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戰神
字體:16+-

第三十七章 吉祥天

“嗯,說下去,怎麽可能編出這麽美的歌詞對麽。”妙吉祥冷著一張臉說道:“人家隻是好意而已,你以為以辟破玉大人的閱曆,會不明白歌詞出自哪裏,不過將三首歌詞天衣無縫的連接起來,表達一個完整的意思,你能做到麽。”

“我,我……自然是做不到的”登伽丹陀羅臉紅了,不知說什麽好,撓著腦袋給辟破玉使勁兒遞眼色,希望能解解圍,然而我們的辟破玉大人是什麽人,好不容易見二人起了內訌,此刻不落井下石已經是天良發現,怎麽還能指望他幫什麽忙。你看本來還威風凜凜,瀟灑俊逸的登伽丹陀羅一到妙吉祥麵前,就變成這副模樣,感慨啊。

登伽丹陀羅遞了好幾回眼色,辟破玉假裝沒看見,看來是指望不上了,嘴裏嘀咕著:“難道我說錯了麽,本來就不是你編寫的,我們可都是天神,誠實是不應該受到懲罰的。”天啊,我倒,不說實話會死麽,雖然這裏沒人怕死,但是妙吉祥大人的情緒還是要照顧一下的,畢竟人家辛辛苦苦,又是歌又是舞的,費了一點點力氣的。登伽丹陀羅一語說罷,隻聽妙吉祥哼的一聲,似乎非常生氣,急忙把頭壓得低低的,等待暴風雨的來臨,真搞不懂,剛才還有說有笑,這一會兒的工夫,怎麽就變成這樣,女人啊,可真讓人難以捉摸。

此刻辟破玉真恨不得唱一首歌表達一下愉快的心情,不過有妙吉祥歌舞在前,一時也不想破壞氣氛,隻是在心中暗道:該,原來也有管住你的人,這一次你可是死定了,誰讓你盡捉弄我,唔,看這樣子,把妙吉祥惹得不輕呢,看你怎麽收場。偷偷的向妙吉祥看過去,沒料到人家正全神貫注的看著滿臉通紅,低著腦袋的登伽丹陀羅,臉上竟浮現出一絲笑意,咦,這眼神,這笑容,不對,不像是發火,怎麽回事呢,嗨,搞不清楚,趕緊轉變立場先,否則,人家還沒怎麽地,自己先把人得罪完了。

想到這裏,辟破玉咳嗽兩聲,說道:“嗯,這個,咱們的登伽丹陀羅大人也沒別的意思,隻不過是說以妙吉祥大人的水平,應該能夠編寫出比這更美的歌辭,他在埋怨你為什麽不拿出真正的實力,我說的沒錯吧,登伽丹陀羅大人。”

“什麽,我不……”登伽丹陀羅抬起頭,急忙分辯,這家夥,真是老實的可以,辟破玉急忙插嘴道:“好了,你不什麽,難道妙吉祥大人如此苦費心思的歌舞,你還不滿意,真是貪心不足啊。”說著話兒,使勁給登伽丹陀羅遞眼色,一隻手偷偷的向他擺動,登伽丹陀羅人是老實了一點,可卻並不是太傻,一下子明白了:這家夥是為我好,他的這些謊言有用麽。當下不再分辨,正要向妙吉祥看過去,隻聽妙吉祥噗哧一笑,終於忍不住了,原來她就喜歡看到登伽丹陀羅狼狽的樣子,嗨,難道帥也是一種過錯麽,思索中。

不過聽到妙吉祥銀鈴般的笑聲,登伽丹陀羅終於定下心來,用手背擦擦額頭的汗,抽空向辟破玉望了一眼,暗豎大拇指,意思是:小子,這份人情,我會記住的。

其實這種結局,和辟破玉料想的沒差多少,頓時大放其心,不但安全度過一劫,還平白無故落個人情,和幽冥三神交上朋友,那以後可就不是一般的拽了,這一刻心情特別的好。噓噓噓,吹著口哨,向前飛去,吹得居然就是剛才的曲子,雖然有些斷斷續續,不過還勉強能聽,登伽丹陀羅怯怯的看了妙吉祥一眼,妙吉祥也不多話,笑著一伸手,仿佛在邀請他,沒想到這位外表看似瀟灑俊逸的天神竟是個老古董,臉居然紅了,逃跑似的飛出老遠,突然聽到一聲歡呼,差點從天上栽下去,妙吉祥搖了搖頭,很快就追了上去。

