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戰神
字體:16+-

第四十章 樂極生悲

“偉大的天神,請允許我敬您一杯果奶酒,感謝您的救命之恩。”舞女嬌滴滴的說道,辟破玉看過去,竟然是達琳娜,原來一付平人的裝扮,今天變了一種風格,不仔細看還真認不出來,急忙端著酒杯站起來,樂嗬嗬的說道:“好,好,都好了,孩子在哪兒,怎麽沒有見到。”

“天神。”達琳娜嬌嗔道:“今天人家打扮這麽漂亮,是不應該說這種話的。”

“大膽。”晏安天酋長一點也不解風情,怒喝道:“還不退下,怎麽能對天神說出這麽無禮的話。”

達琳娜看了晏安天酋長一眼,小腳一跺,嬌哼一聲,把酒杯摔到地上,怒氣衝衝的走了。

晏安天酋長搖了搖頭,抱歉的對辟破玉說道:“請原諒部民的無禮,我稍後就去處罰她。”

辟破玉有些不快,不滿的說道:“不用了。”其實心裏想的是,你這老頭,呃,不對,你這個小夥子,怎麽一點也不懂得憐香惜玉,我是那麽小氣的人麽,更何況,人家的舞姿,嘿嘿,可的確是漂亮了一些。

不過這一點不快很快就過去了,月亮出來,拜神大會還在進行,部民們歡呼著、歌唱著,讓靈河兩岸熱鬧非凡,從不休息的日天部民在這個天神與民同樂的歌舞大會當中,毫不吝嗇的揮霍充沛的精力,享受生命的每一分鍾,盡管天一亮就要一起去勞作,然而他們卻沒有一絲困倦。有些部民過來,想邀請辟破玉一起舞蹈,然而都被晏安天酋長打發回去。

場子裏那麽熱鬧,可辟破玉卻隻能坐在原地,吃水果、喝果奶酒,被晏安天酋長陪著,和一幫子動不了的老人一起,融不到整個拜神大會的氣氛之中去,這才感覺到,當一個受人崇拜的天神也不是什麽好事,無聊的朝拜,保持高高在上的姿態,說是與民同樂,其實也隻是充當偶像而已,沒有一點行動自由。

坐了一陣,聽老人們諞一些閑話,終於有些無聊,再也坐不住了,忽地站了起來,心道:我還活著呢。也不打個招呼,往人堆裏紮進去,晏安天酋長驚呼一聲,急忙站起來,口中喊著:天神,天神。緊緊跟了上去,不給辟破玉一點自由活動空間,辟破玉才不理呢,頭也不回,三竄四竄,看不見了,晏安天酋長竟似非常著急,前前後後,左左右右轉了許久,才到河對岸的一個部落中找到辟破玉,正躲在人群後,認真地看場子裏兩個大漢角力,在那裏摩拳擦掌的,看樣子也準備下場呢,這家夥就是好玩,那些凡人豈能是他的對手,晏安天酋長急忙趕過來,俯下身子,非常恭謹的大聲說道:“天神,你怎麽能在這裏,回去吧。”附近的部民一聽到酋長的聲音,一個個回過頭來,天神怎麽在身後藏著呢,於是謙恭地俯下身子,向辟破玉行禮,聲音傳出去,場子裏角力的兩個選手自然也停了下來,得,這一片算是什麽都玩不成了,懊喪的看了酋長一眼,也不和部民打個招呼,又找不著了。眾人疑惑地看著晏安天酋長,晏安天酋長麵色一寒,朝部民揮了揮手,又去尋找偉大的辟破玉天神了。