過說實話,還是很累,畢竟坐十幾個小時的飛機,不累才有鬼呢。

以至於現在他都這樣了,更別說是達蓮娜她們了,一個個困的眼皮都在打架了。

可偏偏太陽還很大,現在還不是睡覺的時候。

從美國到華夏,十幾個小時的飛行是可以忍受的,但最不能忍的就是要倒時差。

上飛機的時候是什麽點,下飛機的時候還是什麽點,要是光看手表的話,很難想象你在天上已經渡過了十幾個小時的時間了,時差就是這麽過去的。

“來,打起精神,先別睡,現在睡了,你們半夜起來,隨後的幾天就不好過了,我們先回去。”看了一眼身後,除了阿紮麗娜之個都很疲憊的女孩們,蔣海認真的說道。

阿紮麗娜畢竟以前那是幹什麽的?別說是在頭等艙的飛機上麵睡覺,哪怕是一個小舢舨,她也可以休息,因為她要隨時保持自己有最旺盛的戰鬥力,所以她壓根就沒有失眠這個說法。

聽到蔣海的話,達蓮娜她們都打了一個哈欠之的,抻了一下懶腰,無精打睬的說了一句:“哦。”

看著她們的樣子,蔣海也笑了一下,一行五人拿著自己的行李便離開了機場。

去的時候,五人就是一人一個小包,但回來的時候,可是拿了不少的東西。

就像是蔣海所說的,去的時候沒有了東西可以買。但買完的東西,總不能直接扔在那邊吧。

像是一些內衣、內褲之類的,自然是要帶回來的,還有達蓮娜她們買的一些小紀念品之類的。

還有在走之前,齊麗特意給她們買了很多的好吃的,這些都是要有地方裝的。

所以在走的時候。都背著一個小包,空著手,而回來的時候一人提著一個箱子。

走到了停車場上,蔣海的那輛戰盾的上麵,已經布滿了灰塵,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飛機場這邊的灰都很大,這個是必然的,不會因為這是美國而灰就變的小了。

把東西放上車,蔣海重新發動了一下引擎。價值2000萬軟妹幣的車,確實是很給力。

這麽長時間沒有動過,一按發動的按鈕,引擎就轟轟的燃了起來。

用前麵的玻璃水,把前玻璃刷了一下,至少看的清楚路後,蔣海便帶著眾人離開了機場。

不過到是沒有著急回波士頓,而是特意先去了附近的紐約。吃了一頓中午飯,然後洗了一個車之後。他的戰質才煥然一新的向著波士頓駛去。

他先把佩內洛普送回了她的波士頓的家,不過明顯,佩內洛普並不想讓蔣海知道她的家在哪,在她們家所在的街區前,她就下車了,在和蔣海說了一下會把合同匯總之後。她便離開了。

而蔣海則帶著剩下的人向著家的方向而去。

終於又過了很長時間,當然,隻不過是他們認為的很長時間,蔣海等人再次回到了莊園裏麵。

才剛打開莊園的大門,“汪汪!”遠處正在自己玩的小黃、小黃、啾啾和板牙。哦,還有那兩隻水豚便飛快的跑了過來,看的出來,蔣海他們這些天不在,可是把它們想夠嗆。

等到車一停下,眾人也提著自己的行李走了下來,剛一下車,蔣海便被小黃和小白撲了上來,差點沒有把他撲倒,而扳牙早就順著蔣海的褲腿爬了上來,趴在蔣海的頭發上不斷的蹭著。

