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美女
字體:16+-

第222章:李家

“不需要知道,來這裏都是找我辦事,隻要有錢,不關是誰介紹的都一樣。”馬紅喜走回到了一台放著電腦的桌子前麵,坐下,“要和咖啡?另算錢。”她自己說著斟上咖啡。咖啡被徐徐注入皎白瓷杯裏,白煙蒸蒸,墨浪翻騰,在杯裏迅速積聚成一個籠著霧紗的靜謐小湖。氤氳白煙中,咖啡香氣彷佛化成一條小龍,貼著湖麵盤旋,舞爪張牙,冉冉而升,在靈靈堂中輕盈遊走。馬家祖先靈位前長年燃著三炷清香不甘示弱,起之對抗,嫋嫋淡煙與小龍遊鬥,最後兩者化一,混合成一種獨特的香氣彌漫。

梁微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然後衝她一笑,這個很有現代的女孩子恐怕是認誰也想不到是驅魔天師。

梁微走到了她的前麵,坐在椅子上:“我們想知道我們的命運?”

梁微把死者的相片放到桌子上上。

“從現在開始計費。”馬紅喜拿著死者的相片,看了半響,“還算湊合。”

“我想知道更具體的。”孟小安笑著說。

馬紅喜看了梁微一眼後,又朝著趙瑤瑤和孟小安看了幾眼,在趙瑤瑤的身上停留超過了三秒鍾。

“你身後不是有茅山道術的人,怎麽來找我?”馬紅喜淡淡道,把相片遞還了梁微。

“你是問你們三個人?”

“是。”

“我需要多加點錢。”

梁微道:“行,你要多少。”

馬紅喜看了下時間:“談話費三千,出去最少上萬,你看著辦,有就成交,沒有我還要接下一個生意。”

“好,成交。”梁微道,馬紅喜?這個女孩子很有意思。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

“進來。”

門開了,走出三個黑衣西褲的大漢,接著一個管家摸樣的老人走了進來。

孟小安眼睛一眯起,這三個黑衣西褲的大漢體術很強大,應該是特種部隊下來的,神色冷漠之極。

“馬紅喜。”管家摸樣的人看了一眼馬紅喜。眼睛深邃之極。

“是。”馬紅喜道,“有什麽生意。”

“我們想請你看一下風水,請和我們走一趟。”

梁微看著這個年長的老者,心道,想不到香港還有精神領域的異能者。“總有先來後到的吧。”管家摸樣的人道:“是有先來後到的,卻又輕重之分的,馬小姐你說是嗎?”

馬紅喜道:“誰給的錢多我先接誰的生意。”

趙瑤瑤哼的一聲道:“沒見過你這麽愛情的人,虧你還是馬家的後人。”

馬紅喜淡然一笑:“就是因為馬家的後人才收錢,你幫我交房租?水電費,車油費,買衣服的錢?”

“你……”趙瑤瑤氣得說不出話來。

“老先生,不好意思。”齊小玉起身道,“我們有急事想請馬小姐幫忙。”對上了管家摸樣的人一雙深邃的眼睛,一道肉眼難以看見光芒在空中一閃而過。

老者哈哈大笑,氣勢未見減弱:“剛才馬小姐也說了,誰出的錢多,她就接誰的生意,我想在這裏沒有人比李家有錢吧。”

齊小玉愕然之色。

老人目光露出恭敬之色:“馬小姐,我家少爺李澤有請。”

李澤,李誠的大兒子,雲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香雲南第一家首推李家。

饒是很是冷靜的馬紅喜也是眼睛露出驚異之色,然後對著梁微道:“不好意思,我要去李家,我想你們的口袋裏也沒有那麽多的錢吧。”

李家?孟小安嘴角玩味一笑,看來這一出戲有得慢慢琢磨了,連李家都牽扯進來了?難不成李家鬧鬼了?

梁微道:“我和你去一趟李家。”扭頭對著老人道,“老伯,不介意吧。”

出乎馬紅喜意外的是老人點頭答應,但要他們說成是馬紅喜的弟子之類。似乎對於梁微有微微的忌憚。

馬紅喜開著一輛小紅車跟在李家的車子後麵,上麵載的是梁微,梁微花了一些港元才可以坐車的,馬紅喜從不做虧本的生意。

至於孟小安和趙瑤瑤則在李家的車子,兩人是分開的,孟小安和李家的管家一個車子。趙瑤瑤在另一個車子。不能不說李管家的是一個很小心的人,雖然說可以帶他們去李家,但是警惕還在。

一路上孟小安很聰明的保持沉默,因為他有點不願意和那個管家的眼睛對視,總感覺自己一對上,他心裏所有的秘密都會被這個人知道,因此孟小安閉上眼。“年經人,你很怕我?”李管家問道,“我想一個老頭子不會讓你一個後生害怕的吧。”

不說話又顯得不禮貌,孟小安張口說話,眼睛沒有張開:“你若是普通人我自然不怕,可若不是普通人,我多少有些忌憚的。”

“哦,那你也不是普通人。”李管家聲音居然透著一股蠱惑的力量,“你是誰?是不是國家安全部門的人?”

