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美女
字體:16+-

第182章:強大的牛人

“我很討厭你們這種鳥人。”孟小安不想說什麽廢話了,直接一個拳頭把這個寶哥撂倒,然後三下五除二把他的手下全都打成殘廢了。

“我們走吧。”孟小安冷漠的看著那些鳥人。

陳方清和陳奕被孟小安的手段驚得嘴巴張大。

牛人啊。

“歡迎你們以後來大陸玩。”孟小安道。

“好,我會去的。”陳方清說,要了孟小安的電話,然後帶著女兒離開。

孟小安打了一個哈欠:“看來得去好好的調戲下美女了。”

“給我跳舞。”孟小安在十分鍾之後把宮雪叫道了酒店的一個房間。

“你以為你是誰?告訴你,你有本事就殺了我。”

“我不會殺你的,不過我聽說你還有一個媽媽是吧。”

“混蛋。”

“我喜歡混蛋。”孟小安哈哈大笑。

“來吧。我今天心情好。”

孟小安接著道:“跳段好看的舞哦。”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但是孟小安並不著急,她要徹底征服宮雪,讓她甘心被自己玩弄。

“不錯,我喜歡這樣的舞蹈。”孟小安目光異常的閃閃。

宮雪芳心羞憤欲絕,但是仍聽話的把自己火暴的身材完全展現在孟小安麵前。

一陣恥辱的感覺襲上心頭,宮雪恨不得自殺。

宮雪羞澀的閉上眼睛,不讓孟小安透過眼睛看穿自己掙紮柔弱的內心。

“知道我為什麽要你這樣嗎?其實我是為了你好,我隻是給你先打一下預防針,以後你可以用美色去騙人。”

孟小安笑著,那叫一個歪理邪說啊,站起來,開始蠢蠢欲動,“孟小安求求你饒了我吧!”宮雪道,她喜歡的那個人為什麽現在還沒有來,她想把她的身子獻給他。而不是孟小安這個流氓的鳥人。

“我會得到你們上帝祝福的!”

孟小安搖搖頭壞笑道:“我這一手可以吧!”

“孟小安,我恨你。”

“魔鬼對於恨,永遠是充滿了不屑的。”

孟小安按捺不住將宮雪按倒在**,宮雪見勢爬起來想奪門而逃。

“跑啊跑啊!我看著你跑!”

孟小安好整以暇地壞笑著。

宮雪漲紅了臉勉強站住,因為受到從未有過的屈辱,呼吸急促了些,眼中隱隱有些淚光嬌嗔道:“您太欺負人了……”

宮雪再也邁不動腳步了,羞辱無比難堪至極地站在那裏,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你

眼中閃動著瘋狂的光芒,孟小安聲音無比冷酷的說道:“趴在地上,然後慢慢給我爬過來。”

“你……怎麽能這樣……”

宮雪已經快急瘋了,屈辱的淚水奪眶而出。

原本以為已經是最壞的結果了,但是這個男人竟然還要她像下賤的狗一樣作踐侮辱自己。

其實還有一個辦法能夠擺脫孟小安的侵犯,宮雪眼眼中閃過一道決絕的幽光。

“不要做無謂的反抗了,我絕對有把握在你自殺之前攔住你。”孟小安露齒一笑,語態輕鬆之極,道:“若你真敢自殘身體,我就卸掉你兩條大腿,再把你扔到大街上去。在你胸前掛著一個牌子說你是殺哥哥的人。”聽了孟小安惡魔般的警告,宮雪潔白的牙齒咬著下唇,遲疑了半晌,終於還是抽泣,在孟小安冰冷的眼神逼視下,她還是選擇了屈服。

宮雪慢慢的俯下身子,先是雙膝觸地,然後雙手撐住身體,低頭趴在地上,仿佛一隻聽話的小母狗,緩緩向著孟小安爬了過來!

宮雪這輩子從來沒有做過這麽羞人的事情,從來沒有受過這種侮辱,但是什麽也有第一次,從沒有不代表不會有,不是嗎?要怪隻能怪她遇見了第一次將心底完全爆發出來的孟小安,這個此時全身邪氣凜然的男人,完全不是她能夠反抗違逆的。

宮雪四肢僵硬,仿佛凝固了一般,每一下動作都那麽不協調。

孟小安眼中的火焰越來越盛。

宮雪距離孟小安的位置隻不過短短的五六米遠,可是對她來說,這段距離卻是她人生中最羞恥的路程。

“人生得意須盡歡啊。”

正當這時,孟小安同學的手機很是不適宜的響起來。

孟小安拿出來手機一看,是西華打來的,鳥人啊,在這種要命的時候打來,太無恥了,做人不厚道啊。孟小安接過來,問了下什麽情況?西華說大哥龍幫的人過來了。孟小安心裏驚異,這麽快就有回複了,他以為要等好幾天的功夫呢。孟小安道,行,我知道,等下我就回去。