“好了好了好了!”拍了拍身邊小黃和小白的腦袋,蔣海笑站說了起來,這些家夥還真是熱情,用力的揉了揉它們之後,蔣海又拍了拍腦袋上麵的板牙,還有在旁邊一直跳著的啾啾。

現在的啾啾,如果隻是看塊頭的話,已經不比一般的白頭海雕小了,不過還是不會飛。

每天就是這麽跳著走,當然跑的也很快,蔣海很懷疑,這個家夥不會是白頭海雕和鴕鳥的串吧!如果不是因為它沒有那麽長的大腿,他都要帶著啾啾去檢查dna了。

“看起來等過一陣子要教它飛了。”看著啾啾,蔣海也下定了決心,總不能一直讓它在地上跳吧,哪裏還有猛禽的樣子了?分明就是一隻大雞。

而那邊的達蓮娜和瑪麗安,也對自己的水豚相當的新熱,水豚這種生物,別看長的有些傻,但其實是挺聰明的,至少它們認人,而且幾乎沒有任何的脾氣,脾氣好的出奇。

這些天,它們也跟達蓮娜和瑪麗安混熟了,這麽多天不見,它們也想的緊。

而達蓮娜和瑪麗安也在一直想著這些家夥,不得不承認,這些家夥還真的挺牽人的。

而看著蔣海一家三口的樣子,阿紮麗娜聳了聳肩,看的她都想要養隻動物了。

“蔣,你回來啦!”可能是因為外麵的動靜太大了,此時蔣海別墅的大門也被從裏麵打了開,正穿著圍裙在收拾房間的阿芙拉,一看到蔣海回來,便也興奮的叫道。

看著阿芙拉的樣子,蔣海也輕笑了一下,放下了懷裏的小黃和小白,走到了阿芙拉的麵前給了她一個擁抱,感受著蔣海的懷抱,阿芙拉的心裏麵有七分欣慰三分欣喜。

如果此時蔣海可以直接抱著她回房間,那對於她來講,就是最美妙的事情了。

但可惜,她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現在可以有一個擁抱,對於她來講也不錯了。

“這些天真的是麻煩你了,我們給你們帶了禮物。”抱了一下後,蔣海便主動的放開了阿芙拉,然後笑著對她說道,接著便提著箱子先走進了房間當中。

當下眾人也都跟著走進了房間裏麵,在聽到說蔣海回來了,在莊園裏麵的人都趕了過來。

反正現在這個時間,工作已經結束了,早一些晚一些無所謂,反而是向自己的老板了解一下情況,這才是最主要的,隨著時間的推移,最先回來的是杜勒斯-傑拉德、奧康納-墨菲還有黛娜-泰勒,希爾達他們這些就在葡萄酒莊忙碌的人。

因為現在葡萄還沒有成熟,要等到九月的時候才是采收的時候,現在除了除蟲,也沒有事做。

接著最遠的,艾德華-安德森,湯米-查爾斯,埃諾爾-塞西,安德魯-克裏斯蒂安,馬倫-魯伯特他們也趕了過來,當然,他們的家人要比他們先一步來到了蔣海的家。

因為今天蔣海回來,雖然有些累,但他還是準備辦一個晚會,她們要先過來準備晚餐。

不僅他們過來了,菲利蒙-特納的老婆也過來了,現在她儼然才是這些婦女們的頭目。

最後趕回來的,就是羅賓斯-加西亞,菲利蒙-特納,伯克-達勒,哈裏曼-費爾斯還有貝爾-萊斯特,看著擠滿了自己一樓客廳的眾人,蔣海臉上的笑容一直沒有隱去過。

現在這個世界上,擔心自己的人,竟然有這麽多,雖然蔣海也知道,他們這裏麵的很多人,擔心自己是因為自己是他們的老板,失去了自己,他們就找不著這麽好的工作了。

但還是讓蔣海很欣慰,一個人活在世界上,最主要的,不就是要讓別人記住自己麽。

再想想一年前的這個時候,可能自己死在家裏了都沒有人會知道。

人生的際遇,還真是說不清楚,命運的車輪隻是在往前滾著,什麽事都在一件推一件,蔣海這還算好呢,因為他並沒有因為暴漲的財富而迷失,沒有想過成為首富,沒有想過入主政界,他是一個隨欲而安的人,他知道知足,所以他很淡定。

在眾人來了之後,大家也開始各自的忙碌了起來,大部份的女人們都在準備著晚餐,而蔣海他們也在晚餐之前,開始分發禮物,美國人很願意收禮,但他們卻並沒有回禮的習慣。

當然,他們送你禮物的時候,也是不需要你回禮的,這個就見仁見智吧。

蔣海、達蓮娜和瑪麗安都準備了禮物,每人都有,阿紮麗娜畢竟跟羅賓斯他們不熟,所以她並沒有準備禮物,隻準備了一份,是給阿芙拉的,因為在蔣海不在的時候,有一段時間,一直都是她來給阿紮麗娜送飯、菜,在這些人當中,她除了蔣海之外,最熟的可能就是她了。

阿紮麗娜送的是一條絲巾,這是去江浙地帶的時候買的,那裏的絲綢是相當有名的。

一小塊絲巾也花了她幾百塊錢,當然,這是純蠶絲的。

蔣海送的東西,也跟這都差不多,他不差錢,自然送的都是好的,而達蓮娜和瑪麗安送的都很便宜,比如說一些紀念章和上麵縫著紅五星的帽子之類的。

這些東西都很便宜,但也代表了她們的一份心,而蔣海送的自然都是很貴的。

像是羅賓斯他們送的都是一些比較有地域特色的東西,比如說一些牙雕,一些木雕,還有木製的煙鬥之類的,林林總總一人一個,有一些華夏的特色,而女人都是送的絲巾。

這個也是因為阿紮麗娜的啟發,送別的也不是太好,這個東西雖然不便宜,但蔣海也不在意這點錢,杭市的絲巾,不大一塊就要幾百,差不多的都上千,是當真不便宜。全本小說網

ps:

啊……痛風犯了,表示腳有些疼,我要出去曬曬太陽,買些藥回來,所以今天就訂時發吧,吐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