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美女
字體:16+-

第221章:我保護你的夢想

黑袍男子帶著詭異的笑意:“是很強悍,不過好像還是隱藏一些實力。”

上杉雄偉胸有成竹道:“這是給他熱身的。”

黑袍男子淡淡一笑,不過帶著一絲的嘲笑:“是很好的熱身,等會兒你,龍一,龍十六都亮相登場了,這才是最大的部分

這三個變態的人物對上孟小安是怎麽樣一幅畫麵呢?

一個已經讓孟小安頭疼了,三個一起上更頭疼。

“若真的這麽順利孟小安必死。”上杉雄偉幽幽的說道,“我不想有人來破壞我的好事。”

目光深有深意的望著眼前的男子。

有殺機,殺機濃烈。

黑袍男子不知是給自己肯定還是給山上杉雄偉一個放心的答案道:“你放心好了,我雖然是他的師弟我也不會救他的。”

“這一點我知道。”上杉雄偉眯著眼睛,語氣帶著習慣的優雅道,即使再卑鄙的事情和話語從他嘴裏說出來也是不令人生厭的。

“師弟喜歡師兄的女人,還意圖對師兄的女人奸殺最後沒得逞,這師弟做得有好。”

黑袍男子麵色現出一絲慚愧和羞憤之色,被上杉雄偉當麵說出來他的整個身子都在發冷。

“抱歉,我說話不注重場合,要是你突然幫孟小安,我就麻煩了。”上杉雄偉貌似提醒自己一下。

黑袍男子麵目陰森的看了上杉雄偉一眼,冷冷的注視山下的孟小安和龍一。

“龍牙刀乃上古邪刀,龍一拿它是在適合不過了了。”

龍一低頭望著手中的龍牙刀,手掌撫摸刀身,而後,一道夾帶著可怖的血氣繞在他的周身。

孟小安道:“上吧我就看看你有什麽本事啥我?。”散發中唯我獨尊的氣勢,那無與倫比的氣概盡顯狂傲本色。

龍一沉默聽完,沉默許久,用冷靜的聲音說:“我若死,想必是一種福分。”

孟小安道:“這個自然,死在我手上的一般都是裝蒜的人。”

“那就放心了。”

他的眼睛突然裂變,就好像一塊光滑的平麵鏡破碎了,右邊臉好像是被紅燒過一般,隻覺得那半張臉仿佛有一股魔力使得自己心神被控製。

孟小安的嘴角忽然浮現出一抹飽含冷酷殺機笑意,笑意森冷。

他的聲音像一個陰森的咒語:“你心有魔障,我幫你殺了,也是對你一個解脫,龍牙刀,我要了,邪刀之人配得上邪惡之人。這把刀我要了。”

孟小安倏然一動,毫無征兆的現龍一的頭頂上空。

李家最神秘的波羅拳終於出來了,雙拳爆射耀眼光芒,宛似烈日當空,奪人耳目。

龍一,沒有絲毫大意,他不想死,他還有很多的事情沒有做,因此唯有擊敗孟小安。

機會即使隻有萬分之一。

龍一握著龍牙這一抦邪刀,眼神熾熱的望著空中當麵的孟小安,運轉體內的內家真氣,暴漲出玄妙的之氣,拔地而上。

龍牙刀與孟小安雙拳碰撞。

當。

兩人的身形同時暴退。

腳跟剛落地,兩人對視一眼,倏然再一次碰撞。

“龍牙刀很好。”

是龍牙刀好,強悍,未必是你強悍。

“未必。”隱歌的右邊臉突然被激活了一般,隱隱顯出妖氣,沛然之極。

兩人的距離不足一個巴掌。當真曖昧至極。

嘶嘶的聲音從地麵傳開來,兩人所站之處龜裂,先是一條兩條的裂縫,而後以急速的姿態向四周龜裂。

月色更冷,兩股不相上下的殺機衝天而上,廝殺。

“你的妖氣不夠純正,隻因你的血。”孟小安優雅一笑,翩然一退,左手形成唐拳,空中爆射詭異的花紋圖案。

“唐拳?”龍一駭然之極。一股強烈宛似颶風的力量瞬間包圍住龍一的周身。龍牙之刀的妖氣最忌諱的就是唐拳,偏偏孟小安學會了。

龍一手上的龍牙刀被蘭花指所蘊藏散發的拳氣壓得四處亂竄,根本不能形成一個有機的整點進而刺殺孟小安。

饒是如此,龍一也是強悍之極,對著當空襲來的孟小安猛然暴喝一聲,雙手高高舉著龍牙刀,臉色似龜裂的大地一般,有絲絲透明的血管,可想而知他在下麵所承受的波羅拳的強大氣息。

