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美女
字體:16+-

第215章:廝殺,血繼

李甘沒有吭一聲,事實上他沒有機會吭聲,孟小安再一次的竄了上來,兩個人再一次的凶狠的廝打在一起。

任何卑鄙無恥的招式都可以使出來。

當孟小安和李甘再一次的對麵的時候,孟小安突然哈哈大笑指著他道:“你現在看上去就像是一隻小綿羊。”

李甘道:“你也不過如此。”

他的眉梢被孟小安打中了一拳,現在在不停流血。

偏偏他不敢拿手去拭那血液。

孟小安被打飛了兩顆牙齒,鼻梁差點被打斷。

孟小安這個時候還有心情調戲範小野,扭頭道:“娘們啊,我若是活出去,你不以身相許,實在說不過去了。”

範小野瞪孟小安道:“都快死了,還這麽吊兒郎當……小心……”

孟小安嘴角泌出一個陰謀得逞的笑意,他是故意這麽做,想不到李甘真的趁著他扭頭和範小野說話時候瞬間來到了他的前麵。

李甘此刻身子呈現的躍然之態,宛似鯉魚跳龍門,一腳橫著對著孟小安的脖子。

當李甘看見孟小安那一抹陰謀的笑意,突生警惕之心,但已來不及。

孟小安用右手臂橫檔了這一腳,接著左手詭異的握住了李甘的腳踝,同時,右腳扭半圈,右手成刀狀,砍向李甘的小腿。

嘎嚓的一聲。

李甘的腿骨赫然斷裂。

李甘發出殺豬般的叫聲。

“你輸了。”孟小安冷冷的注視著倒在地上李甘。

李甘左手捂住那被孟小安“砍”斷的小腿骨,眼神充滿了無奈和不甘。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我叔叔,不過即使真的,我一會這麽做的。”孟小安道。

“孟小安,你要殺了他?”範小野問道。

孟小安道:“還沒有到那個時候。”孟小安拾起了地上那一把小小的刀。

範小野有些後怕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孟小安,他的眼睛殘酷一種吃人的光芒。

“再過一天,如果沒有人再開門,我開始喝人血。”孟小安淡淡瞥了一眼李甘。

李甘露出一個一笑:“李家人喝李家人的血,這也不是什麽壞事。”

孟小安坐在床架上,躺下去,整個人累得想馬上睡覺。

“孟小安,他可是你叔叔?”

“叔叔?”孟小安譏笑道。“你問他,若是在相等的情況下,他會放了我嗎?”又不是親叔叔?

“不會。”李甘吐出兩個字道。

“你不是沒力氣嗎?怎麽現在這麽有力氣說話了該不是騙我的吧?”

範小野道:“是,我是騙你,行了吧。”範小野幾乎想孟小安的嘴巴撕爛。

“招弟,過來下。”

“幹嘛?”範小野老大不情願,挪著腳步來到了孟小安前麵。

“幫我鬆鬆肩膀,我很累。”

“你死了活該。”

“你這也太無情了吧,那好,幫我把拉鏈拉開,我要拉尿。我沒力氣動了,胸口很疼。”

“去你的,我才不信你沒力氣動。”

範小野才不會幫這家夥。

“喂,你死了沒有?”範小野看著孟小安閉上了眼睛,有些慌張搖了下孟小安身子。“孟小安,你別真的死了,像你這種惡魔,不能死的。”

孟小安還是沒有回答。

範小野伸出手到他的鼻息探了下。

“孟小安,孟小安。”範小野猛烈的搖著孟小安,他一點呼吸的氣息也沒有,“你別死啊。我幫你。”

“孟小安,你這個混蛋,你給我醒過來。”範小野一拳打中孟小安的胸膛。

孟小安還是沒有醒。

“哈哈哈哈哈……”李甘縱然大笑。“這小子居然死了,孟小安啊孟小安,你固然是年輕力壯,但被我打中了三拳,就算是老虎也會死的,何況你不是老虎。”

