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霞之旅
字體:16+-

第六十四章返程

浮塵帶著紫霞派一行人離開了劍神宮,朝著西南方向的紫霞山飛去。浮塵、浮空、浮雲臉色都有些憂愁,林昊和綠盈神情也不甚愉快。

飛了有半天之後,離開劍神宮有數萬裏的路程了,趙飛冷笑道:“清風師弟,你下手也太不知輕重了,竟然把劍神宮的少宮主打成那個樣子!我要是你,就直接自裁謝罪了!你還有臉跟我們回去,你想想你給咱們紫霞派帶來了多大的麻煩?!”

哼!

綠盈冷哼了一聲,怒視著趙飛,道:“大師兄,明明是歐陽昀主動挑戰清風,關清風什麽事啊?他歐陽昀實力不濟,被清風打成重傷,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而已!”

哦!

趙飛嘴角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道:“歐陽少宮主的實力比起清風師弟可要強得多了,清風師弟不過是仗著法寶才將人家打敗的,如果沒有法寶,清風師弟又如何能夠擊敗歐陽少宮主,恐怕當時重傷的就是清風師弟了吧?”

綠盈冷冷的道:“趙師兄,當時歐陽昀自己說法寶也是實力的一部分,他法寶不如清風,敗了也怨不得別人!”

當時林昊和歐陽昀交手,歐陽昀所用的是一把仙劍,他當時取出仙劍的時候說的清清楚楚“法寶也是一個人實力的一部分”,為的是讓林昊沒有借口避戰,這話當時山頂的修真者都聽得清清楚楚。現在綠盈把這話說出,趙飛無言以對,隻是臉上卻一直帶著那股嘲諷笑容。

浮塵站立在前方,此刻皺了皺眉,道:“都不要爭了!這件事情怨不得清風!那劍神宮的少宮主確實跋扈的很,在那種情況下挑戰清風,相當於挑戰我紫霞派!而且他當時用出了劍神宮的劍神劍氣,明顯是要置清風於死地,清風氣憤之下將之重傷也很正常!”

浮塵也是向歐陽洪賠罪之後才知道歐陽昀曾經用出劍神劍氣的事情,浮塵知道這事情後心中也有些憤怒!他是紫霞派的掌門,自然知道劍神劍氣有多強的威力,在他想來歐陽昀當時就是要置林昊於死地!林昊是紫霞派數萬年來天資最優秀的弟子,若是莫名死在了歐陽昀的手裏,那他也不會和劍神宮善罷甘休的!幸好林昊手中有凝霜鼎!

他知道這件事情之後,心中對於劍神宮也沒有多少愧疚了,反而對劍神宮有些怨恨。浮空和浮雲也是如此,一切都是劍神宮歐陽昀挑起,現在歐陽昀受了重傷純屬咎由自取。

浮塵這麽說了,趙飛自然無法再說什麽了,隻是趙飛心理暗暗埋怨,覺得浮塵對林昊太過偏心了!林昊闖了這麽大的禍,浮塵竟然還為林昊說話。而且趙飛以為林昊手裏的凝霜鼎是浮塵給予的,心中又嫉妒又不滿,他可是看到凝霜鼎的威力了,恐怕是一件厲害的仙器,他現在手裏還沒有任何仙器呢!

林昊一直站在那裏,此刻開口道:“掌門師伯,歐陽昀不過是歐陽洪的兒子罷了,他被我打成重傷,無法修煉到元嬰期,劍神宮再選出一個少宮主就可以了,難道真有這麽嚴重的後果?”

林昊看到一路上浮塵等人都是眉頭緊皺,他心中也微微有些不解,一個少宮主,廢了就廢了,劍神宮再選一個就是了,最多是歐陽洪記恨他罷了!

浮塵搖了搖頭,歎息道:“清風啊,你不了解劍神宮!即使歐陽昀無法再修煉到元嬰期,他仍是劍神宮的少宮主,將來還是要繼承劍神宮的宮主之位的!”

當下浮塵開始為林昊解釋,林昊這才知道是怎麽回事。原來劍神宮的前身是一個很大的家族,名字就叫做歐陽家族,歐陽家族出了一個驚才豔豔的歐陽戰天,歐陽戰天留下《劍神典》,在劍神山成立劍神宮,之後擔任劍神宮宮主的都是歐陽戰天的嫡係子孫!而歐陽戰天的血脈到了歐陽洪、歐陽昀這一代之後,隻剩下了歐陽洪、歐陽昀兩人,所以無論歐陽昀修為如何,他都注定是劍神宮的未來掌門!

林昊、綠盈這才明白是怎麽回事,也覺得事情有些麻煩,恐怕真的是和劍神宮結下大仇了!