“要不是我有事情回去,我會好好的把從女孩變成女人。”孟小安邪魅的笑道。

宮雪冷冷的看著孟小安。

“記住,好好活著,因為你是多麽的恨我的不是嗎?”孟小安露出一個邪魅的微笑。

走出了房間,“對了,我沒錢,幫我付錢。”

“王八蛋。”宮雪對著此人的無恥一陣咬牙。

孟小安聳聳肩膀道:“多謝。”

回到了酒吧,西華,司徒,安龍都在,還有一個孟小安不知道名字的中年男子,估計是龍幫派來的。

“幫主。”那中年男子見到孟小安出現,上前道。“我是上頭派過來協助幫主掃清垃圾的人。”

“掃清垃圾?”孟小安眼眉一挑。“嗯,很好,我喜歡這個詞,掃清垃圾世界就太平了。”

孟小安遞給了他一根煙,然後對著他說道:“晚上有活動,你可以休息一下。”

安龍道:“請跟我來。”

那男子走後,西華對著孟小安道:“大哥,你打算什麽做?晚上去殺了14k的人?”

司徒道:“那個人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你最好小心點。”

孟小安打了一個哈欠,道:“司徒,你認識他?”

“算是認識,一個可以讓你睡不著的人。”

孟小安道:“改天我會好好的見識一下的。”轉頭對著西華道,“晚上是有活動,不過不是去殺人,而是去看看,別老是殺來殺去的,我可是好人一個。”

西華直接豎起了中指道:“大哥,你不要臉了。”

晚上的時候,孟小安和西華,司徒,以及那個男子來到了陳浩南的酒吧。

那個男子叫任,隻有一個字而已,這多少讓孟小安覺得奇怪。

不過他直覺認為這個叫做任的男子是一個冷血的人。

陳浩南道:“小安,你是來找太子的吧?我打個電話問問。”

丁禦是太子爺,肯定先從他那裏入手得。

一分鍾之後,陳浩南道:“太子正過來,你們稍等會兒。”

山雞把幾杯酒給了他們。

很快的,丁禦來了,不過後麵居然是跟著蔣天秀。

陳浩南和山雞立即上前打招呼。

丁禦和蔣天秀站在一起,確實是一對很登對的人,郎才女貌,可是誰想到這一對男女掌控幾千人的性命呢?

丁禦道:“剛才浩南已經把事情告訴我了,很歡迎你的到來。”

丁禦對著任說道,微微的眯著眼睛,好像是從森林出來的野獸。

龍幫的能人異士果然多啊。

蔣天秀坐在那裏,風情十足的喝了一點酒,看上去沒什麽表情。

“今晚上我想過去看看。”孟小安道,他可不想在香港逗留那麽長的時間。

該是回家看看了,他想姐姐了,也不知道姐姐什麽樣?雖然每一次都是通電話,可是看不到姐姐心裏有點難受。

“去14k那裏?”丁禦問道。

孟小安道:“嗯,去那裏看看,總不能我們殺了他們那多人,也是該認識認識的了,14k的牛人我沒見幾個,估計都等著我去問候一下。”

丁禦道:“8點鍾出發,我帶你去。”

蔣天秀道:“雖然我是一個女流之輩,可我也想看看你們所謂的男兒熱血。”

孟小安一陣汗顏啊。

誰敢說你是一個女流之輩啊。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他現在最怕的不是丁禦,而是蔣天秀,這個有點武則天風範的娘們不是一個好惹的貨色啊。

孟小安道:“好,8點在這裏出發。”

丁禦道:“浩南,山雞,不用叫人,就我們幾個人過去就成了。”

陳浩南道:“知道,太子。”

丁禦和蔣天秀坐了下就離開了。

孟小安看著他們的背影,想著這兩個人會不會有一腿呢?

“太子和皇子誰牛逼一點?”孟小安突然問了一個很實在的問題。

山雞道:“南哥,你說呢?”

陳浩南道:“我可從來不在背後說他們的話。”

山雞倒是一個性子實在的人,道:“南哥不說我來說吧。”壓低了聲音道。“據說是太子厲害,不過他們動手的機會很少,隻有我們這種人才動手的。”

他們都是上位者,那麽下位者肯定是現出去賣命的。

孟小安打了一個哈欠道:“丁禦和甘泰?說實話,我看中的是丁禦,皇子這個人我見過一麵,有些飛揚跋扈了。”

陳浩南笑了笑道:“處在他那個位置上的要肯定要飛揚跋扈的,他是蔣先生幹兒子,又是很有勢力的人。”

山雞道:“其實可以分為兩撥人,我們是以蔣小姐為主的,一撥是皇子為主的。”

孟小安微微的吃驚,道:洪興不是大部分得實權都在蔣小姐手裏?

山雞道:“蔣先生沒有說,要等到年底的時候在公布真正的龍頭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