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美女
字體:16+-

第216章:我想打你屁股

小麗的尖利的聲音剛落下,李甘竄到他的前麵雖然隻是一個右手,但宛似死神一般的扼住了小麗脖子,而後毫不留情的扭斷。

李甘做完這些很是平常的事情後,回頭看了一眼孟小安道:“你現在要麽殺我,要麽讓我走。”

孟小安微微的眯著眼睛,他在想著要不要殺了孟小安?畢竟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錯過了這一次機會,以後就難殺他了,趁著他受傷下手是最好的辦法。

孟小安沉默了許久道:“你走吧。”

李甘道:“孟小安,你有些婦人之仁了,你會後悔的。”

等李甘走出以後,葉招弟道:“他說的對,在這種情況下你殺了他的。”

孟小安道:“我能放他我也能殺他。”

葉招弟道:“走吧。”她一秒鍾也不想呆著這個鬼地方。

孟小安放了一把火,把這一棟價值近乎千萬的別墅燒成了灰燼。

兩人打的回到燕大。

“喂,別忘記你答應我的事情。”孟小安笑著離開的葉招弟。

葉招弟道:“我不會忘記的,你這人心裏別這麽陰暗,不就是給你買衣服和褲子嗎?”

孟小安泌出微笑:“回去好好睡覺。”

“再見。”

孟小安並沒有回家,而是去小區看了一下那R們。

第一個自然是藤原秀。

孟小安很自然的走到她的床邊,坐下來,和氣的問道:“秀秀啊幾天不見了,沒想什麽逃跑吧?”

重見光明和自由呼吸外麵的空氣,孟小安對這生命多了一層認識,人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忘記對生的強烈的渴望。

藤原秀哼了一聲,直視著孟小安:“我以為你死了?不過看你這樣,似乎離死不遠吧?有機會我就會逃走的。”

“是差點死了,真的,就差那麽一點了。我給你這個機會。”孟小安笑道,把手機遞給藤原秀,“打回你的組織,叫他們派人下來救你,我對你夠好了把。對了,聽說你們有一個什麽忍者很厲害的,叫什麽麻生的吧,我時間也不多,這家夥住在哪裏?一直神神秘秘的,叫他來華夏。”

“你打什麽注意我不知道嘛。”藤原秀哼了一聲,“我不會打電話回去的。”想把組織的人一網打盡,孟小安這點心思,藤原秀在笨也問想到。

孟小安把手機收取來,動之以理:“我這是為你好,如果不是看在你是美女的情況下,我早把叉叉了好,你不把打電話不去,那就繼續留在這裏吧。我會用辦法把那個薛寶山給揪出來的。”

“你鬥不過我們組織的。”藤原秀大聲道,眼神堅執,“他們會找到我的。”

“都不鬥得過,不是你說得對,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殺兩雙。”孟小安眼神冷酷,舉起左手,“知道我的手是什麽手嗎?修羅之手。”

藤原秀把頭扭過一邊:“我為什麽要告訴你,讓我告訴你,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

孟小安站了起來:“好,你跟我來,我想讓你明白一個道理。”藤原秀跟著他來了客廳,藤原秀心道:“孟小安該不是在這要殺了自己吧,很有可能,一定是這樣的。”

孟小安冷笑了一下,用針灸恢複了她的功力,然後把她的一把刀遞給她。

藤原秀麵色一喜,她感覺自己真的恢複功力,有刀在手,就算有十個孟小安也不是她的對手,他已經幻想孟小安被她折磨的場景了,那樣的令她期待。而且孟小安現在看上去一身血跡。

藤原秀看著手中的刀,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孟小安知道她心思,文雅的笑意,眼神傲然:“我知道你不服,這下,我就打到你服為止,你輸了,我輸了,隨你什麽辦?”

藤原秀想不到孟小安會這麽“大方”,大方得令她懷疑孟小安是不是有什麽新的陰謀,但無論這麽樣,隻要有刀”在手,藤原秀就不懼怕一切的困難與挑戰,而且這次沒有那個叫黃雀的女人在場,他——孟小安——這個卑鄙的無恥的登徒子會死得很慘的,她不要孟小安死,她也要孟小安做他的侍男。

藤原秀道:“你空手?”

孟小安看了自己的雙手,淡淡的語氣:“空手已經是很給你麵子了,我要是拿刀了,你就成死人了。”他其實累得想立即扒下,之所以這麽做,完全是因為逼迫自己的身子的力量。

藤原秀眼睛盯住孟小安,緩慢道:“你不會贏我的,師傅說天下隻有十個人能打贏我,你不在裏麵。”

孟小安大笑:“你師傅騙你的,打敗你的人有很多人。”

藤原秀很意外的神色。接著她的臉色變得非常的難看,眼睛非常的恐怖。孟小安這廝竟然拿著一把手槍指著自己。就是李甘那一把槍,根本就沒有子彈了。

孟小安道:“很多人都能贏你,你說是嗎?藤原秀小姐。”

“你…你不是男人。”

藤原秀氣得快口吐白沫了。孟小安心裏發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點城府也沒有,這樣出去被人賣也不知道。孟小安接著道:“所以說,武功不是最重要的,智謀才是。”孟小安指著自己的腦子,炫耀的語氣,“藤原秀小姐,明白了嘛。”

