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美女
字體:16+-

第214章:蠻橫

李甘的右手再一次放到了膝蓋上,對著孟小安露出一個複雜的笑容。

孟小安沒有露出任何的破綻,同時李甘也看見孟小安的左手都放在他的口袋中,難道他的口袋藏著什麽不成?

李甘不想還好,一想什麽亂七八糟得東西都瘋狂的從他的想法冒出來。

孟小安的口袋到底在藏著什麽?為什麽他始終把手放在裏麵。裏麵到底是什麽?

這個念頭一直在李甘的腦子中魔鬼一般的驅除不掉。

孟小安左手現在不敢拿出來,他怕,怕他的速度比不過李甘拔槍的速度。

隻有保持這樣讓李甘起疑心?

李甘突然一笑,問道:“你老把左手放在口袋做什麽?難道是有什麽見不得人的東西?”

孟小安也是笑道:“是有一個見不得人的東西。”

李甘道:“什麽東西?”

“你猜。”

李甘現在對孟小安臉上笑容很是惱怒,到底裏麵是什麽?或許裏麵什麽都沒有?

李甘知道現在不適宜動手,因為他的心不夠冷靜。

要殺人,必須得讓自己冷靜下來,這樣才能做出正確的判定。

李甘閉上了眼睛,“睡一覺。”

孟小安見他閉上了眼睛,知道這一次的危機解除了,但下一次呢?

“孟小安,我口渴。”範小野接著說道。

孟小安其實也是很口渴,渴得他都想喝血喝尿了,可偏偏現在沒有任何的尿意,不停的在心裏罵娘。

“你有尿嗎?”孟小安問道。

範小野嘴皮翕動了下,道:“我……我有一點…”

“這裏連一個該死的瓶子都沒有,我草。”孟小安罵娘的道。

“我,我忍忍吧。”範小野一想到要喝自己的尿,一股反胃的感覺湧上來,張嘴要吐出什麽,卻偏偏什麽都沒有。

“沒吃過苦的孩子啊。”孟小安笑,並沒有因此而譏笑,道,“現在才三天,再過個兩天,我看別說尿,連血都要喝了。”

範小野餓,渴,全身一丁點的力氣都沒有。

“你說我是不是會死在這裏、”範小野沉默了下,開口問孟小安。眼睛沒有一絲的光彩道,“我想過很多種的死法,可是這樣死法確實從未想到的。”

“孟小安,你怕死嗎?”範小野見孟小安不說話,問道。

孟小安深深看了範小野一眼,麵容消瘦之極,右手握著她的冰冷的小手:“是人都會怕死的,死不是我們可以抗拒的。”

“我好困,我要睡覺了。”範小野再一次的閉上了眼睛。

孟小安依舊握著她的手,微微的閉著眼睛,可卻依舊聽盯著李甘。

孟小安不知道現在幾點了,再也沒有所謂的時間的概念。

這個地下室把所有陽光阻絕得連個毛都不見。

現在這個時候大概是白天吧。孟小安歎息一聲,想到了死亡的問題,可很快的又搖頭把這個不該有的念頭驅除出腦際。

他要活著走出去,算命說他可以活得很久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甘站起來。孟小安立即再一次的肌肉緊繃在一起。

“不要緊張,我隻不過是口渴喝點東西。”李甘道,拉尿,用雙手掬著,喝下了尿。

“很好喝。”李甘回頭對著孟小安道,伸出舌頭舔著手掌。

孟小安嘴皮子動了下,他也口渴之極啊。

“你不打算自己來點?”李甘問道。

“我現在沒有。”

李甘哈哈大笑,“孟小安,即使你想撒尿,也是小心翼翼,得提防我突然出手,不得不說有時候紅顏禍水啊,若不是這樣,你大可以拉個痛快。”

孟小安歎息道:“興許吧。”

他若不是多管閑事,來一個算命英雄救美,此刻舒服的在家裏吃著西瓜,喝著奶茶,上網呢。現在好了,被困在這裏,什麽時候才能看見希望。

“肚子是真的餓啊。”李甘一字字道,狼一般的眼睛盯著範小野。

“打算動手?”孟小安一字字問道。

李甘確實打算動手,拚體力的話肯定拚不過比他年經二十多歲的孟小安,隻有放手一搏才能生存下去。

但孟小安口袋到底是什麽東西卻令他有幾分的忌憚。

李甘站起來,孟小安跟著也站起來。

兩個人的眼睛望著彼此,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為了一個不算熟悉的女人值得嗎?”李甘問道。

“我不知道值不值得,但一個男人總該是有所為而有所不為的。”

李甘道:“心狠而不手辣,孟小安,你少了一些上位者的東西。”

“我沒打算當,所以你這些話還是對別人說吧。”

“這個世界上總是有一些我們不願意做但有不得不做的事情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李甘話落下,終於動了,右手以一種閃電般速度把藏在背後的槍拔出來。

