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美女
字體:16+-

第383章:超級保鏢

那個男子冷的看了一眼司徒和背後的人,露出一個不屑的微笑。

司徒也是一個高手,但是和眼前到底這個比起來,好像是差了那麽一點的距離。

他是紅閣的人,紅閣的人出來的沒一個怕死的人。

但司徒麵對這個所謂的保鏢的時候,他感覺有那麽一絲的驚慌,就好像是麵對黃巾一樣。

換而言之,這個男子是屬於黃巾一樣的人。

那種獨一無二的氣勢不是普通的高手就可以有的。

男子用了十秒鍾的時間把司徒背後的人都擊倒在地上。

他用的都是一個招式,那就是黑虎掏心。

每一個人都知道這種情況,但是他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即使是有些人擋住了前麵的心髒部位,但也是被這人的恐怖的力道給砸中心髒。

然後身子直接倒飛出去。

司徒也不例外,但不是一招,而是十招,那個男子用了十招把司徒狠狠的擊敗。

司徒痛苦的倒在地麵上,他想不到會是這麽狼狽的。

嚴平傲慢的說道:“不管你的背後是誰,我說過了,孟雪是我的。”

男子收斂那一身的霸氣,似一個普通人的站在嚴平的身後。

司徒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熱血。

他覺得這個嚴平似乎比黃巾更加的可怖一點。

司徒看著他們從自己的視線離開。

司徒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身子。

司徒立即給孟小安打了一個電話,匯報了剛才的情況。

孟小安在那一頭驚異之極,這嚴平的保鏢這麽厲害?這實在出乎他的意料啊,孟小安問了下司徒的傷勢,司徒說沒死,你放心吧。孟小安說,你們先別行動,我看看情況在和你說。司徒說那好,你可以問下你姐姐。

孟小安走出了自己的房間,來到了姐姐。

孟雪在練著台詞,她是一個認真的人,隻要做一件事情,她都想去做得更完美一些。

孟小安笑嘻嘻的問道:“姐,問你個事情啊,我剛才才想起的。”

孟雪把手中的劇本給放下,問:“嗯,小安有事情?”

孟小安嘻嘻的笑了下,給孟雪一邊按摩一邊問道:“姐姐,那個嚴大哥我看是想追你的吧?”

孟雪笑了笑,以為這小子要問的是什麽,原來是這回事,不過小安倒是沒有說錯,這嚴平是想追自己。

男人和女人之間很少有純潔的友誼的,而且類似她這種天仙般的女人的,有人追是很正常的,沒人追才是不正常的。

孟小安見姐姐在思考,又問道:“姐,是不?別神秘嘛。我要是你的弟弟,來說說。”

孟小安想著套問那個嚴平的下落,然後好好的去對症下藥。

孟雪想了想,笑道:“你想知道一些什麽?”

孟小安笑了笑,很是正色道:“姐,我這不是查什麽,你也做得的,現在的社會是很浮躁的,你懂的。”

孟雪笑道:“行了,小安,你這小子我的心難道我不懂嗎?嗯,嚴平是一個很好的人,總之呢,不是像那些公子哥一樣囂張跋扈的。”

孟小安心裏嘀咕著,你怎麽知道的?我才不信呢?沒有哪個公子是囂張的。

孟雪抬頭見不相信的樣子,說:“小安,真的,你不要看嚴平開著好車,其實那是他朋友的車子。他在北京很少開車,都是步行的,要麽是騎著自行車。”

孟小安才不相信呢,可是又不想和姐姐爭論。

孟小安問道:“姐,你喜歡他嗎?”

孟雪想了想,認真的道:“至少不討厭。”

孟小安故意很輕鬆的語氣道:“那就是表示很有可能成為朋友的,這人是我姐夫的概率是多少?”

孟雪笑道:“哪有,你別想太遠了,我都沒想呢。”

孟小安小心翼翼的把臉上的擔心神色收起來:“姐,其實這是一定的,誰不知道我小安的姐姐是一個天仙的美人啊。”

孟雪道:“得了,得了,你再吹我怕我就是仙女下凡了。”

孟小安道:“本來就是啊。姐,你不要否認,你承認這一點吧。”

孟雪可不想和小安說這種沒有營養的話題,嚴平的問題那還是等著以後來解決吧。

孟小安道:“姐,嗯,那我們就不說這個嚴平了,就說你拍戲的經過。”

孟雪很是有興趣的說:“嗯,我見到周潤發了,真的很有味道的一個男子,對人也很好,尤其是是對我這個新人,我不懂的地方他就很耐心的指導我。”

孟雪把拍戲的經過都告訴給了小安。

孟小安從孟雪的房間出來。

孟雪已經睡覺了,隻要是明早還要早起。

孟小安覺得很有必要去司徒那裏一趟,孟小安回房間洗了一個澡,然後出去,這時候才9點多而已,孟小安在大馬路上溜達著,說真的,很久沒有陪著梁薇和錢萌逛街了,這多少顯得有些不近人情啊。