孟小安盡管是閉著眼睛,可是那種被兩把刀架在脖子上沒有分別,”

李管家突然覺得孟小安本是漆黑的眸子瞬間的變成妖紅色,眉宇間現出一股逼人的妖氣。

車子開進了李家。長達近乎五米高的大門,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兩座獅子在門的兩邊。

當孟小安下車的時候,內心一驚,現在終於見識到了香港第一李家的保衛森嚴了,抑或說是龍潭虎穴也不為過,看上去很平靜,但孟小安敢保證就是有一個連的軍隊來進攻也未必打得下李家。

李家的豪宅大得讓孟小安這個“鄉巴佬”不由發出一聲驚歎,做人做到李嘉誠這份子上,已經是到了頂峰了,商界巨人,亞洲第一人,當之無愧。

馬紅喜和梁微有說有笑的,梁微之所以和她成這麽快“朋友”,基本都是談論女孩子喜歡的化妝品和八卦話題,至於趙瑤瑤,也許是看不過馬紅喜這麽喜歡錢,沒有同她說話。馬紅喜也不想理她這個茅山道術的傳人,說起來都是捉鬼的驅魔的,有了一絲比較未必是壞事。

隻聽得一陣爽朗的笑聲從裏麵客廳裏麵傳出來,接著兩個五十上下的老者一邊有說有笑的走了出來,左邊一個帶著眼鏡,麵相看上去平易近人之極,但眉宇間透著商人的精明和頭腦,有少量的斑駁的華發,右邊也是一個帶眼鏡的人,氣質帶著官者特有的風範,威嚴中有著平和。

孟小安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左邊就是李誠了,孟小安居然有一絲的激動,努力的平穩了一下心神。

至於右邊的是誰?孟小安很是好奇。

“李老,看來你家來客人了,我也正好告辭,記得明天過我那裏品酒。”右邊的老人笑道。

“我隻怕你家中那一隻老虎啊。”李嘉誠大笑道。

“她明天要去管家和老太太聊天,我們兩個兩人正好湊一對。”右邊老人道。

一個人把車開了過來。

“那我就不送了。”

“我怕你再送,我就抓著你的手不放了,我們可是好久沒有坐在一起了。”右邊老人道,揮手上車。

李管家上前對著李誠不知道說些什麽話。

馬紅喜等李管家說完了,然後上前道:“收錢辦事,我不想打擾李家主的寶貴時間。”她說得不卑不亢。

李嘉誠多看了馬紅喜兩眼,笑道道:“性子直,馬小姐,很得罪人的。”

馬紅喜道:“這是馬家後代的習慣。”

李嘉誠看了馬紅喜身後孟小安等人一眼,推了推眼睛,道:“請馬小姐幫我這個公館看看風水。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李魏,帶他們去澤钜那裏。”

李魏管家低聲道:“老爺,我稍後叫人拿老爺的咖啡去你的書房。”

李誠點點頭,看了下孟小安,好淩厲的眼神。孟小安報之一笑,淩厲的眼神有一絲柔和。李誠對這個陌生的少年露出一個老者慈祥的微笑。

“請跟我來。”李魏管家領著等人前去李家大公子李澤的地方。

馬紅喜似乎很隨意的張望著,沒有說話,不時拿出方針盤對著東南西北的方向測試什麽。

當孟小安和梁微,趙瑤瑤,馬紅喜從李家出來以後,已經是中午了,孟小安真的想不到這個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娘們不僅僅會算命,而且也是為看風水,太邪門了點,為什麽梁微找她來幫自己看命呢?回到了馬紅喜的公寓,馬紅喜讓趙瑤瑤和梁微先出去。

“你有什麽話要對我說的?”孟小安翹著二郎腿問著馬紅喜道。

“你相信命?”

“算是相信吧。”孟小安笑道,要不是命運,他也不是現在的孟小安,而是一個在上學的小子而已。

“那麽接下來的話你要記住,這個話你不能對任何人,包括你的親人。”

“你說。”孟小安還真的好奇她能說什麽話來。

“你將有血光之災,但是你命中有貴人相助,所以你可以避過這些劫難。”馬紅喜淡淡的對著孟小安道,“與你發生關係的女人有一天會背叛你。”

孟小安突然驚愕了看著馬紅喜,很久道:“你是在開玩笑嘛?”

“你看我的樣子是在開玩笑?”馬紅喜問道,“你可以不相信,但我隻是提醒你,你要注意一些。”

“還有呢?”孟小安道,不管是信不信,他先記在心中。

“今天就說這麽多。”馬紅喜道。“有緣下次我再對你說。”

“那成,我們下次再見。”孟小安離開。

“小安,馬紅喜和你說什麽了?”梁微問小安道。

孟小安打了一個哈欠:“說我以後會有很多個老婆呢。”

“去你的。”梁微呸的一聲道。

“我們回去吧。”孟小安心裏在想著和自己有關係的就隻有幾個女孩子而已,可是想來想去找不出誰要背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