“當然,我會親自上和你動手的,你真的以為你很厲害啊。”孟小安帶著一絲的譏笑,八手槍收起來,鬆動了一下脖子,做了一下熱身運動。

“開始吧,我想你會明白一個道理的。”

藤原秀:“用不著你教什麽道理。”穩定了一下狂怒的情緒,藤原秀揮著刀鬼魅般的殺過來。

孟小安表麵很大意的樣子,其實很是警惕,藤原秀的整個氣勢逼得他沒有近身的機會,他最拿手的肉搏派不上用場了,但藤原秀也拿他沒轍,每次總是到關鍵時刻,孟小安以奇異的步子閃過去。

“孟小安,有本事就別閃避。”

“我的本事就是閃避,你不是說你很厲害,什麽,一下就不行了,哦,你的胸罩是蕾絲的吧。”

“我要殺了你。”

“別氣啊。”

“我…我…”

“殺,殺。”藤原秀每說一個字,手中的“刀”發出的刀光直逼的孟小安險象環生,東倒西歪的身子像一片楓葉似的。

“好了,不和你玩了,我明天還要考試呢。”孟小安突然一個欺身而上,拳頭直接擊打向藤原秀的“刀”。藤原秀嘴角冷笑,找死,我要把你的手給跺下來。

藤原秀嬌喝一聲,手中的刀暴漲出紅色的光芒,對著孟小安的右拳劃過去。刀光凜然。

孟小安冷笑,拳頭突然變成爪,宛若鷹一般,右手貼著令肌膚顫裂的光芒,抓向藤原秀的手腕。

“哼。”藤原秀動作快了極點,旋轉刀,刀再次對著孟小安的右手削過去。

孟小安並不吃驚,右手閃電般的收回,同時彎腰,左肩膀下沉,撞上藤原秀。

藤原秀料不到他會這麽無賴,怒氣橫生,孟小安要是撞倒她,首當其衝是自己的胸部。藤原秀火了,火大了。身子一避讓,“刀”對著孟小安的咽喉橫切過來。

孟小安側身,右手的手肘撞上藤原秀的手腕、藤原秀臉色一變,也不再閃避,就算手腕碎了,也要殺孟小安。孟小安見他不要命的打法,吃了一驚,隻有後退,頭也向後仰去。

刀身,冰冷的寒意,貼著自己的臉而過。

孟小安的幾發絲被“刀”割下,散在空中,遙遙欲落。

孟小安心知從鬼門關走了一次,藤原秀當真是要殺自己了。他緊緊的盯住藤原秀,雙手握成拳頭,呼吸很慢慢,很細很細。

他的眸子在瞬間幻變出妖異的光芒。

孟小安突然暴喝一聲,身子化成影子般攻向藤原秀。藤原秀看見他那發紅的眼睛,破天荒的有些害怕起來,孟小安突然爆發出的怒海般氣勢使她一驚。莫非他一直在隱藏著自己實力?但不管他如何隱藏,藤原秀始終相信,她是不會被打敗的。

孟小安的拳頭直逼到藤原秀麵前。藤原秀宛若置身於火海之中。藤原秀心驚,馬上做出了判斷,她不能逃避,逃避就沒臉見人了。孟小安的雙拳蘊藏著強勁的火焰使得藤原秀的頭發直飛起來,頗有一番風味。

“砰”很清脆的一聲,很沉悶的一聲,很討人厭的一聲(至少藤原秀是這麽覺得的),藤原秀的刀與孟小安的拳頭做了一次親密接觸。毫無疑問,藤原秀小姐被這火焰般的拳頭擊退了三步,孟小安更是凶悍之極,踏步上前,渾身爆發令人退步的氣勢,左手握住藤原秀的手腕,右手卡住她的喉嚨。

藤原秀的眼睛有憤怒,有無奈,有有想死的心。

孟小安燦爛一笑,右手一甩。藤原秀小姐直接被扔進了沙發中。

藤原秀馬上站了起來,冷冰冰的眼睛瞪著孟小安。

某人幽幽說道:“你的胸部很小哦。”言語中有失望意思。

藤原秀柳眉倒立,當真是凶煞,在想殺過去的時候。孟小安突然一把抱著她的柳腰,雙手穩穩的握住藤原秀的手,兩人麵對麵,眼睛對眼睛。

孟小安道:“好香,用什麽香水的,你洗澡沒有?”

藤原秀聲音很弱,臉色緋紅。騙騙她一點不能動彈,雙腿也被孟小安給限製住了。

藤原秀氣了,粗口話也跟著出來了,她很難想象自己也有罵粗口的一天。有點汗顏,不過馬上就釋然了,都是孟小安害的,罵幾句粗口也是應該的。

“你行,我承認你比我厲害了吧。”

使然是粗口,可很像賭氣的話。

孟小安笑道:“早說不就好了,所以說,你出來時候你師傅沒有告訴你,這個世界上有本事的人是很多的,他要是都知道,這個世界就是他的了,晚安,藤原秀同學。”

孟小安的手在藤原秀的胸部上摸了一把,一搖三擺的回到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