驍雄
字體:16+-

第六百八十五章 南唐驟變

第六百八十五章 南唐驟變

轉眼又五個月過去了,定州城中已經聚集了一萬多戶,五萬多人口,逐漸興旺起來。風雲衛的實力也逐漸擴大,已經擴充到十營將士,每營一千二百人,可用戰兵達一萬二千人,而半農半兵的輔兵多達兩萬人,即使隻論人數,在各鎮節度使中也是屈指可數。

並非李風雲不想多編練兵馬,實在是編練戰兵耗費太大,風雲衛向來是堅持精兵策略,一萬二千戰兵已經是義武軍現在所能承受的極限。輔兵耗費雖然遠小於戰兵,但也是一個不小的數字,如果不是這一年來定、涿兩州民力大增,風雲鏢局的支持,李風雲連這三萬兵馬也養不起。

為了保障風雲衛的實力,李風雲甚至不敢大規模訓練騎兵,隻保留了親衛團五百人的驃騎團,驃騎團的戰兵,大多是遼國聞名投奔來的契丹人。不得不說,當初在藏軍穀李風雲釋放那批契丹人真沒做錯,招來了一批在草原上活不下去的漢子。

這幾年,草原各族的戰爭,兼並從沒有停止過,大批的契丹牧民流離失所,其中不少人便聽到了早些時回到草原的那批人的傳言,紛紛來投奔李風雲,希望能為自己,為自己的妻兒找一條活路。這樣一來,反倒使李風雲的這五百騎兵實力上了一個檔次,雖然仍舊比不上大遼精銳鐵騎,但與一般的遼國騎兵相比,已經不分上下了。

劉承祐為了表彰李風雲,將深州的節製權也交給了李風雲,新編的兩營將士,先鋒營與先衛營便駐守深州周邊。深州相較於定、涿兩州,情況更為惡劣,州府深州,直到如今,人口才不過八千,不足全盛之時的十之一二。深州境內,土匪橫行,草寇多如牛毛。

整個深州,人口不足三萬,但大大小小的山賊強盜,就不下兩萬,還有數千打著各種名義的民團。

情況剛剛好轉的定州,又壓上了沉重的包袱。

李風雲接受深州後,立刻調集兵馬,輪番上陣,大舉剿滅深州境內的土匪強盜。兩個月時間內,剿滅山賊土匪數十夥,解散深州境內的民團數十個,斬首數千。其中當眾梟首為惡鄉裏的土匪惡霸不下五百餘人,以雷霆手段,震懾了四方,逼得深州境內的土匪要麽從良,老老實實做本份的百姓,要麽遠遁,逃入其他州府境內。

經過整頓後,隻保留了兩千民團,以維持當地治安,深州境內的治安頓時轉好,穩定住當地百姓的人心。

李風雲又鼓勵農桑工商,依照定、涿兩州例子,廢除名目繁多的賦稅徭役,深得百姓的歡迎。一連串的措施施展開來,深州漸漸顯露出活力。相信要不了一年,深州就應該能自給自足,不再依賴於定、涿兩州的支持。

一切似乎都很不錯,可是,接連的幾個消息消息也隨之而來,震驚了李風雲。

首先傳來的是南唐奉宸衛統領李鳳鳴因暗通外邦,心懷不詭,圖謀弑君,被南唐皇帝李璟處斬,李家上下,滿門抄斬。裘仙檢舉捉拿叛賊李鳳鳴有功,升任為南唐奉宸衛的統領。

聽到這個消息,李風雲驚呆了。他與李鳳鳴交情雖不能說很深,但是對李鳳鳴的耿耿忠心,還是頗為佩服的。如果說裘仙勾結外邦,圖謀弑君,李風雲也許還會相信,此人本來就是功利熏心,善於投機。李鳳鳴對南唐李家忠心耿耿,怎麽可能勾結外邦,圖謀弑君?

李璟難道糊塗了嗎?