短短的0.1秒鍾而已。

李甘要殺的不是孟小安,而是躺在床架的範小野,隻要招弟一死,他們就會有幾天的夥食了。

這個女人是禍水,所以必須死。

孟小安眼眉一挑,左手閃電般揚起,刀光一閃而過,同時看見槍口對範小野,而不是對著他。

槍聲響起。

砰然的一聲。

驚醒了睡夢中的範小野。他的額頭有溫熱的東西,摸了下,居然是紅色的血。

範小野張開眼睛,看見孟小安站在他的前麵,他的手緩緩流下血液,他的右手緊緊的握著。

李甘整個人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望著孟小安。

孟小安射出的那一把小飛刀與他的脖子擦肩而過。

差點就劃破了他的脖頸的大動脈血管。

孟小安發出野獸般的聲音,瞬間的來到了李甘的前麵,揮拳而上。

他的右手被子彈洞穿,在不出手的話,下場隻有一個,被李甘殺死。成為他口中的獵物。

李甘麵對孟小安近乎蠻橫的打法步步後退,他的打法完全是不按常理出牌的類似小孩子打架的那種,比拚的是力氣和誰的拳頭硬。

孟小安若是在平常的情況下肯定不會這麽野蠻和蠻狠用這麽打法的,但一來他右手掌受傷,二來,隻有靠著自己的強悍身子抗擊能力殺李甘。

李甘的拳頭不停的擊打孟小安的身子上,但孟小安並沒有出乎意料的倒下,而是小強一般纏著他,很快的,孟小安和李甘像兩個野獸一般的扭打在一起,兩個人倒在地麵上不停揮動拳頭擊打對方的身上的部位。

突然聽到李甘傳來一陣淒厲的叫聲,孟小安咬著李甘的耳朵。

“嘭”李甘的右手肘猛然擊中在孟小安後背上。

孟小安眼珠子瞪大喉嚨發出咕的一聲,可想而知這一拳的威力和所造成的傷害。

孟小安不由鬆開嘴,身子利索的滾到一邊,然後吐出的那血淋淋的半邊耳朵,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血的味道比尿的味道好多了。”孟小安大聲的咳嗽,吐出了因為李甘擊打而造成內傷的兩口淤血。若不是自己通過老頭特別訓練,隻怕這會兒腰骨都斷裂了。

李甘捂著做左邊已經沒有耳朵的傷口,緩緩站起來,嘴角獰笑道:“好,孟小安。”

“孟小安……”範小野道。

“給我閉嘴。”孟小安沒有回頭喝道。

“孟小安,如果殺了範小野,我們還可以多活一些日子,她的皮也是最嫩的。”

“我喜歡吃皮老的。嚼起來有味道。”孟小安笑道,後背的痛楚和手掌的傷口令他忍不住要大喊一聲發泄。

“你的手在流血,我以為你連子彈可以抓住了。”李甘大口大口喘著氣。

他打了孟小安至少有十個拳頭,而孟小安打中了他兩拳,但這兩拳足可以令他近乎致命。

他手上的力道的大得令他吃驚。

“你的嘴也流血了,不好受吧。”

李甘手指抹了下,真的流血了,內髒幾乎被孟小安的拳頭打碎了。

“我想不到你就隻有一顆子彈。”孟小安道,“若不然我就不會這麽心驚肉跳的了。”

“我殺人隻需要兩顆子彈,如果這一次能活著出去,我會把子彈裝滿。”

孟小安狹長的眼睛眯著,露出一個細細的微笑,道:“興許你沒有下一次機會。”

孟小安話落下,整個人宛似獵豹撲上去,張牙舞爪,似發瘋的魔鬼。

李甘喉嚨發出野獸般咕咕聲,似猛虎般衝上。

沒有任何所謂閃避,直接而冷血。

拳頭對拳頭。這個時候,誰的體能好占據絕對有利局麵,孟小安和李甘幾乎都是到了體能的極限,現在兩個人拚的是速度和信念,活下去的信念。

嘭的一聲。

孟小安被李甘狠狠的打中了一拳,肋骨立斷。

孟小安咬牙身子在被擊飛後退的時候,身子一躍,雙腳踢中了李甘的胸膛。

李甘蹬蹬的後退三步,接著哇的吐出一口熱血。

孟小安右手捂著他被李甘拳頭擊中的地方,吐出一口帶血的唾沫,抹了下嘴唇:“看來我們誰也占不到上風。”

李甘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眼睛銳利似刀子道:“不錯,誰都占不到好處。”

孟小安道:“可你不要忘記了,當我們兩個人都沒有力氣的時候,範小野應該是有力氣的,那時候你必死。”

這句話似一把刀刺進了李甘的心髒。

孟小安說得沒有錯,當他們兩個人拚到山窮水盡沒有一丁點力氣的時候,範小野才是最後的勝利者。

李甘道:“你以為範小野會站在你這一邊?”

孟小安笑了笑道:“難道站在你這一邊?”

範小野不說話,隻是望著這兩個近乎野獸的男人。

孟小安暴喝一聲,身子若閃電的般速度再一次竄到了李甘的前麵。

打不死的小強。

孟小安執意和李甘拚速度和拳頭,完全是靠著他強悍的身子在做後盾,若沒有經過特訓,他決然不會冒這麽大的危險。

這一次孟小安再一次的被打斷了一根肋骨。

但李甘傷得更加嚴重,他的一根手指被孟小安生生的拗斷。

手指變成一個90°的形狀。

範小野聽到那種骨頭碎裂的聲音,毛骨悚然,整個人本來沒有力氣的,但在聽到這麽一個可怖的聲音的時候她的身子好像被注射了力量,彈了起來。

孟小安衣衫都沾滿了血跡,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李甘的。

他似乎對這個所謂的叔叔也是絲毫不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