此刻還有心思欣賞吉祥天美麗風光的,恐怕隻有辟破玉一人而已,三人一邊飛翔,一邊觀賞身下的景致,也許此刻各有心思,誰也沒有多說話,反正就是山啊、水啊什麽的,也沒什麽好解釋的。

飛著飛著,辟破玉突然咦的一聲,折了回去,空中一個往返,又回來了,回來之後也不老實,又是一聲驚呼,又折回去,就這麽來來去去的折騰,不知他要做些什麽,我們的辟破玉大人經常搞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不過登伽丹陀羅和妙吉祥似乎一點都不奇怪,相視一笑,不約而同的停下來,也不問為什麽,笑著看辟破玉來回折騰,辟破玉幾個來回後,終於不飛了,而是停在空中發愣,沒多久,突然大喊一聲:“我明白了。”

“什麽?”登伽丹陀羅和妙吉祥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問道,

“原來是這樣,我終於明白了,哈哈。”辟破玉高興極了,像是解決了一個大難題,

“那麽,說說看。”妙吉祥笑道,

辟破玉回答道:“我來來去去飛了幾次,發現景物一直在變化,而且沒有見到一個亡靈,我想,這不應該是真實的吉祥天,肯定是一個幻境,真是的,幽冥世界怎麽會這麽美呢。”

“嗬嗬,辟破玉大人可真了不起,折騰了半天就想出這麽些東西,可真是令人欽佩啊。”吉祥天苦笑道,還以為辟破玉已經發現了吉祥天的奧妙所在,沒想到看到和想到的,還是一些表層的東西,可真是太失望了。

辟破玉聽話裏的意思,他的答案並不令人滿意,疑惑的看看登伽丹陀羅,希望得到他的暗示,誰知登伽丹陀羅是一攤手,做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典型的一個見色忘義,不過話說回來,人家認識的時間可比他長多了。

妙吉祥搖了搖頭,終於決定不再弄啞謎,說道:“好吧,既然地藏王菩薩允許你遊覽幽冥世界,自然有他的深意,我也就不再為難了,知道我吉祥天的真正奧妙,也許對你的修行會有一點點幫助。那麽,請隨我來。”妙吉祥招了招手,徑自飛下去,辟破玉不知要幹什麽,向登伽丹陀羅看過去,登伽丹陀羅卻是一點也不敢多嘴,作出個邀請的手勢,意思是人家讓你去,你就去吧。辟破玉不滿的哼了一聲,無可奈何的跟過去,看她會有什麽把戲,登伽丹陀羅緊隨其後。

很快,三人落到一塊草地上,周圍依然是一個亡靈都沒有,妙吉祥待辟破玉身形落定,悠悠說道:“請大人想一想你生前,奧,說錯了,應該是你修仙之前所處的環境。”說到這裏,抿嘴一笑,似乎在為剛才的口誤感到不好意思,不過辟破玉可一點都不在乎,說讓想就想唄,能有什麽了不起,於是努力想著自己的家鄉,想著金甲山、金甲村,你別說,還有些懷念,自從莫名其妙的修仙後,就再也沒回去過,真不知道家裏現在怎麽樣,姥爺、老爸老媽都還好吧,總不會因為自己莫名失蹤急出什麽病來。不過,以前是不知怎麽回去,現在,不知能不能感應到,能不能打開通向故鄉的大空明門,記得有一次回過人界的,不過那時候什麽都不知道,還很快很自覺的跑回來,可真後悔啊。想著想著,滿腦子都是家鄉的樣子,慢慢的,慢慢的,所處的草地也起了變化。

怎麽,到處都是高樓大廈,到處都是汽車,擁擠的人群,咦,人群中有幾個自己居然認識,是她,她怎麽會在這裏,不是因為被老師說了幾句,跳樓自殺了麽;還有他,不是過馬路的時候遇車禍了麽……怎麽會在這裏出現,對了,這裏不就是幽冥世界麽,他們已經死了,不在這裏出現,還會在那裏,不過都已經好幾年了,居然還沒有轉生,可真是可憐。

看著想著,他好像存在於另一個空間之內,所有的亡靈與他擦身而過,卻並沒有感覺到他的存在。隻聽妙吉祥在耳邊輕聲解釋道:“每一個亡靈對生前都會有一個很深的印象,在吉祥天就會形成一個獨立的世界,完完全全屬於亡靈自己,不過每一個獨立的世界根據所處的時間,空間的不同,有的能夠互相相通,就象同一個城市的亡靈,雖然都處在自己獨立的空間內,但還是可以互相往來,和平共處;有的卻象平行的兩條線,一般情況下是無法交匯的,說白了就像現代人永遠不能回到古代一樣,要是不同時代的人能夠互相來往,那還不全亂套了,這就是宇宙的法則,也是宇宙的一種秩序,明白了沒有。”妙吉祥突然問道,辟破玉一愣神,趕緊點了點頭,一下子全部領悟,也不太可能,反正記住她的話,以後慢慢體會吧。

