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美女
字體:16+-

第220章:男人就要狂妄

上杉雄偉轉頭,一字字道:“我想這話要是被李探花聽見了,你恐怕要死的很慘。”

“他聽不見的,他若是出手,很多人也要跟著出來的。”

“好,就拿李青瓷來做賭注。”上杉雄偉突然奇怪的看了一眼這個渾身散發著危險氣息的中年男子,許久,笑了笑道:“你又派人出來了。”

“龍家出來了兩個怪物,我總得給孟小安獻上一點薄禮,希望他能喜歡。”

“三個,孟小安一個對三個,最後能和孟小安獨占必定是龍一了。先讓他和那三個人大戰再說。”上杉雄偉笑道。“你對他可真好。”

“大家彼此彼此而已。”

孟小安眯起眼睛,淡漠到道:“都出來吧,難道要我請你們出來。”

他的話落下,兩個男子也是閃出身子,一個穿著和服的R男子,背負一把柳葉刀,男子道:“麻風世家的麻風三元。”

孟小安毫不在意的鬆鬆懶腰,把目光投向了另一個男子,男子三十歲左右,神色清冷。

“龍家?R的麻風世家,還有一個不知道名字的人,都湊在一起了,敢情是要打麻將?”孟小安嘲笑道,“這麽說來今天我是很走回家了,估計得爬著回去了。”

這四個都是牛叉的人,孟小安絲毫不敢大意,嘴角是不可一世的笑容,但是全身充滿了戒備,心裏不停的罵著這些個龜兒子的,沒事來刺殺,真他娘的沒素質,讓不讓人睡覺了。

“你們是殺我,還是要擒我?”

“是你。”麻風三元平淡道。

“就憑你狗日得。”孟小安不屑道,很不禮貌的呸了一聲。

“還有我。”龍一那一張相貌平平的臉龐帶著極度嗜血的神色和殺意,雖然是在笑著,卻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既然做了,那麽一定要做到底,這是他的原則,孟小安不死,那是他命大,一人死,龍家上下都劃算,值得。

他對著朝他望過來的孟小安,指著背後的龍牙刀,道:“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希望你能抵擋得住。”

“不好意思,我的柳葉刀也是一把殺人的刀,孟小安,算上我一份。”麻風三元殺氣漸濃道,“李探花當年在我們大和民族殺了不知多少人,該是你死的時候了。”

“有些人就是喜歡在我麵前裝蒜,沒辦法,我也不好意思跟著裝了,我就一個法子把裝蒜者把他滅了。”孟小安用一種老人看小孩無奈得眼神道,“你都這麽大一把歲數了就這點出息,找我報仇?估計在我老頭子前麵放個屁都等忍著,盡是一些浪得虛名的人。”孟小安眼神冰冷,右手修長的食指輕輕的摩挲下唇,這是他殺人的習慣動作。

“一個二流宗師都可以把牛皮吹上天了,我最恨就是吹牛皮的人,還一臉的倨傲,我不殺你,我哪兒都疼。”

孟小安指著自己,語氣堅定:“我要死不把你們這些個鳥人打殘了,我孟小安一年不搞女人了。”

那個神色清冷的男子,突然冷笑了一聲,瞬間的欺身而上,要多快就有多塊,一個拳頭飄忽的擊上孟小安,發出絲絲的聲音。

“跟我玩拳頭,行,我和你你玩玩。”

孟小安側身右拳也是隨之迎上,看誰得拳頭夠硬夠猛?那清冷男子右拳到半空中的時候突然改變了方向,該向擊打孟小安的右半身,同時腳踢孟小安的胸膛,他的速度就是快,而且用的是完全最簡單和最實用的武技招式。

龍一和龍十六都沒有動。他們都在等孟小安露出破綻的最佳時機。

麻風三元也是沒有動,但那是周身一股強大的氣息急速的罩上孟小安。

那男子拳頭倏然消失,一道弧線的光芒劃過天際,柳葉刀斬向孟小安的肩膀。

“媽個巴子的,一個拳頭前,一個柳葉刀後,你們有夠無恥的。”

孟小安冷笑,看著這個飄忽的拳頭突然閃逝,露出一個嗜血的眼神,右手突然一個半圓圈,劃出來,瞬間把那剛才消失的拳頭所帶來得巨大的能量給減少到最低。同時身子側移,詭異的出腳,正好避開了麻風三元的發出的暗勁襲擊。

虛虛實實的腿影同時身子側移,詭異的出腳,正好避開了剛才麻風三元發出的暗勁襲擊。

虛虛實實的腿影在麻風三元的身邊飄忽,看不清虛實。麻風三元閉上眼睛,憑心去感受,是時候,驟然開眼,手拔刀,柳葉刀刺上虛空,他斷定殺招就在那虛空處。

龍一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R的二刀流確實有有點自大的本事,這‘一環沂蒙’講究動與靜虛與實四者結合詭異莫測,麻風三元現在所使用的招式與速度想應該到六級了,而且在未動之前已經用暗勁攻擊孟小安了,逼得孟小安先避開他襲擊,隨後出腳,孟小安啊孟小安,你這個探花郎的兒子有多大的本事,我倒要看看。