“我們快些回紫霞山吧!日月神教的教主近日也破關而出了,修真界恐怕要麵臨真正的動蕩了!”浮塵歎息著說道,加快了速度朝著紫霞山而去。

*

劍神山上,此刻前來參加劍神大典的修真界人士都還沒有散去。很多修真者都在說著昨天發生的事情,沒有料到一個從來沒有聽說過的修真界青年竟然將劍神宮少宮主打成重傷,一些消息靈通的人士甚至知道歐陽昀元嬰破碎的事情。

“這清風好厲害的修為啊!這一次在劍神大典的最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劍神宮竟然能忍下來,也讓人驚訝!”在一個小宮殿的房間裏,一個中年道士正和身邊的人說話。

“師兄你有所不知,清風是紫霞派培養出來的傑出弟子,有這樣高的修為也很正常!這一次是劍神宮挑戰在前,他們的少宮主挑戰紫霞派的三代弟子,而且是在那麽多修真界同道的麵前,相當於劍神宮挑戰紫霞派,人家紫霞派勝得堂堂正正,劍神宮又怎麽能夠計較?”另一個道士道。

劍神宮很多宮殿中都在議論著這件事情,好多修真者當時沒有去看那場比試,現在都是後悔不已。不過林昊的名聲現在卻是漸漸響亮起來,有人甚至將他評為正道第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人,也有的看到林昊和夢情在一起,紛紛議論兩人之間男女之情的事情。

在縹緲峰居住的宮殿裏,廣陵子、寒冰、晴雨、夢情、夢虛都坐在廣陵子的房間裏。

廣陵子皺眉看著夢情,道:“夢情師侄,我有話要對你說!”

夢情抬頭看了看廣陵子,道:“師叔有話盡管道來!”

廣陵子心中頗為猶豫,不過還是道:“夢情,從今往後你再也不得和清風來往!不得和清風有一絲一毫的聯係!”

夢情吃了一驚,猛地站起身來,道:“師叔,這是為何?”

廣陵子歎息道:“清風重傷了劍神宮的少宮主,後果太嚴重了!他即使天資非凡,修為不錯,將來也不會有太好的前途的,將來他恐怕會在紫霞山修煉一生,不可能對正道有多大影響,皆因劍神宮對他的仇恨!恐怕他回到紫霞山之後,紫霞派也不會再重視他了!你身為本派掌門弟子,若是和他聯係密切,恐怕也會受到劍神宮的敵視,影響本派和劍神宮的關係!”

哼!

夢情冷哼一聲,冷冷的看著廣陵子,目光中滿是倔強,道:“請師叔見諒,弟子無法做到!”

說完之後夢情轉身離開了房間,心中不滿至極。三年前從無盡深淵歸來,廣陵子和她師傅就說過同樣的話,讓她不得和林昊再有聯係,當時的理由是林昊修為太弱,現在廣陵子竟然當著這麽多人來“勸”她,理由變成了林昊得罪劍神宮。

“我夢情的命運又豈能任由別人掌控?”夢情心中異常的憤怒,她絕不願意自己的幸福自己的命運被門派的這些長輩控製,她的幸福就在林昊的身上,哪怕不讓她當這個掌門弟子都無所謂。

“明明是劍神宮歐陽昀的錯誤,為何都要歸於夫君之身?”夢情心中不解,她的身心早就屬於林昊,在她的心中林昊早已是她的夫君……

*

這天夜裏,長生門的無崖子和一笑生又來拜訪縹緲峰廣陵子諸人,廣陵子微笑接待了這兩人,這一次無崖子很少說話,都是一笑生在說話。

一笑生風度極佳,對於道法道術也有很深見解,廣陵子越聽越是驚歎,心中隱隱有了一個想法。

不久無崖子和一笑生離開了宮殿,兩人飛至天空,無崖子恭敬的對一笑生道:“祖師,看來廣陵子對你大有好感啊?”

一笑生微微一笑,道:“我刻意討好他,他怎能對我沒有好感?說起來還要多謝劍神宮的那個少宮主了,那少宮主被清風所傷,現在劍神宮和清風結下大仇,以縹緲峰廣陵、廣韻等人的作風,又豈能再任由夢情和清風接觸?這正是我的大好機會!”

無崖子哈哈一笑,道:“正是如此,憑借祖師你的手段,定然能得到夢情的身心!”

一笑生“嗯”了一聲,點了點頭,笑道:“這夢情是仙界的那人轉世,仙界中人都以為她轉生在仙界,誰知她竟然轉生到了人間界!她修為蓋世,若我能在她未曾恢複修為之時得到她的身心,無論對我還是長生門都是大大的好事!”

不久之後,長生門和縹緲峰修真者也離開了劍神宮,雙方是一起離開的,一路上一笑生總是跟在夢情的身後,而廣陵子和無崖子似乎也有意撮合兩人。

————————

各位兄弟,有推薦票的投上一張,多謝了,哈。現在每天三更,每章3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