“好了,”妙吉祥長出一口氣,非常輕鬆的說道:“那麽回來吧,你已經超越生死,這些事情,了解一下就夠了。”辟破玉還在努力存想,妙吉祥知道他要幹什麽,皺了皺眉頭,說道:“別找了,我知道你想看什麽,告訴你也無妨,活著的人你是看不到的,他們和我們根本就不在一個世界裏。”辟破玉一聽這話,這才悻悻的回過神來,又身處草地之上,周圍一個亡靈都沒有。不過,這裏感應不到,因該說家裏人都沒事兒,想到這裏,心下稍稍有些高興。

妙吉祥正要說話,突然想起什麽,斜著腦袋看了看他,說道:“你是真明白,還是假明白,可真弄不清楚,好了,為了履行我的諾言,讓你再看一次吧,你為什麽不是亡靈呢,讓你明白這些,可真有些吃力。”說到這裏,搖了搖頭:“對不住了,辟破玉大人,請原諒我的直率,要知道,在我們這裏,生和死是沒有什麽區別的。”對妙吉祥的抱歉,辟破玉抱之以辟氏鬼臉,意思是自己根本不會介意,反正你又說不死我。

妙吉祥看見他那副模樣,噗哧一下笑出聲來,說道:“嗬嗬,辟破玉大人真是名不虛傳,果然是個,率真的人。”說到這裏,看了登伽丹陀羅一眼,幽幽歎道:“可不象某些人,整日裏一付呆板的麵孔,除了偶爾能笑一笑,其他什麽都不會。”登伽丹陀羅看見妙吉祥看他,正高興呢,一聽這話,傻眼了,心道:我又怎麽了,這會兒可是一句話都沒說。

妙吉祥牢騷發完,心裏似乎舒服多了,笑道:“好了,不說廢話了,那麽,為了驗證我剛才的說法,請辟破玉大人想一想你或許是個漁民,或許是個樵夫,總之什麽都可以。”

辟破玉心道,這有什麽難的,好在七十二世轉生的事兒還有些印象,應該不是很難,腦子裏轉一轉,也不知想出哪一世的經曆,草地不見了,自己居然成了一個漁夫,頭頂滿天的星光,腳下的一條小船,在平整如鏡的湖麵上起伏,一張網撒下去,頃刻沉入湖底,不遠處還有幾條漁船,上麵的漁夫一個也看不清,不過,湖麵上漁歌此起彼伏,有唱有合,倒煞是愜意。

“那麽,你可以嚐試著進到這個世界裏去。”妙吉祥說道,

看過去,登伽丹陀羅和妙吉祥都不見了,出現了一個現代女孩子,能看得見,然而仿佛又不在一個空間,站在人流如織的天橋上,正俯著身子看橋下川流不息的車輛,女孩子麵容哀怨,似乎有道不完的傷心事,讓人不由自主的想勸勸她,使勁劃船過去,看起來很近,卻怎麽也過不去,隻是離湖岸越來越近,女孩子看著看著,突然從天橋上跳下去,辟破玉啊呀一聲,眼前的景象全都不見了,又處在草地上,登伽丹陀羅和妙吉祥正笑嘻嘻的看著他,這兩人怎麽都是鐵石心腸,這個時候還有心思笑,辟破玉指著空無一物的空間,大聲喊道:“跳了跳了,救人啊。”

妙吉祥笑道:“大人果然好心腸,不過沒用的,她已經死了,是我們用靈力拘來亡靈,你才能看到她的世界,怎麽樣,能過去麽。”

什麽,死了,多可憐的女孩啊,有什麽事情想不通,非要走這條路呢,辟破玉感到深深的惋惜。

“也許,你已經明白了,那麽,看看真正的吉祥天吧。”妙吉祥呼道,登伽丹陀羅等了半天,終於有了表現的機會,俯身說道:“美麗的妙吉祥大人,這些小事就由我代勞吧,就不勞您親自動手了。”妙吉祥一聽這話,哼的一聲,掉過頭去,不予理睬,登伽丹陀羅不知犯了什麽錯,怔怔的出神,

“開始吧,登伽丹陀羅大人,還等什麽。”妙吉祥突然說道,

登伽丹陀羅回過神來,非常不解的看了妙吉祥一眼,疑惑的張開雙手,非常小心的問道:“真的……可以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