柳葉刀的弧線閃電的斬上孟小安的腰。而孟小安剛才捏成的的‘類似太極’圈撞上那清冷清冷男子的拳頭。

白光一閃過,沒有發出沉悶抑或爆響聲。

空氣中的氣流隻是詭異的偏離了。

而這時候,麻風三元的柳葉刀和張天南的刺刀淩然襲上孟小安的周身。

孟小安飄忽腿影突然全部消失,麻風三元確實有一手,猜對了孟小安這一招是虛的。

龍一終於動了,笑意陰森,正是時候。右手在空中一抹,一道光華一閃而過。

孟小安立刻感覺那洶湧力量湧上自己,要把自己活活的撕裂。

“狗日的終於出手了。”孟小安輕喊一聲,身子扭轉。同時右腳為軸心,旋轉,越來越快,一股強悍的力道倏然從孟小安周身也散發而出。這一股力道自然是為了龍一那詭異莫測的白光抵擋的。

而此刻,清冷男子突然手中驚現一把鋒銳刺刀破空而來,孟小安的後背。

麻風三元的柳葉刀刺向孟小安的胸前心髒處。

腹背受敵。

抑或是四麵楚歌?

叱。

孟小安淡漠一笑,瞬間提升八分功力。

孟小安心裏微笑,對著那散發著妖魅死亡氣息的‘龍牙刀’視若無物,他突然仰天長嘯一聲,微微側身,清冷男子刺向他後背的的刺刀詭異的被一股力道壓抑,偏離原先的預定的軌道,刺空。

男子的刺刀刺空,前麵的麻風三元也突改變方向,刺向孟小安的左胸第三根肋骨。

配合滴水不露。孟小安眼睛現出陰冷的笑意,詭異之極,隻見他左手對著麻風三元的柳葉刀一引,柳葉刀竟然不受控製改變方向,麻風暗叫不好,那柳葉刀轉向龍一的咽喉,比先前的更快的速度,同時左手捏成一個拳頭,對著在空中的龍一就是一擊。

動作不可謂不優雅,孟小安就像花一般的風中笑,隻見他的嘴唇翕動,輕聲歎息:“終究還是慢了。”

麻風三元瞳孔收縮,手上的柳葉刀根本不受他的控製。龍一眉頭輕皺,拔龍牙一現,迸發一道燦爛之極,邪惡之極血腥之氣,他被逼收刀,龍牙刀先是橫在咽喉間,火星一閃,“叮當”一聲,柳葉刀刀尖刺向龍牙刀的刀身,那股引力卻沒有消失,孟小安眼睛微微眯起,龍牙刀刀身現出紅光,麻風三元驀然將流水劍刺向天空,這才消除那一股令人膽顫的引力。

那清冷男子在在空中也暗叫一聲不好,這孟小安當真不是蓋的,居然這麽強悍,借力打力,在空中的他違背武學常理本已向下落身體驀然彎腰,他能感覺一股氣浪從自己的肌膚劃過,像鋒利的刀刃,孟小安單手一掌印在他的胸膛中間。

“讓你裝蒜。”

孟小安的右腳為軸心,暴喝一聲,一道華麗招式瞬間爆發。

麻風三元隻覺得整個身子,他的整個軀體處於一種無法動彈界麵,孟小安的這一腳似乎把他所帶來的強大的氣息壓住了他的動作,手中的柳葉刀也揮斬不出去。

嘶。

一個拳頭直接從他的胸中閃過。

爆。

麻風三元的軀體爆裂成兩半。

夜色之中,淒美染紅。

龍一突然暴退,孟小安秒殺這麻風三元之後,身子以奇異姿態襲上龍一的胸膛。

龍一飛身後退之時,龍牙刀以射出濃烈血氣。

砰。

孟小安倏然停止轉動,右手奪過來的柳葉刀對著龍牙刀一劃。

碰撞聲頓齊。

孟小安的身子身子橫飛而出。

他秉著打人要打到底的決心,以拉風之態,身子跟著飛出去,左手一探,捏住在空中橫飛的清冷男子手腕。

那男子身形停滯不動。

“幹你娘的。”

孟小安一拉,右腳膝蓋一頂,那請了那個男子的小腹被一股玄奧之道頂得整個五髒六腑稀巴爛。

孟小安手腕一動,用上輕微的力道,一甩,張天南的這一次瞬間落地。

他的腰骨碎裂。成為一個植物人。

孟小安仗劍而立,清冷的聲音道:“如何?”

龍一眉心跳動一下,這孟小安的實力當真可怖之極,他以為他們三個人配合最起碼令他受到一點的傷害,不過還是奢望了。

“三人出,一死,一慘,一人活。”上杉雄偉麵色平靜道,“孟小安真不愧是李鼎天的徒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