嘎。

龍一的雙腿膝蓋倏然跪倒在地。

砸碎了地麵,露出兩個膝蓋的痕跡。

從孟小安當空襲來他是用蘭花指罩住了龍牙刀的妖氣,進而使用波羅拳擊打下去。

孟小安的雙拳也是隱隱作痛,唐拳的勁力居然洞穿不了龍牙刀的刀氣,想必自己是學不到家。

“龍牙刀,是我的。”孟小安陰冷一笑,右手以閃電般的速度握住了龍一的手腕,龍一手腕倏然刺痛,不由的張開手,孟小安左手操刀,眼神陰冷,殺機凜然。

千鈞一發之極。孟小安的身子倏然詭異的後撤。

龍十六終於出刀了,在孟小安即將斬下龍一大好頭顱的時刻救下他。

龍一蒼然的望著對麵的孟小安,內心淒涼,興許本不該使用這龍牙刀的,龍牙刀的威力他知道,可是帶來的怨氣他也知道。如果不用龍牙刀,那麽他完全可以和孟小安硬拚百招之後,至於百招之後就看個人的武技的技能實力了。

孟小安彈了一下龍牙刀的刀身,錚的一聲,清涼之聲,宛似當夜空山之流水聲。

龍十六隻是出了一刀,道:“我們回去,還有最後一次。”

龍一站起來,雙腿的膝蓋印出血跡。

“看來我想出麵也不成了。”上杉雄偉淡淡一笑很敏銳的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武者氣息在周圍,轉頭道,“興許是你老朋友來,不過去打聲招呼。”

黑袍男子道:“在這種場合下老朋友見麵未必是好事。隻是我想不到的是龍一會這麽快就敗下來。”

上杉雄偉道:“我也想不到得是他會唐拳,正好克製龍牙刀的戾氣。”

兩人深深望了一眼似乎在尋找什麽孟小安,離開。

妖氣之刀,配邪惡之人。當得所用,大開殺戒。

孟小安浮起一股詭異的微笑,看來李鼎天貌似沒死啊,為什麽他要把戒指給他呢?

他已經敏銳的感覺到一張大網正對著他撒網。

“等久了吧。”孟小安溫暖的眼神問有些臉色蒼白的錢萌。

她剛才好像做了一場惡夢,夢中的世界是刀光劍影,殺戮當道。血花紛飛。

錢萌的手蒼涼的握著孟小安,抬起頭,一雙眼睛明亮而憂傷:“小安,你可以保護好我的夢嗎?”

她的夢是小小的,有著童年的回憶的夢,與世無爭,開心的。

“丫頭,會的,我會守護好你的夢,讓你活在快樂的世界。”孟小安背著她,一步一步的回家。

“小安,我覺得其實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子都渴望有一個人來守護他的夢想,這樣夢想就不會破滅了。”

“夢想?”孟小安笑了笑,這是一個令他遙不可及的詞語,他的夢想到底是什麽?他都忘記了?很小的時候的夢想早就爛在肚子裏了。

他現在要保護這個女孩子的夢想。活在簡簡單單的世界裏。

因為和她在一起的時候,他希望她最起碼是開心快樂的。

孟小安背著錢萌回到家之後,發現錢萌眼睛熟睡在自己的後背上了。

推她的臥室,孟小安輕手輕腳的把錢萌放在**,然後撚好了被子。在她逛街的額頭上輕輕的留下一個吻,然後走了出她的主臥室。

“找我有雜事?”孟小安早上的時候來到了梁微的那裏。一大早就打電話來找他。

不是吧,趙瑤瑤居然在她家?

孟小安有一種頭疼的感覺。

“算命去。”梁微道,“給你介紹一個算命的,又可以捉鬼的大事。”

“這個,鬼?我想這個世界上沒鬼的,對了,為什麽要算命?”

“看我們有沒有緣分做夫妻啊。”

孟小安哈哈大笑:“恩,成,我就喜歡聽你找話,瑤瑤啊,你看,你就應該學下梁微。”

“哼,她是她,我是我。”

三人按照地址來到了一間名叫微微公寓的樓房。

“不是吧,電梯壞了。”

孟小安看見有電梯維修四個字,一陣咬牙。

“走上去吧,當鍛煉。”梁微道,根本不在於是在二十樓。

趙瑤瑤道:“一個大男人的,連二十樓都走不動,真丟人。”說完,率先走了上去。

“我記得我沒惹人她吧?”孟小安無辜的聳動肩膀道,這娘們吃錯藥了。

梁微嗬嗬笑道:“你習慣就好。”

三人一步一個腳印爬玩了二十樓的樓梯。

“就是這裏了。”梁微指著一個招牌道,招牌上麵寫著馬紅喜辦公室。按門鈴。

“進來。”傳來一個很清脆動聽的聲音。

梁微推門走了進去。接著是趙瑤瑤,最後是孟小安。

孟小安眼前一亮,很標致的女孩子,二十上下,紅色的連身短裙,白色細線外套,還有頭發上那白色的發帶,白色長靴。正在一個靈位前祭拜。尤其是那一雙白玉無暇的長腿,讓孟小安不由自主的眼睛停留超過了三秒,這一雙充滿彈性的長腿在他見過所有女性中最令他驚奇的,女人的性感在這一雙腿上完美演繹出來。

“我們是周老……”梁微正好自我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