孟小安覺得自己有必要在明天或者後天的時候給錢萌或者是梁薇打一個電話。

孟小安來到了司徒的地方,司徒也似住在原來西華的地方。

西華這小子還在醫院裏,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孟小安本來要西華呆在醫院久一些的,可西華說聞不慣那醫院刺鼻的問道,孟小安沒辦法,隻好同意了西華的要求,明天出院。

司徒躺在椅子上,他的胸口還是隱隱做作痛,要不是那個嚴平的人下令不殺他們。

嚴平這個公子哥的身份絕對不是那麽簡單的。

孟小安笑了笑,道:“看來你沒死啊?我還以為你死了呢,過來給你燒香。”

司徒立即對著孟小安呸的一聲道:“靠,你這個做幫主也是太無情了一點吧。”

孟小安坐下,問道:“到底那個人是什麽來路?你可以從他的拳路上看出嗎?”

司徒回憶了一下,但顯然的沒有任何的信息,說:“嗯,真的看不出來,這人很奇怪,我的意思說,他打我們的隻有一招,那就是黑虎掏心。”

孟小安有些驚異的說:“一招黑虎掏心就可以把你打敗了?”

司徒也是無奈的道:“嗯,我明明看見了,可就是擋不過,第一,他的力道太過強悍了,第二,他的速度也是很快的,我覺得他是和黃巾的一個水平線上的人。”

孟小安罵道:“什麽世界啊,又來一個水平線上的人,難道我孟小安就這麽倒黴。”

孟小安又想了下,道:“就算是很牛的人,也要幹掉了,一個人?好,我就弄一個圈套來殺了他,娘的!”

司徒知道孟小安詭計多端,說:“你打算用什麽計謀?”

孟小安露出一個嘿嘿的笑容:“他不是很能打嗎?我就用人海來拖住他,我看他能打什麽是時候。”

司徒給了孟小安一個白眼:“人家不會走啊,我覺得人家幾步就可以跑出一百多米了,你人多也是沒用得啊。”

孟小安還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問題,但是他覺得還是有必要試試的。

“明天我就親自試一下。”

司徒道:“你以這個麵目去試試?”

孟小安搖頭道:“當然是戴著麵具的,不然嚴平肯定知道的,這家夥想追我的姐姐,沒門。”

司徒想了想道:“幫主,其實我想我們還是這階段不要惹嚴平了,先把雷霹靂和黃巾找出來。”

孟小安道:“我有主意了,是沒有告訴你而已的。”

司徒驚喜道:“幫主,說說。”

孟小安賣了一個關子,笑道:“等會兒你就懂了。”

司徒道:“等等會兒?”

孟小安打了一個響指道:“我要是估計沒錯誤的話那個黃巾和雷霹靂會再一次的出現的,他們兩人想殺我可不是一般的心。”

司徒笑了笑:“你打算跑哪裏?”

孟小安搖頭道:“誰說我跑的?知道他們能打,我就不跑了。”

司徒道:“幫主,那我就拭目以待。”

孟小安和司徒在那裏聊天,一直快到12點的時候,孟小安打了一個電話。

司徒見時候也不早了孟小安這時候也是要回去了。

司徒把孟小安送出了門口。“幫主,真的一個人回去?”

孟小安走出了遊戲廳的時候,露出一個陰謀的微笑。

黃巾,雷霹靂,就怕你們不來,來了,我就不會這麽放過你們的。

孟小安打了一個哈欠,故意在街道上溜達著。

時間在一分一點的過去,夜風在慢慢的吹著。

孟小安覺得自己耐心在慢慢的消磨著,難道雷霹靂和黃巾今晚上不來了?

他對他們的猜測難道是錯的?

正當孟小安以為雷霹靂和黃巾不來的時候,這兩人終於是姍姍來遲了。

孟小安想不到他們來了,但這也是意料之中,很是敬意啊。

“厲害,厲害,你們總算來了。”

黃巾站前麵,堵住了孟小安。

雷霹靂在後麵。

雷霹靂冷笑道:“孟小安,看樣子,你已經知道我們來找你。”

孟小安打了一個響指道:“聰明,我是猜的,不過猜不對也沒事的,但你們真的要來殺我。”頓了下。“你們以為就這麽簡單可以殺我?”

黃巾冷笑道:“孟小安,今晚上我看你是不是有什麽夠運氣再一次的逃脫我們的手掌。”

孟小安道:“這一次我沒有打算逃走,出來吧。”

孟小安吹了一個很是響亮的口哨。

很快的四麵八方的出海水一半的湧出來拿著砍刀的人。

四麵都是人,大約有8百個這樣的爺們,一個個虎視眈眈的望著雷霹靂和黃巾。

雷霹靂和黃巾即使是在這種情況下依舊是淡定十足。

孟小安雙手抱胸:“我知道你們牛,我一個人打不過,不過我有人,我就不和你們說什麽廢話了,大家都是聰明人。”

孟小安突然大聲的喊道:“給我殺了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