接著風雲鏢局傳來的另一則隱秘消息,讓李風雲似乎明白了什麽。

南唐太子李弘冀因為不得父親歡心,怕父皇李璟重新立叔父李景遂為儲君,取代他的儲位。便利用與李璟遂有殺子隻仇的袁從範於八月初二,下毒鴆殺李景遂。

而向李璟揭發此事的便是李鳳鳴,並且,李鳳鳴不知吃錯了什麽藥,竟然當眾指責太子李弘冀沒有德行作為國之儲君,奏請南唐皇帝李璟廢掉李弘冀太子之位,嚴加處置,另擇皇子立為皇儲。

南唐皇帝李璟迫於群臣的壓力,不得不廢掉皇儲李弘冀,並勒令他自盡,對外謊稱太子李弘冀因染惡疾病逝,又追諡李景遂為文成太弟。接著李璟又封第六子李從嘉(注1)為吳王,以尚書令參與政事,入住東宮,冊立為太子。

而南唐禮部侍郎,參尚書省事鍾謨(注2)以李煜酷信佛教、懦弱少德為名,上疏請立紀國公李從善為太子(注3)。李璟大怒,外放鍾謨至饒州。

李鳳鳴竟然犯下如此錯誤,竟然逼得南唐皇帝李璟殺了他的親生兒子李弘冀,李弘冀犯的錯誤再大,那也是李璟的長子,是李璟用來取代李景遂的人選。

雖然李弘冀性格衝動暴躁,不得李璟的歡心,但戰功赫赫。曾經死守潤州,力排眾議,破格提拔都虞侯柴克宏為前敵主將,力挫吳越的進攻。後來又救援常州,大破吳越軍,解了常州之圍,斬首萬級,俘虜了吳越十多位將領。因此,李弘冀深得將士軍心。

李璟故意冷落李弘冀,未必不是想磨一磨李弘冀的性子,畢竟,李璟正值盛年,一個強大而又手握重兵的太子也讓他不安。他假意冷落太子,親近皇弟李景遂,未必沒有讓兩者相互製衡的意思。

可惜的是,多疑衝動的李弘冀竟然誤解了李璟的意思,做下傻事。這事,如果李鳳鳴不捅破,李璟也就認了,裝作糊塗,畢竟哪個皇帝真心願意將皇位傳給自己的弟弟而不是親生兒子呢?從他立年僅僅十三歲的李從嘉就能看出一二。

結果李鳳鳴捅破了此事,逼得李璟不得不痛下殺手,這怎能叫李璟不懷恨在心?

奉宸衛本來就是南唐皇帝的一把刀,專門負責打探天下各國的消息,處理一些不能放在明麵上的事情。在李璟看來,李鳳鳴不過是他養的一條狗,而這條狗又恰恰知道太多的事情,而且居然敢不按主人的心意來辦事,讓主人為難,那自然就沒有必要再留著了。

想明白了這一點,李風雲不由得深深為李鳳鳴感到不值和悲哀。為人鷹犬者,又有幾人能落得好下場?

(快結束了,加快進度,本來這一段打算細寫的,現在省了,算是對前文的一個交代吧!)

注1:李從嘉,(937年8月15日―978年8月13日)又名李煜,即鼎鼎有名的南唐後主,南唐元宗(即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初名從嘉,字重光,號鍾隱、蓮峰居士,漢族,生於金陵(今江蘇南京),祖籍彭城(今江蘇徐州銅山區),南唐最後一位國君。

注2:鍾謨,字仲益。南唐政治人物。祖籍會稽(今紹興)人,後徙崇安(今屬福建),最後僑居金陵(今南京)。南唐李璟時為翰林學士,進禮部侍郎,判尚書省,坐事被貶耀州司馬。

注3:李從善(年),字子師,祖籍隴西郡成紀縣(今甘肅省天水市),五代時南唐詩人,元宗李璟第七子。母淩氏吳國太夫人(一說鍾皇後),李後主之弟。南唐時,封為鄭王,累遷太尉、中書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