“你要做什麽,你別過來。”範小野見李甘搖搖晃晃站起來,好像要走過殺了她。

“你不是想殺我?過來時殺我。”李甘似乎急於把自己送上門。

範小野雙手抖動的從孟小安的口袋摸出那一把小刀,雙手握著,指著李甘:“告訴你,我不怕你,你別再過來了。”哇的一聲噴出了一口熱血,孟小安突然張開了眼睛。

範小野一看見孟小安活了過來,驚喜的猛烈的搖動的孟小安的肩膀:“孟小安,你終於活過來,我以為你死了,你這個混蛋,你沒事死什麽死。”

李甘見到孟小安突然醒過來,先是一愣,然後罵了一聲:“果然是惡魔一個。”

孟小安道:“小姐,你把我骨頭都搖斷了。”孟小安不停的給幾個白眼。

範小野停止了搖孟小安。

“誰叫你炸死了,害我掉眼淚。”

孟小安笑道:“你會掉眼淚?真的假的?轉頭問李甘。“這娘們說真的?”

李甘道:“是害怕得掉眼淚。”

範小野冷哼到:“要你管,我就是害怕,你剛才不是說要殺我,你現在過來啊。我不怕你了。”

孟小安抹了下額頭的汗水:“小野啊,你這是不對的,怎麽可以對長輩這麽說話呢?不可以這樣的,乖,給長輩道歉。”

範小野道:“去你的,你才去道歉,剛才他見你昏迷的時候以為你死了,要來殺我。”

孟小安笑道:“看不出你還有點良心。”

範小野道:“我本來就有點良心。”

孟小安似乎精神好了一些,從床架下來,走了幾步,身子輕飄飄的,很有上升的趨勢。看來這傷勢沒有半個月是不好的了。

範小野見孟小安蹦蹦跳跳的,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著他到底是什麽樣一個人?

孟小安從口袋掏出一包煙,就剩下最後兩根了,把一根丟給李甘,一根留給自己,叼在嘴上,沒有點燃,最後一根了,得悠著點,若是連這一根都抽完了,那就沒有了。

“都快要死了,還抽什麽煙。”範小野直接把孟小安的嘴巴上的那一根給沒收了,“抽煙你的身子傷勢不好,等出去以後你再抽。”

她這樣子還真的有些像管家婆。

孟小安習慣性的摸摸鼻子,歎息一聲。

“很餓啊。”孟小安說完這一句話瞄了一眼此刻神色痛楚的李甘。

李甘眼皮一跳,這小子真的要殺他開始吃肉保持體力了。

李甘道:“要開始了?”

李甘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李甘,點點頭又搖搖頭。摸了下口袋:“我的刀子呢?”

“在這。”範小野把刀子遞給了孟小安。

孟小安把玩這一把小刀:“總算還有割肉的利器,要不然我隻有用牙齒咬了。”

李甘不發一言,有一種英雄末路的傷悲。

“我在數著綿羊到一萬零一隻吧。”孟小安道。“數完也可以吃肉了。”

孟小安說完真的開始數著綿羊。

“一隻綿羊,兩隻綿羊…”

“孟小安,我……”範小野在孟小安數到三千零五十九隻綿羊的時候站起來,來到了孟小安前麵,蹲下,低聲道:“我要那個。”

“哪個?”

“就那個。”

“到底哪個。”

“老娘要拉大號。”範小野猛得提高了音量。

“大號?”孟小安眨巴眼睛,“你確定?”

範小野咬牙道:“是的,我確定要拉大號。”

“你有手紙嗎?”

“沒有。”

“那麽你拿什麽來抹幹淨?”

“你的衣服。”範小野說得正經八百道。

“這不行。”

“憑什麽,你的衣服本來就髒兮兮的。”

“不行。”孟小安很是堅決道。

“孟小安,難道你看著一個弱勢的女子向你求救你都無動於衷?”範小野可憐兮兮的眼神望著孟小安。

在這種時候隻有求助孟小安,她是真的忍不住要大號了。

孟小安終於發現範小野另一麵了,在這種時候完全可以變成另一種人。

孟小安道:“你讓我考慮一下。”

範小野等了他十秒鍾,見孟小安貌似睡覺了,踢了他一腳:“你考慮好沒有?”

“可是我就一件這麽雪白的衣衫,你要是去抹屁股了,我以後沒衣服穿了。”

範小野咬牙道:“我要是能活得出去,你想要到多少件我幫你買。”

“口說無憑,你發毒誓。”

範小野氣得肺都要炸了,道:“我發誓我要是活著出去,我一定幫你買成千上萬件的衣服。”

“還有褲子。”

“好,還有褲子。”

“那好,這可是你說的。”孟小安把身上的衣衫脫下來,遞給了範小野,“去別的地方,別弄臭了這裏。”

範小野又是氣憤又是無奈,她也不想拉大號。

範小野手抓著孟小安的衣衫,來到了角落。

蹲下,可沒有解下褲子。

孟小安哈哈大笑:“這個,小野啊,你拉大號從不解開褲子的?”

在兩個大男人麵前,範小野作為一個沒有被別人開過苞的女孩自然臉皮沒有厚到孟小安那種針都紮不進去的地步。

“關你屁事。”

孟小安笑了笑。

“孟小安,你閉上了眼睛,還有你。都不許看。”範小野道,可又怕兩人沒事拿她開玩笑,接著道。“你們若是偷看活著拿我這個開玩笑,你們……你們就……”

孟小安笑得前俯後仰的,疼死他了。

就連李甘也是被範小野這毒話弄得哭笑不得。

範小野實在不能忍住了,站起來,解開了褲子,然後蹲起大號。

孟小安和李甘還真的沒有偷看。畢竟範小野的那一句話太毒了點。

範小野拉了兩分鍾終於拉完了。

她絕對想不到因為她拉了這一包東西而轉折點。

臭,這的臭,這臭味雖然是在密室裏,但也是有通風口的,這臭味悠悠的傳到了正在燒烤之中的小麗和那混混的鼻子中。

“老八,好臭。”小麗對老八道。

這是老八帶他女朋友住這個別墅的第五天,也是最後一天,晚上他就要帶她走。然後炸了這個別墅。

“哪裏傳來的臭味。”老八這個混混罵了聲。“我這燒烤還什麽吃,你在這等等我去看看。”

“好像是從那邊傳來的。”

老八道:“那應該密室。”

老八說著走向了密室。

“人的腳步聲?”李甘第一時間聽到了老八的腳步聲。但作為一個老江湖沒喊救命抑或打開門。

範小野正要叫卻被孟小安一手捂住嘴巴。

“別叫。”

範小野不解之色,不是有人來嗎?為什麽不叫?

“奇怪,裏麵不是有死老鼠吧。”老八推了下門,推不開,看來得上樓上去打開控製燈才成。

老八上樓打開了控製開關,下樓,推門。

他的身子還沒有完全的進入到房間中,脖子被一隻手扼住了,接著他看見一張臉上有著血跡的年紀的臉龐。

“小野啊,看來是你救了我們啊。”孟小安走出去,扼住老八的脖子。

“你們是誰?老八。”小麗驚懼起來,“快放開老八。”

“現在你可以說話了。”孟小安鬆開了老八的喉嚨。

老八第一句話是問你們是誰?第二句是不關我的事情。

“這裏是誰的地方?”範小野問道,對於這個綁架自己的人她是恨不得蒸了吃。

老八剛張開嘴,頓然咽喉處被李甘重重擊打了一下。

老八的身子被這一股力道打飛出去,雙手捂著咽喉唔唔的幾聲在地麵上抽搐著。然眼珠子瞪大,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